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40.败寇,离岸和望海人

 

河岸的风吹动奥丁苍白的金发,黑水河冰冷的浪花在悬崖之下咆哮。

洛基起伏的胸膛渐渐恢复平静,他在原地拢了拢长袍的衣领,露出惯常的慵懒笑容。

 “洛基…...”年迈的国王终于开口,尾音里带着压抑不了的怒火,他对幼子的本性了解越深,对他诡谲把戏的忍耐度越低。

“如果你没从这个密道逃出来,也许我还能对你保持一丝敬意。”奥丁冷冷道。

洛基眉峰一动,胸口被复杂的情绪塞得满满,他黑色的长发被风拂乱,奥丁看不清幼子眸中的湿意。

“我以为你会改过,在经历了十年的浪荡之后,我以为你会回来,辅佐你的兄弟,做七国的一位亲王,我甚至想过将龙石岛的王位赐予你,而你,却一再令我失望……”奥丁的愤怒里带着疲惫。

“龙石岛,真是慷慨啊,陛下。”洛基冷笑着回应。

那漫不经心的语气让奥丁的怒火更甚,他仰头怒视着幼子,吼道:“我对你从来保持怜悯和善意,而你呢?我养育你,教导你,以王族的荣誉庇佑你,可你呢?你游遍七国的领土,勾结野心家和反叛,谋求你兄长的王位,洛基你…….”

“够了!”洛基终于忍不住抛弃故作冷静的假面,对着山崖下的父亲怒吼。

“怜悯,是你给我的唯一施舍,剩下的,都是谎言!你曾说,我与索尔都身具王命,可其实你根本没考虑让铁王座旁落非你之血脉,你不该给我亲子的名誉,让我期待一份公平,您早该告我以实情,让我从美梦里清醒,那样,我也许会收起妄想,不与你的宝贝亲儿一争!”

少年的眼里都是愤恨的怒火,风让他的嘶吼传入父亲的耳朵。

奥丁的背脊气得发抖,没等他开口怒斥,河畔的巨响,让所有人转头。

巨大的水花之中,一只残舟撞翻在河滩,魁梧的王子从河水中狼狈而出,沉重的神锤重重砸向地面,凿出一个浅坑,索尔借力一跃上岸,踉跄着朝父亲走去。

没人知道这位高大的勇士如何渡过激流暗藏的黑水河,只看着他将纠结杂乱的湿发拂到脑后,一把扯掉缠住腿脚的沉重袍子,索尔穿着贴身的无袖皮甲,站在父亲马前,单膝跪地。

“父亲,都是我的错,请您宽恕洛基。”

金发的王子垂下高贵的头颅,维斯特洛最最骄傲的勇士,将右拳放置于心口。

摄政王的盲目维护更让奥丁气得发昏,他咬紧了牙克制自己不要把长矛戳进长子的脑壳里。

“滚开索尔!我不需要你替我求情!”洛基的声音在风中发抖,索尔的背影让他心里的委屈突然爆发,他几乎无法站立,泪水瞬间涌上眼眶。

他的哥哥没有回应,只是抬头望着马上的国王。

“是我任命洛基为海政大臣,派往自由贸易联邦,他为维斯特洛和潘托斯的贸易做了很多努力,可是我却因为北境叛乱忽视了他,让他一个人流落异邦,被反叛军所俘,父亲,他并非有意谋反,海姆达尔会告诉您,是洛基,提出三方和谈,解除了谷地之困,才让我有时间奔袭西境解围,否则,我们可能会失去凯岩城啊!”索尔急切解释。

奥丁将手中长矛重重一挥,沉声道:“愚蠢!你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看不清洛基的真面目?他蛰伏北境多年,斯坦的野心在这位银舌头的鼓励下越膨越大;赫伦堡的施密特不过是莽勇武夫,是你的好兄弟暗自扶持他坐上公爵的位子;卡奥和亲,潘托斯贸易,布拉佛斯借贷,谷地的挟持,这些都是你兄弟的步步为营,如果不是小史塔克突然发难,收复北境,你这位无辜的好兄弟,就能联合谷地,高庭和赫伦堡甚至北境飞骑兵,碾压君临,夺取铁王座!”

索尔和洛基都是一愣,奥丁大病初愈,怎会对洛基的谋划如此了解?

奥丁长叹一声:“虽然是养子,难道离家出走,我会真的不闻不问?他在外的十年,我派出的暗探,没有千人也有百名,而收到的讯报,一年比一年更让我寒心……索尔,你的兄弟,用了十年光阴,只是为了兰尼斯特家族的灭亡。”

索尔愣在原地,茫然起身,回头仰望着峭壁石阶上站立的少年。

洛基的眼泪,已经干了。

“弟弟……”索尔朝他迈出一步,洛基瘦弱的身躯猛地晃了一下。

“过来这里,无论父亲说的是真是假,我都会保护你,弟弟。”索尔对峭壁上的兄弟承诺,右手将神锤反握以示言和,伸出空空的左手。

“……收起你的怜悯吧,索尔,我倦了,没兴趣继续扮演你无害的幼弟。你父亲说的都是真的,只可惜我的演技太好,你此生都无缘得见我的真心。”洛基淡淡一笑,缓缓迈出一步。

“我知晓你的真心,洛基!”索尔急急吼道,朝着峭壁之上跑去,对身后奥丁的怒吼置若罔闻。

“母亲如果皱眉,你会担忧得无法入睡;父亲如果叹息,你会焦急到翻遍古籍;因为我好武,你便研习古书历史,说要做我最忠心的臣属,洛基,你从来不想当王,你只是想要我们爱你!”

索尔登上第一级石阶,洛基突然捂住心口,仿佛被人一拳击中。

金发的王子朝他的兄弟跑去,而洛基痛苦地看着他,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索尔朝洛基伸出手臂,只不过一指的距离,洛基微微一笑,靴尖离开地面,他向后一跃,朝黑水湾重重落下。

“洛基!”索尔朝前一扑,半身探出悬崖,长长地伸出锤柄。

洛基的指尖在那些繁复的花纹上拂过,却没有片刻留恋。

泪水从那绿色的眼眶里流出,少年对他的兄长微笑,像一片落叶一样,坠入河水之中,几乎没发出任何声响。

“洛基!!!!”

索尔的哀嚎,在黑水湾的两岸回响。

 

 

 

…….

 

弗瑞在绞盘塔下抬头,疑惑地看着一道蓝色的光影从红堡外墙的高处,向绞盘塔的塔顶滑落。

红骷髅跟丢了洛基,也找不到密道,身后的斯蒂夫却怎么也甩不掉,手里的无限立方不知如何启动,而知晓方法的佐拉已经成为一具焦尸。

走投无路之中,他弯腰抄起水鬼尸体旁的长链铁爪,从城堡外墙一跃而下,在半空中丢出锁链,缠住绞盘塔的尖顶。

如果无限立方落入红骷髅手里,维斯特洛大陆的人民将永无安宁,斯蒂夫毫不犹豫地跟着他跳下外墙。

塔下的河畔,尼克*弗瑞发出一声尖锐的惊叫,铁卫和叛军们都抬头看去。

金发的骑士在半空中拉住了红骷髅的脚踝,二人身体的重量全寄托在细细的锁链钩爪上,在高空中停顿了片刻,便重重朝着塔柱撞了过去。

更多人发出惊叫,眼睁睁看着传说中的骑士与叛军首领拉扯着撞到塔上,发出让人脊背生凉的闷闷一响。

锁链缠在塔顶的铁柱上,绕了几圈,铁爪在金属柱身摩擦出刺眼的火花,斯蒂夫没有松手,红骷髅一手抓着铁锁一手抱着无限立方。

塔下,是黑水河和黑水湾的的交界处,湍急的河水媲美瀑布的激流,能让一匹骏马瞬间从视线里消失。

弗瑞语无伦次地让骑兵们在塔下布置软垫帷幔毛皮,总之,任何能减缓斯蒂夫下坠危险的东西。

那细细的锁链危险地在空中摇晃,却迟迟没有断裂。

红骷髅用力蹬动着双腿,皮靴重重擦过斯蒂夫的面颊,他微微侧头,眼角被划开一条血口。

金发的骑士用力抱住红骷髅的双腿,将双腿在绞盘塔柱上一蹬,锁链脆弱地摇晃起来,红骷髅发出一声惊恐的低呼。

锁链没断,斯蒂夫借力攀上红骷髅的后背,用一双长腿锁住他的挣动。

骑士用左手勒住红骷髅的脖颈,伸出右手去抓无限立方。

红骷髅怒吼道:“哦啊,该死,你就是怎么都不放弃,是吗?”

斯蒂夫舔舔流到唇角的血迹,冷笑一声:“我可以跟你耗一整天。”

恶魔军统帅咆哮着挣动,高高举起无限立方,朝身后的骑士砸去,斯蒂夫偏头闪过,重心偏离的挣动,让细细的锁链发出断裂的脆响,斯蒂夫和红骷髅撕扯着从塔柱上滑下去一段。

塔下墙头都是一阵惊呼,野火将恶魔军和神力军焚烧大半,御林铁卫们开始朝着河畔和城门聚集,所有人都惊慌而敬畏地看着高塔上的金发骑士。

风息堡公爵复生的消息,在战场上悄然扩散,那些被非人怪物骇住的年轻骑士们,仿佛被人灌下了勇气药水。

斯蒂夫*拜拉席恩,代表着维斯特洛大陆胜利的荣光,忠诚和守护,让这位骑士成为家喻户晓的传奇。

而这传奇,从地狱的深海里重生,出现在王都最危急的时刻,这意味着什么?

胜利眷顾君临,七神照耀红堡!

骑兵们大喊着,加入塔底的守护卫队,而塔顶的斯蒂夫正浑然不觉地用锁链缠住红骷髅的颈项。

红骷髅咳嗽着,用力挣扎,奋力踹出一脚,斯蒂夫闷哼一声,却迟迟不肯松手,肋骨断裂的钝痛让他皱了皱眉头,然后眯起眼睛,猛然躲过冰蓝色的立方。

红骷髅惊恐地睁大双眼,窒息中用力蹬一脚塔柱,扑向斯蒂夫,锁链最后的牵扯被完全切断,红骷髅的全力一扑,让斯蒂夫被他推搡着,从柱身飞出,朝着黑水河中跌落。

红骷髅的手被断裂的铁锁缠住,斯蒂夫紧紧抱着冰蓝色的立方,半空中,他似乎看到金红色的身影,在沉沉的水花里,朝他张开双臂。

锁链被红骷髅握在手中,朝斯蒂夫的脖颈绕去,骑士无奈伸手格挡,二人在低空角力,双双坠入河里。

弗瑞冲到岸边,嘶声大吼:“抓住拦江铁锁,斯蒂夫!”

水花淹没了他的声音,被野火焚毁的惨船碎木撞断了骑士的右腿,斯蒂夫已经腾不出任何一只手抓住近在眼前的拦江铁锁,红骷髅的双眼已经赤红,将断链缠上骑士的脖颈,想将他也困死在这条细链上。

斯蒂夫在窒息的呛咳和刺骨的河水里仰头,尽全力拉扯锁链的一头,红骷髅的眼睛猛地向外突出,终于,那扒在无限立方上的手缓缓落下。

骑士的金发即将在众人的视线里消失,有人在岸上发出绝望的哭声。

斯蒂夫用力仰头,颈间的钩爪断链仍然挂在那里,肋间的刺痛和脱力的四肢,将他朝漆黑的水底拽去,红骷髅的尸体在水中冒了一冒,打了个璇儿,消失在水面。

河岸已经消失在视线里,宽阔无际的海,是水流欢叫着奔去的归宿。

又是海吗?

斯蒂夫无奈地苦笑了,放松了身体,任河水将他推向大海。

那双湖蓝色的眼眸无力地合拢,懊恼地想起托尼送他的盾牌,也许还躺在河底的某处。

托尼。

斯蒂夫不甘地睁大了眼睛,不敢想象如果托尼知晓他的死讯该如何绝望哭泣。

那孩子送别了太多亲人,而我曾许诺他后会有期。

斯蒂夫奋力地挣动着,反转身体,一块官船的碎片朝他迎面砸来,他用尽全力闪过一块,却没躲过另一块。

黑暗和疼痛夺取了他最后的神智,在被海水淹没之前,斯蒂夫无声地呼唤北境公爵之名。

 

…….

 

海疆城之困解除后,传说中的铁人和他的骑卫队没有片刻停歇,日夜奔袭,从国王大道赶往君临。

铁面之后的少年在城外抬头,野火在红堡之中燃起,他果断地调转马头,朝城东的钢铁门奔去。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

 

 

 

火焰渐渐熄灭,怪物们的尸体堆垒在各个角落,守备军的金袍残破不堪,每个人脸上只有劫后余生的疲惫和哀伤。

王领的臣民伤亡不重,奥丁国王的苏醒也没让骑士们露出太多笑容,他们茫然地在黑水河畔游荡,然后发现静静站立在水畔的铁面人。

是谁?

金袍骑士们面面相觑,突然想起绞盘塔和君临三妓的来历,传说北境熊岛有一位技艺精湛的铁匠,常以铁面具示人。

这位君临城防的功臣,原来也赶来了王领吗?

骑士们又惊慌地发现,情报总管弗瑞大人站在铁人身边,皱眉低语,态度恭敬。

有铁卫副长路过,皱眉出声:“大人来自熊岛,可能不知君临的规矩,您面前的,是七国的情报总管尼克弗瑞在说话,怎可不敬?”

弗瑞用独眼瞪他,那人一怔。

铁面人回头,抬手取下面具,露出一张七国无人不识的熟悉面孔,只是比起往日的不羁,他此时的目光里多了一份怅然和坚毅。

“你,啊,您,您是……”那副长迟疑片刻,突然挺直背脊,惊讶行礼。

短发黑须的北境之王冷冷点头:“没错,我就是铁人。”

弗瑞无奈地仰头看天,骑兵们目瞪口呆。

死而复生的托尼*史塔克,就是北境第一的铁人!?

“托尼。”

众人慌忙躬身行礼,奥丁扶着海姆达尔的手,缓缓走至北境公爵身旁。

托尼微微垂目,浅浅躬身,算是行过礼了,目光仍是远远地望着湍急的黑水湾。

“守卫君临,平七国乱,史塔克公爵功不可没,我赐予你国王的承诺作为奖赏,你有何愿望?”奥丁轻声问道,神色疲惫。

托尼并不看他,琥珀色的眼睛映着冷冷的水色,他沉默了许久,久到让周遭的人都觉得站立难安。

“……我要您恢复斯蒂夫*拜拉席恩的爵位,将风息堡的属地归还他,并将他的功绩宣告七国乃至异邦,并且,允许我在黑水河沿岸流域,寻找……寻找风息堡公爵的踪迹。”

人群里有人低声惊呼,连海姆达尔都微微皱眉。

名誉爵位属地都好说,只是黑水河流域,如若对某位领主开放,让他的骑兵来去自如,简直是对君临王权的再次挑战,谁能保证他不会成为第二个罗斯*提利尔?

而北境的兵力和铁人可怕的铸造天赋,若处心积虑夺取王都,黑水河简直就是他登上铁王座的阶梯。

所有人都看向年轻的北境之王,然后又默然看着奥丁。

年迈的国王凝视着那张酷似其父的面孔,垂下目光,点头道:“就如北境守护所愿。”

 

(下章待续)


PS:

啊,长叹一声。

至此,七国之乱结束。

以及,新的篇章开启,托尼,依然走上了父亲的老路。

有一个人,需要寻找......

这不是完结篇,孩子们,所以,后会有期。


评论 ( 8 )
热度 ( 48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