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24.环岛跑,储藏室和凑热闹

 

“我不明白。”托尼跌坐在地,用全身的力量把空气吸进肺里,再急促地呼出去,汗水顺着少男的额发滴落,他大张了嘴,一脸郁闷地看着面前的女人。

“我,我乐意逗留些时,时日,为熊岛,做,做点,什么,但是,但是我不明白,长跑,对熊岛,有什么,帮助?”少年公爵费力地说完这几句话,平躺在地,胸腹起伏不已。

美丽的女爵甩甩短发,用靴尖轻踢少年的小腿:“请起来吧,大人,跑完这一圈,我便告诉你缘故。”

托尼伸出一只手,无力地摇晃:“你,你还是先说了吧,不然我绝不起来。”

娜塔莎无奈地伸手拂过腰间,抽出一条细细的马鞭,反手一轮,抽起少年身边的黑土,吓得他猛地翻身朝另一边躲去。

托尼跪坐在黑土里,脸被汗水和泥沙弄得像只花猫:“你疯了,竟然对领主挥鞭?”

女爵冷笑,双手把那马鞭拉扯得噼啪作响。

“怎么,你要告诉那你亲爱的斯蒂夫叔叔,让他来为你报仇?”

托尼愣住。

“你说要为熊岛做些事,以为修一修风车,改一改机关,建两艘船就可以了吗,大人?”那可怕的女人握着鞭子,走近托尼,少年本能地向后退去,海风从身后的礁石上挟浪拍来,让他不能冒着落海的危险继续后退。

娜塔莎伸手扯住托尼的衣领,将少年轻松拉近自己,低声道:“你父亲之所以被熊岛的人敬为神祇,并非是因为他卓越的才能,而是他的想法。”

托尼睁大了眼睛,美丽少女的面容映在他的双眸。

“他将自己领地上的人,视为子女,愿意为他们谋取更多利益,乐于见到他们在和平的环境里安居乐业,为此,他付出了许多。”

托尼微微皱眉,娜塔莎轻轻扶住他的手臂,将他从黑土上拉起,轻声道:“而你是他的儿子,他唯一的继承者,我们对你的期望…..”

“……这只是你们一厢情愿的想法,我跟霍华德不一样……”托尼转开头,避开那双美丽的眼睛。

“当然,你比你父亲更加聪慧,富有天赋,只是你之前的监护人将你宠坏了,您娇弱得像是笼子里的金雀。”娜塔莎微笑着,用马鞭挑起少年公爵的下巴。

托尼挣动着想要躲开那可恶的鞭子,女爵却握住了他的手肘:“你别无选择,大人。我不相信霍华德公爵的儿子会是天真的小鸟儿,您知道的,若要夺回临冬城,偌大北境,只有熊岛是你最忠诚的拥趸。而您那位慈爱的监护人,斯坦伯爵,如今已经是代理宰相,您几乎是要与整个维斯特洛大陆为敌……”

少年抬手挥开她的手腕,低声道:“若我不想呢…..”

“什么?”娜塔莎皱眉。

“我不想成为继承者,也无意夺回临冬城,我居于高位之时,也并没有做得多好,比起我,也许斯坦更适合做领主。”托尼垂头低声道。

女爵睁大了眼睛,少年惊人的言论让她一时无语。

“原本,我想要回到临冬城,就只是为了寻回佩珀和哈皮,既然已经找到他们了,临冬城对我,也不具特别意义了。我并不被任何人期待,所以别,别浪费精力在我身上,如果您允许我居住在我母亲的故园,我乐意留在岛上做个工匠,如果会引起您的不悦,我也乐于带着佩珀和哈皮离开…..”

“您的骑士知道么?”娜塔莎冷冷开口。

托尼握紧了拳头,依旧不看女爵的眼睛。

“斯蒂夫……斯蒂夫也有自己的路要走,我们的誓约随时可以取消,这完全取决于,他个人的意志。”

娜塔莎回手一转,将细细的皮鞭缠回腰间。

“我有公务需要处理,就不送大人回寝殿了,您沿着这条小路一直走,便能回到城堡。告辞。”女爵轻甩红发,转身迈步,留下少年公爵站在黑土遍布的空地。

托尼揉了揉鼻子,迈步沿小路走去。

昨夜喝了太多酒,今天一大早就被那女人从被窝里拖了出来,只来得及喝一口佩珀递上的热汤,就开始了莫名其妙的环岛狂奔。

身侧的床榻空无一人,那么斯蒂夫,他忠诚勇武的骑士,大约是一夜未归,或许此刻还在女爵的香榻上沉睡。

托尼踢起一颗无辜的石头,恍然未觉周围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直到有人撞了他的肩头,丢下一句匆匆的“抱歉”。

少年从关于骑士和女爵的旖旎想象里抬起头来,发现自己站在热闹的集市入口。

热腾腾的肉汤在铁锅里被翻搅,烤得酥酥的面饼贴在炉膛里,香味飘过叫卖新鲜蔬果的小贩,嬉笑打闹的孩子将脆甜的枣子塞进嘴里。

“哦,瞧瞧,这些永远不知饱足的小怪物!”笑骂的洗衣妇人,把残水泼入路边的黑土,惊起窃窃私语的客商,他们跺着脚,从皮斗篷上甩落水珠,嘟哝着去瞧下一家的皮货。

托尼被来往的人群推搡着向前,他茫然的神情和陌生的面孔,让妇人们认准了他是个迷路的外乡小伙,她们乐于为这漂亮的少年提供一些果腹的点心,顺便听一听他花样百出的恭维和赞美。

少年公爵捧着塞满了香甜豆馅儿的甜糯糕点,一块一块儿地塞进嘴巴里,把两颊吃得鼓鼓的。

“你是船工还是货商?”贩售热饮的姑娘羞涩地递给他一杯加了满满牛奶的甜茶。

托尼微笑接过,将食物和香茶混合冲入空空的肚腹,产生一阵甜蜜的眩晕。

他略显害羞地揉了揉鼻子,自从体验过橡木盾的饥寒交迫之后,我们的公爵大人就对食物有着贪婪的渴求,尤其是能带来热量以及愉悦心情的甜食。

“我随叔叔来熊岛寻亲,顺便找点活儿干。”公爵随口说道。

“哎哟,饿坏了的小可怜,你会什么?”卖点心的婶婶怜惜地摸摸公爵大人的头,觉得这大眼睛的少年是个十足可人疼的小心肝。

托尼抽动一下嘴角,暗暗挪了两步,躲开这高大妇人的爱抚:“我,我会一点铁艺和机械工艺。”

“哦,那你该去找赛维格老头~虽然那老家伙脑子不大正常,可是若论熊岛第一,除了故去的史塔克公爵,就属那老疯子厉害。”

托尼楞了一下,吞掉最后一块点心:“这个赛维格铁匠,在哪里?”

卖茶的姑娘踮起脚尖,伸手一指:“你跟着手里拿铁具的人流走,声音最响,人最多的那家就是了,哦,赛维格老爹的铁铺门口,有一块旧招牌,上面画了一个四方块。”

“四方块儿?”托尼眨眼。

“对,就是四方形的一个铁块儿的形状,别人家的铁匠都在招牌上画斧子,炉火,宝剑,这个老疯子画了一个铁块儿。”大嗓门的洗衣妇嘎嘎笑道,又泼出一大盆水。

托尼点头,摸出一块银鹿递给好心的女人们,结果那些人大笑着把那银币塞回他手里。

“不过是几块点心罢了哟,吃饱了就去找活儿干吧,赚到钱多来光顾就好啦,快收起你的盘缠吧。”

她们推搡着托尼, 将他推出路口,不知是谁还在他怀里塞了几块热乎乎的牛肉酥饼,用手帕干干净净地包着。

少年愣在那里,那些女人们却习以为常似的对他挥挥手,转身继续招待其他客人,而那些歇脚的客人,也见怪不怪似的,自顾自聊天吃喝。

深深嗅了嗅肉饼的香气,托尼把手帕包小心翼翼塞进怀里,暖暖地贴着他的胃,大步朝前走去。

如果能在熊岛找到一份足以养活他们主仆三人的工作,那么也许,就可以留在这个平和的岛上,守着父母的故居生活。

托尼暗自盘算着,抿了抿唇。

而斯蒂夫,如果真的娶了女爵,那么,也算是,能离他近一些。

轻轻叹了口气,托尼不知道自己心里的不快从何而来,只是瞪大了眼睛,左瞧右看地端详路边简陋的招牌。

“带着你的脏东西,离开我的铺子!”

远处的吵闹声,吸引了路人们的目光,熙攘的人群裹挟着茫然的少年公爵朝那处嘈杂挪过去。

托尼挣扎了几次,没能逆流成功,无奈地放弃了,紧紧护着怀里的肉饼,几乎双脚离地地被推搡着前行。

“当啷!”铁器落地的脆响,让人群止步,伸长了脖子想瞧瞧热闹。

托尼在人群里抬头,看到画着四方块的招牌。

一个只穿了一件皮围裙的赤膊大汉站在店铺门口,挥舞着手里的火钳怒吼:“滚,从我的店前面滚开,我不修这下作的玩意儿。”

“你这藐视黄金的疯子,死穷鬼,活该你困在这个荒岛上,守着连店门都没有的草棚!”那裹着华丽斗篷的客商恼羞成怒,跺脚骂道。

托尼的目光却落在那被摔落在黑土里的铁器上。

那是机械飞行翼的半只翅膀。

 

……

“我,我不明白。”跪坐在冰冷砖石上的瘦弱青年,双手攀着储藏室的小窗惊诧道。

站在门外的,是他发誓效忠的领主,罗斯*提利尔公爵。

年迈的公爵一双眼睛依旧明亮,唇上的一蓬胡须为他平添了几分威严。

“你不明白我为何要你连夜赶制多种配方的药剂?还是不明白你究竟犯了怎样的重罪?嗯?布鲁斯*班纳博士。”

罗斯将军低声道。

班纳全身一震,继而诚恳地仰望,颤声道:“我,我仰慕您的女儿贝蒂,我愿意放弃所有的一切,换取您的应允。”

公爵皱眉:“班纳,班纳,你在医药学上的聪慧,掩盖了你在世俗观念上的愚蠢,你以为,为何会有学城的存在?”

班纳惶恐地沉默着,一双眼不安地从窗口向外张望。

“学城,原本就是为服务贵族而存在的,是为了大人们的私生子以及弃子,和穷鬼们设立的,不娶妻,不封地,将所学全然奉献于领主们。而你,也曾发过这样的誓言。”公爵冷冷说道。“如今,你为了一名美貌的女子,就要违背这誓言吗?班纳!”

年轻的博士泫然欲泣,痛苦让他清秀的五官扭曲,可他仍然瞪大了眼睛不愿放弃:“那,至少,至少也让我再见她一面,求您了大人!”

罗斯将军冷笑一声:“见面?我女儿即将成为铂金卡奥的卡丽熙,肩负联姻的重任赶赴潘托斯湾,为何要与你这卑贱的学士见面?”

班纳猛地扑向铁门,惊叫道:“大人,贝蒂是您唯一的独女,你如何忍心将她远嫁蛮族!?”

高庭领主面色铁青,咬牙道:“即使远嫁荒蛮之地,也比留下来,让她与你苟且来得荣耀名誉些!?”

班纳跪倒在地,磕头不跌:“求您回绝这门亲事吧,我愿意放弃,放弃非分之想,永远不再见她!”

“摄政王亲使来诏,岂是我一个落魄公爵能违逆的?”罗斯重重叹气“除非……”

班纳含泪抬头:“除非?”

罗斯叹息道:“除非,你能配制出,那种奇药。”

“……什么样的奇药?”班纳疑惑问道。

罗斯凑近窄小的窗棱,低声道:“能让士兵,成为人型军械之药。”

班纳瞪大了眼睛,惊呼道:“这是禁药,是明令禁止的啊,大人!”

“难道我会不知?可若是没有强大的军队,我们如何能与其他领主相抗,如果我手握奇兵,谁还敢轻视我高庭,觊觎我的女儿!!!?”罗斯低声吼道,将铁门踹得巨响。

班纳颓然跪坐于地,将脸孔埋进手掌。

过了片刻,罗斯公爵疲惫叹道:“……我无心要你性命,班纳,我只想保护我的女儿。”

班纳久久地沉默着,他发出困兽般的呜咽,然后抬起发红的眼睛。

“我可以替您配置禁药,可您也要答应我,在震慑了众领主之后,把贝蒂远远送走,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生活,我会把这药物,同我自己一起销毁,不会让您背上欺君之恶名,也不会让这违例的禁药遗祸于世。”

罗斯眼角一抽,继而微笑道:“这样很好,只要能让那些老混蛋不打我高庭和我女儿的主意,我乐意配合你。”

班纳黯然点头:“那就请您,准备好我需要的药草和工具,另外,我想再见一次贝蒂,可以吗?”

罗斯微微皱眉,哀叹道:“我女儿已经被亲使们监视起来,直到她离开高庭,连我都不能探望,所以,我们得快一点了,班纳,不然他们就会把我女儿带走,送到那蛮族的马王手里。”

班纳痛苦地闭上眼睛,叹息一般,吐出那些药材的名字。

 

 

海塔尔将一杯香甜的牛奶递给贝蒂,附上一个无害的微笑。

“谢谢。”美丽的少女接过,一双眼睛却不安地望着车轿之外,车轮滚滚碾压过松软的黄土,绿色的麦草在窗外一闪而过。

“还有多久能到达学城呢,大人?”贝蒂轻声问道。

“最多半日了,如果中途没有遇到公爵大人的哨卡盘问的话,我们此刻应当已经到达旧镇了。”海塔尔叹息道。

“感谢大人与我父亲的亲兵们斡旋,我多怕会连累您,请原谅我的自私,若是被父亲找到,我就只能远嫁异土。”少女美丽的眼睛饱含泪水,海塔尔恨不能将她揽在怀里。

“请放宽心吧,夫人,我既答应了你,自然会竭尽全力,现在,您喝下这杯香甜的牛乳,稍稍合一合眼吧,前面的小路颠簸起来,怕是您的身体会受不住,误了与班纳博士的重逢,我们就前功尽弃了。”参天塔伯爵如此宽慰道。

少女依言点头,小口小口地喝光了杯中的甜奶,垂下目光,轻声呢喃着:“布鲁斯,只消半日,我们……”

那小巧的瓷杯,从少女手中滑落。

海塔尔终于如愿将美丽的高庭玫瑰揽入怀中,她熟睡的脸庞,比春花还要妩媚。

可她阴险狡猾的父亲,却比北境的寒风还要恐怖,竟然对他们的行踪了若指掌,让伯爵骑虎难下,不得不任那老头子摆布,海塔尔咬了咬牙,将怀里的美人轻轻横放在车厢长榻。

“只消半日,你与班纳的缘分,就彻底完结,若是日后,你知晓你喝下的这杯奶里,加入了班纳博士亲手熬制的安眠药水,不知,你会不会恨他?”

海塔尔狞笑着,将空杯丢出窗外。

 

…….

 

客商拎起残破的机械翼愤然离开,看热闹的人群也渐渐散去,有人小心翼翼地拿着崩坏的铁器和农具靠近赛维格的铺子。

那赤膊的大汉皱了眉头接过来,翻看几下,便一声不吭地敲打起来。

托尼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七八个客人来了又走,老铁匠放下锤子擦了把汗,转身回头。

一个大眼睛的少年盘膝坐在他铺子门口的石头上,咔嚓咔嚓啃着牛肉酥饼。

艾瑞克*赛维格眨眨眼睛,皱眉吼道:“小子,修铁器进来,看热闹滚开!”

托尼咽下嘴里的食物,回答道:“我想当铁匠铺学徒,她们跟我说赛维格大人是最好的。”

老铁匠眉目稍展,摆手道:“我不收学徒,滚吧!”

托尼点头:“我也觉得你不能收徒,你这手艺还不如我呢,我跟你可学什么呢?”

赛维格瞪圆了眼睛,握着火钳的手臂筋肉隆起。

“你说什么,小子?”

少年笑嘻嘻地啃咬着酥饼,面渣扑簌簌掉落在他衣襟。

“我说你连个机械翼都不会修,可见没什么本事。”

路过的行人发出一声整齐的惊呼,加快了脚步离开铁铺门口,远远地回望。

赛维格大步迈出铺子,挥舞着火钳怒道:“你这乳臭未乾的小子,敢跑到老子门口吹牛,信不信我敲掉你的门牙?”

托尼收好剩下的肉饼,小心翼翼掖进怀里,也跳起身,拍打衣服上的饼皮碎屑。

“我走,我走,只会修修锄头,打打菜刀的小铺子,本少爷可瞧不上。”

还没走两步,身后就传来粗重的脚步声,托尼回身侧步,大声道:“哎哎,你这人,都说不在你家学徒了,你怎么还穷追不舍呢?”

“小子,你胡说八道一通就想跑,我倒要看看你会什么?”赛维格将火钳插在地上,抱着肩膀说道。

托尼眨眨眼睛,笑道:“我会的多了,你想瞧哪一手?”

赛维格皱眉:“狂妄的家伙,等着。”

说罢,他转身走回铺子,托尼也不急,俯身打量他插在地上的火钳,微微眯起眼睛。

有行人起哄,好热闹的女人们就丢下干了一半的活计,或者跟着客人一起,端着午饭盘子和甜酒席地而坐,看起热闹来。

托尼接过一位大娘递来的甜酒,仰头喝干,赛维格拎着一只机关弩走了出来。

少年公爵递还杯子,抹了抹嘴巴,琥珀色的眸子明亮无比,活像是小猫见了鲜鱼。

赛维格撇着嘴,递上那只沉重而精巧的弓弩,冷声道:“这是我做的,你若是能做出一模一样的来,我便服气,放你离开,若是你牛皮吹破,做不出来,我就揍花你的小脸蛋,让你哭着回家找妈妈。”

托尼挽起袖口笑道:“若是让你揍一顿,我妈就能复活,我倒是乐意的,只是我手里没工具,你店里的炉火和锤子得借我。”

赛维格愣了一下,点头道:“可以。”

少年将脑后的齐颈长发用一根皮绳束起,舔舔嘴唇笑道:“那么,别眨眼。”

 

(下章待续)


PS:艾瑞克*赛维格 ,雷神和复联里多次出现的那位科学家,偶尔会裸~奔的那位大爷,天才也疯狂,曾经在复联1里被洛基洗脑,成为打开虫洞的帮凶。


评论 ( 8 )
热度 ( 46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