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钢铁之心(盾铁/冰与火之歌AU)

02.骨头,火把和黑锅

 

翻倒的酒杯,泼洒出血般的琼浆,柔软的肌肤带着廉价的香水气息,是能让人忘记忧愁的良药。

那些胡天胡地的夜晚和午后,足以让灵魂被虚假的逢迎和亲昵填满,不想醒来,不愿醒来…….

“…..塔克”

不不,亲爱的,让我再休息一会儿。

“史塔克!”

哦,你这急切的小鹌鹑,我口袋里的金币都会是你的。

“该死的,史塔克!”

“呜哇,咳咳咳咳!”

一桶冰水兜头盖脸泼洒下来,让晕厥的城主大人睁开了眼睛,他呛咳着翻身坐起,茫然地看着自己湿透的长袍。

空了的水桶被丢在一边,那声响让年轻的城主瑟缩了一下,披着破烂斗篷的大汉晃晃手里啃了一半的兽骨,咧开一嘴黄牙:“睡醒啦?我的大人,这简陋的环境,您可还满意?”

阴冷山洞里响起匪徒们放肆的笑声,摇曳的火光让他们狰狞的面孔有如鬼魅。

托尼*史塔克,临冬城的现任城主,坐在潮湿冰冷的泥地上,黑色的头发黏在额头和颈后,棕色的眼睛仍然带着大梦初醒的恍惚。

“嘿,小史塔克,听好了,如果天亮那时候,临冬城还没人送钱来,我们就只能再给他们送点礼过去。”大黄牙阴笑着,抚摸着腰间的尖刀,他粗黑的手指关节上,有戒指样的标记。

托尼缩了缩脖子,他紧贴颈后的头发少了一撮儿,那是被大黄牙削掉的,连同勒索信一起,送回了临冬城。

“会有人来的,他们,会带钱来的…….”托尼把颤抖的手藏在宽大的袖子里,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要哽咽,像个贵族一样捍卫最后的尊严。

大黄牙对年轻城主的畏惧很是满意,他站直了身子,继续把那块油腻的兽骨塞进发臭的嘴巴。

“可是,在,在那之前,你们总不能让我,冻死在这里,对吧?”Tony尽力仰头,用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怯怯地望着对方。

大黄牙看他一眼:“别想耍花样,大人。”

“就,把我的斗篷给我,再给我点吃的,这里太冷了……”托尼可怜兮兮地揉了揉鼻子,长长的睫毛抖落几滴水珠。

大黄牙不耐烦地吐了一口肉渣,转身嚷道“哎,你们谁拿了咱城主大人的漂亮斗篷?”

匪徒们一阵嗤笑,七嘴八舌地推搡起来,有一个头发蓬乱的瘦土匪披着托尼编金丝的红斗篷跳了起来,笨手笨脚地还踢翻了几个酒壶,引来几声怒骂。

这个“蓬头鬼”晃到托尼身边,带着一阵酸腐的体臭,树枝一样干枯的爪子捏着斗篷递过来“给,我的大,大,大,大人。”

托尼被他身上的气味熏得皱眉,慌忙摆手:“送给你了,好汉。”

蓬头鬼一愣,他身后的绑匪们哈哈大笑起来:“臭虫,快回来吧,你要熏死我们的人质老爷吗?”

那蓬头的臭虫才发现托尼的嫌弃,也不生气,认真地闻了闻自己,然后拢了拢袍子跳开,在角落的石缝里翻腾一会儿,拽出一条扑簌簌掉灰的脏皮子,又跑回托尼身边,丢在他身上。

臭味和灰尘让托尼几欲做呕连连咳嗽,土匪们的笑声更大了。

“你给我,你的,我,我的,给,给,给你用。”臭虫吸了吸鼻子,磕磕巴巴地说完,转身走回同伴身边。

土匪们被他逗乐,拍掌大笑,把破酒碗敲得震天响。

一块发霉的干馒头被丢在托尼脚边,就没人再理会可怜的人质老爷了,绑匪们走到隔壁的洞穴,聚在火堆边大笑喝酒,从火上架着的锅里,捞煮得发白的肉吃。

关押人质的窄小洞窟再次被黑暗笼罩,寒冷顺着每一寸肌肤攀援而上,托尼尽可能地把自己缩成一团,仍然抵御不了北境的寒冷,他低着头,从额发的缝隙里,打量着洞壁上投过来的微光,土匪们的声音渐渐低下来,晃动的人影也逐渐蛰伏,托尼颤抖着手臂,把那发臭的皮毛拖到自己身边,然后小心翼翼地摸索着,不放过每一个角落。

突然,那带着薄茧的手指停了下来,在皮毛的一角,他摸到几个硬硬的条状物体。

托尼的唇角微微上扬。

他飞快地将那几根硬木条攥在自己手里,又反手把那臭烘烘的皮毛严实地裹在身上,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些许的温暖让僵硬的手指恢复了一些灵活,他的双眸在阴暗的石窟里依然明亮,掩在皮毛之下的手指飞快地将一些小零碎儿拼装在一起。

洞穴门口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窸窣声,托尼的动作瞬间停止了。

一个蓬乱的脑袋从穴口探进来,托尼长出了一口气,放松紧绷的肩膀。

臭虫拎着个酒壶,抱着一碗肉小心翼翼地跑了进来,脸上再没有半分浑浑噩噩的表情,他蹲坐在托尼身边,压低声音道“今天是兔肉,快吃吧,天要亮了。”

托尼接过碗,大口吞咽起来,眼睛仍时不时飞快的瞥一眼洞口。

“罗迪大人和城卫队,好像去了石林方向。”臭虫给他的空碗里倒入满满的劣制麦酒,看着托尼一饮而尽。

“不怪他,没人会想到我还在猎场。”托尼擦了擦嘴巴,抬头看了看头顶。

 

三天前,如果有人告诉自己,临冬城郊的猎场下面,竟然有如此大的一个洞穴,恐怕自己也不会相信。

而他们诱捕自己的方式,也简单得不可思议,以至于当他连人带马坠入陷坑,灰头土脸地被人塞住嘴巴捆成肉卷塞进大筐里,还以为是某种恶劣的玩笑。

堂堂临冬城的现任城主,被丢在一堆腐臭的皮货筐里,明目张胆地运出了猎场。那些狡猾的恶贼们又在罗迪大人离去后,折返回来,潜进通往猎场地下的隐秘洞窟。

“如果,万一…….你打算怎么办?”臭虫小心翼翼地问。

托尼笑了一下,继续组装着手里的活计“别担心,这又不是我第一次被绑架。”

臭虫微微睁大了眼睛“可你是临冬城唯一的继承人,怎么会……”

“所以才被太多人关心啊……”托尼把几只木条灵巧地扣合在一起“不过,你还真弄来了合用的尺寸,说真的,你到底是贵族还是木匠?”

臭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低头道:“跟木匠学徒过的贵族,也能算是贵族吗?”

“嘿,你帮了我,就算落在匪徒的手里,你依然没有泯灭良心,这才是一个贵族的所为,别用区区金龙来衡量贵族的身价。”托尼用肩膀撞了一下新结识的伙伴。

“可惜,如果不是为了区区金龙,你我早就被炖着吃了。”臭虫憨憨一笑。

托尼也笑了一下,手里的动作却丝毫不乱。

“我给你一把弓弩,两条连发弹弓,等天亮了,如果没人赎我,就得靠自己了。”托尼塞了几样小东西到臭虫手里,快速地演示了用法,停顿片刻,开口道:“如果我失败了,你就杀了我,一来我不想死在那群杂碎手里,二来,他们会更信任你,找机会,你就跑吧,回你父亲的封地去,不要再回北境。”

臭虫怔怔地看着托尼,突然伸手握住他的手腕,轻声道“我叫伊森。”

托尼愣了一下,继而微笑“是个勇士的名字啊,伊森,你的家人一定很爱你。”

伊森笑了,像个无忧无虑的贵族少年。

 

……

火把摇曳,点亮了几乎整个石林区,这个夜晚对于在此避风的贩货商来说,简直没有片刻安宁。

先是盗贼打劫,好歹有惊无险,刚清点了行装,罗迪大人带领的城卫军又浩浩荡荡地到了,一通儿盘查询问,把所有人吓得瑟瑟发抖。

罗迪大人的一张黑脸此刻越发阴暗,所有人都没能提供半点有用的信息,他高高坐于马上背脊挺直,紧握缰绳的手心却满是汗水。

对好友兼主上的担心让他几乎要咆哮出声,掀起石林里的每一块石头来查看。

卫队里一阵骚乱,罗迪皱眉转头,有几个士兵推搡着一个少年走了过来,那少年被推的一阵踉跄,梗着脖子抱怨:“说了没见过什么十戒,为什么抓着我不放啊?”

“怎么回事儿?”罗迪开口询问。

“大人,这个家伙鬼鬼祟祟地躲在石林里,口袋里还放着锤子,匕首和绳子。”卫兵行礼答道。

罗迪皱眉,站在自己马前的少年甩开额前的黑发,用绿色的眸子愤愤地望着自己:“别冤枉好人啊,在荒野里露宿的商人,谁不带些防身的武器?”

抓着他手臂的卫兵呵斥道:“你说你是商人,货呢?”

那少年眼珠一转,突然换了一副悲切的面孔,哀声喊着:“刚才有伙盗贼,抢了我的钱财货物,要不是城卫老爷们来了,把他们吓跑,恐怕我的小命也被人抢了去啦!”

罗迪挑眉,身体前倾“盗贼?什么样子,多少人,往哪里去了?”

绿眼睛的少年挣了挣,抓着他肩膀的卫兵迟疑着松开手。

他转了转发酸的手臂,绿眸左瞥右看,抬手朝着旅人离去的方向大概一指,信口胡说起来。

“一伙十多个人,为首的是个大胡子高个,拿着尖刀,拎着我的一袋子金龙币,往那边跑了。”

罗迪慌忙抬眼,顺着少年苍白的细手指头遥望,不正是猎场的方向,心中就是一惊,脸上却丝毫不露,他低头看着少年,厉声喝道:“你小小年纪,怎么有那么多金龙币?若是胡说,耽误了大事,你几颗头够砍?”

少年一脸冤枉,赌咒发誓,那些金币全是自己贩售高价皮革所得。

围观人群里有个酒糟鼻大喊一声“大人,这小子确实有钱,傍晚,在荒野酒馆那,还用一块金龙打赏那婆娘嘞!”

顿时有人嗤笑议论起来,罗迪咳嗽一声,掩去焦虑的神色,抬手高喝:“全队集合,回城!”

马啸人呼,绿眸少年在扬起的烟尘里窃笑,断我财路的大个子,这就是你管闲事的下场,呸。

罗迪回头,用马鞭一指:“带着他一起来!”

“什么?喂,我就不用去了吧,哎呀…..”少年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拽着胳膊拖上一匹马背,横担着身子颠簸驰骋起来。

在少年的哀嚎叫骂声里,石林终于又恢复了宁静。

可怜的商贩们,抬头望望天色,无奈地放弃了休息,开始打点行装,因为天,马上就要亮了。

 

……

 

托尼睁开眼睛,大黄牙带着手下走进人质洞窟,伊森顶着一头乱发摇摇晃晃地跟在最后,举着一只照明的火把。

大黄牙坐在托尼面前的一块大石上,抽出腰里的尖刀,缓缓地转动手腕。

人质老爷十分配合地哆嗦起来,把自己在脏臭的皮毛里缩了又缩。

“天就要亮了,我的大人……”大黄牙阴森森地笑着“可是你瞧,我连一块铜币都没见到,你说我该怎么办?”

托尼抖着嗓子问:“你,你,你,你想怎么办?”藏在皮毛中的手紧紧地扣住一只小巧的弓弩。

大黄牙狞笑着站起身来:“不如,我砍下你高贵的右手,送给你亲爱的斯坦伯伯做礼物?”

托尼的身体真切地颤抖起来,大黄牙渐渐靠近,在窄小的洞窟里,他的身形看起来越发的高大,他投下的影子笼罩住了托尼紧缩的身形。

“史塔克大人的右手,如果能挂在斯坦公爵那漂亮的壁毯上,那该是多么的耀眼夺目?”大黄牙低声笑道,用尖刀扎向托尼裹着的厚皮子。

按计划应该跳起身还手的托尼,却像是钉在地上一般,一动不动。

人群之后的伊森握紧了拳头,咬牙大喊一声“城卫军来啦!”然后将燃烧的火把丢向大黄牙,转身就逃。

“呜嗷!X的!烫,烫烫!”大黄牙的后背被飞溅的火苗点燃,慌忙跳了起来,狭窄的洞窟里他转动不灵活,紧跟在他身边的几个贼匪也遭了殃,都被烧得跳起脚来。

托尼终于回神,拽下身上的皮子,将兽毛的一边按在跌落的火把上点燃,然后猛地丢向扑过来的其他贼匪。

“火,火,哎呀!”

“救命啊,我,我的手烧着了!”

“水,水!”

所有人都向狭窄的洞口扑去,在半路就挤成一团,托尼弯腰匍匐,从缝隙里钻出大半个身子去,腿却被人抓住,托尼惊恐回头,头发烧起来的贼匪跌倒在地,慌乱里抓住了托尼的腿不松手,疼的嘴里乱嚷,有人终于压灭了身上的火苗,怒叫着抽刀砍来,托尼半卧在地,举起扣在手里的简易弓弩,扣击发射。

那举刀的贼匪觉得手臂一疼,转头看去,一根削尖了的骨头扎在自己手上。

“X的,史塔克,你打算用鸟骨头射死我们吗?”贼匪不屑冷笑,反手拔出短短的骨箭,丢在一边,想举刀继续砍,却发现自己的手臂抬不起来了。

“尝尝土蜥蜴的毒吧,狗杂碎。”托尼冷笑,反手再一发骨头箭,抓住自己腿的那只手也缓缓松开。

“那小子的骨头有毒!?”

“什么?”

“那小子手里的,骨头箭有毒啊!”

“谁给他的毒药?”

“我哪儿知道!”

贼匪们吵嚷推搡着拍打火苗,一时竟没人敢上前,托尼趁这空挡钻出洞穴,进入绑匪们的大本营,才发现偌大的洞窟,竟然四通八达,有好多个出口,被蒙着眼睛捆进来的城主大人,顿时有点晕眩,一时想不起伊森告诉他的逃跑路线。

“托尼,这边!”伊森从一个洞口探出头来,托尼赶忙朝他跑了过去,两个人刚刚消失在洞口,身后就传来一声咒骂。

“该死的臭虫,你竟然背叛我们!”

伊森瘦弱的背脊一抖,托尼拉住了他的手腕。

“只有逃了。”

“嗯。” 伊森点头“这边,跟我来。”

二人挤进一条窄缝,几乎把肺里的空气都挤出去了,才穿过那小路,贼匪们的脚步声从石壁的另一端传来,二人屏住了呼吸,等脚步声远了,才拐过墙角,来到一面土墙边缘。

伊森指了指头顶,托尼抬头,一只黑色的锅底压在头顶。

把那锅推开,就是出口,小心。

伊森用手比划着,弯下腰,示意托尼踩着自己爬上去。

托尼摇头,拍了拍伊森的背,自己弯下了腰。

伊森大惊,托尼抬手揽住了他的肩,贴着他的耳朵低语“上去,兄弟。”

伊森愣住,托尼弯下腰,伊森抹了一把眼睛,咬着牙,把脏兮兮的脚,踩在城主大人的背脊上。

他慢慢推开头顶的大锅,左右看了看,一跃而上,然后紧紧抓住灶台,半个身子探下朝托尼伸出手来。

托尼一脚蹬住石壁,一手抓住了伊森的手。

“他们在这里!”

身后的石缝塞进来贼匪的半个身子,他大叫着挣动前进,带下扑簌簌的沙石。

贼匪们的脚步声又远而近,伊森朝下大喊“托尼,快!”

托尼抬头望着紫涨着面孔的伊森,突然有一瞬间的迟疑。

伊森双目圆睁,吼着“托尼,快上来!”

托尼握紧了那双手,脚下用力一蹬,伊森的手猛地紧了紧,托尼的脚被带离了石壁,石缝里的贼匪此时也终于挤了过来。

腿边一凉,托尼的裤脚被划开一条血口,他扑倒在伊森身上,二人一起从灶台上滚了下来。

托尼惊慌抬眼,才发现绑匪洞窟的出口,竟是一家荒废农户的炊房。

地道里传来一声咆哮,托尼和伊森连忙爬起,伊森吼道“我去把洞口堵住,你拿石头来压住。”

托尼弯腰抱起两块大石,伊森握住了那口锅。

一把钢刀从地洞口探出,刺穿了伊森的手臂。

“啊!”伊森惨叫一声,托尼把手里的石块砸进地洞,那贼匪一声不哼掉了下去。

二人搀扶着跑出门去,门外站着被烧去了半张脸孔的大黄牙。

 

…….

 

天已经亮了,一个影子停在城郊,不合身的锁甲唰唰作响,一脸胡子的旅人举目四望,喃喃自语。

“猎场,到底在哪儿啊…….”

 

(下章待续)


评论 ( 3 )
热度 ( 52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