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补完

18.穷寇,总督和弓箭手


“大人!”

托尼跪坐在雪里,胸口的微光呼唤着他,少年膝前一臂远,是深不见底的雪渊。

斯蒂夫的长剑深深插入坡底的冻土,金发骑士全力一扑,在千钧一发之际,拽住了托尼的斗篷。

“别怕,托尼……我抓住你了,现在,不要动,我慢慢拉你上来。”斯蒂夫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

身体一点一点地,沿着雪坡向上,托尼恍惚觉得仿佛又回到了橡木盾的城壁,在斯蒂夫背上,看雪花在眼前飘落。

绵延的霜雪之牙仿佛无边的城墙,雪峰在微亮的天色里,宛如虚幻的仙境。

背心被大力一扯,托尼的背脊终于撞入斯蒂夫怀里。

少年把后脑勺搭在骑士肩头,仰头道:“嘿,我发誓,余生都不再离开地面超过一双靴子的高度。”

斯蒂夫用颤抖的手臂揉了揉少年的头发,脱力地向后倒仰,在雪地里伸开四肢,大口喘息。

翻倒的惊马晕厥在不远处,托尼翻了个身,把耳朵贴在斯蒂夫的胸口,闭上眼睛。

骑士有力的心跳是这世界的唯一声响,让活着这件事情,值得庆祝和欣喜。

斯蒂夫的呼吸渐渐平复,他搓了搓少年的背脊,搂着他坐起身来。                                                                                                             

“天快亮了,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那些野人很可能会追来。”骑士说着,替托尼拢好斗篷和兜帽。

少年听话地站起身:“贾维斯,我们在哪里?”

“我们已经偏离鬼影森林很远,位于塞外雪峰的东面,峭壁下应该是被冰冻的河川,我建议您沿着河流的方向南行,大约一天的路程就能看到影子塔。”

“这匹马不行了。”托尼可惜地叹气,然后蹲下来翻捡野人挂在马背上的装备。

斯蒂夫抖了抖兜帽里的残雪,举目四望:”野人们的营地在鬼影森林的另一端,我们昨晚遇到的应该是探查骑兵,或许他们打算从西边袭击长城,我们得尽快…...”

一面圆圆的柳木盾牌被塞到骑士手里。

“嗯……我觉得我们得尽快通知守夜人?”骑士挑眉,托尼正把塞得满满的鹿皮袋系回腰里,又抽出匕首砍下一把马鬃。

“只有到了影子塔,我们才能联络到山姆和他的黑袍兄弟们,嘿,斯蒂夫,你说我们切几块马肉路上吃怎么样?”托尼认真地问道,大眼睛里闪着希望的光。

“我恐怕这匹马还没死,大人。”贾维斯抢答道。

斯蒂夫抱着肩膀,不知该皱眉还是该笑,表情微妙地看着托尼“我想你找到了足够的干粮,托尼?”

公爵耸耸肩,摸了摸鼓鼓的腰袋,可惜道:“好吧好吧,鉴于我弄丢了火石,带着肉也吃不了……”

“你弄丢了火石?”斯蒂夫收起长剑,扶着托尼的手臂,帮他把脚从深深的雪坑里拔出来。

“在发射火球弹的时候, 我太慌张,不小心掉了,还好最后一发打中了目标。”托尼跟在斯蒂夫身边,深一脚浅一脚地跋涉。

“你在哪儿搞到的这个,这个火球弹?”斯蒂夫好奇地问。

“鬼影森林的雪地下面有厚厚的落叶层和枯藤,靠近哨兵树的那些包裹了针松的油脂,把古藤和落叶团成球,一点火星就能让这些草球燃烧起来,而一把称手的弹弓,则是凭借大人精湛的技艺,叹为观止。”贾维斯再次抢答。

托尼摸了摸鼻子:“哦天哪,我都要脸红了,贾维斯,你夸起人来真是……”

“我只是陈述事实,大人。”贾维斯回应道。

少年舔了舔嘴唇。

“我觉得贾维斯说得很对。”斯蒂夫微笑地看着少年发红的耳朵“你真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托尼。”

骑士伸手摸了摸少年的后脑勺,赞许道。

“哦?所以,你承认我救了你?”托尼挑眉,笑盈盈地看着骑士的侧脸。

“感谢大人您施以援手……”斯蒂夫弯腰行礼,托尼得意地回礼。

“可是我仍然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托尼。”

雪原旷野,风卷起白霜,将白色的呼吸吹散在空中。

少年的笑容凝住,那双湖蓝色的眼睛望着他,斯蒂夫认真道:“骑士们手握佩剑的原因,是为了守护,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希望保护最重要的人。”

托尼眉心一皱,继而垂下目光。

斯蒂夫轻轻叹息,轻声道:“你对我来说,很重要,托尼,我不希望你受伤。”

托尼猛地抬头道:“可是你对我来说也…..”

斯蒂夫微微睁大眼睛,望着眼前的少年。

你对我来说,也很重要。

托尼抿唇,转头不再看他,迈开大步朝更深的雪地走去。

“托尼。”斯蒂夫追在他身后。

少年走了几步,腿便深深陷入雪中,挣动不得。

斯蒂夫扶住他的腿,用力拔出。

“我会找到的。”托尼突然说。

斯蒂夫眨眼“什么?”

托尼微微扬唇,少年琥珀色的眼睛明亮如星。

“火石吗?我腰袋里还有的。”斯蒂夫微笑道。

少年只是摇头,继续朝前迈步。

我会找到,守护重要之人的方法,属于我的利剑。

“大人!”贾维斯突然开口。

托尼被吓了一跳“什…..”

一只箭破空而来,擦过斯蒂夫的颈侧,洞穿了托尼宽大的兜帽。

这只箭力度之大,将少年直接向后拽倒,钉在雪地里。

“托尼!”斯蒂夫慌忙回头,野人小队从雪原另一端飞驰追来。

那只箭虽没射中少年公爵的头颅,却让他被困在钉入雪地的斗篷里,斯蒂夫急忙伸出援手,托尼扯着破了个大洞的斗篷翻身爬起。

“这不可能。”托尼怔怔地盯着远处的野人,他们的距离之远,让贾维斯都几乎不能感应,可是这只箭,却能跨越如此距离斜插入土。

“快跑!”斯蒂夫拉住少年的手臂,拔足狂奔。

深深的雪层阻碍了他们逃亡的步伐,脚上绑着长木片的野人们却在雪地上滑行如飞,弓箭手拉开长弓朝二人射出连环箭。

利箭几乎是擦着托尼的裤脚插入雪地,野人们的笑声在身后爆发,他们在逗弄猎物。

“该死的野人有雪板,我们跑不过他们。”托尼上气不接下气地吼,双腿仿佛灌了铅。

斯蒂夫皱眉回身,抽出长剑挡在托尼身后,野人已经滑到眼前,朝着斯蒂夫的眼睛射出一箭。

“斯蒂夫!”托尼惊叫转身,朝他跑去。

金发骑士举起柳木盾格挡箭矢,吼道:“跑!”

那箭的力道让斯蒂夫也手臂发麻,不由瞥了一眼那神射手。

围着兽皮的野人遮住下半张脸,只有一双棕色的瞳孔冷冷盯着他们,方才的对战里不曾见过,这个野人射手大约是他们的援军。

为首的熊皮野人抬起一只拳头,同伴们齐齐在他身后停住,笑嘻嘻地转动手里的石斧和巨锤。

托尼跑到斯蒂夫身边,喘息连连:“呼,呼,他们来为那匹马报仇了?”

骑士皱眉,目光一一扫过面前的壮汉们。

人数是八个,一名新面孔,被托尼抢了马的那个瘦野人不在,大约是回营报信了?弓箭手顶替了他的位置,因为远距离骑射的神技,有利于奔袭剿杀游骑兵。

斯蒂夫看了一眼自己和托尼身上的,守夜人的黑袍。

“嘿,不过是一匹马,不用追出这么远吧?这样,我赔你一块金龙?”托尼开口嚷道,手伸进鹿皮袋里摸了又摸。

斯蒂夫皱眉,如果被认作是守夜人的游骑兵,那么就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了。

“一块金龙?”为首的熊皮野人突然出声,他遮在皮帽阴影下的面目笑得狰狞。

“哦,你会说我们的语言嘛,太好了,钱的事儿好商量。”托尼露出笑容,活像临冬城里狡黠的货商。

“大人真会说笑啊。”那野人抬手拂下兜帽,托尼的笑声停了。

像是被野兽舔舐过一般,他的头颅几乎毛发无存,只剩下交错纠结的红色皮肉,那野人举起双手,桀桀笑道:“须得献上千万金龙,城主您的头颅,才不会被悬挂于长城之上。”

他骨节突出的指关节上,纹着戒指模样的标记。

那是十戒的标志。


……


 

身材瘦小的总督扯着袍角,皮拖鞋差点从他滑腻的脚丫上甩出去,他踉跄着跑下小花园的阶梯,在回廊的树荫下面,见到了兰尼斯特家的小儿子和他高大的随从。

“您好啊,满大人?”绿眼睛的王子笑得如春风和煦,仿佛他是七国第一温和谦恭的体面人。

“失礼失礼啊,王子殿下,请原谅老迈的满德林。”小老头躬身行礼,干枯的手指上挤满了宝石戒指,下巴上分叉的胡子涂满油脂。

洛基的目光在那些宝石上略一停顿,微笑道:“是我要感谢总督大人,百忙之中接见我这个不速之客,瞧瞧潘托斯湾停靠的商船哟,大人您实在辛苦。”

潘托斯的总督满口谦逊,伸长手臂引着王子主仆进入会客厅。

水晶盘里盛着冰块,各色水果铺满冰盘,美酒汩汩倒入银杯,满德林挥挥手,美艳的侍女们躬身退下。

洛基交叠双腿,将交叉的十指叠在腹前,眯起眼睛望着庭院里郁郁葱葱的植物,赞美道:“总督大人的花园真是精美,我母亲近年醉心园艺,若是见了这美景,一定要向您请教的。”

满德林一脸惊慌,苦笑道:“哎哟我的殿下,满德林怎敢指教七国王后,别开我这老头的玩笑吧?”

接过总督递来的酒杯,洛基在唇前停了一停,抬眼笑道:“总督的美酒也比红堡的陈酿醇香许多呢。”

提到美酒,满德林眉眼俱开:“殿下若喜欢,就多尝尝,这几壶都是近日从布拉佛斯运来的好货。”

洛基点头笑着,指尖轻轻在杯沿滑过,悠悠道:”总督庭院的奢华,比之七国王都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满德林的笑容略略一僵,抬眼望着面前的小王子。

“不知亲王的宫闱,会是何等精妙呢?”洛基歪了歪头,无邪地笑。

总督扯动嘴角,放下了酒壶。

“啊,倒是我离家多年,孤陋寡闻了,潘托斯的实权者,早就不是亲王殿下,而是总督大人呐。”洛基的笑容依然无邪,吐出的句子却带着寒意。

满德林敛了笑意,锐利的目光盯着面前的瘦弱少年。

“大人的能力有目共睹,我想权贵们也会乐意推举您,作为下一届的潘托斯亲王,享无上荣光,还年年有少女献祭。”绿眸的王子笑容灿烂,微微前倾了身体。

“大人意下如何?”

总督唇角抽动:“满德林已经老迈,少女之美,欣赏即可,无福消受了,况且现任亲王正值壮年……”

“哦?何时起,亲王的任期是看年纪了?”洛基打断了满大人的推诿。

“我听说潘托斯今年大旱欠收,若依旧例,亲王阁下的喉咙恐怕不久就要被利刃割断呢。”

少年嘻嘻笑着,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推,盛着美酒的银杯翻倒在桌面,鲜红的液体侵染了白色的桌帷。

满德林眉心一皱,叹息道:“……殿下的巧舌,果然名不虚传。”

洛基的绿眸一缩,继而冷笑道:“大人又何尝不是,耳聪目明。”

老总督向后靠着椅背,苦笑道:“我余下的生命能有多久呢,怎么敢与年轻的王者为敌,殿下请明言吧,您想从潘托斯得到什么?”

洛基扬起唇角,露出真心的笑容。


纤弱的少年轻轻一跃,跳出总督庭院的门槛,长长地伸展了手脚,发出一声心满意足的长叹。

然后他转头看着自己高大的随从,眨眼道:“说真的,从君临到潘托斯,我们跨过了整个狭海,你真的打算一直不跟我说话?”

身穿淡金色长袍的骑士冷冷瞥他一眼,高高扬起下巴。

“哦,希芙,希芙,好姑娘,别对我板着脸呐,我已经千次万次地向你道歉,为了我心智未齐时的恶作剧。”

女将军瞪着他,依旧紧抿双唇。

洛基鼓起腮帮,抬脚踢开一块石子儿,哀叹道:“你瞧,我已受到惩罚,我的身量依然是儿时的模样,你何必同我这个可怜的残废怄气?”

他用那双漂亮的绿眸仰望高大的女骑士,乞求她的原谅。

希芙忍不住嘲讽道:“收起你的把戏吧,红堡上下,也只有索尔和王后还吃你这套。”

洛基挑眉,背着双手倒退而行,心情大好地逗弄女武士说话。

“若不是你的眼里只有索尔,我如何会用恶作剧吸引你的目光?”

希芙眨眼,一脸狐疑地看着洛基。

“我赞美你美丽的金发,可你只顾着跟索尔说话。”洛基吐吐舌头,脚步轻快地倒退。

女骑士瞪起眼睛,怒道:“可你随后就剪掉了我的头发,让我成为君临最大的笑话!”

洛基惊慌地跳开,摆手道:“瞧你,瞧你,总是对我的一颗真心视而不见,若非如此,索尔怎么会守着你哄着你长达三月?”

希芙脸色微红,皱眉道:“他是替你赔罪。”

洛基狡黠眨眼:“那不过是他亲近你的借口。”

希芙脸上的红晕却突然消失了,皱眉道:“可是自从你负气出走,他便再不曾理会我。”

洛基愣住。

女骑士皱眉,恨恨咬牙道:“此次也是,如果不是兄长大人派了我随你前来,恐怕索尔就要抛下政务跟你登船呢。”

洛基干咳一声,转开脸:“那是因为海姆达尔给他的奏报太多了,索尔脑子里的肌肉可应付不来。”

女骑士再次皱眉:“别质疑我哥哥,他是七国最忠诚的学士。”

洛基冷冷一笑,淡淡道:“是啊,无所不知的海姆达尔……”

少年转身,回望着希芙,笑道:“不过,你兄长的忠诚,是献与谁的呢?是国王奥丁,还是坐上铁王座的任何一个人?”

女骑士一怔,继而把手放在剑柄上,怒道:“不许你侮辱我的兄长。”

洛基耸肩一笑,无谓道:“何必这么激动呢,我的好姑娘。忠诚,哈,我曾对奥丁献上我的忠诚,然后呢?”

希芙不屑道:“是你辜负了陛下的期待。”

洛基眉心微蹙,转回头,背着双手远远眺望潘托斯热闹的集市,喃喃道:“如果他对我的期待,是在红堡的温室里老死,那么,我的确要让他失望了。”


…….

 

比邻冰川的雪原上,熊皮野人狞笑着,高举双手。

“怎么?这么快就不记得了?我们这些贼匪,被高贵仁慈的公爵大人带到长城充作守夜人,又被卑鄙的伯爵老爷抛弃在吃人的鬼影森林,瞧瞧我大难不死的脑袋,被你放的那把火烧了大半,又被雪狼啃了几口,要不是路过的野人蠢到以为我是他们落单的同伴,我的下场,就跟你倒霉的亲信们一样!”

托尼的手在宽大的斗篷里颤抖,斯蒂夫恍然想起在荒野石林,托尼抱着伊森尸体大哭的模样。

那贼匪戴好皮帽,遮住丑陋的头顶,恶狠狠道:“可是你,我的城主老爷,怎么也会沦落至此,嗯?你的骑士,只剩下这个小白脸?你亲爱的伯爵叔叔呢?斯坦*卡史塔克大人呢?”

托尼僵在原地,几乎无法呼吸。

“啊,我记得,我记得那个晚上!”那面目狰狞的贼匪故作夸张地大笑“他的走狗汉默对你举起刀子,可是你一动不动啊,大人!不,不对,我记得你说了点什么,啊~你说过什么?”

“……别”托尼发出一声破碎的呜咽。

斯蒂夫紧皱眉头,扶住少年的肩膀,却发现他的脊背在微微发抖。

那贼匪突然捏着嗓子,模仿少年的声音:“这一天终于来了,叔叔,图纸在桌上,你要的飞行翼,就当是交换他们性命的筹码吧,请放过其他人,我的命,您拿去吧。”

斯蒂夫猛然睁大了眼睛。

“愚蠢啊,史塔克,你怎么会相信那狡猾的老狗?他一次又一次地策划绑架你的行动,十戒收到的钱,足以堆满整个卡霍城!如果不是为了那狗屁的翅膀图纸,你以为你能活过十岁?结果你竟然双手奉上他要的一切,哈哈,我真是没有见过如此愚蠢的领主,我死去的老大黄牙佬也比你好些,起码跟着他还有美酒和金龙币,死也死得值些!”

托尼双拳紧握,指尖几乎刺破他的手心。

“我不明白你这种懦夫有什么好怕,让他畏惧了一个孩子十年,哈,不过他既然忌惮你,想必也乐于,再多付一次雇佣金。”裹着熊皮的野人狞笑着,扬声呼喝。

他身后的野人们应和着举起石斧铁锤,朝斯蒂夫和托尼扑过来。

“噗,噗,噗噗。”

利箭破空,刺穿人体的声音沉闷而连续。

斯蒂夫怔在原地,托尼双眼赤红,不能言语。

骨箭从野人们的后颈穿出咽喉,几乎一瞬间,那些嘶吼狂笑的狰狞面孔,便向下栽入雪中。

射手反手将长弓背在肩后,拉下遮住大半张脸的兽皮斗篷,露出浅金色的短发和坚毅的下巴,那双如鹰般的明亮双眸犹带杀意。

“你是史塔克?临冬城的托尼*史塔克?”

那箭手扬了扬下巴,冷声问道。

托尼愣了一会儿才缓缓点头。

那箭手皱了皱眉,撇嘴道:“我同意十戒野人的评价,你听上去确实是个懦夫。”

他停顿了一会儿,抓了抓后脑勺:“可是没办法,我只能救你,因为你姓史塔克。”

托尼怔怔地,毫无反应。

斯蒂夫开口问道:“谢谢,不过,你是……?”

箭手眨了眨眼睛,恍然道:“哦,我忘了说?巴顿,我是克林特*巴顿,伪装成野人的卧底间谍,来自熊岛。”

他飞快地说完,然后朝托尼的方向歪了下脑袋:“他该知道那地方,毕竟他是在那里出生的,虽然,嗯,再也没回去过。”

 

(下章待续)


PS:耶~终于写到克林特啦~我们可爱的,鹰眼~~登场!

哦,好吧,还有满大人和希芙。

漫画里曾经提到,洛基的恶作剧,曾经剪掉了希芙的一头美丽金发,后来虽然补上了,可是因为一点小差错,女武神的头发变成了黑夜的颜色,所以,嗯这俩估计一直都不和。

大家还记得十戒吗?就是本文一开始绑架托尼的那伙绑匪,斯坦大人的雇佣兵们,伊森曾经混在其中,后来为了保护托尼而死。

啊,不知不觉已经18章了,马上就十万字了,想想真是可怕啊,哈哈哈~

维斯特洛的地图,还没写到一半呢。

洛基所在的潘托斯,是与七国隔海相望的自由贸易城市,由亲王统治,不过最近总督掌握实权。

希望大家没有看晕,期待孩子们的反馈,疑问惊讶,和好奇,请统统丢过来吧~!


评论(4)
热度(47)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