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87.违誓者谁,合谋者诡和篡位者说


最后一名傀儡士兵跌倒在泥滩,瑟瑟发抖的背叛者终于跪倒在地,菲利普斯将军的长剑挑去遮住他面孔的兜帽,所有人都沉默了。

那男人苍白的脸和惊恐的眼睛曝露在阳光之下,他颤抖的双手微微抬起,张了张口又绝望地闭上,颓然地坐在自己脚跟。

“为何是你,侍卫官大人?”老将军的手微微一抖,咬牙问道。

那跪坐在地的老人轻声一笑:“为何不会是我?”他抬起花白的头发,胖胖的圆脸上恢复了往日的柔和神情。

“你是巴德尔亲王最信任的家臣,你的家族曾发誓永远侍奉兰尼斯特…….”菲利普斯悲切吼道。

“以换取西境之王的庇佑。”年迈的侍卫官补足那段誓言,眸中的笑意染上一...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86.以一搏众,迷鸦疑案和叛离围捕


正午的阳光被浓雾遮掩,不甚热烈地照亮龙石岛的山峦,龙山吞吐着白色的蒸汽,像是伏地而卧的巨龙一般,瞪视着穿梭在他腹中的人们。

铁匠和侍从们低着头,将一箱箱的龙晶运出隧道,无人欣赏矿洞里那些美丽的闪烁,汗水一次次模糊了他们的眼睛,而傀儡骑兵的长鞭在每一个路口等候着,稍有怠慢和反抗,就是一顿毒打。

人,是这岛上最不值钱的玩意儿。

食物的香气从城堡的方向飘过来,所有人都下意识地转头望去,厨娘布莱克用勺子敲打木桶,亮开嗓子吼道;“开饭~~!”

傀儡骑兵们收起鞭子,默然注视着那些服劳役的人们丢下工具,挪动沉重的双腿,排成两列,朝厨娘的食桶和面包...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85.唇齿情挑,稚子孤仇和龙鸣星啼


托尼目下的阴影昭示着疲惫,而他眸中闪亮的光芒,却足以照亮最深的黑夜。

斯蒂夫端着一篮食物,在门口站了片刻,他近乎贪婪地看着托尼,看他凌乱的发丝,未经修建的胡渣,手臂上蹭到的污渍以及火光勾勒出的背影。

小龙的翅膀在火焰中搅动着风,它抓着精巧的金属部件,将那些形状各异的小东西,一次次投入翻涌的火舌,再一次次取出。

“是肉吗是肉吗是肉吗?”扑打着翅膀的龙转头,金眸泛着红色的光芒,清脆的童音刺痛了公爵的耳朵。

“先把部件丢进冷却池,乖孩子。”托尼对他打了两个响指,站在水池边朝他招手。

“要吃饭要吃饭要吃饭!”饥饿让龙的本能占了上风,它眨着...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84.秘金之名,宝石之源和覆面之将


瞬间的欣喜若狂很快就过去了,余下的苦恼是对着一个精神分裂的变色龙……..

“爸,爹,小胡子,我要吃肉,我还在长身体,你怎么能指望一条成长期的龙只靠水和干面包就能过活?”小龙踢着短短的腿儿在铸造台上吱吱乱叫,它的声音像天使般清脆,说话却堪比聒噪的乌鸦…….

“哦,你吃过肉了,小子,一整块腌肉,还有一深盘的牛乳,现在闭上嘴巴,让我跟你哥哥聊一会儿。”托尼挤出一张凶巴巴的脸,居高临下地瞪着那条红眼睛的小东西。

小龙转了转眼珠,似乎被托尼的神情骇住了,用翅膀裹住自己,不安地缩成一团,红色的眼睛里隐有水光。

斯蒂夫瞬间心软:“托尼,它还是条幼...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83.翼下山火,流放之人和魔龙环舞


嶙峋的龙脊在月光下投下长长的黑影,喘息的火山吐着带着怒意的红,闪烁着暗光的龙晶矿石从大大小小的坑洞里窥视着。

厨娘呼喝着新助手们放下沉重的汤桶,夜风吹起年轻人颈上的围巾,他金发的同伴伸手扯住那乱舞的织物,仔细地系拢。

“夫人,我,我内急……”大眼睛的年轻人高声嚷道,塔楼顶上传来男人们低声地窃笑。

“哦,你这贪吃的小子,到塔下头去,别弄污了城堡的理石砖!”布莱克夫人笑骂着,回头扬了扬手里的汤勺,把面包丢给嘻嘻笑的巡卫们。

“左转第三个拐角,楼梯到最下面,就是铁匠铺,武器库在它隔壁。”斯蒂夫贴着托尼的耳朵低语,替他拢好领口。

托尼仰头...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82. 傀儡巡城,鹰巢秘会和龙堡厨房


“不,不…….这不可能,瓦雷利亚钢,是,是七国最坚硬的,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托尼跪坐在地上,徒然地试图将断裂的钢环重新拼接回去。

斯蒂夫跪在他身边,无措地看着那些碎裂的片段:“抱歉,托尼,是我没能收藏好贾维斯,一定是爆炸的时候……”

托尼恍惚地睁大眼睛,对斯蒂夫和周遭的一切都充耳不闻,他沉默地跪坐在原地,任小龙爬上他的脑袋,又翻落在斯蒂夫的掌心。

“托尼,托尼?你能听到我说话吗?你,你还好吗,托尼?”斯蒂夫小心翼翼地轻抚公爵的肩膀,不安地询问。

他当然了解贾维斯对于托尼来说意味着什么,失去这位忠诚的朋友也令他心痛难忍,...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81. 恶棍之王,靑手白旗和掌心裂痕


王座厅的大门被推开,海姆达尔踉跄着跑了进来,空荡荡的大厅里,大学士的急促喘息声清晰无比。

“呵,第一次见到您如此慌乱的模样呢,海姆达尔大人。”

高阶之上,铁王座的阴影里,传来阴冷低哑的声音,绿色的眼眸里满是戏谑和寒意。

大学士怔了一怔,略整理了下衣襟,迈开脚步,朝王座的高阶走近,沉重的大门在他身后合拢,发出一声低吼。

海姆达尔在台阶之下停住脚步,用白色的眸子仰望铁王座内的年轻君王。

“你是来质问我的,是吗?海姆达尔?”

“我只是想不通一位尊贵勤勉的君主为何突然罢黜自己,传位他人。”大学士将手掌掩在袖中。

“国王的命...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80.隐匿遗书,月下低语和复苏之血


托尼睁大了眼睛,疑惑地仰望着面前的男人。

而对方也惊讶地眨眨眼,继而叹了口气,唇上的小胡子随着他的动作翘了一翘,然后他伸出手,将藏在桌下的男孩抱了出来。

托尼惊愕地坐在他腿上,小小的手脚堪堪搭在这男人的膝头。

比起身体的变化,托尼更惊愕地是,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即使是在梦中,他都不曾清晰地看到那张脸。

如果,死后真的能见到故去的人,那么,我是真的死了吧…….

托尼仰着脸去看单手揽着他的人,清晰的,栩栩如生的父亲。

“你又趁佩珀不注意跑出来了,是吗?”霍华德▪史塔克用疲惫的声音问道,无奈地看着头发乱翘的儿子。

“就这么喜欢老爹的作...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79.身世谜团,懵懂先知和熊岛来客


“你……你长高了,我的孩子……”弗丽嘉用颤抖的指尖触碰幼子的脸颊,哽咽着感谢七神的垂怜,恨不得把失而复得的儿子揽在怀里再不松手。

“我饿了,母亲,而这件袍子实在不能见人。”洛基越过母亲的金发,望着沉默伫立的七国之王,微笑低语。

“好的,哦,我马上去准备你爱吃的点心,也许索尔的旧袍子你还穿得下,裁缝,得把最好的裁缝叫来,你会留在这,是吗,洛基?”弗丽嘉抹了一把眼角,手指流连在儿子的手腕。

“是的,母亲,我一会儿就来。”洛基微笑着,像是七国最谦卑恭顺的孝子。

王后喜爱地抚摸他的手掌,脚步如飞地奔向小宴会厅,路过奥丁身边时,不忘给了丈夫一...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78.万物尽焚,学士之勇和泉中之人


马王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仿佛雷电劈入了他的脑子,他紧紧地捂住脑袋,那些属于他的,破碎的记忆片段,像是狂风骤雨一般翻搅着浮出水面。

斯蒂夫将孩子们和克林特推向燃尽的焦土,踉跄着伸出手臂截住掉落的瓦雷利亚钢环,他的手指已经颤抖得无法控制,鲜血顺着他的脚步落入燃烧的枯叶,骑士朝着托尼跌倒的方向跑去。

洛基怒吼着发出指令,转头就瞥见粗重断枝下绿先知苍老的残尸。

小王子新的傀儡双目赤红,用熔岩一般滚烫的手臂死死摁住了北境公爵的背脊。

“就是现在,大人!”泽莫突然高声喝道,朝着斯蒂夫的方向跑去,娜塔莎惊慌转身,却脱力地跌倒在马王脚边。

“托尼...

1 / 13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