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34. 远客,弃子和背影

 

 

斯坦不喜欢船,鉴于他的年纪,他也不是很喜欢马,他们都太过颠簸。

而跛足的七国代理宰相,对于平稳的渴求,几乎跟他对权势的渴求一样强烈。

将权力平分给泽莫和安柏,让他日夜难安,学士临行前配给他的大量安神汤药也收效甚微。

出身贵族名门的安柏男爵瞧不起出身卑微的学士泽莫,而自负渊博的泽莫虽没说破,斯坦也清楚他厌恶那头脑简单的壮硕铁匠。

正因为他们彼此厌恶,多疑的伯爵才敢铤而走险,让二人彼此牵制,不至于挑战斯坦的权威。

摸了摸贴身放置的珍贵图纸,伯爵略略安心。

只有飞行翼,决不能让任何一个人染指。

甲板上的惊呼,让老伯爵重新坠入烦躁和焦虑,他怒冲冲地用手杖敲击船板,亲卫队长慌忙跑来,恭敬道:“大人。”

斯坦皱眉:“什么事,让骑士们大呼小叫?”

亲卫队长迟疑道:“是熊岛,惊人的奇景,我们从没见过那么……”

伯爵无比怀念言辞简练思维清晰的泽莫,他不耐烦地摆手,拄着手杖,拖着酸胀的腿脚,走出船舱,站在二层甲板上。

海雾在船头漂浮,白色的雾气里,彷如野兽的金瞳闪烁,巨大的黑影挥舞着宝剑,就要朝船头劈下。

“啊!”甲板上的骑兵们低声惊呼,斯坦也不由地捂住了心口。

“大人不必惊慌。”船主匆匆来到斯坦身侧,弓着背脊恭敬劝慰。

斯坦紧握杖柄,强压下翻涌的心慌,冷冷道:“这是什么?”

船主微笑抬手:“大人请看,这不过是风车。”

“什么?”伯爵忘了掩饰自己的惊讶,匆匆迈了两步,扶住甲板尽头的围栏,眯起眼睛仰望着那黑影。

船驶入雾中,船头冲散了那神秘的面纱,金属的巨大柱身终于露出真容,缓缓旋转的叶片在船的两侧发出低沉的呼吸,风车顶端的长明灯火在雾色中忽明忽暗,昭示着方向。

像是埋首劳作的巨人,无暇关心脚边滑过的树叶。

巨大的铁链在叶片的中轴垂下,沉重的货物被锁链牵引的滑道有序地运上码头,由披着厚厚黑斗篷的女人们登记分类,再通过无数机械滑轮,转换方向,进入属于他们的货仓和商船。

斯坦浑浊的眼珠飞快地转动着,近乎贪婪地打量那些精巧的机关和机械铸造,风车柱身上刻着莫尔蒙家的纹章,一只威风凛凛的站立之熊,无不展示着铁匠精湛的工艺。

“…….铁人。”

斯坦微微颤抖,念着这个名字。

只要能得到这位铁人,为己所用,北境将会获得碾压整个大陆的强军。

船主眨眨眼睛,讨好地附和道:“没错,铁人,据说是女爵花了大价钱请来的匠人,不到半年,他就在码头立起了这风车灯塔。”

斯坦点头,打量着码头忙碌的人群:“熊岛留守的大多是女人,有了这个风车,就能节省更多劳力,甚至连登陆这里的货商,都能节省些船工的费用,莫尔蒙家请到了一位贤能…..我何时能见到女爵和这位铁匠?”

船主恭敬道:“大人稍安,我的小船和您的使臣已经先一步登岛拜见,想来,女爵和那位铁匠应该在码头恭候了。”

话音方落,船身便是一颤,斯坦慌忙扶住栏杆才不至于跪倒在船主脚下,转头怒道:“怎么回事儿?”

亲卫队长不及答话,码头上的女官朗声道:“代理岛主有令,今日大雾,为了诸位的安全考虑,无论官船商船,一律排队登岛,不得拥挤!”

“什么!?”斯坦的巨大官船上一阵惊呼。

亲卫队长扯着喉咙吼道:“嘿!狂妄的熊岛女人,举起你的火把照照清楚,就算海雾再浓,难道你瞧不见北境守护的旗帜吗?”

那身材瘦削的女官瞥了一眼醒目的白色日芒星黑旗,高声重复道:“代理岛主大人有令,今日大雾,为了诸位安全考虑,无论官船商船,一律排队,不得拥挤!”

说完,她便抬起穿着鹿皮小靴的脚,转身走了,留下官船上的诸位目瞪口呆,连排在他们前头的货商们都窃窃私语起来。

堂堂七国宰相,竟然被自己封地的小小女官挡在岛外,简直匪夷所思。

斯坦突然大笑,拍手道:“不愧是娜塔莎女爵的手下,果然泼辣干练,好啊,我既为北境之主,理当支持,稍候片刻又如何?”

船主一怔,继而恍然,拍手赞道:“大人贤德!”

亲卫队长慢了一步,也跟着举手喝道:”大人英明!”

斯坦略一摆手,在亲兵的高声赞颂里转身进入船舱,脸上的笑容瞬间被戾气取代。

他重重在椅子里坐下,双手死死拄着手杖,恶毒地思量,如何在掳走铁人和熊岛的铁匠们之后,将熊岛和那些该死的风车一并烧毁。

而在那之前,贤明的宰相尚需忍耐。

伯爵的忍耐,从午后直到深夜,所有的货船都清点完毕,才有一队女骑卫,朝这艘华丽的官船举起火把。

刚刚服药睡下的老伯爵不得不重新从浅眠里醒来,扶着跳疼的额角,任由侍女们替他穿好华丽厚重的袍子,走出船舱。

卫兵们整齐排列,有人在码头的阶梯和甲板之间搭好了平稳的板桥,斯坦小心翼翼地踩了踩那木板,走了两步。

“让宰相大人久候了!”

突如其来的喊声,让斯坦险些摔下海去,他慌忙扶住侍卫的手臂,恼怒地抬眼。

一个披着厚厚斗篷的男人端坐在马上,俯视着板桥上的伯爵,一张精巧的铁面具,将他的眉目牢牢遮住,只露出一双琥珀色的眼睛。

……

哐啷。

一只银酒杯落在光滑的理石地面,七国的小王子伸开手臂,惊喜地朝着跨进门口的贵客迎上去。

“七神在上,我简直不敢相信,有生之年,我们还能相见!”

洛基踮起脚尖,揽住金发骑士高大宽阔的背脊。

皮尔斯公爵礼貌地退了几步,对一边的内官长轻声指示着晚宴的细节。

“我就知道海姆达尔那个老黑炭不会坐以待毙。”洛基低低笑着,在骑士耳畔窃语。

斯蒂夫回手揽住绿眸王子的瘦弱身躯,轻轻拍扶。

“我早该猜到,局势最乱的地方,怎么会没有二殿下的身影。”骑士压低声音叹道。

洛基微微皱眉,松开手臂:“你不知道我在这里…..所以,不是索尔派你来救我的?”

斯蒂夫疑惑挑眉,洛基眸子里的惊喜已经瞬间消失,他又换上那副懒洋洋的笑容,从骑士的怀抱里退出。

皮尔斯转头,伸长手臂笑道:“今晚一定要多喝几杯,鹰巢城许多年没有迎来如此的贵客了,王子殿下,您当时年纪尚小,而我还是个年轻的小子,风暴地的斯蒂夫*拜拉席恩,喔天哪,您简直是我们那一代人的传奇。”

洛基绿眸微动,赔笑道:“何止您那一代,即使是如今,第一骑士的英勇事迹,也依然是维斯特洛最为人乐道的传说。”

斯蒂夫在皮尔斯身边落座,接过他递来的酒杯,却未送至唇边。

“那不过是哄逗幼儿的童谣罢了,死里逃生之后,我不再执着于过去,如今,我也不过是七国的一名臣民。”

皮尔斯眉峰一挑,轻笑道:“您太过谦逊了,大人,风息堡的爵位一直为您保留。”

洛基点头附和道:“没错,甚至国王之手的位子,也不过等您一句应允,窃位者斯坦就得乖乖退让。”

斯蒂夫抬眼,正色道:“窃取的爵位,自然不能久留,斯坦的残忍,是以北境的安宁作为筹码,换取权势。公爵大人,您对此作何感想?”

皮尔斯神色稍变,放下酒杯:“大人的意思,是我也如斯坦一样,利用谷地的安宁,来换取权势吗?”

洛基抿了口美酒,一双绿眸来回打量长桌对面的二位公爵。

斯蒂夫皱眉:“我曾与公爵您并肩御敌,见过您如何爱护手下的兵将,所以,我需要亲自确认,您真实的想法。”

皮尔斯笑了,他侧转身,望着身边的金发骑士。

传说中的御林铁卫队长,维斯特洛第一骑士,永远的传奇,风息堡最后的公爵。

如今,他又再次刷新了光辉的记录,死而复生,保持着与记忆中无二的英俊和年轻,重新坐在自己面前,真诚正直,勇敢无畏。

皮尔斯看着自己苍老的手掌,将它们收拢在宽大的袖子里。

“我很感激,您愿意聆听一个老人的心声,多少年了,从坦格利安家的末代王,到兰尼斯特家的奥丁陛下,对于他们来说,皮尔斯*艾林是什么?”

他脸上的皱纹因为笑容,聚起又散落。

“谷地之王,不过是税收的数字和一块不起眼的旗子罢了,奥丁在位十年,从不曾巡视谷地,就算我入红堡拜见,也只说些无关痛痒的客套,对我的政绩视若无睹。”

洛基略感惊讶地挑眉,没想到一向沉静狡诈的皮尔斯竟然如此坦白。

“无意冒犯,殿下。”谷地公爵对洛基眨眼,苦笑道:“您父亲是一位勇士,但可不算是个好国王。”

洛基无谓耸肩,他对养父的名声早就不放在心上了。

“可,是你们推举他登上了铁王座……”斯蒂夫讶异道。

“我们别无选择。”皮尔斯垂目一笑。

“海姆达尔无所不知,他观测的星象显示,勇猛的狮子才是铁王座的主人,这无疑是太过明显的预兆,而兰尼斯特家,也是当时最强盛的家族,更别提,他…….”

洛基不小心碰掉了银餐刀,他小声惊叫,抱歉地抬手,弯腰去捡拾那银色的餐具,却瞥到了皮尔斯袍角下露出的,军甲战靴。

少年不动声色地将银餐刀塞进自己窄窄的袖口。

皮尔斯瞥了他一眼,少年的瘦小身躯,几乎都埋在白色的桌布里。

谷地公爵收回目光,继续道“更何况,有传言说,是奥丁亲手杀死了霍华德*史塔克和巴恩斯国王。”

斯蒂夫猛地抬头。

皮尔斯叹了口气:“霍华德被病痛折磨太久,奥丁给了他一个解脱,至于您的兄弟巴恩斯陛下,他的本性,大人您最了解,奥丁是第一个杀入红堡内的领主,然后就传出了巴恩斯国王的死讯。奥丁说,国王疯了,然后呢,没人见过陛下的尸体,只看到一捧烧得面目全非的焦土。”

金发骑士握紧了拳头,沉声道:“你是说,奥丁谋杀了我的兄弟,篡夺了王位吗?”

皮尔斯摇头:“不,那毕竟都只是谣传,我只是说,他的王位看似稳固,其实飘摇,他的王权貌似威严,其实还不如海姆达尔的威望更震慑人心。兰尼斯特的雄狮,早就沉睡了。”

“啪,啪啪。”

洛基懒懒地鼓掌,少年稚气的脸孔上,带着与年龄不符的浮夸。

“说得真好,皮尔斯大人,简直说出了我的心声,在忽略别人这一点上,没人能比我的父王做得更好了。”

斯蒂夫忽略小王子的嘲讽,正色道:“你在回避我的问题,公爵大人。”

谷地公爵交叠手指,依靠着身后的红柳木椅背。

“就算你对奥丁不满,又何苦用自己的子民来喂养红骷髅的军队?你固守鹰巢城按兵不动,好像是在等待援军,实际上,是为了让斯坦的大军与红骷髅的恶魔兵彼此消耗,公爵大人,你真实的目的,是为了压制斯坦?”斯蒂夫追问着。

洛基默然撇嘴,皮尔斯唇角抽动,苦笑道:“什么都瞒不过您,大人。”

斯蒂夫深呼吸,强忍怒气道:“就算是为了削弱斯坦的飞行骑兵,您竟忍心看着封臣们被屠城灭族!?”

皮尔斯猛地握拳捶桌,低吼道:“因为这是王都的命令!拜拉席恩大人!”

鬓角银白的公爵终于丢下了波澜不惊的假面,咬紧牙关怒吼道:“因为这是兰尼斯特家的命令,激怒施密特,给斯坦培养一个不得不出手的敌人~!这样,才能让北境大军被名正言顺的消灭,等到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君临的援军和我鹰巢城的骑兵,才会掌控最后的胜局!这就是我们谷地,在七国的最大功勋!而那些封臣,只能成为弃子!”

斯蒂夫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皮尔斯握紧了颤抖的手指,哀声道:“否则,被红骷髅吞没的,就会是整个艾林家族。”

……

斯坦的手杖重重戳入熊岛的黑土,他气喘吁吁地眨眼,想要看清马上的男人。

“女爵身体不适,远赴海外求医,由在下我,暂代岛主一职,让您久候了,宰相大人。”戴着铁面具的男人翻身下马,恭敬行礼。

斯坦只觉得一阵恍惚,不知为何,觉得这人从面具后传来的沉闷声音,似曾相识。

老伯爵抬手揉了揉额角,强笑道:“大人不必客气,是我听闻大人技艺超群,有心拜望,不请自来了,没有扰乱熊岛的秩序,便是万幸。”

那铁面人侧身,女官们牵来铺设了松软皮甲的骏马,斯坦眉心一皱。

“熊岛崎岖,繁华远不及临冬城,没有牛马车轿,大人忍耐片刻,就可到达熊堡。”铁面人恭敬道。

众人目光之下,斯坦如何肯说“让一个跛脚的老人骑马,颠簸那么远的山路亏你这兔崽子想得出”,只能干咳几声,一边的侍卫心领神会,跪伏在马侧,斯坦踩着他的背脊,艰难翻上马背。

铁面人也轻巧上马,在头前引路。

斯坦整理兜帽,遮住毛发皆无的秃脑壳,拢了拢袍子抵御寒冷的夜风,轻轻打马,抬眼朝前望去。

铁面人的背影在他眼前,火把的光亮穿过雾气,在夜色里朦胧地抚过那年轻人的肩背。

老伯爵眯起眼睛,然后惊恐地扬眉。

他发现,铁人的背影,不知为何,与自己噩梦中的那位亡者惊人地相似。

 

(下章待续)


PS:

防止大家看晕,来来,我们复习一下时间线:

坦格利安王朝末年——斯蒂夫遇到海难——托尼出生——野火事件以及讨伐暴君——霍华德被俘——疯王自焚——巴恩斯登位——霍华德和卡特先后去世——卡史塔克家接连遇难——斯坦继位卡霍城主成为托尼的监护者——巴恩斯暴虐——领主联盟讨伐——巴恩斯去世奥丁登位——十年——斯蒂夫重生——洛基戏贼——托尼被绑伊森殒命——斯坦的野心——斯蒂夫假死——北境公爵坠亡——斯蒂夫和托尼的重逢——洛基回家奥丁昏迷索尔摄政——塞外奔逃鹰眼救命——潘托斯的马王——熊岛的女爵——高庭和烛穴城——七国之乱。

清楚了吗?还不清楚,请回到第一章。

评论 ( 9 )
热度 ( 51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