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31.别礼,夜火和乱局

 

 

夕阳半落在海中,风车的巨大身影矗立在码头,让傍晚的熊岛美得有如幻境。

斯蒂夫站在码头,看着托尼在落日的余晖里朝他走来,经过的熊岛居民们,自然地对他微笑行礼。

他就是如此招人喜爱。斯蒂夫欣慰地想。

“你认出我了,斯蒂夫?”托尼弯着眼睛笑问,摸摸自己的面具。

当然,无论在何处,我总能第一个找到你。

“您实在耀眼,公爵大人。”斯蒂夫笑着侧转身,与他并肩而行。

托尼笑了一声,踏上通往熊堡和别院的碎石小路,远处的城堡已经点亮照明的烛火。

他们沉默着走了一段路,托尼注意到斯蒂夫的脚步比平日里要缓慢许多。

年轻的公爵轻叹一声:“你要离开了,是吗?”

斯蒂夫猛地抬头,脱口道:”不,托尼!我……”

托尼摇了摇头,神色掩藏在面具之后:“这一天早晚要来,而我不该阻止一位公爵返回封地。”

骑士一惊,握住公爵的肩膀:“不,托尼,我只是离开一段时间……”

铁人抬头,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闪闪发亮:“你,还会回来?”

斯蒂夫一怔,继而轻笑起来,只因公爵声音里的惊喜和留恋,让他的心变得柔软。

“是的,神盾和娜塔莎需要我的帮助,我们会离开熊岛一段时间,你会在这里,等我回来的,是吗,托尼?”他双手扶着公爵尚显瘦弱的肩膀,轻声问道。

托尼的目光落在他脸上,又默然地移到别处,点了点头。

“我会回来的,我发誓。”斯蒂夫忍不住轻轻地拥抱了那双肩膀,即使看不清托尼的神色,他也知晓那没能说出口的留恋。

他们曾经在濒死的边缘相伴相守,太过熟悉彼此的体温和存在,骤然的分离,让斯蒂夫都觉得心底酸涩,何况是,何况是一直面对分离的托尼。

“……你要去哪里?”托尼迈步走出斯蒂夫的怀抱,轻声问道。

骑士略感失落地收回手臂,跟在他身后:“谷地,索尔殿下,似乎对鹰巢城那位公爵的动向心存疑虑。”

“皮尔斯*艾林?”托尼哼了一声”那是个老狐狸,经历了三代王权更迭,谷地一直牢牢占据七国最易守难攻的堡垒,皮尔斯公爵的月门之下不知喂饱多少秃鹫。”

斯蒂夫眉心微簇:“那么索尔殿下的担忧也并非多虑。”

戴着面具的公爵踏上熊堡前的长长石阶:“索尔?我这位老友的心思大多都花在了比武场和那位顽劣的兄弟身上,哼,我猜多半是那位大学士的深谋,或者是曾经驰骋疆场多年的王后的远虑。”

金发骑士挑眉:“你最近读过王都的政报?”

托尼不以为意地耸肩:“即使是临冬城的败家子儿,也会时不时地好奇其他领主的劣迹嘛。”

斯蒂夫摇头苦笑,继而问道:”鉴于我错过了十几年的政报,愿意聆听您的见解,公爵大人。”

托尼颔首停步,用手里孩子们送的铁杖在泥土上一挥而就。

斯蒂夫惊讶地挑眉,因为那蜿蜒的线条堪称精准地勾勒出了七国领土的线条。

戴着铁面的公爵用杖尖戳一戳中东部的海湾:“这里是咱们的王都,君临。”

然后他的铁杖向地图上方移动:“这里是离王都最近的赫伦堡及属地,紧挨着它的就是皮尔斯的谷地,如今赫伦堡公爵被流放,鹰巢城和赫伦堡的广阔封地都是皮尔斯的囊中物,海姆达尔大人的担忧还不止如此。”

斯蒂夫皱眉:“他担心斯坦和北境。”

托尼点头,将铁杖继续向北方的大片领土虚虚一点:“斯坦……如果和皮尔斯联手,那就意味着,北境,谷地,赫伦堡,君临以北的几乎所有领土,会对王都造成颠覆般的威胁。”

斯蒂夫伸手,轻轻握住托尼的手,将铁杖缓缓向西南移动:“可是北境之南,谷地之西,还有奔流城。”

托尼的手指微微一缩,干咳道:“我外祖徒利家虽然忠诚,可是人丁不旺,女爵莎伦缺乏贵族们的支持,也不过是勉强支撑,一旦开战,能召集多少部族都未可知。”

斯蒂夫的手,握着托尼的手指继续向西:“那西境呢,国王本族的城堡,兰尼斯特的家的凯岩城,绝对会成为助力。”

托尼轻笑,领着斯蒂夫的手将铁杖向北一提,戳着地上的一块乱石:“可别忘了葛雷乔伊家的铁群岛,大人,那从坦格利安王朝覆灭之后就蠢蠢欲动的老乌贼,只要有一点血腥味,就会从海边的洞窟里爬出来的。”

年轻的公爵抬头,发现金发的骑士正对他露出欣慰赞许的笑容,顿时愣住。

“怎么?”

斯蒂夫摇头,轻轻拍扶公爵的背脊,笑道“不,我,我只是很高兴,托尼,你的想法,你的天赋,我知道我已经说了很多次,也许你会觉得很啰嗦,可我还是不得不说,你,真的做得很好,托尼。”

年轻的公爵仰头看他,然后退了一步,抬脚将地上的图绘胡乱抹掉。

“所以,你认为我是否能肩负一方领主之责?”托尼低声问道。

“当然,你比我见过的大多数领主都要好上许多。”斯蒂夫真心道。

戴着面具的公爵抬头看了他一眼:“所以,你可以放心离去,斯蒂夫。”

骑士怔在原地,看着公爵转身继续前行,宽大的斗篷在他身后扬起。

他迈步追在铁面公爵身后,惶然无语。

 

两人沉默地走过殿前空旷的草地,女爵和箭手在别院门口等待他们,佩珀和哈皮一脸忧虑地望了望斯蒂夫,又望了望托尼。

“我很抱歉,大人。”娜塔莎伸开手臂,轻轻拥抱着托尼,在他耳边呢喃。

年轻的公爵抬手轻抚女爵的背脊,柔声道:“您无需致歉,是我要感激您的慷慨相助以及,信任。我会拼劲全力,守住熊岛,等待您的归来。”

女爵的眼窝忽的一酸,她松开手臂,轻轻抚摸少年的肩臂:“我会尽早归来,同斯蒂夫大人一起。”

托尼点头,隔着面具亲吻她的手背:“先民之神保佑您。”

沉默再一次笼罩,佩珀和哈皮捧出打点好的行囊和厚厚的毛皮斗篷,递给斯蒂夫。

金发骑士道谢接过,挂在克林特牵来的马上。

“抱歉我们无法送行,因为你们需要悄悄离去,天已经黑了,神盾的船在码头等你们。”克林特轻声道。

“等一下。”托尼突然开口,握住斯蒂夫的手“你,你等我片刻。”

说完,他甩脱碍事的斗篷,朝着地窖方向跑去。

斯蒂夫本能地追了两步,又尴尬地停住,娜塔莎在他后背推了一把,轻声道:“去吧。”

金发的骑士追下石阶,在地窖的门口,与匆匆跑回的托尼重逢。

他忘了摘下面具,气喘吁吁地抬头仰望,双手捧着让人震惊的东西。

斯蒂夫惊讶地开口,半晌,才走下两人之间最后几级台阶,喃喃道:“这是……”

托尼将怀里的东西,递给他:“这是你的,半个月前,我,我在父亲的地窖里发现了一个暗箱,里面放着这东西的草图,我,我想这只能是给你的,因为他在草图上标注了你的名字,而花纹又跟你御林铁卫时期的旗帜一样,所以我试着熔炼了一些金属,哦,就是跟风车的基柱同样材质的……”

斯蒂夫伸开手臂,将托尼和他怀里的宝物一起搂在怀里,用力地,仿佛永远不会松开。

托尼的面具被撞歪,露出他涨红的半张脸孔。

“谢谢你,托尼,为了,你带给我的一切。”

骑士的哽咽让托尼红了眼眶,他象征性地挣动了一下,便纵容自己享受这个怀抱,乞求更多个片刻。

半晌,斯蒂夫强迫自己松开怀里的公爵,抬手扶正他的面具,却舍不得不望着那双眼睛。

托尼看着他,递出那件礼物。

斯蒂夫接过,喜爱地摩挲了一下,突然眉心一皱,猛地抬手,揭开托尼脸上的面具,俯身下去。

托尼睁大眼睛,一个吻,灼热地落在额头。

“我会回来的,等我。”

斯蒂夫留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离去。

托尼紧握双拳,站在原地,紧闭双眼,直到那熟悉的脚步声消失在别院的走廊。

 

寇森站在船头,遥望着昏暗的码头,月光透过云层,浅浅地给地上涂抹一层白霜。

有轻轻的马蹄声,从熊堡的方向传来,寇森扬唇,走下甲板,在码头迎接他仰慕许久的传奇勇士。

月光勾勒出那位骑士的身影,女爵和箭手跟在他身后,三人在码头下马,道别。

留守的克林特牵着马,突然对寇森吹了一声口哨,那迷惑的船主顺着鹰眼的手指望去。

斯蒂夫站在船头,遥望着别院遥远的灯火,眉心紧蹙。

寇森却捂住了嘴巴,双目泛红。

在骑士宽阔的背脊之后,是小史塔克公爵送出的礼物。

红白双色环绕的圆形盾牌,最中间的蓝色圆心里缀着一颗银色的星。

那是曾经飘扬在御林铁卫军旗上的,属于传奇队长的图案。

斯蒂夫*拜拉席恩的星盾。

 

……

金属的银光在夜色里划出一道闪电般的痕迹,火光在烛穴城的壁垒上空燃起,继而被半空中投掷的油罐砸中,熊熊的火舌舔舐着夜空,有凄厉的惨叫声从石堡的残垣里传来。

不断有人从燃烧的堡垒里逃出,又被守在石堡外的雇佣兵刺死,面容狰狞的雇佣兵团长高高骑在马上,冰冷的眸中映着火光和人影。

浴火的男人站在城墙之上,手里还拎着他奄奄一息的亲信。

“皮尔斯*艾林!”

那被烈火焚烧的爵士怒吼着,扯掉被火焰吞噬的袍子,露出模样诡异的红色头颅,活像是个被火烧毁了皮肉的骷髅。

“你这背信弃义的小人,我将诅咒你以及你的血亲,堕入最最肮脏不堪的地狱,永生永世沉沦在痛苦里不能挣脱!”

那红色骷髅发出凄厉的嚎叫,一道道恐怖的黑影从他身后的火焰里跃出,将哀鸣扩散到几乎整个谷地。

雇佣兵们的坐骑也被那野兽般的嚎叫震惊,慌乱了脚步,马上的团长大声道:“那是什么?快,飞行骑兵,用火,用箭,用什么都好,砸死那些怪物!”

那些影子的速度远远超过了想像,如同夜色里的鬼魅一般,它们从火里扑了出来,撕咬着捶打着一切可见的活物,飞行兵们还没来得及从地面升起,便被扑过来的黑影咬断了脖子或是扯掉了手臂。

手握机械弓弩的雇佣兵们仓皇后退,那些明明是人型的怪物们,则在火光的映照下步步逼近。

城墙上,红骷髅在火中大笑,连连咒骂,那是这可怜的雇佣军团最后的记忆。

 

…….

几日后,王都以及七国各大领主都收到了来自谷地公爵皮尔斯的讯息。

前赫伦堡公爵约翰*施密特,以及他的亲信佐拉*波顿男爵,于流放地烛穴城修习禁术,举“红色骷髅”旗帜,冶炼恶魔军队,挑衅王权,入侵谷地,请求王城,以及各大家族的支援。

此讯一出,举国震惊,各大封地的领主们均有动作,只是,他们的目的地却不止谷地,而是如皮尔斯公爵期待的一般,散布到七国的各个角落。

七国之乱,从此而始。

 

 

(下章待续)


PS:美队的盾,在原作中并非托尼所制,不过这里霍华德早逝,所以,就当是离别的礼物吧.....

过渡的一章,皮尔斯的诡计让红骷髅成为了七国之乱的导火索,斯蒂夫登上了前往乱局中心的船,而托尼所在的熊岛,会在乱局之中获得平静吗?

我还在思考.......因为领主太多......先民之神保佑,不要屏蔽我.....

评论 ( 4 )
热度 ( 46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