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73.献祭之人,凛然之盾和湖畔城堡


旺达在晕眩中睁开眼,却发现那不过是颠簸产生的震颤,她裹着史塔克的斗篷,偎在小公爵的心口,铁匠的小臂稳稳地支撑着她的体重。

这一认知让女孩略感惊慌和羞涩地挣扎了一下,一只安抚的大手就轻轻落在脑后,那个懒洋洋的声音在她头顶嘟哝着:“嘘,嘘,我在这,我在这儿,睡吧,旺达。”

女孩下意识地听从,微微转动小脑袋,在微弱的光线里查看周遭。

木箱和布袋堆满了这狭窄车厢的大半,托尼搂着自己倚靠在一个角落,皮特罗把大拇指塞进嘴里,枕着小史塔克的大腿睡得正香。

闭着眼睛的公爵像是条件反射一般,单手搂着女孩儿,另一只手搭在男孩儿肩上,嘴里嘟哝着不清不楚的...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72.一父双儿,分骑奇袭和三城为饵


瓢泼的雨势终于渐小,荒废的旧宫廷里探出避雨人的脑袋,他们试探地伸出手,思考着赶路的可行性,却看到从泥泞小路跋涉而来的人影。

显然他们没有七神普降的好运,那去而复返的暴雨把他们三个浇了个透,可怜的男孩扯着大人的袍袖,费力地把脚从没到脚踝的淤泥里拔出来。

那位大人看来也不比他好些,略长的头发遮住了眼睛,灌水的皮斗篷比铁甲还沉重,他用那玩意儿裹着什么抱在怀里,艰难地挪向盛夏厅残存的砖石。

好心人在他们靠近时伸出手,那男孩瑟缩着躲在大人身后,年轻的男人拢了一把头发,微笑着道谢。

他有一双惊人明澈的大眼睛和好看的小胡子。

“过来烤烤火吧,你...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71.恶魔执念,雨夜洞息和海疆悲歌


(提示:本章有基里安的诡异执念,有谋了个杀场景提及,会害怕的孩子请注意避让。)


阳光只抚慰了这湿冷的土地短短一瞬,在太阳完全升起之前,乌云就从海上呼啸而来,聚集出细密的雨珠,泼洒在河湾地本就湿润的领土。

年轻的绿谷城主忧伤地伫立窗前,乌云之中的隐隐雷声,让他眉心的阴郁越发难以驱散。

一只盛了甜牛乳的银杯从他身侧递出,他垂下目光,接过杯子,不愿意去看那双青白的手。

“您得吃些东西,安东尼,你不介意我这么叫你,是吗?”那只手的主人轻笑着说,语调里的热诚让人胆寒。

他亲昵地扶着梅斗男爵的手肘,将他引到桌边坐下,那本是绿谷...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70.双稚捕,学士悔和营救队


夜雾包裹着风息堡西侧的海滩,有一个模糊的影子在夜色中蹒跚前行。

“斯蒂夫大人会很生气的。”钢环发出微弱的光芒,照亮行者脚边的道路。

“希望他别迁怒我的新式人偶,即使是我,做出一个能骑在马上的也不容易。”裹着厚重袍子的“落跑”公爵艰难地翻过一块巨大的礁石。

“您要去哪里,大人?”召唤灵轻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贾维斯,可我不能回到北方…….”托尼轻轻叹了口气,抹了抹脖子上微弱的起伏“万一……也要在他们找不到的地方……”

“大人……”召唤灵的声音轻柔地几乎呢喃。

托尼安抚地摸摸钢环,叹息道:“我恐怕不能将你托付给任何人了,贾维斯,你不得不...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69.囚笼福音,羊皮炼狱和女爵之危


绿谷城大厅的高墙上,绿盾鲜花旗缓缓坠落,年轻的城主梅斗男爵握紧了拳头,怒视着高阶上的河湾地之王。

那英俊的金发男人正兴致勃勃地看着侍从们拖上一只巨大的铁笼,里面坐着娇美的红发女人和昏迷的壮硕马王。

马王肩背的伤口被绣着熊岛族徽的袍子简单包扎,露出一截白皙小腿的女爵将红发拢到脑后,露出光洁美丽的面容。

伫立两旁的贵族们发出低低的惊呼,又不约而同地转过脸去。

他们当然认出了这位美艳的夫人,可挂上城头的骷髅蛇足旗让他们闭口无言。

“大人,您怎么能囚禁一位女爵,难道您忘了,熊岛的莫尔蒙家族,是北境之王最倚重的权臣吗?您这是,要让绿谷城与临...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68.覆灭之梦,舍命相护和隐匿之名


厚重的城门向两边打开,托尼恍惚冲入风雪之中,眼前的广袤冻土,是全军覆没的战场。

残破的冰原狼旗帜依然在冻土上飘荡,裂缝的旗杆下面,聚集着将领们倒伏的尸体。

托尼惶恐地朝着那里踉跄迈步,却又绝望地停住,他的靴尖,撞上了熟悉的皮甲,那是跟金红机甲一样的材质,他亲手锻造的,属于北境守将的盔甲。

“不,不……”年轻的公爵跪俯在地,颤抖地扯住那僵硬的身体,将他翻了过来。

罗迪紧闭双眼,唇角的血迹已经干涸,盔甲半熔扭曲,露出焦灼的伤口。

托尼的眼泪还没落下,更多的尸体随着罗迪的翻转而缓缓滑落,摊开在他脚边。

娜塔莎的红发混杂着泥土,克林特的...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67.复苏之城,王都之意和旧梦之影


托尼在轰响中睁开眼睛,他猛地从床上翻身而起,又立刻被太阳穴的刺痛和晕眩拉回软塌,蓬乱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睛,阳光照在简陋床铺的一角。

年轻的公爵用力眨眼,四肢传来麻木的酸涩,记忆在浆糊一样的脑子里裹成一团,他抬起手想揉一揉额角,却发现自己攥着一个眼熟的搭扣。

托尼疑惑的想了一会儿,决定放弃,他缓缓地坐起身来,风吹人偶仍在城头蹒跚往复,像是刻意保证公爵大人的睡眠,偌大的塔楼平台寂静无人。

在枕头下面找到自己脱下的外袍,胡乱披上,却找不到靴子,公爵大人索性光了脚踩着地面,攀着塔楼的垛口向下望。

广场上的狂欢痕迹已经消失无踪,金袍骑士和流民...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66 .绮梦低叹,指尖微光和恍然忧思


黑朗姆的酒香带着一丝苦涩,又混杂了一点酸酸的果实甜香,像是这个亲吻的始作俑者一样,充满了矛盾和诱惑的欲罢不能。

斯蒂夫闭着眼睛,右手轻轻扶住托尼的腰侧,温热的皮肤在单薄的外袍之下,吸附着他的手掌。

托尼突兀地结束了这个吻,斯蒂夫下意识地追着他仰头,微微睁开一条眼缝,窥探年轻公爵的神情。

北境之王正歪着脑袋,像是第一次看清他心爱骑士的面孔,醉意熏然地抿唇而笑,扭着身子斜倚着斯蒂夫的胸膛,浑然忘记了这位伤患正在愈合的肋骨。

隐隐的刺痛并没带来任何困扰,或者说,此时此刻,斯蒂夫完全没法思考除了托尼以外的任何事。

显然,托尼醉了。

斯...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65.受限之灵,广场之夜和朗姆之吻


“这不是我的计划,贾维斯。”托尼敲击着一块薄薄的银片,让锐利的边缘变得柔和。

“.…..您有一双巧手,大人。”召换灵在他颈间闪亮。

七国第一铁匠将那片银色的金属放入冷水中,激出蒸腾的白雾。

“我只想要一个热闹一点的告别,就算我离开了,斯蒂夫也不至于太寂寞。”托尼低声叹息,将那小巧的银色模具放在一块帕子上。

“佩珀和罗迪有我留下的机甲图纸,徒利家和北境的姻亲也足以构成联盟,只有斯蒂夫……风暴地的爵位形同虚设,我不能让他只落得一个荒城。”托尼如此说着,抓起手边的大个锡酒杯,灌下布鲁斯熬制的草药,露出一个扭曲的苦涩表情。

“.…..斯蒂...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64.鬼话连篇,母亲之心和狭路相逢


托尼睁开眼睛,看到世界上最英俊的睡颜,以至于他无法判断这是不是美梦的一部分。

他无意识地扬着唇角,直到目光从骑士凌乱的金发,肩颈的线条一路落到交握的手上。

他们的手掌心相贴,落在浅银色的龙蛋上,托尼的手腕被黑纹缠绕,斯蒂夫的指尖全是斑驳的血痕,小臂用木板和染血的绷带固定着。

年轻公爵的笑容从唇角消失,他小心翼翼地抽出手指,翻转僵硬的身体,等脑袋里的嗡嗡声慢慢过去,半晌,才发现那些声音并非来自脑内。

托尼小心而缓慢地把斗篷一角塞进斯蒂夫手里,翻身挪下简陋的板床,朝着塔楼高高的垛口迈步。腿脚膝盖仿若新生,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多恩松软的沙地,...

1 / 11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