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42. 狼父子,不再会和夜焚仇

 

托尼跪在内堡花园里,轻轻拉扯一条袍子,那是他经常穿的一件睡袍,现在正被他的宝贝儿子叼在嘴里。

“嘿,嘿,小呆,松口,乖孩子,别咬爸爸的袖子,嘘嘘,嘘,呸呸,吐出来,像这样,你懂吗?是的,你懂,你当然懂,你就是不那么做,你这小坏蛋。”

北境之王颓然地伸开双腿,无奈地抚摸爱犬粗壮的脖颈,把手掌埋进它蓬松洁白的毛发里。

小呆歪着脑袋,嘴里叼着那件红丝绒的睡袍,用巨大的脑袋轻轻拱着主人的肩膀,像小时候一样撒娇。

托尼苦笑皱眉,不得不伸开双手阻隔狼崽的亲热:“嘿嘿,冷静点,小子,你现在长得太大了,对你老爹温柔点,瞧瞧你的爪子,比老爹我的大腿还粗,嗯?你这小胖子。”

硕大的冰原狼不满地发出低低的咕噜声,趴伏在地,交叠一双前腿,用机械足压住主人的宝贝睡袍。

托尼无语地盘起双腿,耸肩道:“好吧,好吧,它归你了,别把它撕扯坏了,这可是佩珀给我缝的。”

小呆看了他一眼,红宝石般的眼睛微微垂下。

托尼摸了摸鼻尖,挪了挪身体,依靠着冰原狼的大脑袋,像是依靠着一匹马。

“我也舍不得离开你,呆儿子,可是我必须找到他,斯蒂夫,你还没见过他呢,你们俩会相处的很好的,那个人天生就招人喜欢,可惜,运气总是差了那么一点……如果我不去找他,可能就没人会去找他了,你懂吗?就好像,好像罗迪?”托尼抱着肩膀,靠在松软温暖的皮毛里,随着小呆的呼吸喃喃低语。

听到熟悉的名字,小呆抬了下头。

“是的,罗迪,你找到了他,把他带回来了,谢谢你。”托尼赞扬地揉了揉冰原狼的下巴,小呆眯起眼睛。

“同样的,我也要去找斯蒂夫,把他带回家来,知道吗?”年轻的公爵叹息着,习惯地抚摸颈间的金环。

“我只能偷偷做这件事,以防坏人赶在我之前,为了那些该死的宝石伤害斯蒂夫,而你太醒目了,小呆,瞧瞧你美丽的眼睛,帅气的英姿,我的呆儿子,你是我见过的最帅气的冰原狼,瞧瞧你的机械神足,我打赌你的同伴们谁也没有你霸气,是不是?”托尼逗趣儿地揉搓小呆的下巴,雪白的冰原狼呼呼地喘气,快活地甩动尾巴,轻轻地用脑袋蹭蹭托尼的颈侧。

这巨大野兽的依恋让托尼唇角微扬,他一头歪进他温暖的皮毛里,享受短暂的安宁。

冰原狼却突然站起身,俯低了身躯发出警告的低吼,它的主人一个不妨,摔滚在地。

“无意冒犯,大人,能不能让您的坐骑冷静一些?”独眼的情报总管伸开双手,表示自己毫无恶意。

托尼揉揉撞疼的后脑勺,伸手拍了拍小呆的背脊,冰原狼眨眨眼睛,乖巧地坐在主人脚边,仍不忘用爪子按住那件皱巴巴的睡袍。

“算你走运,我刚喂过他,小呆不是什么坐骑,我儿子只是长得像他母亲。”北境公爵在花园的藤椅上坐定,漫不经心道。

弗瑞小心翼翼走近,坐在托尼身边的椅子里,交叠了手指。

“得知大人今日就要启程,我在东海望替您准备了神盾最好的船只,既然您对外宣称只是巡视长城,我想您也不欲使人得见,冰原狼的旗帜跨越海豹湾,前往斯卡格斯。”

托尼微微皱了皱眉,将双腿搭在趴伏的冰原狼背上,小呆的红眼珠一眨不眨地对着弗瑞,情报总管毫不怀疑只要小史塔克咳嗽一声,这貌似温顺的巨大野兽,就会扑过来咬断他的咽喉。

“这种事,也值得大人您纡尊降贵走一趟北境?神盾最好的船,难道不是我们史塔克家的馈赠吗?”托尼冷笑一声,只要一想起斯蒂夫是因为他的来访才卷入七国战乱里,北境公爵就无法对这个独眼男人保持平常心。

尼克*弗瑞点头:“神盾商会的情报网,几乎是您父亲以及姨母一手缔造的,我们会尽最大努力,配合您的抉择,大人。”

托尼皱眉,警惕道:“我以为这是海姆达尔的特权?”

弗瑞抿唇道:“大人,觉得海姆达尔还值得信任吗?”

托尼冷眼瞧着他:“实话说,对你们和红堡的诸位大人,我都无法抱持信任之心,瞧瞧我上回犯了多愚蠢的错。”

斯坦的背叛,神盾和红堡纵然知晓,也选择了袖手旁观。

弗瑞轻扯唇角,对这答案并不觉冒犯:“感谢您的坦诚,大人,在彼此警惕的情形下,也许更有利于我们的合作?”

托尼盘起双腿,小呆转头看他,公爵伸出手安抚地揉揉他的后颈。

“技术还是金钱,换取神盾的第一手情报?”

弗瑞坐直了身子,正色道:“比起这些,我更想知道,大人,您可有意夺取铁王座?”


…….

通往牢房的这条走廊,有一个耻辱的名字,叛徒走廊。

蒙尘的皮靴踏在红堡冰冷的砖地上,面无表情的谷地公爵皮尔斯*艾林抬起眼睛。

走廊的另一端,海姆达尔的白眸迎上他的目光。

皮尔斯躬身,手腕上的镣铐发出细碎的摩擦声:“贵安啊,大学士大人。”

海姆达尔回礼:“公爵大人。”

皮尔斯轻笑道:“过了明日,我便不再是公爵了,大人方才也听到了,奥丁陛下的圣命。在您眼前的,是皮尔斯男爵,姐妹群岛守备。”

海姆达尔神色淡然:“陛下仁慈,总没令您远离谷地的领土。”

一抹阴寒从皮尔斯的眸中闪过:“被北境,河间地和谷地三面环绕的海岛,除了对着颤抖海颤抖,我的余生怕是没有别的乐趣了。”

海姆达尔不欲与他长谈,匆匆迈步经过他身旁:“那么,祝您一路平安,大人。”

“平安,这是我们曾经的宏愿啊,里格。”皮尔斯在他身后轻叹。

海姆达尔停下了脚步。

“你是去送罗斯最后一程吗,里格?多久没人叫你这个诨名了,大人?”皮尔斯转身朝他喊道。

“我们曾彼此拉扯着,从死人堆里爬出,发誓永远互相扶持,您难道忘记了吗?”

海姆达尔回头,那双白眸平静无波:“不曾忘记,只是那誓言,建立在共同的信仰和忠诚之上,皮尔斯。”

谷地公爵皱起眉心,凄然一笑:“哦里格,里格,别说你不曾对那把椅子动心,你我都知晓,你曾对七神乞求过什么。”

披着白斗篷的学士轻轻呼出一口白雾,淡淡道:“而我也为此付出了代价……恐怕我们不会再会了,皮尔斯,七神保佑你。”

海姆达尔头也不回地离开,而皮尔斯*艾林冷笑着目送他的背影。


 

…….


一支朴素的商队在清晨离开临冬城,沉甸甸的货箱被几匹好马拉着,货主乘坐的宽敞轿厢垂下重重帷幔,车轮在旷野的沙石地上印下重重的辙。

克林特掀开车幔探进头来,一双亮闪闪的眼睛滴溜溜乱转。

托尼歪在一堆软垫之中瞥了他一眼,扬起唇角:“带着你的胖屁股滚进来,肥啾。”

鹰眼笑嘻嘻地钻了进来,搓了搓冰凉的手指,给自己倒了杯热茶喝。

年轻的公爵递给他一个雕着冬雪玫瑰花纹的带盖圆盒,神箭手疑惑地打开,然后喜滋滋地发现里面装了满满的点心和果干。

“向最伟大的佩珀女爵致敬~”圆脸的男人举起茶杯致意,然后抓了一块脆饼咔嚓咔嚓咀嚼起来。

托尼抬手,用羽毛笔在羊皮纸上勾勒着什么,打趣道:“哦,所以你要抛弃娜塔莎,转投临冬女爵了?”

克林特眨眨眼:”那不一样,我跟塔莎是朋友,不是主仆。”

托尼挑眉:“所以你效忠谁,神箭手大人?”

克林特喝了口茶,目光落在托尼的袍角,那里露出一个熟悉的金属圆边。

“他们找到了他的盾牌。”鹰眼轻声道。

托尼眉心一皱,下意识地伸手抚摸埋在层层软垫皮褥之下的盾牌,有细微的刮痕滑过指尖。

“弗瑞说是在黑水河的上游找到的,应该是遭到高庭长船突袭的时候……”

克林特咽下嘴里的食物,正色道:“……当时的情况一定很危急,不然他绝不会丢下你送他的礼物。”

托尼沉默着,突然抬眼看着克林特“我们是朋友吗,克林特?”

鹰眼一怔,目光从盾牌上抬起,一手捂住嘴巴,惊慌道:“朋友?哦大人,我不敢僭越。”

托尼翻了个白眼,交叠双腿:“哦得了,你从来不在意这些所谓的礼节,混蛋,就直说吧,你是作为我的朋友坐在这里,还是作为弗瑞的间谍?”

克林特收敛了戏谑的神色,静静地看着托尼:“我是神盾的间谍,可是原本,我可以推辞陪伴你的任务。”

托尼瞧了他一眼:“可你还是来了,因为什么?”

克林特直视那双琥珀色的清澈双眸:“因为罗迪必须留守临冬城,而一旦出现意外,哈皮和这几个侍卫不足以保证你的安危,无论是作为神盾的间谍,还是曾与你并肩守卫熊岛的战友,我都不希望你遭遇危难,否则我无法面对风息堡公爵。”

托尼的神色有一瞬间的哀伤,可他垂下目光,用长长的睫毛隐去那破碎的悲痛。

他用羊皮遮住自己下半张脸孔,含糊道:“谢谢你,克林特。”

鹰眼摇头:“我只是遵从我的心......顺便问一句,我们这是去哪儿?”

羊皮卷之后,露出托尼弯弯的大眼睛。

“海姆达尔要引我去斯卡格斯,而弗瑞替我安排了船只,他们给我规划了一条最近的路线,你猜怎么着,肥啾?”

鹰眼疑惑地眨眼:“而你,不打算按他们指的路走?那我们怎么去斯卡格斯,你要从白港绕行吗?”

托尼移开羊皮纸,露出他修剪整齐的小胡子,眨眼笑道:“谁说我们真的要去斯卡格斯?我只是迫不及待地想看,会有哪些人,追着我们原本的路线出现在斯卡格斯……”

鹰眼猛然睁大了眼睛:“你是怀疑,神盾商会,有内鬼?”


 

 

斯卡格斯位于海豹湾的出口,靠近长城最东边的城堡,东海望。

虽然名义上隶属于北境临冬城,事实上多年以来几乎等同于自治,也难怪年轻的伯爵将它从自己的领地里忽略掉。

那些岛上的原住民们体格巨大,毛发蓬乱,更像是长城外的巨人亲族,他们曾经在海上被打败,所以长久以来龟缩在岛上过着贫寒的生活。

偶尔有贵族的属臣上岛贸易或者抢掠,只因岛上一直流传着独角兽的传说,可是近年来双生女巫的流言更加吸引外人的目光。

红女巫和他的双生兄弟,是流落于此的孤儿,他们强大的力量在体内沉睡,斯卡格斯的巫蛊师收养他们,引导他们,让神的目光落在女孩儿的眼里,让神的呼吸落在她兄弟的身上。

传说红女巫能在历史里回眸,能在未来里窥探,贵族们捧着金龙和锦缎,纷纷奔赴海岛,让这北境荒岛,成为神力的法坛,而收养这对双生儿的巫蛊师,也顺理成章地,成为斯卡格斯的实权者。

这风光一直持续到七国之乱平息的第三个月,北境公爵的长船,突然在深夜光临斯卡格斯的码头,他们在所有的山洞口点火,投入大量令人晕厥的草药,将挣扎的巫蛊师和仆从们刺死,蜷缩在那老妇身旁的双生儿不过十岁年纪,被暗杀者们用铁索捆扎,丢入兽笼。

小小的旺达,在铁笼之内睁大了眼睛,火光在她的双眸中闪烁,药物引发的困顿让她眼皮发沉。

这些权贵的走狗,显然是有备而来,一个壮汉丢下装满绿色液体的陶罐,野火在地面上蔓延开来,疯狂舔舐接触到的一切。

那壮汉拎起兽笼,冷冷一瞥,胸前的皮带交叉着扣住锁甲,冰原狼的狰狞头颅在他身后的旗帜上咆哮。

飞行骑兵在半空挥舞巨大的翅膀,仿佛地狱的骷髅连连投下无边恶火。

幼小的女孩闭上眼睛,紧紧搂住她昏睡的兄弟,将她听到的每一个词儿,印在脑海里。

北境,临冬城,史塔克公爵,夺取,焚烧,不留活口。

这是,仇人,留给她的全部线索。

 

(下章待续)


PS:解锁皮特罗和旺达,年龄大约是十岁,孤儿。

记忆当中一直在流浪,斯卡格斯,是他们停留最久的地方,却成了他们的伤心地。

大家还记得这个焚城的壮汉吗?是啊,老熟人来的。

北境公爵,背锅斯塔克。

评论 ( 11 )
热度 ( 43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