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43.王悔,护花和星坠

 

北境的寒冷悄然蔓延在维斯特洛大陆上,红堡的炉火昼夜燃烧着,可那飘零的火星,并不能驱逐人内心的寒冷。

梅葛楼的华丽寝殿之内,奥丁苍白的金发从椅背后露出,他应该坐在那儿很久了,穿的还是早晨御前会议时的袍子。

海姆达尔合拢身后的殿门,兰尼斯特家的雄狮沉默地固守在金色的穹顶。

“陛下。”

奥丁搭在扶手上的手指轻轻一动,七国之王比往日更加苍老,他张了张口,最终只是发出一声叹息。

“弗丽嘉……”

“服了药,王后睡下了,她近日…….实在过于辛劳。”海姆达尔恭敬道。

奥丁慢慢合上眼睛,片刻,叹息道:“是我,做错了吗?海姆达尔?”

大学士默然站在国王身侧,垂手无言。

奥丁合目呢喃:“十几年了,我不曾回顾过往,只一味向前遥望,也许,我的确是忽视了,一些重要的东西。”

海姆达尔眉心微皱:“您,是在惦记王子殿下?”

奥丁睁开眼睛,目光落在燃烧的火焰上。

“索尔狂傲,不屑权谋,只一心向武,洛基……洛基体弱,智计多谋,却敏感狡黠,我的一双儿子,原本能互相扶持,互为弥补,也许,正如洛基所说,我确有待他不公?”

披着白色皮斗篷的大学士抬起白眸,摇头道:“陛下待洛基殿下如同亲子。”

奥丁摇头,抬起宽大的手掌揉捏额角“不,我,我对洛基,从来不曾,不曾如对索尔那般,寄予厚望,我,我只想,待索尔登上铁王座,洛基能从旁辅佐,或者,做一个悠闲的亲王,平安度日。”

“可惜,洛基王子并未体会陛下您的苦心。”海姆达尔轻声道。

“纵使他的身形如寻常人一般,他的心性,也并不适宜登上铁王座,我的确是,对他抱有偏见。”国王摆了摆手,示意大学士在他身边坐下。

海姆达尔颈间的锁链轻轻撞击,发出叹息一般的暗响。

“这世间,本就没有完全的公平啊,陛下,就是寻常平民也会偏爱一子胜于其他,在我看来,您对洛基的怜惜考量更胜索尔王子。”

奥丁叹了一声,沉默无语。

壁炉内的柴火爆出一声哀嚎,大学士的白眸里映着火光。

“黑水湾,可有消息?”奥丁放下手掌,目光里恢复了帝王的淡然。

海姆达尔摇头:“一无所获。”

奥丁皱眉闭眼,指尖轻轻在扶手上敲击“好吧,大人,我想你深夜来访,总该有些让我能安眠的好消息?”

大学士唇角浮现一丝苦笑:“很抱歉,陛下,我以为您已经睡得足够久了。”

奥丁笑了一声,转头看着自己倚重多年的臣子,点头道:“你说得对,大人,那么这回,又是哪里出了乱子?”

 

…….

 

河湾地的和平时代已经结束,提利尔公爵在红堡被斩首,他的亲信海塔尔公爵死于野火之中,黑水河战后,王都提升了提利尔家的旁支,亮水城领主基里安*提利尔作为河湾地之主,而他碌碌无为的政绩,确是此时最恰当的资质。

基里安*提利尔男爵相貌儒雅,金色的头发整齐地梳理在脑后,只是过于拘谨的笑容,让他看上去很不适合坐于高位。

过半数的河湾地贵族和他们的卫队在叛乱中死去,河湾地需要更多的军备来扩充实力,基里安男爵不得不放下身段,跟这些来自七国的军械商,铁匠,矿商甚至奴隶商们会面,无尽的宴会和交易在黑夜里进行。

男爵放下半空的酒杯,目光从醉醺醺的人们脸上一一飘过,落在右边角落。

留着漂亮胡子的年轻人披着一件霜色的白袍,颈间缀着的金属环在他敞开的领口里隐隐闪光,斜倚在一堆软垫中间,那男人对依偎在他臂弯的美女们露出宠溺的笑容,琥珀色的眼眸迷离又清澈。

基里安默然抿了一口酒,掩饰着自己打量的目光,毫无疑问,这个罗伯特*福尔摩斯是这批商人里最具实力的一位。

酒宴在男人们的傻笑和女人们的娇嗔里走向尾声,人们三三两两起身告辞,许诺会奉上最价廉物美的货品。

男爵道谢,奉上礼貌而尴尬的笑容,心知这些誓言大约只能信一两分。

“感谢您的热情款待,大人,您预订的货物会在一个月内到达港口。”罗伯特的声音从身侧传来,懒洋洋的笑意里混着一点微醺的口齿不清,可是对上那双含笑的蜜色眼眸,就只剩下可爱一词萦绕心头。

基里安男爵苦恼地看着面前的军械商,躬身道“您的慷慨相助,高庭永不忘记。”

罗伯特伸手拍拍男爵的肩膀,对掌下触到的坚实肌肉视若无睹,醉醺醺地笑:“您太客气了,大人,我应该感谢您的金龙才是。”

男爵并不觉冒犯,而是伸手扶住他歪斜的身躯,轻声道:“您醉了,而我们从来都会给贵客准备留宿的房间,或许您不介意…..”

“大人,您醉得这样厉害,哈皮夫人今夜该如何生气哟,可别又让小的替您挨打。”商人的圆脸侍从丢下手里的酥饼,抱怨着揽住主人的肩背。

罗伯特皱眉嘟哝着,对男爵告辞,脚步虚浮地爬进自己的牛车里,帷幔落下的刹那,商人的眸子恢复了清明。

“贾维斯?”他慌忙伸手握住了颈间的金色钢环。

金环淡淡闪光,温和的声音轻道“他不在高庭,大人。”

化名为罗伯特的北境公爵闭上眼睛,抬起双手,用掌根按揉着太阳穴。

“……多久了,贾维斯?”

“如果您是指寻找斯蒂夫大人的下落,还差十八日,便是一整年了,大人。”

“一年…..一个人坠入海湾,生还的可能有多大呢?”托尼蜷缩身体,抱住肩头,轿厢外传来克林特驾车的轻声吆喝。

“如果是其他人,则毫无可能,如果是斯蒂夫大人……鉴于他十七年前曾成功过一次,还是很有希望的,大人。”

托尼浅浅扬唇,搓了搓笑僵的面孔:“谢谢你,老贾,如果没有你,我真不敢想象我该如何绝望。”

“为您效劳是我的荣幸,大人,只可惜,我每次搜寻的范围实在太小…….”

托尼无言地轻抚瓦雷利亚钢环,贾维斯亦沉默下来。

斯蒂夫的失踪,已近一年。

年轻的公爵几乎片刻不停地,寻遍了红堡以及北部的每一寸领土,没人知道这位纵横七国的商人为何总是不断赶路。

贾维斯的搜寻范围里,属于斯蒂夫的气息迟迟没能出现,托尼开始思考扩大召唤灵搜索范围的方法,最可能知晓瓦雷利亚钢秘密的人,大多来自旧镇学城,而此地也因为战乱而混乱不堪。

牛车走过冰冷的砖石,鱼腥和泥泞在道路两边蔓延,绝望的人们在午夜的路边蜷缩蠕动,战争带走了贫穷家族的劳力,女人们只能遮遮掩掩地在午夜里讨生活。

有人瑟缩着望着华丽的车幔,克林特干咳一声,抽动鞭子警示人群,女人们惶恐地睁大眼睛,躲进黑暗。

好吧,不是所有的女人。

托尼瞪大了眼睛,看着一个瘦小的黑影猛地掀开车幔,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期盼地看着他。

下一刻,克林特的匕首就猛地穿透了她的袖口,将那瘦弱的女人钉在车板上。

人群里发出一声浅浅尖叫,托尼慌忙抓住落下的车幔,那女人含着眼泪抬头,肮脏的面孔被泪水冲刷出一条小小的浅白。

“你是北境的商人,对吗?”她低声问道,全然不顾被克林特捏住的手臂传来断折的痛苦。

托尼皱眉,望了克林特一眼,神箭手了然一推,抽回匕首。

车轮缓缓前行,帷幔落下,那女人落在软软的羊绒垫上。

周围重新恢复了安宁,托尼沉默地看着面前的女人,她谨慎地交叠了双手和双腿,端坐出一个贵族惯用的姿态来。

“您为何拦住我的车,夫人?”托尼轻声问道。

那女子拢了拢头发,跪坐躬身:“请原谅我的无礼,可我听说有位北境的商人来了高庭,我想,也许您能知道些北境的消息。”

托尼挑眉:“您如何知道我是北境来的商人?”

女子抬眼看他,缓缓道:“北境寒冷,道路颠簸,您的马车帷幔沉重,多用皮毡,车轮粗重,包裹有铁衣,纵观七国,北境的军械铁艺最精妙,大人纵使不是北境人,也应当是从北境来。”

托尼眼眸一亮,点头道:“夫人机敏聪慧,我很敬佩,没错,我的确来自波兹女爵的封地,不知您想问些什么?”

那女子突然缩紧了手指,双目莹然,颤声道:“您,您在北境,是否遇到,遇到身形高大的,绿,绿色巨人?”

托尼惊讶眨眼:“什么!?”

女子似乎松了口气,摇头道:“看来不曾……”

托尼疑惑地看着这诡异的女人,发现她低垂的脸庞五官精巧,若洗去脸上的污泥,会是个明艳的美人。

“那,您,您可曾遇到一位才华横溢的学士?”女人抿唇轻声问道,小心翼翼地像是怕惊起一只警觉的蝶。

托尼苦笑:“夫人身在学城,此处学士比比皆是,才华横溢的也大有人在,您恐怕得给我更多提示。”

那女子为难地皱了眉,迟疑道:”他,他擅长制药,喝了他配制的药汤,无论多颠簸的海路,都不会晕船,他,他很善良,也很腼腆,跟人说话的时候,他不太抬头看人眼睛,但是他会认真聆听,他的头发是黑色的,虽然不高大,却很让人安心……”

托尼无意识地揉搓颈间的钢环,轻叹道:“他是你的爱人,是吗夫人?”

女子一怔,继而坦然地看着他,点头道:“是的。”

一阵酸涩攀上托尼的心尖,他哀伤地望着眼前的女子,喃喃道:“而你弄丢了他,是吗?”

女子双目盈盈,无声点头。

托尼眉心一蹙,无奈道:“很抱歉,夫人,我还不曾遇到这位天才的博士,但如果我遇到了他,我会告诉他,有一朵美丽的玫瑰还在等待他回家。”

那女子猛然僵直了背脊,惊慌地看着面前的男人,惊惧不安地捏紧了破烂的袖口。

托尼安抚地伸出双手,轻声道:“别惊慌,夫人,不,女爵大人,我无意告发您,相反的,我从小就仰慕您的忠贞和果敢。”

他将雪白的皮斗篷双手奉上,遮住女爵冰冷的双腿。

“您如何知晓我的身份?”贝蒂*提利尔茫然地看着他。

托尼淡淡一笑:“一年多前,我曾经在一艘商船上,喝过一副好汤药,才没在海上吐穿我的肠子,我总想若有机会,要当面感谢制药的船工,后来听说他去了学城,破格升为了博士,我想,布鲁斯*班纳这样的才华,即使是高庭最美丽的玫瑰也会倾心?”

贝蒂抿唇,眼泪落在雪白的斗篷上。

“他救了我,自己却沉入海里,可我相信他不会死,只是,我找不到他…..”

托尼递给她一杯热奶,轻叹道:“相信我,夫人,此时此刻,没人比我更能了解您的心情了。”

贝蒂捧着那杯香甜的热饮,轻轻一抿:“您也在寻找什么人?”

托尼无奈一笑,点头道:“是啊,我也在找,某个迷路的人。”

贝蒂哀伤地看着他,轻声道“我已走遍了河湾地的南端,也许,我曾经见过您寻找的人?您愿意告诉我他的样貌姓名吗?”

托尼哀伤地望着她:“……您知道那位骑士吗?七国的传奇?”

贝蒂眨眼,迟疑道:“您,是指风息堡的那位……”

托尼点头:“如果像那位大人一样英俊高大的人,无论出现在那里,都难以忽略吧?”

贝蒂点头:“如果您找寻的人,是如传说骑士一般,金发蓝眼,高大英俊,那么很遗憾,我并没在青亭岛见到如此英雄。”

托尼单手托腮,懒懒笑着,许是方才的美酒醉人,此刻他眸中隐含泪光:“我想也是,我要找的,是这么醒目的英雄,本来不该如此难寻,不是吗?”

贝蒂放下杯子,叹息道:”如我不是罪孽之身,我倒乐意给您一个安抚的拥抱,大人。”

托尼微笑:“如我不是如此敬仰班纳博士,我倒乐意努力追求您一次呐,夫人。”

贝蒂苦笑低头:“谢谢您的茶,大人,请您在某个安静的街角将我留下。”

托尼摇头,伸手轻按斗篷的袍角:“不,夫人,我不能将您投注于危险和黑暗当中。”

贝蒂皱眉,轻轻摇头:“请远离我这朵厄运之花吧,大人,前朝王储的遗孀,逃避和亲的罪人,叛臣提利尔之女,每一条,都足以让您蒙受灾难,您的讯息已经是七神的馈赠,请允许我离开吧,大人,我将祝福留给您和您寻找的人。”

托尼握住女爵冰冷的手腕,正色道:“如我眼见你将自己投入险境而不予援手,来日我遇到班纳博士,又如何面对?”

贝蒂哀声道:“您的商会纵然富庶,又如何能抵御王权,您的善心我无比感激,就算来日……他也会理解您的苦衷。”

托尼深深呼吸,轻声道:“没错,再富有的商贾也无法抵抗王权,可,若是北境之王,也许可以一争?”

贝蒂惊疑地看着面前的男子,喃喃道:“您,竟是史塔克家的铁匠吗?”

车门外的克林特发出一声短促的笑咳。

托尼无奈地摊手耸肩,苦笑道:“抱歉,史塔克本人看着也跟铁匠差不多,就我这样子,希望您不会太失望。”

贝蒂惊讶地抬手捂住嘴巴,半晌,含泪道:“瞧,大人,我,我见过你的画像,可是,你,你留了胡子,哦,哦天哪,你,你是托尼?”

北境公爵摸了摸胡子,轻轻俯身,浅浅亲吻女爵的指尖,微笑道:“是的,夫人,您已经坐上了托尼*史塔克的牛车。”


……


多恩,夏日之海的岸边,坐落着白石剑塔,星坠城。

它是戴恩家族的堡垒,据说是天星陨落所铸,曾经流传魔法和宝剑的传说,巨剑“黎明”和英武的骑士“拂晓神剑”,都随着疯王战乱和七国暴乱消散在风沙里。

戴恩家的继承人下落不明,曾经荣耀的城堡也几乎沦为荒堡,只有老迈的守备,偶尔打开破败的城门,比如此时。

年迈的守卫老汤姆眨眨眼睛,看着门外的旅人,张了张口,发现许久未说话的喉咙有些干涩。

来人抬了抬手,老汤姆觉得喉咙里一阵清凉,咳嗽一声,问道:“您,是要投宿吗?承惠,七枚铜币。”

对方迟疑了一下,微微抬头,露出一张清秀苍白的女子面容,双眸似灰如蓝,唇上一点血色都无。

她对着老守卫合掌行礼,浅浅微笑:“我现在身无分文,不过,可以抵押我的随身行李,不久,定会有人举着大把金龙来奉于您。”

老汤姆眨眨眼睛,朝她身后望去。

那清瘦女子的唯一行囊,是个一人高的巨大棺木。

 

(下章待续)


PS:

解锁新人物,基里安,你知道,钢3那个燃烧的金发反派。

解锁地图:多恩,星坠城。真是个拥有美丽名字的地方啊。


评论(2)
热度(42)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