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钢铁之心(盾铁/冰与火之歌AU)

04.面圈,枣子和温泉

 

马蹄溅起黑色的污泥,城堡的大门层层开启,翻卷的大旗上,是史塔克家的族徽,冰原狼。

商贩们躲避着驰骋而来的骑兵,向队尾被捆绑拖行的盗贼们指指点点,不知是谁开的头,人们开始把烂菜叶污泥等秽物朝那些恶人丢去。

“该死的贼匪!干尽了坏事的杂种们!”

“啊,是城主大人!”

“大人平安无事啊!万岁!”

年轻的城主端坐在马上,黑色的头发被风吹起,露出明亮的眼睛,他挺直背脊朝两边的民众们挥手微笑,亲卫队长罗迪一脸正色,紧紧跟随在主上身侧。

骑兵团穿过熙攘的人群,终于来到内堡,沉重的橡木大门缓缓敞开,城卫军整齐列队左右,吵嚷的民众们也安静下来。

托尼仰首遥望,家臣们脚步匆匆走出门外迎接,为首的中年人拄着手杖,踉跄着脚步,直朝着托尼的马赶来。

众人让出一条路,让那拖着腿的中年人来到城主的马前。

他颤抖着一只手,轻轻握住托尼的靴尖,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才长出了一口气,苦笑道:“能不能别玩得太疯了,嗯,托尼?叔叔我上了年纪,提心吊胆会要了我的老命。”

托尼眼圈发红,微笑点头:“得了,斯坦叔叔,你会比任何人都长寿,不过现在我饿得能吃掉一头牛,别告诉我早餐没有我最爱的黄油面圈。”

斯坦伯爵大笑着,朝气喘吁吁跑来的哈皮招手“哎,赶紧抱这饿昏了的家伙下来,难道让我这个老人家动手?”

托尼一扯缰绳,牵马躲开哈皮伸出的手,昂首笑道:“别再当我是小孩子了,叔叔,你们慢慢走吧,我可是要先进去了!”

斯坦慌忙道:“什么?内堡骑行,不合规矩,托尼……”

年轻的临冬城主扬起马鞭,朗声笑道:“临冬城内的规矩,我说了算!”

马蹄高高扬起,风卷起金色的斗蓬,托尼重重挥鞭,两边的士兵惊慌后退,一脸敬畏地看着他们的城主策马冲进内堡大门。哈皮抹了把眼角,呵呵笑着,兴高采烈追在城主身后。

斯坦愣了片刻,转头朝翻身下马的罗迪问道:“他是否真的,毫发无伤?”

罗迪神色如常,望着托尼策马飞驰的背影,淡淡道:“是的,大人。”

斯坦沉吟片刻,轻声道:“那真是,万幸啊。”

 

 

托尼勒住马头,对着站在塔楼门口的女官扬扬下巴。

“嘿,想我了吗?佩珀大人?”

红发的女官瘪着嘴瞪他,眼圈里都是泪,她狠狠剁脚,冲到马前,作势要打城主的小腿。

托尼夸张地哎哟一声,伏在马上,侧着脸朝她嘻嘻笑。

佩珀忍住泪水,弯腰行礼:“欢迎回来,大人。”

托尼朝略年长的女官伸出一只手,撒娇道:“抱我下来。”

佩珀挑眉,自从大人满十岁后,就不曾再对自己这么说过。

她迟疑着握住托尼的手,惊觉他的手异常滚烫,慌忙抬眼,那双棕色的大眼睛定定地望着她,神色如常,只相握的手微微一紧。

佩珀摇着头笑:“真是拿您没办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我的城主老爷!哈皮,快点,帮我一把。”

 

哈皮的圆脸涨得通红,笑嘻嘻地接过托尼趴伏下来的身体,就是一怔,似乎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女官对他挑挑眉毛,哈皮神色如常,半扶半抱地把托尼带下马背。托尼一手一个揽住幼时的伙伴,把身子的大半重量都挪到他们身上,嘴里嚷着:“竟敢不听从城主的命令,大胆的奴仆,我要处罚你们,罚你们给我好好地搓个背!”

三人像往常一样笑闹着进门,餐厅的长桌上果然摆满了食物,侍女们恭顺地立于桌侧,托尼伸手拿起一个黄油面圈,嘴里却嚷着“我要先泡个澡再吃。”

侍女们答应着行礼,转身去准备沐浴的东西。

托尼歪在椅子上,等最后一个侍女消失在门外,才发出一声压抑的呻吟。

哈皮迈步走到窗前窥视外面,佩珀则蹲在托尼身边,仰头去看他的脸,焦急问道“伤在哪里?要不要叫学士大人来看看?”

托尼咬牙摇头,额发里满是冷汗,他紧紧握着佩珀的手,沉声道:“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受伤,也别让我昏过去。”

佩珀点头,转身道:“哈皮,让他们把食物和衣服送到温泉,我去准备药粉和棉布,啊,再准备大量的香料和火盆,任何人问起,只说城主受了点惊吓。”

哈皮毫不迟疑,点头离去,佩珀低头看了一眼托尼,沉声道:“请尽量吃些东西吧,起码也要补充点水份。”

托尼对她笑笑,把半个面圈塞进嘴里。

 

……


临冬城的中心,是见证了时代更迭的神木林,林中的一眼黑池静谧无波,所有的秘密都能在此沉淀。

黑池之上,鱼梁木下,斯坦伯爵拄着手杖默默祈祷。

踩踏枯叶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伯爵睁开眼睛。

“先民之神保佑,我们的城主大人安然无恙~”来人开口说道“您是在祈祷这个吗?”

斯坦伯爵缓缓转身,面无表情地瞥一眼对方。

茂密树荫下纤瘦的身影踏入斑驳的光里,绿色的眼眸闪着狡黠戏谑的光,面孔却仍是少年模样。

“恐怕不是,因为您根本就不是旧神的信徒啊,伯爵大人。”

斯坦微微挑眉,冷冷道:“如果我堕入地狱,你又会如何呢?银舌头。”

“哈哈,此刻就放弃希望,还为时过早呢,大人,虽然计划出了一点小小的差错,我们也不是全无收获……”银舌头轻笑着低语。

斯坦目光一动:“你是说托尼确实受了伤?”

绿眸少年摆摆手:“城主受伤与否都没关系,他现在活着,对我们的好处更大。”说着,少年从腰侧取下一个鹿皮口袋,恭敬地递给伯爵。

“起码,证明了传闻是真的。”银舌头缓缓说道。

斯坦抖了抖口袋,一个小巧的弓弩落在他的手心,伯爵微微睁大了眼睛。

“史塔克家的托尼,是武器制造的天才。”

斯坦颤抖着手,向着阳光举起小小的弓弩,缓缓旋转细细查看。

“地窟里那种条件,能用几根木条拼成弓弩,一颗铆钉没有只用木材互相搭扣,尺寸拿捏得简直有如魔法,用兽毛搓成的弓弦虽然粗陋,可是射出的骨箭却能刺穿成人手掌。”银舌头走近伯爵身边,低声道“最可怕的是,小史塔克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喝酒猎艳玩乐上,可是近十年没有靠近武器库和校场了……”

斯坦脸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似是忆起了不堪的往事,狠狠道:“哼,就跟他该死的父亲一样,史塔克家的天赋……”

绿眸闪过一丝寒光,少年点头道:“他的父亲果然该死,也确实死了,可是小史塔克不同,让他死了,未免太可惜了。”

斯坦猛然转头,咬牙道“胡说什么?让史塔克的血脉活着,我如何能掌握临冬城?”

银舌头依然微笑:“大人雄才伟略,区区一个临冬城,您就满意了吗?”

斯坦僵直了背脊,怔怔地看着面前的少年,迟疑道:“你,你说什么?”

少年笑答:“君临城的铁王座,大人,真不曾想过?”

“大逆啊,你这狂妄的小……”斯坦慌忙四顾,压低了声音呵斥。

“谋害城主也是叛逆,大人何不逆得彻底些?”银舌头打断了伯爵,懒洋洋地问道。

斯坦的脸色发白,紧紧握住手里的弓弩,半晌道:“如何……彻底?”

绿眸少年得意一笑:“如果您有了北境的大军,而您的军队又配备了传说中的飞行翼……”

“飞行翼?那不过是霍华德*史塔克的构想,直到他死的时候也没能实现啊!”斯坦惊讶道。

银舌头伸出一根指头搭在唇上,斯坦下意识闭上了嘴巴。

那少年左顾右盼,故作神秘道:“霍华德确实没能做出来,但他的儿子,却在初次拜访君临的那年,就做出了飞行翼的微缩模型。”

斯坦猛然瞪大了眼睛,神色变了又变。

银舌头轻轻一笑,让伯爵心绪翻涌一会儿,自己则去打量鱼梁木树干上刻的脸孔。

“……托尼去君临的那一年……”斯坦喃喃低语。

少年并不回头,应道:“他八岁。”

“君临城内的事情,我都不曾得知,你又如何知晓?”斯坦转过身来,怀疑地看着树下的少年。“你究竟是什么人?”

少年静立片刻,回头笑道:“我是您忠实的谋士啊,再久远的秘密,只要动一动我这银舌头,就能套出几分线索来,当然,也少不了您给的活动资金……”

斯坦冷哼一声,摸出一个颇有分量的钱袋丢过去。

银舌头利落接过,躬身行礼,缓步后退隐入密林:“大人尽可以好好想想,如您需要,我银舌头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


北境的城郊此时格外安宁,漫长夏季泼洒的阳光,也抵不过临冬骑兵的连夜扫荡,白日的荒野几乎看不到行人,寥寥几个也是背着货物匆匆赶路,目不斜视。

猎场的地窟被层层封锁,罗迪大人带着手下用枯枝和火把填堵了各个洞口,将贼匪的老巢烧个干净。

石林外,绿眸少年盘膝坐在山崖上,眺望着远处的滚滚浓烟,啧啧摇头,把脆甜的枣子丢进嘴里,再鼓腮吐出尖尖的核。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银舌头啊。”

少年差点被枣核卡住,回头瞪着背后那人,怒道:“咳咳,无声无息站在别人身后,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大人。”

“无端端地成了盗贼同伙,我也没了好名声啊”留着一脸胡子的旅人拍拍自己的马。

少年的绿眼珠转了转,嘿嘿笑道:“哎呀,怪我怪我,被骑兵老爷们一唬,就随便指了个方向,”他从巨石上挑起,拍拍身上的浮土,递出一捧枣子“您大人大量,饶了我吧,吃点枣子?可甜了。”

旅人扯了扯宽大的兜帽,那双湖蓝色的双眸望了望少年的掌心,悠悠道:“我的名声,就值一把枣子?”

银舌头眨了眨眼,讪笑着把枣收回口袋,换了一捧银鹿币:“误会误会,大人的名声千金难买,可是我,嘿嘿,身上的银钱实在是……”

旅人伸手入怀,少年警惕地退后了一步。

大胡子摊开手掌,一枚金龙币卧在他手心。

少年疑惑眨眼,赔笑道:“是,我当然知道大人您身家丰厚,不在乎区区银鹿,只是我的一点心意……”

“这是你打赏酒馆老板娘的那枚金龙。”旅人打断他,将金龙币捏在指尖“你先是用金币引来贼匪,造成石林有匪的假象,又装傻充愣混进骑兵团,结果好容易找到了贼匪老巢,却一直怂恿骑兵团回城,巧舌如簧把临冬的骑士们耍得团团转,差一点延误了解救城主的时机,还能全身而退拿到赏金,不愧是银舌头啊。”

少年眼中的笑意褪去,他微微扬头,暗暗地把手指搭在腰侧:“大人在说什么,我可是全然不知啊。”

“是吗?那就说点你可能知道的……”旅人反手一掷,丢出金币,少年慌忙抽出腰侧的匕首,那金币已经插进他脚前寸许的岩石中。

银舌头握紧了匕首,僵在那里,冷汗顺着脖颈滑下背脊。

“有传言说,君临城的那位陛下,其实有两位王子,不知何故,他的小儿子,在与疯王坦格利安的最后交战里失踪了,无所不知的银舌头,你可有什么高见?”

少年的绿眸瞬间凝了冰霜。

“大王子正在游历列国,寻找他失散的兄弟,唯利是图的银舌头,不想去拜见一下,谋个职位?”旅人淡淡地说着。

少年暗自咬牙“你是谁?”

那双蓝眸望着他,反问道:“你又是谁?”

少年的手指紧了又松,叹息道:“你想要什么?”

旅人摇头:“你没有我想要的东西,我也不过是替人传话。”

少年一惊,慌忙四顾,脱口道:“该死,他在附近吗?”

旅人一脸无辜:“谁在附近?”

银舌头仿佛突然失去了舌头,紫涨了脸孔,跑也不是留也不是。

旅人突然开口:“洛基。”

少年全身一颤,咽下几乎本能的应答,梗着脖子不动。

“回家吧……这就是他让我传的话。” 旅人微笑道。

 

……

 

临冬城建于地下温泉之上,墙壁里流动的泉水足以驱逐北境的寒冷,托尼的浴室更是整个城堡最温暖的一间。

金红两色的华丽大门左右打开,侍女们躬身行礼,斯坦伯爵一脸凝重踏入房内。

站在门口的哈皮吓了一跳,失手摔了盘子,佩珀闻声走出来,双手和裙摆都湿淋淋的,看到伯爵大人也是吃了一惊,慌忙行礼。

“大,大人……”

斯坦伯爵皱眉,脚步却不停,手杖重重地敲击着青石地面“我有要事禀告城主。托尼!我进来了!”

佩珀脸色一变,紧紧跟在伯爵身后:“大人,这,城主现在不太,不太方便…….”

斯坦眯起眼睛,脚步越发快了,伸手推开浴室虚掩的门。

托尼在白雾蒸腾里惊慌抬头,一池泉水血般殷红。

 

(下章待续)


评论 ( 12 )
热度 ( 62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