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20.修船匠,马王和鲷鱼

 

“希望您睡得好,大人。”寇森微笑举起茶杯。

斯蒂夫点头道谢,接过杯子,植物和花的芳香顺着热气蒸腾出来,让人心旷神怡。

金发骑士在船主身边坐下,双眸如海面一般清澈蔚蓝。

“小史塔克还在机械仓里?”寇森抿了口茶。

“进去之后就再没出来。”斯蒂夫皱眉苦笑:“谢谢您的汤药,他确实没再吐了,也能好好地吃两口点心。”

“感谢布鲁斯*班纳吧,祝我们的好学生一切顺利。”寇森举杯。

“终于实现了,学城的梦想,他真的很聪明。”斯蒂夫也举杯致意。

寇森眯起眼睛笑:“不过,不是最聪明的?”

斯蒂夫眨了眨眼睛,无奈道:“抱歉,只是我遇见的聪明人太多了。”

“尤其是史塔克们?”寇森放下杯子,在充当椅子的木箱上交叠双腿。

“尤其是史塔克们。”斯蒂夫叹息一声,唇角弯弯地望着海面。


 

托尼盘膝坐在机械仓的一排大木箱上,脚边是翻开的图纸和摊开的工具匣,匣子里满是奇怪的金属模具和木制零件,五名船工从甲板攀爬下来,跟划桨的另外五人交接,十个大汉转头看着嘴里念念有词的少年。

“这小子是谁?”

“贵族家的儿子,大概。”

“谁家的?”

“不知道,不过瞧着不大正常。”

“他在这多久了?”

“我上次交接 班次,他就在这,嗯,大概两三天,或者三五天?” 

“他在看什么?”

“好像是图纸,之前公爵大人留下的那些。”

“史塔克公爵的羊皮卷?那些个,我都看不懂的符号?”

“哦得了,你又不认字。”

船工们嬉笑着击掌,有人穿好皮袍子爬上甲板,有人伸展手臂,然后握住沉重的木制把手,用力扳动。

托尼的目光从图纸上抬起,望着吱嘎作响的机关重新开始运转,鱼梁木削成的大小木齿轮彼此咬合,带动长短不一的细长圆柱,连接狭长船舱两侧的联排船桨齐齐翻搅,只需要两人配合,就能让这艘远航帆船在无风的天气里,破浪而行。

往铁铸的炉子里添上木柴,一名身材高大的船工把灌好水的铜壶放回炉上,揉了揉鼻子,走到少年身边。

“你看得懂?”那船工瓮声瓮气地问,棕色卷发乱糟糟地从毡帽里支棱出来,显然他刚从被窝里爬出来不久。

托尼眨眨眼,把黏在那些齿轮上的目光收回,望着身边的壮汉,点头道:“我想是吧,这些齿轮和图纸上画的一样。”

“是吗,你真厉害。”卷发的船工把肌肉隆起的肩膀搭在木箱上,低头看托尼手里的图纸,羡慕地嘟哝着“我们可看不懂霍华德大人留下的这些宝贝。”

托尼从宽大的斗篷里,伸出一只手,指着图纸上标注的圆形齿轮:“这不难,瞧,这个最粗最胖的,看到了吗,正对着你手臂的那个,就是最主要的部件,他负责链接剩下所有的小齿轮,就是那些看起来像是一排密集的牙齿那些,对,就是那个,他们是负责传送的,就是把需要做的动作传递给下一个木棍儿,这些木棍儿,在这里,没错,就是你们用力扳动的那个把手下面,有一个转角,他们在这里转弯儿,休息一下,让这整套动作下来不会累到崩溃,然后,它们重新投入工作,把力气分散到每一只船桨上去。”

卷毛目瞪口呆地看着托尼,半晌,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接过图纸,对着眼前的庞大机械机关,看了又看,惊喜道:“嘿!我懂了,我竟然能看懂呢,大鼻子,哭哭脸,嘿,我也能看懂公爵大人的图纸了!”

清点货物的船工转头,吸了吸鼻子,那红红的酒糟鼻也动了动:“哦得了,别做白日梦,有时间把炉子后面那破管子修一下,船长老爷已经抱怨了半个月了。”

一脸哭丧相的船工耷拉着眉毛,瞧了瞧正在奋力搬动机关的两位同伴,哭唧唧道:“卷毛,你得快点,不然娘娘腔和脏话王撑不了多久,我们一会儿得换班。”

卷毛挥舞着图纸,继续道:“先别说那该死的管子啦,你们快看,我能看懂图纸了,这个,这个少爷仔给我讲了几句,我就能看懂啦,啊,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坐在木箱上的少年揉了揉被震得嗡嗡作响的耳朵,回答:“托尼。”

“你真厉害,托尼,你比班纳懂得还多,你也去过学城吗?”卷毛一脸赞叹地问道。

托尼摇头:“不,我没去过。”

卷毛小心翼翼放下图纸,抱着肩膀认真道:“你该去的,托尼,你会成为了不起的学士的。”

托尼愣住,眨眼道:“哦,谢谢。”

“管子,卷毛!去把管子修好!”酒糟鼻吼着,威胁地举起手里的牛皮本子作势要丢,卷毛答应一声,抓起一根锤子钻到炉子后面。

“请原谅他的无礼,大人。”哭哭脸挪到托尼身边轻声道,发黄的小脸一副苦相。“卷毛总是羡慕读过书的人,原来班纳在船上的时候,他就总缠着那个老好人问这问那,可惜班纳学的是草药,机械这东西他不太灵光。”

“船上没有技工吗?铁匠呢?万一哪里坏了,总有人得…..”托尼惊讶道。

“卷毛就是修理工。”哭哭脸哭唧唧地回答。

炉子后面传来一阵叮当乱敲,然后伴着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卷毛大声骂着该死的锤子,克林特的脑袋从甲板上探下来,嘴里还咬着一根鸡骨头。

“哇哦,你们在下面拆船吗?”箭手大惊小怪地喊“船长口讯,屋子里冷得像冰窖,卷毛你最好赶紧把暖水管修好,不然就把你栓在船尾钓鲨鱼。”

哭哭脸和酒糟鼻丢下手里的活儿冲到炉子后面,然后一叠声的叫唤和怒骂从船舱后面传来,托尼听到汩汩的水声,似乎是那条可怜的管子终于被敲裂了。克林特见势不好,嗖的一声跑了。

托尼伸手摸摸颈间,瓦雷利亚钢环亮起淡金色的光。

“贾维斯。”少年轻声呼唤,唇角几乎不动。

“是的,大人。”那温暖的声音回应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艘船的供暖管道是仿照临冬城的暖墙,通过热水在管子里的循环,让顶层船舱保持温度?”

“如您所说,大人,这毕竟是您父亲的创造。”

托尼微微皱眉,木箱下面,船板已经被浅浅的水流覆盖,慌乱的脚步从甲板传到底仓。

“卷毛,你搞什么鬼!?”

“托尼,你没事儿吧!?”

寇森和斯蒂夫一起喊着,从甲板上冲下来。

托尼对金发骑士微笑摇头,回手拢好工具匣拎在手里:“寇森船长,如果您允许的话,也许我能试着检查一下这些管道?”

寇森惊喜地瞪大了眼睛,躬身道:“那,那就有劳大人。”然后转身怒吼道:“都给我滚出来,你们几个笨蛋!”

哭哭脸哭着挤出来,酒糟鼻紧跟其后,卷毛一脸懵懂,手臂被热水烫红一片。

托尼脱下碍事儿的斗篷,翻卷袖口,冷静道:“哭哭脸,麻烦你取点药给卷毛治疗;大鼻子,把炉火烧得更旺些,再找一点铁皮给我;寇森,请你你暂时关上水阀,派人擦干地板,不然你箱子里的货可就危险了。”

众人一怔,继而本能地按照少年的话行动起来,托尼钻进炉子后面,斯蒂夫弯腰跟在他身后。

少年惊讶回头,骑士微笑道:“斯蒂夫,给托尼打打下手。”

托尼浅浅露出笑容, 继而认真查看水管,眯起眼睛跟贾维斯低声讨论一些斯蒂夫听不懂的句子。

片刻,托尼躬身钻出,要来铁钳和剪铁皮的大剪,裁出需要的尺寸,然后在炉火上灼烧,弯曲成型,又匆匆钻回炉子后面。

斯蒂夫举着铁锤,敲掉残存的铁锈和碎屑,然后观赏托尼利落地将新制的铁皮补贴上去,分毫不差,又从工具匣子里,摸出几枚细小的铆钉。

少年把铆钉在指尖摩挲几下,沉默了片刻,才抬头,认真地比划位置,让斯蒂夫啪啪两捶钉上,再用烧红的烙铁融合缝隙。

一杯茶的功夫,寇森惊讶地看着少年公爵探出头来。

“寇森船长,把水阀打开吧。”

寇森点头,伸长了脖子吼道“鹰眼!”

“哦!”上层甲板,克林特遥遥应和,水声轰轰流过水管,开始新的循环,热度重新在冰冷的船舱里运转。

众人松了一口气,欣喜地笑着。

托尼拍打着膝盖上的灰尘走出,身后跟着一脸欣慰的斯蒂夫。

“真是,多亏了大人,不然我们可要在这冰海上冻成一坨了。”寇森感激躬身,哭哭脸等人也慌忙行礼。

托尼抓抓后脑勺,无措道:“哦,没什么,这也是,应该的。”

卷毛一脸期待地挤过来,伸出包扎好的手腕,握住托尼的手:“托尼,请你教我吧,图纸你一说我就看懂了,修船也一定……”

寇森大吃一惊,慌忙拍掉卷毛沾满油污的手,呵斥道:“怎么敢拉扯贵人的手臂呢,小子,这是公爵大人!”

哭哭脸瞬间变成吃惊脸,大鼻子的酒糟鼻惊得发白,卷毛眨眨眼睛,讪讪地缩回手:“公,公爵?”

托尼的目光暗淡下来,默然而立,寇森恭敬道:“这位是托尼*史塔克公爵,霍华德大人的公子。”

卷毛张大了嘴巴,惊慌地扯下毡帽,躬身行礼:“失礼,失礼了大人,我,我……我们很高兴,您平安无事。”

少年公爵惊讶抬眼,憨厚的船工们腼腆地笑,寇森淡笑道:“他们都是熊岛出身,霍华德大人就是他们的神。”

“哟,神之子。”克林特再次从甲板上探下头来“能不能修一修我的鱼网啊?”

 

……


 

希芙目瞪口呆地看着君临号扬起风帆,朝茫茫大海缓缓滑行。

竟然没人通知我要提前返航?

顾不上怒骂洛基的无耻,女骑士扯过一匹拴在廊下的的骏马,一跃而上,对着追赶在身后的可怜马主吼了一声:“这笔账记在君临二王子头上。”

金色的斗篷在身后飘舞,女护卫从总督府大门策马而出,沿着山坡疾行,直冲码头。

潘托斯的阳光拂过她乌黑的头发,始作俑者的恶作剧再一次让她恨得牙根痒痒,路人和行脚商慌忙躲避,女人的愤怒在通往码头的土路上掀起沙尘暴。

她扬起鞭子,用力夹住马腹,骏马嘶鸣,冲上码头旁的陡峭山坡,希芙抽刀一戳,胯下马暴叫几声,朝着海面直直冲去。

人群惊呼,女骑士和她的马在半空里划出一道弧线,然后稳稳落在刚驶出港口的君临号甲板上。

骏马脱力倒地抽搐不已,希芙早轻松跃下马背,冷冷一笑,大喝道:“洛基*兰尼斯特!你休想甩掉我!”

船工们目瞪口呆,守船的军官目不斜视,君临号白色的风帆高高扬起,雄狮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军靴重重踏上甲板,女骑士甩着斗篷,步下船舱,推开每一扇豪华舱房的大门,撞破使臣们的秘密和尴尬,狡猾的绿眼睛王子却迟迟没有露面,希芙重新回到甲板,扯住船长的领子,恶狠狠问道:“洛基呢,躲在哪里?”

船长脸色惨白,一双小眼睛盯着远处越来越小的潘托斯,苦笑道:“王子殿下,王子殿下他……”

 

 

 

 

洛基伸出修长的手指,抹去眼角的泪水,飞马追船那一幕让小王子笑得腰腹酸疼。

如果有大臣提议凑合希芙和索尔,他必将举起双手赞成,因为实在好奇这两个满脑子肌肉的家伙,会不会生出一个筋肉球出来。

“大人,请。”

总督满德林堆起一脸的深纹,笑盈盈地掀起车幔,洛基翻起兜帽,遮住自己的眉眼,迈步下车,跟在老者身后。

潘托斯海湾,九塔宫殿里,常春藤在夏季的风里轻轻舞动。

洛基低着头,一双绿眸却四下打量着,警觉任何风吹草动。

跟这些野蛮的部族,可没有什么礼仪道理可讲。

满德林和洛基踏上层层的砖石,来到烛火摇曳的大厅,铂金马王似乎讨厌刺眼的光亮,用厚厚的皮革将窗棱重重遮挡,只用烛火照明。

褐色的皮袍子遮住他健硕的身躯,弯曲的长发模糊了隐藏其中的面目,这位卡奥沉默着,喝干碗里的残酒,洛基瞥到他伸出袍袖的手指被银色的手套包裹。

“伟大的卡奥,我将尊贵的客人带来您的宫殿。”满德林躬身行礼,朗声唱道。

洛基挑眉,这位马王原来通晓维斯特洛的通用语,他弯腰行礼,恭敬道:“伟大的卡奥,我代表父兄来访自由贸易城邦,听闻卡奥的宫殿就在海湾,特来拜会,奉上兰尼斯特家的敬意。”

侍从们抬上装满珠宝黄金的大木箱,沉甸甸地放在黄土砖地上,砸出一声令人喜悦的闷响。

那位高高在上的卡奥前倾身躯,把手臂撑在膝盖上,望着面前的二人,微微歪了歪头,他的族人,那些站在大厅左右的蛮子们,也齐刷刷地盯着那箱子。

洛基微笑,贪婪,是他最喜欢的人性之美。

只要有贪念,那么一切谈判都有与之相配的价码,而坐拥整个维斯特洛大陆的兰尼斯特家,付得起任何代价。

“不需要,钱。”铂金马王开口,沙哑的声音仿佛铁器刮过砖面。

洛基一惊,抬眼道:“大人,不喜珠宝金银?”说完他瞥了一眼身边的满德林。

老总督也是一脸惊诧,抬头道:“这,尊敬的卡奥,这些金银足以在潘托斯的市集买到供整个部落享用的美酒美食啊,您征战草原也需要粮草武器,这些都……”

卡奥身边的一堆皮草突然动了动,一个皱缩到干瘪的老妪伸出头来,厉声咆哮了一堆蛮语。

洛基眨眼,满德林也是一怔,继而赔笑道:“有了这些金银,什么样儿的美女您都能买到,就算是贵族的女人也……”

铂金卡奥突然起身,披在他肩头的皮袍子滑落在地,洛基恍然为何这位卡奥会有铂金之名。

这位草原第一马王的左臂竟然涂满了银色的金属?

方才窥探到的银色,原来不是什么手套,而是他咔嚓作响的金属手指!?

马王伸出金属臂,轻松举起一只四人合抬的木箱,重重放回洛基面前。

绿眸少年踉跄退步,却被握住了手腕。

铂金卡奥低头,用那双阴沉的眸子盯着七国的小王子。

“我,不缺钱,我要,卡丽熙。”

洛基惊恐地望着他。

满德林颤抖着嗓音解释道:“卡,卡丽熙,就是卡奥的妻子,陛下,陛下您,可是要……?”

洛基的脸色越发惨白。

马王低头,认真地看着洛基的脸,重复道:“卡,丽,熙。”


 

……

 

“拉!”克林特高喊一声,斯蒂夫握紧木制把手,用力转动,齿轮搅动绳索飞速上升。

水花卷挟着寒气直冲云霄,巨大的浪花翻天而起,一条巨型鲷鱼被卷裹在渔网中,朝着晴空翻卷出银白色的肚腹,然后重重落在甲板上,慌乱中哭哭脸踩了酒糟鼻的脚丫,卷毛猛地抄起托尼躲过水花,然后又惊慌地转身把他放下,嘟嘟哝哝地道歉。

寇森的茶杯里溅满了混杂鱼腥的海水,克林特大笑着从桅杆上溜下来,嚷道:“嘿,史塔克,你的卷卷渔网棒透了!我第一次钓上来这么大的!”

哭哭脸捂着被酒糟鼻头槌的脑袋,哭唧唧道:“哎哟哎哟,这条鱼快跟我一样长了。”

斯蒂夫固定好把手,走了过来,一群人惊喜地围着这硕大的鱼,强劲的生命力让它在渔网里不断翻腾。

寇森倒掉杯子里的残汤,悠然道:“酱烧,清蒸还是生吃?”

克林特和船工们回头大笑:“当然是全部!”然后七手八脚地抬起那巨大的鱼,议论如何下刀。

斯蒂夫洗去手上的鱼腥,托尼走到他身边,递上厚厚的毛皮斗篷。

“斯蒂夫,你知道吗,这渔网的制造方法和下面船舱的是类似的,你看这里……”托尼毫无预警地开始讲解。

金发骑士微笑着听了一会儿,突然伸手摸了摸他软软的黑发。

“没关系的,托尼。”

少年噎住,用那双琥珀色的眸子望着他。

斯蒂夫向远处望去,浅青色的冰山正缓缓地从他们身边漂过,像是漫步海上的巨人,对脚边一艘小小的货船毫不在意。

“风雨,雷电,冰山,海浪,那都是最自然不过的存在,我不能说心无芥蒂,只是我不会让畏惧成为阻碍,不去做我必须做的事。”

托尼微微睁大了眼睛,骑士低低的诉说,让少年的心宛如被重拳所击。

“那,那是怎么样的?那场海难?”托尼终于问道。

斯蒂夫深深呼吸,浅笑道:“鉴于史塔克家的都是好奇鬼,我以为你会更早提问。”

托尼笑了一下,放松了肩膀。

“谢谢你的体贴,公爵大人。”斯蒂夫再次摸摸托尼的脑袋,替他戴好兜帽,觉得白色的毛毛帽子和大眼睛的少年很称,就又自然地摸摸了少年的头。

“那是,漫长夏季的开始,伊里斯*坦格利安仍然高居铁王座,当然,他那时还没有被叫做疯王。”金发骑士说道。

 

(下章待续)


PS:周末愉快,孩子们。


评论 ( 16 )
热度 ( 50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