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26. 庇佑者,矮药商和情报头子

 

斯蒂夫还没能印证他的疑惑,女爵便先一步来到地窖。

她尖细的皮靴轻轻踏上冰冷的砖地,用那双美丽的绿眼睛打量着托尼。

少年公爵忌惮着她腰里的皮鞭,喉头微微颤动了一下。

“嘿,今天集市上的事儿,我能解释…..”

“我们没有时间了,公爵大人。”女爵打断托尼的句子,转眼望着金发的骑士。

托尼疑惑地看着他们,斯蒂夫皱眉道:“什么?出了什么事?”

“摄政王的诏令。”娜塔莎将一只羊皮卷递给斯蒂夫,他接过展开,越看眉心越紧。

托尼心中轻叹,起码,索尔安全地回到了王都。

斯蒂夫将手里的诏令递给托尼,沉声道:“罗斯*提利尔此举,是放弃了高庭贵族的名誉。”

托尼垂头一扫,惊讶道:“我们为什么要与潘托斯的蛮族联姻?”继而可惜地摇头:“哦贝蒂,可怜的高庭玫瑰,可惜我无缘一见。”

娜塔莎瞧他一眼:“贝蒂*提利尔乘坐的官船,几天前,沉没在盐海岸。而幸存者声称,那不是单纯的海难,而是受到了袭击。”

“袭击?”托尼惊道:“盐海岸隶属多恩,距离马泰尔家的阳戟城不远,我想不出多恩贵族们为何要与高庭为敌?”

“不是船舰的袭击,是怪物。”女爵说道。

“海怪?那不是吓唬小孩儿的睡前故事里……”少年公爵迟疑道。

“是绿色的,力大无穷的巨人,击沉了官船,贝蒂夫人也葬身海底,摄政王正在物色新的联姻人选。”女爵轻描淡写道。

斯蒂夫惊疑道:“不会是……”

娜塔莎点头:“我当然也是候选人之一。”

“什么?”托尼惊呼道,斯蒂夫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

“不,别去,娜塔莎,熊岛需要你。”托尼急道:“拒绝这门婚事,我北境的领主不需要用这种事来换取利益。”

“……即使那利益无比诱惑?”娜塔莎挑眉,斜倚在桌旁,纤细的手指轻轻拂过温润的木料。

“无论是怎样的利益,也不应由一个女子的幸福来换取。”托尼皱眉“而且熊岛的民众也不会为了区区几千万金龙,舍弃庇佑他们的女爵。”

斯蒂夫惊讶地看着身边的少年,娜塔莎微微眯起眼睛,继而低声笑了起来,她妩媚的腰肢微微一扭,戏谑地看着年轻的公爵。

“大人好大口气,几千万金龙和赋税减免,政务独立,也能称为区区?以一人之躯,能换取如此多的利益,若是蛮族的马王嗜好美貌少年,我大概会毫不犹豫将您奉上。”

托尼眨眨眼睛,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迟疑道:”我希望您是开玩笑的。”

娜塔莎展颜一笑,收拢手指,轻叹道:“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大人,如今的北境已不是您熟悉的模样,甚至维斯特洛大陆也……”

“这是什么意思,君临有坏消息?难道奥丁,陛下他?”斯蒂夫急忙道。

女爵摇头:“国王陛下仍在休养,索尔殿下摄政,海姆达尔大学士辅佐,问题是斯坦……”她略一停顿,继续道:“作为代理国王之手,他正在暗自扩大军需的费用,君临绝大多数的金龙都投入了飞行骑兵,与此同时,对于金属的需求量也更加巨大了,财政吃紧,人力紧缺,海运商务,又落在了那位二王子头上,各家族们的态度也在悄悄转变。”

斯蒂夫微微握紧了拳头:“窃位者,他是打算以权谋私,暗中扩充自己的军队……你可知道,他与哪些贵族有密切联系?”

娜塔莎双眸一亮:“最后壁炉城的安柏家是他的铁技顾问,卡霍城是他的资本后盾,白港是他的贸易口岸,几乎所有的北境贵族都臣服与他,其余的不是还在观望,就是实在势微得入不了国王之手的法眼。至于其他领地的贵族们,也纷纷赶往君临拜见试探,购入他新研发的机械武器和,飞行翼。”

托尼怕冷似的拢了拢斗篷,皱眉道:“如果能毫不避忌地出售这些军械,就说明,斯坦……已经有比这些还要先进许多的装备了。”

女爵转头望着少年公爵“索尔王子性情直爽,却对这个窃位的老贼保持沉默,足以说明他手中力量的强大,而熊岛,是他最后的眼中钉。大人,您可明白?”

托尼背脊一僵,点头道:“因为这是我父亲一手建造,仅次于临冬城的所在。”

“世人都道史塔克父子已死,他为何仍然对熊岛虎视眈眈?大人,您可知晓其中缘故?”女爵继续问道。

“因为他对我父子怨恨入骨,与我们有关的事物城郭,他都要得到,然后,毁掉?”托尼怔怔答道,继而瞪大眼睛,惊恐道“斯坦,竟然用熊岛的存亡威胁你吗?”

女爵轻轻歪头,伸手摸摸少年磨损的袖口。

“大人,我非去不可。”

托尼握住女爵冰冷的手指,摇头道:“不,这不是你该付出的代价,娜塔莎,别去,我不允许你……”

“那么,熊岛要依附斯坦吗?成为他制造杀戮武器的帮凶?”娜塔莎哀伤地望着少年,轻声道:“您还记得最后壁炉城嘛,那个距离长城不远的偏僻城堡,被绿树环绕的城镇,如今…..已经寸草不生,成为了民不聊生的地狱。”

“什么!?”托尼的手猛地一抖。

“伊万*安柏带走了他的亲随,留下佣兵们监管着民众们挖掘金属矿产,开炉冶炼,日以继夜地锻造冶炼飞行翼需要的高质量金属,累死病死的人就地掩埋,然后用新的劳力填补,后冠镇,新赠地,鼹鼠村附近的人,要么逃离,要么投奔长城,宁可去做孤独的守夜人,也好过死于地狱熔炉。”娜塔莎低下头,轻拭眼角,肩膀颤抖。

托尼闭上眼睛,市集上妇人们温柔爽朗的笑容和孩子们的笑脸一一在眼前浮现,少年紧紧皱眉,低声道:“不,绝不,我们绝不依附斯坦。”

“那我们该依附谁?”娜塔莎握住少年的手臂,哀声问道”熊岛的男人们在外奔波,留守孤岛的女人和老人孩子们,该依附谁呢?”

托尼猛地睁开眼睛,回答道:“依附我们自己,我们有树林,铁矿,鱼获和海运,我们的建造船务都不输给白港和壁炉城,我们为何要依附他人?”

“可我只是区区女爵,我总得依附于一位领主。”娜塔莎双目含泪,盈盈哀叹。

托尼急道:“你是我北境的女爵,我自然庇佑你,以史塔克家族的名义!”

地窖里回荡着少年铿锵的誓言,满目哀伤的女爵默然凝视他,缓缓挺直了身躯。

她美丽的眼睛轻轻一转,那一点点水光便消失无踪,她轻甩秀发,对愣在那里的斯蒂夫妩媚一笑。

“我说过,他很像他父亲。”

斯蒂夫点头,温柔地揽住少年的肩头,轻声道:“不,他比霍华德更加聪慧勇敢。”

托尼迟疑着皱眉:“什,什么?这是,是,骗我的吗,你们……”

女爵掏出一面小小铜镜,描补自己略花的妆容“诏令是真,联姻也是真,斯坦的提议是真,他对熊岛的芥蒂也不假,我们迫切需要一位名正言顺的领主来庇佑也是事实。”

托尼看着眼前狡诈多变的女人,瞪圆了眼睛,像是被捏住了尾巴的猫。

“可如果你并非自愿,时刻想要逃离,我们该如何信任你?”娜塔莎收起镜子,直视少年的眼睛。

托尼沉默了。

“我能够信任您吗,大人,无论何时,您都会守护我们吗,大人?”女爵正色问道。

 “我会。”北境年轻的公爵点头应道。

“正如我以家族之名所发下的誓言,我将庇佑熊岛的子民,正如他们依附于我信任与我。”

少年公爵明亮的双眸迎向众人期许的目光,地窖的石阶上,哈皮和佩珀并肩站在那里,克林特蹲坐在烛台铁架上,斯蒂夫对他露出微笑,娜塔莎女爵红唇轻扬,明眸闪亮。

“您可以进来了,大人,见一见我们北境的领主,史塔克公爵。”女爵扬声道。

托尼惊讶抬眼,斯蒂夫安抚地拍拍他的肩头,另一只手暗自抚上腰间的佩剑。

“放下您的戒备吧,队长,我绝无意挑衅维斯特洛第一骑士。”情报头子尼克*弗瑞步下石阶,将斗篷递给克林特。

 

…….

 

“啪~!”

粗粝的皮鞭抽打在皮肉上,发出一声脆响,伴着低低的哭泣和求饶声,这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傍晚。

奴隶制度在七国被禁千年,然而在某些暗无天日的角落里,这龌龊仍有生存的空隙。

“哎哟哎哟,这细嫩的皮肤被抽得皮开肉绽,啧啧,真是暴殄天物哟。”披着土色皮斗篷的矮小男人叹息着,停下牛车。

推搡着女人们的贩子皱眉回头,一阵混着药香味的刺鼻恶臭,从那矮男人身上传来。

“若是你要贩售车上的药草,就走远些吧,我们的货物可没金贵到需要治疗。”那贩子皱眉撇嘴,朝地上吐出一口浓痰,继续挥舞鞭子喝骂起来。

“既然你的货物并不金贵,那我这样的行脚商,是不是也能买上几个帮我扛货?”那矮小的男人桀桀怪笑。

贩子停住脚步,扫了一眼药商,扬声喊道:“带队的,有生意上门!”

半人高的荒草一阵窸窣,系着裤带的高大汉子骂咧咧地走了出来,衣襟上还有未干的血迹。

“要男要女,要几个?”领队汉子瓮声问道。

矮个男伸出枯瘦的手指,虚虚一点前方蜿蜒的队伍,笑道:“从头到尾,壮劳力,男女都要。”

领队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不起眼的商人,皱眉道:“年轻力壮的,自然贵些,你可带了这么多钱?”

那药商摸出一个沉甸甸的鹿皮小兜,领队和他手下的贩子,眼睛都是一亮。

“钱我是有的,可这许多人我老头自己怕是看不住,你若能帮我送货回家,我给你三倍的钱。”

那领队狞笑道:“三倍?老头儿,贩人可是掉头的生意,你出手这么大方,别是讹我们吧?”

贩子抽出腰里的尖刀,晃了一晃。

矮小药商苦笑道:“卖药卖人,都是生意,我老迈病弱,不过想买几个劳力使唤服侍,你们贩人也无非是图钱,杀我一个病老头不如多赚三倍银鹿?领队大人,可愿与我谈这笔生意?”

领队的一双小眼儿咕噜转动,与手下的贩子们对视了一眼,路上遇到了暴雨,这批奴隶病的病死的死,难以出手,这病歪歪的乡巴佬儿倒不识货。

“点人。”领队扬扬下巴,有贩子应声而去,片刻就回。

“男人9个,女人19个,一共18个。”

矮商人失望道:“才这么几个?”

领主眼珠一转,笑道:“若是连剩下的几个都要了,恐怕您付不起啊。”

那老头裹了裹皮袍子,似乎怕冷得很,随着动作,一股子恶臭味愈发刺鼻,几个贩子嫌弃地掩住鼻子。

“我车上有药草,老头我也略通医术,若是连病伤的壮年都算上,可有多少呢?”药商追问道。

“那便要多少有多少啊。”领头的大喜,拍掌大笑“如您连病伤的也要,我尽可以算您便宜些,还替您护送回去,只是这费用……”

“费用不会少你的,若是能凑足百人,我便予你三倍,若是凑足千人,咳咳咳咳,我…..我便予你十倍佣金。”

领队大汉惊得几乎要尖叫,他深呼吸几次,强笑道:“这,这千人,需要些时日,只是,您,您多大的药材铺子,需要千人服侍?”

那药商干咳道:“若是我那铺子,三男两女总也够了,若是人数多些,我大可以奉于我家领主,做侍从婢女,也,也好讨些赏钱。”

领队大惊:“老头疯了!?买卖奴隶如何能让领主大人知晓?”

药商笑道:“如果领主也是奴隶,又怕什么呢?”

贩子嚷道:“老头胡言乱语,怕是病昏头了,奴隶如何能做得领主?”

药商抬腿坐上车辕,悠然道:“你们可知道烛穴城啊?”

大汉们点头:“那是流放犯们的地界。”

药商点头:“自从赫伦堡公爵被流放到那里之后,那里就是流放犯和恶棍的乐土了,无恶可不作,作恶亦快活,连守备军老爷都不敢出声,因为这个。”

老头儿掂了掂鹿皮口袋,怪笑道:“施密特公爵的金龙,才是烛穴城的法律。”

领队的大汉心有戚戚,觉得这个出手阔绰的药商实在诡异,无奈他手下的贩子们跃跃欲试,这种躲藏鬼魅的生活,他们早已厌弃,作恶者的天堂,简直是天大的诱惑。

 

赫伦堡的施密特,是因为得罪了大王子索尔被流放,烛穴城地处偏僻,消息倒也闭塞,这一路安静得让人心慌。

贫瘠黄土上的明月,照耀着灯火通明的荒堡,安静地有如鬼城。

领队派出一名贩子跟随药商先去探路,二人平安进入城堡,又悠然回转,那贩子在门前的空地上比划着“安全”的口令。

一队人疲惫地松了口气,互相拉扯推搡着进入荒堡,烛火通明的大厅里,有食物和酒的香气从厚厚的幔帘之后传来。

贩子们笑闹着推开帘子扑进去,留下瑟瑟发抖的奴隶们挤成一团。

领队的汉子迟疑地站在门口,不安地向外张望。

“您在瞧什么呢?”药商走到他身侧,仰头问道。

“把十倍酬金给我!”那大汉将刀尖抵在老头儿的脖颈,低声喝道。

“这就给您。”老头儿仰头,月光照在他布满伤痕的丑陋面容上,惊得大汉瞪圆了小眼睛。

尖刀刺入他的背心,又从腹前钻出,戴着面具的男人将他粗苯的尸身踢到一边,从门口的阴影里迈出。

“辛苦了,佐拉男爵,这批货质量如何?”

佐拉望着不断翻动的幔帘,有皮肉撕裂和惨叫声接连传来。

“看样子还不错。”剥皮男爵笑道。

 

…….

 

“等一下,所以,你们是要告诉我,其实熊岛,是我父亲和卡特姨母设立的情报枢纽?”

“没错,我相信你已仔细阅读过你父亲留下的图纸……”情报头子弗瑞淡然道。

托尼交叠双腿,耸肩道:“不,我并不打算惊扰我父亲留下的宝贵遗物,就让它们埋在灰尘里挺好。”

“他每一张都拿起来看过了,而且过目不忘,这孩子的聪慧比他父亲更加惊人。”斯蒂夫插嘴道,用慈爱赞许的目光望着少年公爵发红的耳朵。

“咳,溺爱。”鹰眼假装咳嗽,发射一枚“嘲讽箭”,让他身边的女爵微微一笑。

弗瑞面色不变,继续道:“那么,你该知道,他刻意扩大了熊岛的码头,是为了什么?”

“为了迎接更多的商船,因为他着力培训了一匹铁匠,北境的铁艺和军备制造是吸引商船们前来的诱饵。”托尼回答道。

“不止如此,也是为了最大限度的掩人耳目,获取信息,有人,就有消息,那比渡鸦更快更隐秘,我们将这些潜在的间谍,称为小鸟儿。”弗瑞陈述道。

托尼不由瞥一眼圆脸的箭手“所以你才叫鹰眼?”

克林特摇头:“不,我跟那些小鸟儿可不一样,我是箭手和暗杀者,我的目光比雄鹰更锐利,没人能逃脱我的鹰爪。”他比划了一下脖子,然后补充了一句“除了塔莎。”

女爵满意地点头。

可怕的女人,托尼缩了缩脖子继续道:“那如何分辨这些潜在的间谍,当他们靠近我的时候,不至于被我目光锐利的保镖割破喉咙?”

弗瑞翻转袖口,折叠三次,露出一只小小的雄鹰图案。

托尼瞪大了眼睛。

“我想您已经在寇森的船上,见过神盾的标志了?”弗瑞眨了眨那只独眼。

托尼觉得自己似乎落入了一个不知该不该叫圈套的“圈套”。

“虽然晚了几天,不过,欢迎来到神盾情报团的总部,大人。”女爵微笑道。

 

(下章待续)


PS:还记得娜塔莎三言两语戏耍了狡诈的邪神洛基吗?

是的,这女子就是这么“可怕”。

而佐拉男爵的可怕,就是另外一种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天上不会掉馅饼,违fa的事情可别做喔,好孩子们。

开会到半夜,文思泉涌.....恭喜神盾局正式上线

评论
热度 ( 58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