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06. 销魂汤,尾随者和金发男

 

学士大人轻手轻脚推开厚重的卧室门,却发现塔楼的窄窗被尽数打开,理应静养的城主大人,裹着一条毛皮毯子,斜倚窗台,啃咬着一只苹果。

“大人~!?”贾维斯大惊失色,低呼一声,急急忙忙放下手里的方形小壶,伸手去掩窗户。

“别啊,贾维斯,热闹正精彩呢。”托尼笑着拉住贾维斯的袖子,朝窗外扬扬下巴。

塔楼窗外不远处,是嘈杂吵闹的校场,与往日的操练演武不同,此时场内叫嚣声和叫好声此起彼伏,倒像是角斗场的样子。

贾维斯也探头望了一眼,眨眼道:“罗迪大人身边的那位,是谁?”

托尼咀嚼着多汁的果肉,含糊道“我的养子,葛雷乔伊家的汉默。如今是我的卫队副队长了。”

贾维斯吃了一惊:“什么?怎么能让质子负责城卫呢,是谁给他安排的职位?”

托尼将吃空的果核丢回盘里,擦擦手:“不过是个挂名的副手,罗迪能搞定他。”

说完,城主裹了裹毛毯,掩住伤处,吸吸鼻子,微笑道:“啊啊,我的良药,我的销魂汤~”

贾维斯迈步,抢在托尼之前,抓起小壶,正色道:“只能一杯。”

年轻的城主舔了舔嘴唇,用那双蜜糖色的眼睛望着学士大人。

贾维斯移开目光,摇头道:“它会对你的精神造成影响啊,大人,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是不会给您提供配方的。”

托尼撇嘴:“好吧,好吧,一杯,不加牛奶,不要蜜糖。”

贾维斯无奈苦笑,从小壶里倒出一杯黑色的液体,浓郁的醇香在卧室里蔓延开来。托尼深深地呼吸了一口,伸手将小小的杯子捧在手里“这从黑市流传来的奇妙香料,竟能研磨出如此销魂的……”

“这是咖啡,大人。”

“对我来说,就是销魂汤~”托尼抿了一口,露出幸福的浅笑。

学士大人也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

托尼闭着眼睛,回味着咖啡的醇香和苦涩,忽然开口道:“贾维斯。”

“是,大人。”学士温柔的回应。

“您相信先民之神吗?”年轻的城主轻声问道。

学士一怔,继而苦笑:“如您所知,我将精力和希冀投注于伟大的学城,并无特殊的信仰,大人。”

“我见到了神的使者。”托尼呢喃道。

贾维斯惊慌抬头,托尼睁开眼睛,静静地回望着临冬城最渊博的学士。

“大人……是不是咖啡引起的幻觉?”

托尼摇头,眸子里有明亮的愉悦。

“是神的使者救了我,他披着骑士的铠甲,蓄着浓密的胡须,湖蓝色的,彷如星辰一般的眼睛,强大的超乎常人的力量,并非任何一国的骑士可以比拟,他来时无影,去时无踪,除了神的恩赐,我想象不到别的理由。”

贾维斯迟疑道:“这位神使,可曾留下姓名?”

托尼摇头,珍惜地喝下最后一滴咖啡,舔唇道:“他并未留下姓名,也无意谋求荣誉,甚至连一声道谢一点痕迹都不曾留下,除了我之外,没人知晓曾经有这么一个人,出现在那里,是神,借由一位使者的口,给予了我启示。”

贾维斯正色道:“神的启示?”

托尼轻轻一笑,手指轻轻拂过杯子的边缘。

 

 

 

……


越向南走,空气越温暖湿润,与北境干凛的风不同,河间地的风,温柔得像是少女的发丝,缠绵而甜蜜。

风尘仆仆的旅人,却无暇欣赏这甜蜜,他轻轻叹了口气,在泥泞的山地里,停驻脚步,转回身去。

绿眼睛的少年,仿佛永远不知疲惫一样,笑吟吟地靠在几步开外的树干上,像是隐藏在密林里的诡异精灵。

“您要追踪我到何时呢?大人。”旅人无奈道。

“哦,这可真是个误会,我并不是在尾随你,只是恰好与你去往同一个方向罢了,也许下一个路口,我们就分道扬镳了,不如,珍惜这一点缘分吧?”银舌头笑着走近,鹿皮靴子在泥地上轻巧踏过。

“您要逃到哪儿去呢?”旅人问道。

洛基眉心一簇而展,微笑道“逃?大人您何出此言啊,我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货商呐。”

旅人无奈地看着这个“逃家的”王子,对皇室的游戏不予置评。

“那您要两手空空地到哪里去做生意呢?”

洛基开心地笑起来,伸出两只苍白的手掌,平平摊开,又在虚空里一抓,握着两只拳头说道:“怎么是两手空空呢,明明是一手买,一手卖嘛。”

旅人眨眨蓝色的眼睛,摇了摇头:“我不懂您的意思。”

洛基被他的老实逗乐,狡黠地举起双手:“一手买,买我所需;一手卖,卖我可弃。”

旅人微微侧头,思索片刻:“不愧是银舌头,无论买卖,都是你得利。”

洛基合掌一笑:“没错,我就知道你是个聪明人,我看人从来不错的。”说着,他轻轻一跃,撑着干瘦老马的背脊,坐了上去。

那马被压得一抖,勉强站住了,却像是被什么镇住了一般,安静的吓人。

旅人无语地看着不讲理的王子,抚摸了几下老马的脖颈,继续迈步。

斜跨在马背上的洛基也不客气,抓起挂在一侧的酒壶大灌了几口,皱眉道:“竟然是水?你这样也配叫战士?”

旅人的脚步一滞,继续前行。

“并非只有你能洞悉秘密,我游历七国,你这样的人,也是见过一些,你们脊背坚直,手有薄茧,体力惊人,剑术应该不错;斗篷带子的扣法,驯马的手段,都是军队惯用的路数;那爱管闲事的毛病,也足见你曾经效力于某个军团,骑士信奉的忠诚,锄强扶弱的勇气,总是忍不住要发光发热。”

旅人低垂着头,宽大的黑褐色斗篷遮住他的眼睛。

洛基伸出食指,打着旋儿和纠结的马鬃纠缠“可是你却形单影只,并不跟任何驻地的骑兵们联络,我猜~你要么是微服出游的将军统领,要么,就是失意的编外人员…….你是哪一种?”

旅人的背脊依旧坚直,目不斜视地迈步,在越发浓密的树林里穿梭。

洛基绿色的眼珠转了又转,微笑道:“可是你就这么走了?”

旅人依旧没有回应。

“丢下史塔克家的小鬼,一个人,面对吃人不吐骨头的…….”银舌头拖长了尾音。

旅人的脚步停下了,他侧转了头,蓝色的眼睛静静回望。

洛基眯起眼睛:“所以,是托尼*史塔克?你在意的是北境的少城主?”

旅人没有否认,他思考了一会儿,转过头去,继续前行。

“那你为什么要离开?你明知道他现在危机重重,绑架他的幕后之人,就在城里,甚至,就在他身边……”

“我当然知道。”旅人终于开口,靴子重重踩入丛林的淤泥里,又被狠狠拔出迈向新的泥沼。“我也知道他应付得来,因为史塔克家的人,从不软弱可欺。”

洛基瞪圆了眼睛,沉默片刻,轻轻笑了起来。

“说得你很了解史塔克似的,他不过只有17岁……”洛基的眉峰一挑,继续道:“又或者,你了解的,是故去的老城主,霍华德*史塔克吗?”

 

……


一个踉跄的身影,跌跌撞撞从石林的缝隙里摔出来,狰狞的半张脸孔,被烈火吞噬得难以辨认,失败的屈辱和伤痛,让贼首黄大牙不得不忍下这口恶气,图谋再起。

他在漫长的白日里隐匿自己,在夜幕降临之后,偷取行商的食物和衣服,匆忙赶路。

穿越临冬城南下,实在太过危险,毕竟自己的对头可是北境之王,而这年少的王者,双手触不到的边界是哪里呢?

只有……

“晚上好~这位勤劳的商人老兄!”

黄大牙惊慌一抖,急忙用刚顺来的破斗篷遮住自己的脸,只露出完好的那只眼惊慌回望。

即使是夏季的夜晚,北境的寒冷也让人难以忍受,而贼首身后的这个男人,却连斗篷都不披,短衫袖口露出一双健硕的手臂,齐肩的金发在月光下闪耀,而他的笑容比他的金发更耀眼。

黄大牙迟疑着回转身,躬身道:“跟您请安了,大人。”

金发的大个子哈哈一笑,摆手道:“无需客气,这位商人老兄,我并非什么大人,不过是个迷路的赶路人罢了。”

黄大牙压低了身子和声音,尽力在黑夜里掩藏自己:“啊啊,如此,这位勇士,您想去往何方呢?”

大个子笑道:“您知道北境长城应该往哪边走吗?”

黄大牙惊得几乎要拔腿而逃,莫非这大个子是来追捕自己的吗?不然为何要去那常人避之不及的荒蛮之地?

“这…….这位勇士,您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

“那种地方?这话从何说起?我只听说那是国境最北,北境之王世代守卫的疆土,有无数披黑甲的勇士,那是真正男人们的演武场!”

那双粗壮的手臂随着主人的话语挥舞着,黄大牙掩在斗篷里的手,汗涔涔地握住尖利的匕首。

“唔,那,祝您好运,请您顺着那颗星星的方向前行,即可到达长城。”

金发大个子抬头看了看,微笑行礼“多谢你了,商人老兄。”

“您不必客气,那么我便先行一步了。”

黄大牙弓着背转身离开,金发的大个子站在原地目送他,片刻,竟然又跟了过来。

“该死,这小子不会真的是来抓我的吧?”黄大牙加快了脚步,身后那人却比他还快,伸手握住了贼首的手腕。

黄大牙惊慌回头,手里的匕首紧紧握住,那大个子一脸激动,颤声喊道:“……弟弟?”

北境的风,从二人身边呼啸而过,带起一股寒气。

“…….这位勇士,怕是认错人了,我身份低微,而且,年纪也大您许多……”黄大牙无奈地解释,确认自己是遇到了个疯子。

“弟弟你,莫非又易容潜踪,与我捉迷藏?”那大个子傻兮兮地笑着,伸手来捏黄大牙的脸皮,吓得那贼首惊慌躲闪中,甩掉了斗篷。

月色里那张狰狞的脸孔越发恐怖,金发的大个子却一脸惊喜:“弟弟,你这次的易容好逼真!”

黄大牙忍无可忍拍开那疯子的大手,亮出藏匿的匕首,低声怒道:“走开,你这疯小子,都说了老子不是你弟弟,还不滚?小心我捅死你!”

大个子皱眉“弟弟,不可如此恶语粗俗,你我如今身份不同往昔,应当为臣下表率。”

见鬼,这小子疯的厉害,竟然端起贵族的架子来。黄大牙虚虚挥了两下匕首:“滚,别再跟着我。”

“不行!除非你跟我回家去?”大个子也皱眉。

黄大牙哭笑不得:“说几次了,我不是你弟弟!快滚!别拦着我赶路!”

“弟弟你要去哪里?”大个子穷追不舍,步子又大,体力又好,病痛缠身又极寒交迫的贼匪哪里跑得过他。

“都说了我不是你弟弟!”

“弟弟你要去哪里?”

“老子不是你弟弟,你管老子去哪里?”

“弟弟你原来不是这样子的!”

“我真的不是你弟弟啊,大哥!”

“你肯叫我哥哥了!?果然是弟弟!”

“啊!救命啊,你离我远点!”

“你去哪里啊,弟弟?”

“老子去长城啊…….”

大个子停住了脚步,黄大牙捂住了嘴巴。

二人停住了脚步,不知不觉已经走进了黑森林。

“方才你明明说,长城在那边,弟弟,你总是骗我。”大个子宠溺地笑,笑得黄大牙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前所未有地向先民之神祈祷,觉得自己作恶太多,如今大约是遭了报应。

“这位勇士,大人,殿下,好老爷,我真的,真的不是你弟弟,想来您的兄弟也是一位高贵的大人,怎么会去长城那种地方呢?”

大个子眨眨眼“那种地方,这是何意?”

黄大牙狞笑:“大人,您大概对长城有些误会,那可不是供贵族少爷参观的花园,那里只有冰冷的城墙,荒凉的雪原,漫长的冰雪,和潜伏的敌人,驻守在长城的,只有弃子,恶人,私生子和下贱坯……”

“你果然不是我弟弟。”大个子打断了他的话,沉声道。

黄大牙如释重负:“感谢诸神,您终于……”

他最后的句子没能说完,一把雕刻咒文的锤子就重重击中他的太阳穴,一声清脆的碎裂声在黑森林的角落里响起,尸体跌落在黑色的冻土,仿佛沉重的叹息。

“因为我的兄弟,不会侮辱驻守边境的勇士,尤其是,我们的家族也曾经有过守夜人。”金发青年收起被神光拂过的锤子,冷冷说着,迈开大步朝着黑森林的深处走去。

 

(下章待续)


评论 ( 12 )
热度 ( 50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