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37.双亡,宝石和危局

 

 

七国的乱局,并非只集中在谷地和赫伦堡附近。

抛开千疮百孔的北境不提,临近赫伦堡的河间地就因为零散的恶魔军以及趁火打劫的佣兵团头疼不已。

比起佣兵团的烧杀抢夺,那些零散恶魔军的目标成谜,他们神出鬼没,有的极难制服,砍上一整天也拖着伤口嚎叫反抗,有的则一推就倒,只需一棍就能让那丑陋的头颅离开身体。

那些东西完全不似人类,他们像是被从地狱打捞上来的躯体,胡乱地拼凑出一个异动的怪物,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

而正是这些零散的怪物,给了佣兵团以及各封地的小领主们,纵横其铁蹄的机会。他们带领自家的卫兵或者雇佣兵们,打着击退恶魔军的旗号,朝着矿地和集市冲去,甚至把贪婪的手伸向了国王亲族西境的领土。

兰尼斯特家的属地,金牙城,因为它富饶的金矿,成为兰尼斯特家富庶的强大支柱,而如今,他却是西方最闪亮的一块肥肉,吸引了来自西北西南各属地的窥视。

人人都知道,谷地的混战,已让君临经自顾不暇,而兰尼斯特的守军头领,是沃斯塔哥,那个徒有勇武的莽夫。

他命令下属朝最近的奔流城和高庭发出求救信报,挥舞着巨大的铁斧砍杀着妄图入侵西境的宵小们,身先士卒地嘶吼着,冲入敌军的阵营。

与此同时,奔流城亦收到了来自海疆城的求救信。

蠢蠢欲动的葛雷乔伊家从不遵守约定,哪怕他的家族跟海疆城不久前刚缔结了代表和平的姻亲,他也要趁着这难得的乱局,切入维斯特洛大陆的中心,派克城的理查德带着夫人玛丽和他们刚满月的儿子,偷偷赶往海疆城报讯。

理查德男爵的兄弟正是那和平姻亲的缔造者之一,奔恩*派克,他迎娶了海疆城梅利斯特家的女儿梅伊,而一旦再度开战,他们苦苦维持的和平期望则不复存在。

报讯的男爵几乎与葛雷乔伊的长船同时登岛,一旦海疆城破,就等于突破了河间地的防守线,理查德男爵不得不冒险燃起警报的焰信。晨雾朦胧里,巴隆*葛雷乔伊在袖子里拢着双手,灰白的头发下面,是闪着寒光的小眼睛,他兴致勃勃地看着射手们搭起长弓,朝着那忠勇的男爵背心连发数箭。

玛丽夫人尖叫着丢下手里的竹篮,推开丈夫,自己死在箭矢之下。

理查德男爵悲切的呼喊,混在闻讯赶来的城卫兵的马蹄声里,骑兵队长策马出城,远远甩开身后的骑兵们,翻身下马,朝跪在沙土里的兄弟跑去。

“理查德!哦天哪,玛丽!”海疆城卫队长奔恩*派克男爵惊慌地呼喊。

理查德抬起泪眼,朝兄弟大喊道:“葛雷乔伊要谋取北境!”

奔恩惊讶地瞪眼,握住兄弟血淋淋的手臂:“什么?北境,他竟不怕斯坦的飞骑兵吗?”

理查德哽咽道:“斯坦死了,前几天我们从海上捞起了他的官船,也许是海难或者别的什么,船上一个活人都没有!斯坦完了,葛雷乔伊反了!”

奔恩怔怔地转头望去,铁群岛的长船仿佛从海上而来的幽灵冤鬼,黑色的轮廓在海雾之中如同鬼爪利刃,朝着孤立无援的海疆城迎面劈来!

理查德突然丢开妻子的尸身,朝不远处的篮子扑了过去。

奔恩惊慌回头,理查德用身躯遮挡了铁民的长刀,他身下的竹篮里发出阵阵婴儿的哭声。

骑兵队长大吼一声,反手抽出长枪,将那偷袭的铁骑兵戳下马背,梅利斯特的亲卫围拢上来,将其砍死。

“队长!”

“迎击!把那些铁群岛的贼匪埋进深海!” 奔恩发出指令,海疆城卫应和着,抽出长剑和长枪,沉重盾牌划过细碎的沙地,发出宛若哀哭的刮擦声。

奔恩跪在兄弟身边,抱住他递出的小小男婴,那孩子哭皱了一张小脸,卷卷的棕色头发软软地趴伏在额头。

“我的,儿子,彼特,你…..”理查德男爵艰难地吐出最后的句子。

“坚持住,理查德,城里有很好的大夫,梅伊也……”

奔恩的眼泪落在兄长的手背,忠义的男爵微笑看着兄弟和他怀里的孩子,停止了呼吸。

骑卫队长擦拭了眼泪,轻轻拍扶小小彼特的脊背,婴儿睁大了眼睛瞧着他,忘记了哭泣。

“乖,好小子,好彼特,在叔叔怀里睡一会儿,我们,去给你父母报仇。”

奔恩拆下胸甲,用袍子裹住男婴,再用一根粗带将胸甲牢牢遮住那小小的身躯翻身上马,举起长枪。

血花和嘶吼在耳边回响,彼特*派克眨巴着大眼睛缩在温暖的袍子里,安静无声。

 

 

莎伦*卡特紧锁眉心,她接管河间地的时间太过短暂,而她的女爵之位并不如姑母卡特那般稳固,常年驻守红堡,让她并没能在封地培植足够的亲信,以至于,在接到来自西境和海疆城双方的求救信时,她才惊觉,过半数的属臣都不能提供任何骑卫支援。

为何?

答案显而易见,那些围攻西境的军队里,也混入了河间地某些家族的“淘金”队伍,以至于他们分身乏术。

狠狠捏住手里的求救信函,内城卫又慌忙跑入大殿,跪在女爵脚下,高高举起手里的羊皮卷轴。

“大人,最新讯报!红骷髅召回了恶魔军,同意谈判!”

“什么!?”莎伦惊讶地从高椅上站起,绕过议事桌,抓过羊皮讯报匆匆一览,愣怔片刻,继而挥舞袍袖,厉声道:“集结我的亲卫,日夜奔袭,支援海疆城!”

 

 

……

 

斯蒂夫缓缓转动身体,仰头望着这拥挤的地窖。

红骷髅被铁锁和石枷牢牢锁在椅子里,连眼睛和嘴巴都被蒙住,洛基兴致勃勃地拉着斯蒂夫,跟他一起探寻佐拉的“宝库”。

“你竟然把这种地方叫做宝库……”斯蒂夫不赞同地皱了眉头,超越常人的感知力,让他被这些腐臭和药味刺激地额角隐痛。

洛基踮起脚尖,朝一口巨大的陶罐里探头,好奇道:“恶魔军团是如何产生的,你竟不好奇吗?男爵大人,你是在这里把他们熬成一锅粥吗?”

佐拉拖着沉重的脚镣,一脸赞叹地瞧着斯蒂夫“大人,您是如何死而复生的,没人能在海底生存十七年,而您的容貌竟然丝毫没变,公爵大人,可否让我研究一下您的血液?”

“血液?”洛基转头,从石头上跳下来,低头看着佐拉。俯视别人的感觉,让洛基很是满意,所以他纵容这个诡异丑陋的学者不断发问。

“你是说,斯蒂夫公爵的复生,不是魔法,而是因为血液异变?”洛基好奇地伸手摸了摸斯蒂夫的手臂。

斯蒂夫被他们灼灼的目光看得背脊生寒,他干咳了一声:“咳,我想您该先回答殿下的问题,男爵大人,您是如何在此处,制造恶魔军团的?”

佐拉痴迷地伸出手,又不敢真的触摸尊贵的传说之人,怔怔道:“恶魔无需制造,邪念自在人心,只需一块心灵之石,便可拥有一支恶魔军团。”

斯蒂夫歪头,洛基眼睛一亮:“心灵宝石?在哪里?”

佐拉完全忽略洛基,只痴痴地看着斯蒂夫。

洛基弯腰道:“斯蒂夫公爵想看,那块心灵宝石,是否比他的复生之力更加强大。”

仿佛鬼魅的低语,让佐拉立时转身,朝着一处墙壁挪去。他伸出肮脏的粗短手指,灵巧地在几块凸起的石块上敲打出一个特别的节奏。

一声轰隆在墙壁处响起,露出嵌在墙壁中的一个掌心大小的黑色扁盒。

佐拉托着那木盒转身,斯蒂夫拉住洛基的手臂,阻止他扑过去。

“请您打开吧,男爵大人。”金发骑士开口,他并非用命令的语气,却让人感受到了威严。

佐拉乖乖地揭开盒子,一只椭圆形的宝石在昏暗的地窖里发出柔和的蓝光。

“心灵宝石。”洛基惊喜地睁大眼睛。

“你见过这个?”斯蒂夫看了他一眼,惊讶地问。

洛基伸出手,轻轻地搅动那如同流水一般的蓝光,微笑道:“我曾在红堡的藏书里读过,这传说中的,来自异世界的宝石,有操控人心的力量。”

佐拉点头:“只需一颗宝石,加上数不尽的奴隶,财富,权力,唾手可得。”

斯蒂夫皱眉:“奴隶?维斯特洛大陆禁止奴隶买卖已有千年,你们竟敢……”

“哦得了,大人,你我都知晓,在某些边界地区,贩售奴隶的商人依然大发横财。”洛基打断了骑士的喝问,捧住那宝石的匣子,细细观察:“佐拉,给我演示一下这宝石的力量。”

佐拉沉默着,用眼神去看斯蒂夫。

金发的骑士则盯着少年王子。

“殿下,这宝石力量强大,十分危险,我建议还是将宝石封存,送回君临。”

“哦,斯蒂夫斯蒂夫,好队长,我并不是要侵吞这件异宝,我只是想,如果我们能知晓这宝石的奇妙用法,不就能一举克制恶魔军团了?”

斯蒂夫微笑摇头:“殿下,作为此次谈判的王族代表,我不会让您冒如此的危险。”说着,伸手一捞,将锦盒和宝石抓在手里,塞入腰侧的皮袋。

洛基微微眯起眼,继而无谓耸肩“好吧,那就等谈判顺利结束再说,君临讯报可到了?”

斯蒂夫点头:“索尔驻守君临不得脱身,海姆达尔大人委托您全权代理谈判事宜,血门外的恶魔大军已经撤离谷地,正在赫伦堡外的神眼湖畔集结,等待红骷髅的命令。”

洛基瞥了一眼重重捆绑的红骷髅,轻轻扬唇:“他们对于红骷髅的盲从,大约也来自于心灵宝石之力吧。皮尔斯那个老狐狸怎么说?”

斯蒂夫垂下目光,沉吟道:“他说如今谷地虚空,泽莫的北境军驻扎在明月山脉,让他既安心又胆寒,所以将谈判事宜委托给了公正的高庭公爵,罗斯*提利尔。”

洛基笑出了声,抚掌道:“哈,皮尔斯,哦,这个狐狸,他猜到红骷髅已经被俘,为了自保,竟然把同谋推了出来,让罗斯老鬼替他顶上哈哈哈,怎么,罗斯将军竟然答应了?”

斯蒂夫皱眉道:“他答应了,不过……”

洛基转转眼珠:“不过,他也担心这是红骷髅和皮尔斯的圈套,恐二人联合吞吃河湾地,所以,他提出了对自己有利的要求?”

金发骑士点头:“他修改了谈判地点。”

洛基挑眉,斯蒂夫继续道:“苦桥,他要把谈判地点,定在苦桥堡。”

洛基思索片刻,低声道:“士兵之血,涂抹了苦桥的每一寸壁垒……真是个不吉利的地方,海姆达尔自然是应允了。”

斯蒂夫沉默着,洛基冷笑一声:“呵,不知是他对公爵您的身手太过信任呢,还是恨不得让我这把小骨头埋在苦桥之下……”说到此处,他突然抬眼,淡淡地看了一眼金发的骑士。

“你,会随我去吗?”洛基状似无意地随口问道。

斯蒂夫恍惚地怔住了,眼前的少年突然和托尼的模样混在一处,他们都曾假装不在意地询问,而紧握的双拳和僵直的背脊却出卖了他们的恐思。

握住手心的细细信笺,金发骑士点头:“我自然,要随殿下一同前往的。”

……

罗迪推开地窖的大门,托着满满一盘的食物,熏肉和面圈的香气,都没能让盘膝坐在砖地上的年轻公爵回头。

层层叠叠的图纸,几乎要覆盖整个地面,巨大的机甲和分解的部件零散地铺开在宽大的桌面,托尼微微仰头,凝视着墙壁上摊开的维斯特洛地图。

细细的红线和银针在地图上穿梭牵引,勾勒着谁也看不懂的,小史塔克公爵的奇特思路。

鹰巢城,赫伦堡,君临,高庭,兰尼斯特港和奔流城,都被红色的丝线重重围绕,显然,伯爵的思路正在这几大家族的封地上纠结成一团。

“今日的讯报,你看过了?”罗迪在石阶上踢掉靴子,小心地踢开那些宝贵的图纸,在托尼身边清出一小块空地,盘膝坐下。

托尼嗯了一声,继续看着地图。

罗迪叹口气,取下搭在手腕上的半湿帕子,熟练地替托尼擦了擦手脸脖颈,然后把一个炸的金黄的面圈塞进他手里。

托尼本能地举起面圈塞进嘴里,罗迪倒了半杯咖啡,在里面兑入足足的牛奶和糖粉,放在公爵的另一只手里。

“谷地之危已经解除了,克林特说都是女爵和斯蒂夫大人的功劳,只可惜我们北境的骑兵,损失了一大半。”轻声叹息着,罗迪拿起烤得酥脆的面包,中间切开,将剁得碎碎的蔬果酱抹进去,再夹起两片熏肉,用一点黄油封口,递到刚刚吃掉一只炸面圈的公爵手里,回手把一块干净的帕子围在托尼的脖子上。

“还有洛基,”托尼咽下嘴里的咖啡,一口咬下夹着熏肉和蔬果的面包,发出一声愉悦的脆响,果然,一滴酱汁准确地落在雪白的帕子上,罗迪暗自赞叹了佩珀的预知力。

“有银舌头在,一切事情都会进展得很快,但是却往往顺利地朝着预料之外滑过去。”似乎想起了什么,托尼咀嚼着食物,微微皱眉。

“而斯蒂夫太过正直,他不懂得人心之险会将他带往何处。”

罗迪惊讶地看着家主,继而苦笑道:“你变了,大人。”

托尼的目光终于从地图上挪开,递出空了的咖啡杯:“不加奶,不加糖,谢谢…….我哪里变了?”

罗迪恍若未闻地倒了牛奶和糖粉,冲入咖啡,惹得托尼连连哀声,开口道:“过去我们同你提起,阴谋和暗算,你都借口走开,如今,却能未雨绸缪了,我该高兴吗,大人?”

托尼愣了片刻,垂下目光,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

“斯坦的野心和算计,其实都有迹可循,他并非是个智计高明的人,所以,才如此轻易被贪念拉扯,走入我的圈套,如果他能沉下心经营北境,不被君临的权望分心,就算我处心谋划几年,也不一定能取他的性命。”

托尼的声音意外地平稳无波,提起故去的仇敌,他仿佛在描述一个荒唐剧里的角色。

“而洛基不同,这位殿下从小便心机似海,不达目的不罢休,聪明和执着,再加上免死特赦,唉,我怎么能不绞尽脑汁。”

“免死特赦?奥丁大人怎会如此纵容他?”罗迪惊讶道。

托尼瞥了他一眼,抿口咖啡,皱眉道:“他哥哥索尔,就是洛基的免死特赦,无论小殿下惹出什么样的麻烦,咱们那位摄政王都挺身而出,一力摆平。”

“啊啊,溺爱……”罗迪皱眉嘟哝了一句,掀开一个小小的银罩子,取出热腾腾的蛋烘糕。

托尼眉心一动,捻了一块,静默片刻,轻声嘀咕着:“皮尔斯守巢,红骷髅撤兵,泽莫在明月山脉,斯蒂夫此时应当在赫伦堡,并且成功挟制了红骷髅,罗斯*提利尔公爵作为公证人,将代替皮尔斯介入谈判…..”

他将温热甜糯的蛋烘糕塞进嘴里,抬手将系着红绳的一根银针重重插入地图上的一点。

罗迪抬头望去,是苦桥堡。

“谷地之危已解,谈判在即,斯蒂夫理应功成身退,为何迟迟不回?”托尼皱眉起身,光着一双脚在砖地上站立,摸着下巴上长出来的胡须。

“为了守护洛基殿下?”罗迪仰头问道。

托尼歪了歪头,盯着君临红堡“洛基代表王族谈判,索尔又溺爱幼弟,怎么可能不派出护卫军队?”

罗迪眼神一凛:“除非红堡生变?”

托尼回头望着好友和亲卫队长,眯起眼睛“只要海姆达尔大人在红堡一天,我们就可相信君临无忧,或者,我们该把目光离开谷地。”

罗迪放下银盘,起身站在托尼身旁。

年轻的公爵叹息道:“人们渴望和平,可乱局也有乱局的好处,不顾封地的限制,打着奔袭援助的幌子,无处不可去,无事不可做。罗迪大人,如果你是一位领主,封地恰好在河间地河湾地的交接,堪堪遥望赫伦堡的乱局,你会如何?”

罗迪皱眉:“我会想办法自保,投奔我的领主。”

托尼点头:“而你的领主……”他从桌上的花瓶里抽出一条干瘪的枯枝,花瓣随着他的动作纷落脚下,公爵用那只光秃的枯枝指点着奔流城。

“你的领主是一位势力微弱的女爵,或者,”他将那枯枝指点着高庭“是一位自顾不暇的前朝旧族,你该如何呢?”

罗迪抬抬下巴:“那么,我就去寻求国王亲族西境兰尼斯特家的庇佑。”

托尼点头,将枯枝朝西边一甩“那么,大批流民和小领主们,涌向兰尼斯特港,走到半路上就发现,此路危险。”

罗迪疑惑道:“为何?”

托尼抬抬手腕:“金矿。”

罗迪恍然道:“这些人竟然妄图窃取国王的金库?”

托尼摇头:“就算他们不想,混在流民里的贼匪和雇佣兵团们,也会引着他们,朝金库去,而兰尼斯特家的铁卫可不是吃素的。”

罗迪惊讶了片刻,眨眼道:“兰尼斯特家被围,奔流城和高庭不会视而不见。”

托尼点头,将枯枝向上戳去:“徒利家自然不会见死不救,可惜,爱莫能助。”他将枯枝戳在铁群岛。

罗迪紧紧皱眉,咬牙道:“葛雷乔伊老狗。”

托尼冷笑一声:“葛雷乔伊家从来觊觎北境,估计我们放出的斯坦的官船,该送到铁群岛附近了,老家伙知道斯坦已死,绝不会安静等待,海疆城恐怕此时已经敲响铜钟了。 ”

罗迪深呼吸:“你是故意把斯坦的船放入海中的。”

托尼耸肩:“我可信不过海浪的柔情,派了人悄悄把那些官船送到铁群岛沿岸的。”

罗迪一惊“你可曾派人通知海疆城戒备?”

托尼一怔,继而微笑道:“克林特已经派出渡鸦,通知了滦河城伯爵,放心吧。”

年轻的公爵自信地抱着肩膀:“妄图夺取北境,就凭巴隆那个老狗,哼,做梦。”

罗迪略觉不安,滦河城的佛雷家主,贪酒好色年迈昏懦,不知能否及时预警海疆城。

托尼的思绪已经离开北境,将枯枝戳到高庭:“怪异的是,高庭竟然也没有对西境派出任何支援……”

罗迪的注意力被从海疆城吸引过来:“兰尼斯特湾被袭,奔流城自顾不暇,高庭袖手旁观,君临……”

托尼惊呼:“是索尔!海姆达尔不会离开红堡,是索尔,带兵去了西境,所以才无暇回顾洛基的谈判!”

“索尔殿下,在凯岩城?”罗迪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这就说得通了,皮尔斯和北境军留守鹰巢城,为了谈判,红骷髅的恶魔大军南下,高庭的罗斯*提利尔公爵作为公证,带兵北上!”

托尼将枯枝从从东北方的谷地一路下滑到西南角的高庭,突然停住:“他们三个,是,是一起的。”

罗迪也愣怔地看着这条线,君临,赫然伫立在这条谈判路线的中间。

“恶魔大军和高庭骑兵,他们的目的地,如果不是苦桥,而是君临的话……”托尼猛地握紧了拳头,那只脆弱的枯枝断折落地。

斯蒂夫,是否知晓?

想起他正处于危局之中,孤立无援,托尼的手臂不由地颤抖起来。

他的眼睛飞快地扫过大陆的各个角落,嘴里念念不止。

罗迪惊慌地看着他的模样,不知该不该按住他的肩膀。

史塔克公爵几乎在用身体的每一个部分在思考,他需要迅速地找到,解决斯蒂夫危机的方法。

熊岛距离君临实在太远,他不可能一夕之间赶到王领,就算是渡鸦的翅膀,也难以翻越这重重的距离。

他恼恨自己的机甲无法飞行,也恼恨斯坦的飞行骑兵不能长途奔袭。

托尼猛然睁大了眼睛,目光凝在明月山脉处,那里驻扎了泽莫率领的,那一半北境军力。

罗迪小心地拍了拍托尼的肩膀,查看他是否还在呼吸。

年轻的公爵突然开口:“罗迪?”

“是!大人……”亲卫队长条件反射地挺直了背脊。

“我们,该回家去了。”

“什么?”

托尼转过脸,看着他,浅浅一笑:“回家,回临冬城吧。”


(下章待续)

PS:

人物解锁——

彼特*派克=彼特*帕克 (蜘蛛侠)

叔叔奔恩*派克和婶婶梅伊

将敬意送给冒死送信的理查德*派克男爵和玛丽夫人,蜘蛛侠的父母。


评论(4)
热度(45)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