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 (冰与火之歌AU)

15.御前会议,鼹鼠村和河畔美人


甲叶撞击的窸窣声从长廊另一端传来,军靴轻快而迅捷地敲击理石地面,预示着王都守备司令的到来。

大学士抬头,颈上长长的链环闪着金属的光,白色的双眸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范达尔。”

金发的骑士停下脚步,弯腰施礼,脸上带着惯常的轻笑,因为英俊的长相,让他不羁的笑容并不让人讨厌,反而带着一股子俏皮的亲昵。

“海姆达尔大人,我总怀疑是不是我一踏入红堡大门,您远在高塔之巅就知道啦?”

大学士轻轻扯动唇角,露出一丝笑纹:“是啊,沙塔雅院子里的香水从你翻过蕾尼丝丘陵时我就能闻到,别跟瞎子开玩笑,司令大人。”

“哎哟我的大人,您若是瞎子,我们就是聋子,哑巴和傻子咯~”范达尔嘻嘻笑着,眼睛却朝着国王紧闭的卧室门瞥去。

“陛下刚刚睡下,出了什么事?”海姆达尔听出他声音里的变化。

范达尔抓了抓头发,为难道“几位大臣在议事厅等着呢,陛下很久没参加御前会议,可是北境现在……”

海姆达尔点头,微扬了下巴:“我随你去一趟。”



议事厅的门打开,又合拢,站在桌边的几位大臣回头。

带着一只黑皮眼罩的情报总管抬起双手:“感谢七神~,有生之年还能见到海姆达尔大人。”

“弗瑞大人,作为情报头子,你的话总是太多。”海姆达尔拉开椅子,示意大家坐下。

“请原谅我的聒噪,只是刚从北境的小鸟儿们那里,听到了一些惊人的消息,迫切地想跟陛下以及诸位分享。”尼克*弗瑞交叠了双手,撑住下巴,深色的皮肤称得他那只独眼目光炯炯。

财政大臣甩了下乌黑的秀发,御前会议唯一的女性成员,玛利亚*希尔选了距离范达尔最远的位置坐下:“陛下身体如何?”

海姆达尔微微皱眉:“陛下的旧伤发作,刚刚服药睡下,说到北境,小史塔克又闹出了什么荒唐?”

法务大臣霍根长着一张东方秘族的清秀面孔,一板一眼的性格让他总是面无表情:“维斯特洛第一的败家子儿死了。”

海姆达尔微微睁大了白眸,弗瑞的独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每一个细微的表情,接着说道:“卡史塔克家的斯坦接手了临冬城。”

一瞬间的惊诧已经从大学士的表情中消失,他微微皱眉,缓缓地捻转手上的指环。

“小史塔克死了……斯坦给的理由是什么?”

“巡视长城,坠亡。”范达尔交叠一双长腿,抢答道。

海姆达尔眉头紧锁,希尔冷笑道:“那个败家子儿会去巡城?还是废弃的城堡?开玩笑,老卡史塔克的理由真是牵强。”

“其实我们也疑惑他怎么会守着托尼*史塔克这么多年才动手……”弗瑞向后依靠着高大的椅背,浅浅笑道。

海姆达尔朝他的方向转过头去:“因为他图谋的东西终于到手了?”

霍根点头:“恐怕是的。”

海姆达尔再次睁大眼睛,这位一向冷静的大人今日一反常态,频频露出惊慌的神色,让范达尔瞧得十分有趣。

霍根继续道:“小史塔克一死,斯坦的渡鸦就将这噩耗送到了君临,甚至比他的队伍返回临冬城还要快。”

“这个老狐狸想坐北境公爵的位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难为他忍了这许多年。”弗瑞冷笑。

“北境的属臣们纷纷举起讨伐大旗……”霍根面无表情陈述。

“呵呵,他们对小败家子儿那么忠心?”范达尔嘻嘻笑道。

弗瑞冷哼了一声:“才怪,若是霍华德*史塔克,也许他们还有那么几分忠诚,小托尼嘛,哼,大概是为了不让斯坦一人独占好处,毕竟卡史塔克家也不过是区区卡霍城的领主罢了。”

海姆达尔沉默片刻,捻着指环道:“殿下呢?索尔现在在哪儿?”

“殿下在小史塔克出事之前就离开长城了,嗯,现在应该到了河间地……”范达尔推测道。

海姆达尔皱眉摇头:“不,必须确保殿下的安全,万一他在归途上出了差错,卷入了叛乱……”

弗瑞摆手:“不会,如果殿下在某一个北境贵族的阵营里,斯坦绝不敢如此肆无忌惮。”

海姆达尔眨了眨眼,流露出茫然的神色。弗瑞也是一愣:“怎么,范达尔没有告诉你?”

范达尔发出一声短暂而毫无歉意的:“啊哦,我忘了说?”

霍根开口道:“北境的属臣叛乱被迅速镇压了,因为斯坦的铁甲军,配备了飞行翼。”

“飞行翼!?”海姆达尔惊呼出声,彻底丢掉了一贯的冷静沉稳。

“是啊,他的骑兵们安上了机械翅膀,向军队洒下滚油和烈火,战斗还没完全开始就结束了。”

“……托尼*史塔克,竟然真的,做出了传说中的机械武器。”海姆达尔握紧了拳头,沉声说道。

“啊,败家子儿原来是天才,谁能想到,可惜了。”希尔冷冷说道,摊开手里的牛皮大本,开始计算这次战乱给各家族带来的损失,以及可能会影响到的赋税。

弗瑞的手指轻叩桌上的银杯,独眼转了又转。

海姆达尔突然抬眼,瞧着情报头子的方向:“小史塔克的尸体,找到了吗?”

弗瑞的动作停止:”据说斯坦带了一个木棺回城,盖着史塔克的金红斗篷,小史塔克坠亡,摔得骨肉残破,所以,没人见过那可怜孩子的尸体,直接安葬进了临冬城的地窖,与他的父辈们睡在一起。”

“没人见过他的尸体?嗯~~~~”范达尔拖长了尾音,修长的食指玩味地挠着下巴。

海姆达尔闭了闭眼睛,皱眉道:“小史塔克的事不提,北境之乱也可先放一边,当务之急,是尽快迎接王子回城,以及,如何处理斯坦手里的飞行翼。数量大概有多少?效力如何?”

“飞行翼似乎是需要风力驱使,前几日的暴风雪助了斯坦一臂之力,油火从天而降,那些混合军根本无从招架,四散逃走,可是后来风雪骤停,有飞行骑兵从半空坠落火中而亡,但好在围城的军队也基本散去,各家族都损失惨重。”弗瑞思索着答道。“飞行骑兵的数量暂时无法预估,我们怀疑斯坦并没使出全力,但只要一个飞行骑兵,就能消灭一支军队,以一敌百,绰绰有余,威力绝对不容小看。”

海姆达尔点头:“临冬围城战,斯坦赢得虽然惊险,也算漂亮。一来让北境各家族彻底死了反叛的心,二来……”

大学士揉着额角沉默了,范达尔怪腔怪调地接口:”让我们看看他手里的一把好牌,如果陛下不给他爵位,哎哟哟,斯坦老头怕是要自立为王了?”

希尔冷笑一声,没从她厚厚的账本上抬眼:“他手里的牌这么好,区区一个爵位,就能满足?”

弗瑞皱眉道:“难道他还想做国王之手?”

海姆达尔觉得额角一阵阵跳疼,叹了口气:“所以当务之急,是让殿下赶紧回来,补上国王之手的位置。”

大臣们齐齐抬头,集体收起了方才略微戏谑的神色,看着一脸肃穆的大学士。

“陛下的身体竟如此……”希尔喃喃道。

“终于,要填补国王之手的位子了?”弗瑞也略感诧异。

霍根沉默不语。

范达尔挺直了背脊,惊讶道:”怎么,不再等那位风息堡公爵了?”

海姆达尔的白眸沉寂无波。

范达尔干笑道:“啊,是啊,都快20年了,怎么可能还活着……那位,斯蒂……斯蒂…….”

“斯蒂夫*拜拉席恩。”弗瑞沉声补充道。“斯蒂夫*拜拉席恩,前都城守备队司令,身披金袍的骑士。”


……


“喔~我的骑士大人~!”女人高高举起装满劣质麦酒的锡杯,一路泼洒着撞进一位黑袍兄弟的怀里,娇声呼喝着把那杯残酒灌进这大胡子嘴里。

围坐在破旧木桌旁的士兵和盗猎者们大笑着,用酒杯和刀叉敲击着油腻脏污的桌面,喷出面包渣和马铃薯碎。

把头发胡乱缠起的女人摆动着丰腴的腰肢,溅满泥污的裙摆像扫把一样抚过地窖的黑泥地面。

醉醺醺的大汉不知第多少次撞翻了装满食物的陶盘,引出一阵惊叫和傻笑。

“哎哟我的老爷,您要把我珍藏的宝贝统统摔碎了呀,我的乖乖!您拿什么赔给我呢?哦,天哪,一块银鹿?哦呀,今晚的客人虽然个个英俊,您却是最大方的呀!小驼背~!你这残疾的小怪物,还不快来把这些碎片垃圾扫出去哟,小心咯了老爷们的嫩脚丫!”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昏黄的烛光下,一个弓着背脊的小个子低头进来,后背有一个怪模怪样的鼓包,宽大的袍子遮住他的头脸,露出的双手冻得红肿,指甲里满是污泥,所过之处留下让人不悦的恶臭。

客人们皱了鼻子,搂紧怀里的女人,大声抱怨道:“哎哟,丽兹~你从哪条污水沟里捡回来的小东西,臭死了!”

叫做丽兹的女老板摊了摊手,无奈道:“天哪,大人们呐,鼹鼠村这地窝子,能找到一个不要工钱的劳力多么难得,这孩子瘦得猫一样小,吃得比耗子还少,简直是七神赐给我的宝啊~”

她夸张的说法让男人们再次大笑,还有人丢给那脏臭的驼子一枚铜钱,那孩子握着扫帚连连道谢,拖着装垃圾的麻布袋挪回地道。


地窝深深的走道位于冻土之下,借由地底的一点点温暖,躲避北境的严寒,露出地面的不过是一座简陋的木屋。红色的灯笼悬挂在木屋墙上,昭示着这里是一处地下温柔乡,人们的笑闹声渐渐远去,少年从地底探出头来。

一只大手朝他伸来,抓住他的右臂,将他连人带袋子拎抱上来,放在火炉边的椅子上。

“还好吗?”那人蹲在他身边,仰头问道,同时伸手抚上少年的额头。

“没事,不过是一点杂活儿,瞧,我赚到人生中第一个铜币。”少年的声音带着雀跃,滑落的兜帽下露出棕黑的短发和一双琥珀色的大眼睛。

“是吗?你做的很棒。”大个子揉了揉少年的头发,像个欣慰的长辈。

坐在火炉边守夜的老里伊眨巴眨巴眼睛,叹了口气:“唉,我的老眼都要被你们两个小子闪瞎了,搞什么,不过是一个铜子儿,倒像是他拯救了整个大陆,啧啧。”

新来的两个杂役朝他转过头来,金发的大个子讪讪一笑,盘腿坐在少年身边,给一个烘烤得香香的马铃薯剥皮。

“你们俩叫什么来的?”

“克里斯。”金发的大个子流利地回答。

“罗伯特。”咬了一口热乎乎马铃薯的小驼背含糊道。

说完两个人却像是第一次听到对方名字似的,对望了一眼。

“怪名字,难怪我总是记不住,好吧,克里斯和萝卜丝。”老里伊无心拆穿他们毫无默契的谎言,捅了捅火”红灯场子的活儿,我们三个来分担。力气活,我太老,你太小,克里斯正好;杂活儿,我眼花,你下地道容易卡住,萝卜丝来搞;守夜,我太困,你太弱,克里斯自己全搞。”

“我再补充一点,工钱嘛,您一个人拿最好?”萝卜丝少年戏谑地笑,咽下最后一口马铃薯,又拿起一个烤红薯。

老看门人桀桀怪笑,用干枯的手指戳了戳少年软绵绵的假驼背,笑骂道:“你这小骗子,吃得比这大个子还多,工钱?不要你交钱就不错了。”

一老一小对视一笑,少年索性挺直了背脊,舒展酸涩的四肢,捧着热乎乎的烤红薯啃咬。

三人静默地在这无雪无风的夜里,守着木屋里的炉火取暖,食物的香气让人觉得安逸。

大个子克里斯递给少年一杯热乎乎的牛奶,少年接过去大灌了两口,又推回去,克里斯笑了一下,接过来一口喝干。

里伊咂摸着杯子里的劣酒,啧啧道:“…..小子,你几岁了?”

化名“萝卜丝”的北境公爵托尼*史塔克眨了眨眼睛,皱眉道:“17?”

里伊转头“大个子,你呢?”

继续沿用“克里斯”之名的前风息堡公爵斯蒂夫*拜拉席恩皱了皱眉,嘟哝道:“25…..加17,嗯,我42岁。”

“你42?”里伊和托尼异口同声问道。

斯蒂夫干咳一声,里伊揉了揉额角。

“拜托你们假扮兄弟也彼此了解一下先……”老看门人一脸嫌弃道。

“抱歉,不是亲,不是亲兄弟……”斯蒂夫不擅撒谎,红着脸嘟哝。

托尼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顾大睁着眼睛瞧着斯蒂夫的脸。

死而复生的骑士,容貌依旧停留在25岁,他遭遇海难的那一年。

“年纪也合适,呵呵,他真的不是你儿子?”里伊又喝了几口酒,微醺地打趣道。

“不,我倒很希望能有这么好的……”斯蒂夫笑盈盈地看着托尼。

再一次被英俊骑士的灿笑晃花了眼睛,托尼撇嘴“是侄子啦,侄子……他是我老爸的朋友。”

里伊微睁着眼皮,含糊笑道;”难怪,我就说,说嘛,不像是兄弟……”突然他猛地睁大了快合上的眼睛,望着门外。

托尼转头,刚要询问,发现斯蒂夫也是一脸警戒。

片刻之后,脚步声响起,有人声从村头传来。

“来客人了。”老里伊的眼神又恢复了迷蒙,斯蒂夫和托尼对视一眼,托尼弓背低头,用兜帽遮住脸孔。

门被推开,守夜人专属的黑袍子飘入门内,两个深色皮肤的黑袍兄弟搀扶着走进木屋,瑟缩着脖子骂这该死的天气。

“二位老爷,喝点烈酒暖暖身子吧。”老里伊挤出灿烂的笑容递上两杯美酒,斯蒂夫瑟缩着身躯躲进远离火堆的阴影里。

来人接过杯子灌了两口,擦擦嘴巴,呼出一口浊气,熟门熟路地朝底下走去,一边走一边喊着丽兹的名字。

“丽兹美人,快,拿点吃的来,因为史塔克家的小鬼,我们俩都快累死了。”

“还有酒,天哪,我需要酒,我从没挖过这么深的沟,简直要把地下温泉刨出来了。”

两人骂骂咧咧地走入地窖,里伊叹息着关上木屋的门。

斯蒂夫和托尼对视了一眼,守夜人在寻找公爵的尸体,而“尸体”本人正在暗暗地打嗝。

“他们不该如此。”老看门人叹息一声,尾音里带着醉意。

不待二人询问,老里伊自言自语道“北境的公爵死了,他们的领主死了,他们理应哀悼,奉上最后的尊敬……他们不该如此,守夜人得了史塔克家不少恩惠。”

托尼愣住,继而抿唇道:“听说那位城主不理政务长达十年,被称为维斯特洛第一败家子儿,如今埋尸荒野,臣民不敬也是应当。”

老里伊皱眉,低声道:“小心你的言辞,小子,史塔克公爵不是你说的那样。”

托尼惊讶地张大嘴巴,还是第一次有人质疑他没有自知之明。

斯蒂夫暗暗握住托尼的手,轻声道:“莫非,您认识公爵大人?”

老里伊摇头苦笑:”我这样的贱民,如何能识得公爵大人……只是我的孙女,曾经被盗猎者拐至临冬城贩卖,正遇上公爵大人游猎回城,见我孙女泪流满面,伤痕累累,就下马询问,惩罚了那些盗猎者,释放了她。”

斯蒂夫紧紧握着托尼的手,唇角上扬,托尼则皱紧眉头,在脑海里苦苦搜索这件光辉事迹。

“…..虽然她最终还是,做了这等营生,却是她自己的选择,我们也算是没有骨肉分离。”老里伊叹息着,捅了捅渐熄的炉火,抓了几根柴火丢进去。

托尼低着头,把脸埋在兜帽的阴影里。

“公爵有灵,会感念你的用心。”斯蒂夫轻声道。

老人无谓一笑,倚着梁柱打起了瞌睡,楼下的笑闹声起起落落,炉火忽明忽灭,木门开了又关。

丽兹拢着袍子走上地面,妆容凌乱,眼角嫣红,她探出头来,炉火旁只有老者一人独坐。

俏丽的老板娘四下望了望,低声唤道:“爷爷?”

老里伊闭着眼睛沉睡。

丽兹疾步走到门口,望着雪地中远去的背影,喃喃低语:”七神保佑您,大人。”


……


北境围城战震惊了整个维斯特洛大陆,小史塔克留下的飞行翼比他本人的死亡更震撼。

几乎所有的贵族,领主,爵爷们都派出亲信,涌向北境,以获取更多的情报,或者购买的渠道。

毕竟,以一敌百的利器,若是落在别人手里,就等于悬在自己头上。


赫伦堡城主,作为七国的权贵之一,自然也派出了家臣前往临冬城“哀悼”小史塔克公爵的英年早逝。

“交叉骨”,这位坚毅的使臣一改往日的冷硬作风,带上了一驾舒适的牛车,虽然不甚奢华,却足够舒适,里面乘坐的,据说是进献给斯坦伯爵的美人。

既然带了美人,就不能日夜赶路,一行人晃晃悠悠,走了许久才到绿叉河的河滩,交叉骨小心翼翼汇报请示,却被美人怒骂着从车厢里赶了出来。

那位“美人”歪在软枕上,气鼓鼓地嚼着一串葡萄,把那暗红色的汁液弄得满嘴都是,绿色的眸子里闪耀着火光,因为他不得不再次回到北境苦寒之地,跟那阴险狡诈的老家伙打交道。

千算万算,没算到斯坦这个老狐狸竟然真的拿到了飞行翼,而那惊人的效力……恐怖的史塔克家的能力。

这就解释得通了,为什么斯坦竟然做这种杀鸡取卵的蠢事。

洛基冷笑着,嚼碎一颗颗葡萄籽儿。

如果被所有人发现小史塔克的能力,斯坦就再也没有取而代之的那天了,他的野心,将完全被托尼的光芒所掩盖。

车帷又被掀开,洛基不耐烦地丢出一串葡萄,怒吼道:“滚出去,我说了我要静一静!你这……”

“交叉骨”反剪着双手站在车前,胸口被一柄印着秘纹的巨锤抵住,手握神锤的金发巨汉凛然道:“我命你释放被你劫持于此的美人,她将拥有自由的……弟弟!?”

索尔张大了嘴巴,洛基从软塌上滑了下来,嘴角殷红,衣衫不整。

金发的王子热泪盈眶,继而怒目圆睁,挥起大锤,将倒霉的交叉骨捶翻在地。

“你竟敢将我的弟弟囚为玩物!?洛基!我来救你!”

索尔的拥抱和怒吼让洛基脑中一片震荡,他被紧紧箍在兄长铁臂之间,咬牙切齿。

千算万算,没算到七国第一王子大驾光临!?


(下章待续)


PS:七国为之动容,小史塔克的突然离世,以及他留下的恐怖礼物~人造翅膀~!

虽然是冰火AU,在剧情上还是有一些改动的,会加入一些漫威本来的设定,以及作者的私心。

钢铁侠最让我感动的地方之一,是他有一颗善良的心,所以败家子儿史塔克公爵,也会一点点地让周围的人发现,他是不懂表达自己的,温柔的善良的人。所以就有了鼹鼠村的插曲,鼹鼠村是距离长城很近的一个小村落,算是守夜人的一个小娱乐场所。

我十分期待锤基兄弟的重逢,以及银舌头每次遇上哥哥,都有理说不清的样子。

斯蒂夫的传说仍在继续,史塔克的崛起正要开始,王族,权贵,七国,以及大陆,哎呀,我的这个大坑啊.......

谢谢你们的喜欢,留言即是动力,会开发出更多脑洞喔,爱你们,请多多留言吧!

也感谢大家安利给其他小伙伴,我得更努力才行呀~哈哈


评论 ( 14 )
热度 ( 55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