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45暴雨,初音和夜客.

 

鹰眼搓了搓酸涩的眼睛,无语地放下手里的锡酒杯:“你打算搂着那颗蛋直到孵出一只火龙来?”

托尼抬眼,一脸困倦地看着他,摸了摸放在臂弯里的坚硬龙蛋,嘟哝道:“你是在嫉妒吗,肥啾?过来,我也可以搂着你睡。”

“我讨厌胡子,蒙您错爱了,大人。”神箭手打着呵欠推开舱门,突然回头,眨眼道:“嘿,你听说过那个吗?”

“什么?”托尼从温暖的绒被里抬起头来,头发乱蓬蓬地像个鸟窝。

鹰眼压低声音道:“龙,会带来暴风和巨浪啊,大人,记得抓牢床板。”

“哦闭嘴!”托尼朝他丢出一个枕头,鹰眼抓住它大笑着走出舱门。

“这疯鸟……”年轻的公爵撇撇嘴,打个呵欠,扑回床上,抚摸着龙蛋的纹路,那些银灰色的斑驳里,有仿若血液般的细细江流,映着火光,这颗历经了不知多少岁月的龙蛋化石仿佛随时都会呼吸。

“它还活着吗?”托尼喃喃低语。

“我没法探寻到任何生命的迹象,大人。”颈间的钢环如此说道。

“虽然是化石,看起来就像是活的,嘿,老贾,你知道这颗蛋意味着什么吗?”托尼的手指沿着那些细细的红色纹路缓缓向下。

“您是指足以换取一艘商船的价值,还是威慑王权的象征?”那平静的声音一如既往回应道。

托尼眨眨眼睛,困意消散了几分:“王权?”

“坦格利安家族拥有最后的龙,这种魔法生物的强大力量曾经让坦格利安家傲视七国,所以我推测,如果您拥有龙蛋,也预示着您追求傲视七国的能力?”

“……感觉我不是收到了一个蛋,而是收到了一个仿制的铁王座呢。”托尼翻了个白眼,把下巴垫在小臂上。

“您的比喻很恰当,大人。”召唤灵恭顺道。

托尼回手摸摸钢环,笑道:”谁说你不懂人类的情绪,贾维斯,你学会了奉承。”

不待召唤灵回应,托尼用被子包裹住自己和龙蛋,缩成一团,闭上眼睛。

我想要一条龙,不是为了傲视什么见鬼的七国,我只是想能更快地飞跃这些山峦和海洋,到他迷失的地方去……

“大人……”贾维斯轻声呼唤,尾音却被一声巨响盖过。

托尼从床上被掀翻在地,沉重的木制床发出让人心惊胆战的破碎声,地板像是要跟天花板倒换,有呼喊声从甲板上传来。

年轻的公爵翻身爬起,扯过一边的袍子快速披上,将龙蛋缠在腰侧,抓起滑到眼前的靴子。

舱门被打开,浪花混着狂风扑进温暖的船舱,托尼蹬上靴子却撞到后背,他对着冲进来的人大吼:“瞧你的乌鸦嘴,克林特!”

“哦这都要怪基里安的蛋,该死的,快过来,我们得躲到底仓去!”鹰眼滑过来,揽住托尼的手臂,他们互相拉扯着冲出舱门,甲板已经半斜,海水咆哮着扑上船沿,泼洒在每个人身上,船工们用力拉扯着风帆,哈皮在风里呼喊着,让大家尽快进入被特殊加固过的底仓。

鹰眼推着托尼的后腰,二人被风裹挟着撞在桅杆上,船工们跌倒在湿滑的甲板,粗麻绳抽动着瑟缩到半空,粗壮的桅杆从中间断裂,一道闪电撕破漫天乌云。

“是雷暴!”克林特吼了一声,抓住托尼的胳膊,托尼歪扭着起身,腰侧的龙蛋甩脱出去,沿着倾斜的甲板滚到另一头。

托尼本能地朝它追去,哈皮撑着底仓的木板门,吼道:“别管那个了,大人,快…..!”

“我抓住它了!”托尼大声道,手指按住那圆滚滚的巨大龙蛋,克林特朝他扑了过去,二人跌在甲板上,风浪抬起了这艘大船,几乎从中间弯折了它。

一道水柱被盘旋的风从海上吸起,像是一条真正的水龙立在半空,托尼目瞪口呆地抬头,断裂的桅杆从他们身边滑过,克林特扑过去拉住缠在桅杆上的绳索。

那水龙突然溃散,朝风浪里的货船猛砸下来,哈皮大吼着冲过来,胖胖的身躯挡在托尼和克林特的后背,船板从中间断裂,一头扎进海里。

 

……

海疆城的洪钟安静地沉睡在塔楼,铁民入侵的伤痛正在缓慢愈合。

“这不可能。”被晋封为子爵的奔恩*派克将讯报捏在手里,紧缩眉头。

“出了什么事?”夫人梅伊轻声问道,怀里抱着半睡半醒的小侄子彼特。

子爵神色凝重,抬手遣退侍从们,转身将羊皮卷放在妻子手里,接过已经完全醒来的彼特,疼爱地搂在臂间。

梅伊夫人匆匆一扫,惊讶道:“怎么会?北境公爵不会做贩卖奴隶的勾当!”

奔恩子爵点头,轻轻逗弄牙牙学语的侄子,满头棕褐色卷发的小彼特开心地拉扯着叔叔袍子上的细带。

“你我明白铁人的义举,他能在临冬城受困时,仍然援助我们,可见他的忠勇,这样的人,绝不会染指姐妹群岛的肮脏交易。”

梅伊低头看着手里的讯报,愤然道:“这是污蔑,旗帜和族徽能说明什么?斯坦窃位那年,姐妹岛的斯特拉克男爵背弃北境,转投谷地,是七国尽知的,如今艾林大人失势,他竟然又打起北境的旗号,真是厚颜无耻的小人!”

向来温柔的夫人难得动气,小彼特伸出胖嘟嘟的手安抚地摸摸婶婶,梅伊舒展了眉眼,叹了口气。

奔恩子爵把下巴抵在侄子的小脑袋上:“斯特拉克卑劣,但没心计,这种主意倒真不一定是他的想法,那位艾林大人,可正在姐妹屯做守备司令。”

“皮尔斯*艾林?……真难以想象,曾经的谷地之王,竟然会滥杀和贩卖奴隶……”

奔恩皱眉,恶劣的贵族们有多残忍,他不是未曾见过,那位在叛乱失败后也能保住性命的谷地之王,是杰出的,伪善而冷酷的野心家。

“为了金龙。无论他在图谋什么,金龙币,都是必不可少的。”

子爵叹了口气:“我会传讯临冬城,希望波兹女爵能注意到姐妹屯的异样,尽快替史塔克公爵恢复名誉。”

梅伊点头,看着彼特扬起的面孔,微笑问着:“怎么,彼特,你也要发表点意见?”

“我觉得彼特可能要开始说话了,梅。”子爵突然扬眉。

“什么?他说了什么?”梅伊惊喜地问。

“他昨天对着洪歌城的安东尼娅小女爵,发出一声,咚!”

“咚?那是什么意思,嗯?彼特大人?”梅笑呵呵地搂过彼特胖嘟嘟的身体,摇晃道。

“我们猜是因为我们在叫安东尼娅的名字?安东尼娅,咚?”奔恩子爵拿起杯子喝了口水,歪着脑袋分析着。

“安东尼娅?安东尼…..哦,史塔克大人的名字是不是安东尼?”梅嘀咕着,回头问她丈夫。

“哦,是,是的,没错,不过大家都叫他托尼,那位大人没什么架子。”

“托尼?”梅微笑着重复“托尼帮助了我们,你知道么?彼特,那位临冬城的主人,托尼*史塔克。”

彼特睁着大眼睛望着他的婶婶,啊了一声。

子爵夫妇幸福地笑起来,这可爱的幼子抚慰了他们失去亲人的悲伤。

“你要说什么,彼特?”梅好笑地摇晃怀里的男孩。

“托尼。”彼特清晰地吐出人生中第一个词儿。

……

“托尼,托尼!”

北境之王咳嗽着,雨水让他不能完全睁开眼睛,细碎的沙石混着冰冷的海水包裹着他,有人拍打着他的胸腹,然后拉扯着他坐起身来,让他将卡在喉咙里的海水吐个干净。

“…….海草,我的耳朵里好像有海草……”托尼嘀咕着,脸色铁青地挨着哈皮。

壮硕的侍从并没比他好多少,哈皮咳嗽着,扯过粘着泥沙的袍子裹住瑟瑟发抖的公爵。

“肥,肥,肥,肥鸟呢?”托尼哆嗦着问道。

“我没有那么肥,财迷史塔克。”克林特在背后轻轻踹了他一下,托尼回头,看到他手腕上的血痕。

“你,受伤了吗,克林特?”托尼惊恐地伸手。

克林特无谓地甩了下手臂,把银灰色的龙蛋塞进托尼怀里:“一点划伤,收好它,这玩意儿能给我们换条好船。”

托尼接过龙蛋递给哈皮,掏出湿透的丝帕缠住了克林特的伤口,抬头四顾:“这是哪里?其他人呢?”

哈皮小心翼翼地捧着那颗蛋,摇头道:“没见到其他人,我们三个被桅杆上的绳子缠在一起,运气好漂到岸上。”

“我猜,这里应该是多恩境内了,小心些,先找个地方避雨。”鹰眼朝远处看去,敏锐的目光捕捉到雨雾和夜色里的一点点模糊轮廓。

他们朝那个方向挪过去,互相搀扶着走过泥泞的沙土路,铺天盖地的雨帘像是没有尽头,浸透的袍子扯得他们抬不起头来。

终于走到那模糊建筑的破败大门,感谢着新民之神的恩赐,托尼伸手重重地拍击那古老的门扉。

火光从门缝里透出,门敞开一条小缝,惊恐的苍老面容在门缝里露出,他颤抖着嘴唇嘀咕:“真,真的来了?”

托尼将遮住眼帘的湿发拢到脑后,尽量体面地微笑道:“打扰了,大人,我们……”

话没说完,大门吱呀一声敞开了,举着松油火把的守城人侧步让出道路:“请进吧,雨夜来访的客人们,法师在等着你们。”

“谁?”克林特挑眉,哈皮打了个喷嚏,托尼眨眨眼睛。

“哦不管是法师还是术士,不想被冻死,总得进去才是。”落汤鸡公爵拉扯着两位同伴走进古老的城门,细碎的雨滴从四角的碎缝里落下,却已经比外面温暖太多。

老者不等他们拧干衣袍,便举起火把引路,三人对望一眼,还是决定跟上,起码要找到一个有壁炉的地方。

穿过空荡的走廊,托尼的目光顺着微弱的火光,摩挲着这曾经繁华的城堡,它属于一个古老而荣耀的家族,那些细小的星剑族徽诉说着它们辉煌的过去。

“星坠城。”北境公爵喃喃低语,鹰眼微微皱了下眉头,哈皮把龙蛋用袍角缠在后腰。

引路的老人在一扇华丽的门前停住,恭敬地抬手欲扣,里面有个轻柔的声音说:“汤姆。”

那扇门无声打开,老汤姆瑟缩着迈出一步,似乎里面的东西让他无比敬畏。

克林特探进头去,哈皮则惊慌地回望,寻找逃脱的出口。

托尼小心翼翼迈步进去,眼前都是一亮。

壁炉里的火光让人心生向往,而站在炉火边的那个人,却让人心生疑虑。

“法,法师,他们,他们来了。”老汤姆深深弯下腰去,几乎要趴在地上。

“哦,谢谢你,我相信有一位勇士乐于赐予你感谢的金龙?”那苍白的光头法师温柔地微笑,她既有女人的妩媚又兼具男子的英气,好像性别这档子事轻巧地不值一提。

托尼回神:“哦,是的,当然,感谢您,汤姆大人,哦……可是,您瞧,虽然我堪称富有,不巧的是,我的钱都沉到海底了……克林特?”

鹰眼一脸无辜:“我的钱早在学城就吃光了。”

二人回头,哈皮一脸郁闷地从腕甲缝隙里摸出一枚金龙币,递给汤姆。

老汤姆道谢着,几乎是夺门而逃,哈皮在他身后喊:“那个,汤姆大人,如果能提供食物和衣物就更加感激不……跑得真快啊。”

鹰眼握住了托尼的手腕,托尼微笑着轻轻点头,他们都看到了立在墙边的巨大棺材,有浅浅的蓝色光芒从棺木的缝隙里流出。

“不要惊慌,公爵大人,我没有伤害您的意思,也并不贪图北境的金龙,只不过,我遇到了一件麻烦事,也许您能帮我一个忙?”法师转身,轻轻迈步走近。

托尼站在原地未动,克林特的手按在腰间。

“法师无所不知,必然法力强大,我不过是个铁匠,莫非您需要一副盔甲?”公爵微笑着,目光却无法从那棺木上挪开。

“我听说您在寻找什么……”法师停住脚步,托尼眯起眼睛。

“而我,也需要能送我返回正确空间的道具。”法师缓缓抬手,轻轻在空中一翻。

棺木的盖板消失,棺材里并没有任何人的躯体。

那浅蓝色的光里,是一个深深的空洞,有风声从那里传出。

众人怔怔地看着那空洞,托尼最先找回自己干涩的声音:“这是,什么?”

“空间和时空的宝石,能开启通往未知时空的门,我和您寻找的那个人,都在这里迷失了,嗯,无限立方,您知道吗?”

“斯蒂夫……”托尼轻轻呼唤,然后猛地迈步,克林特拉住了他。

“你是说,斯蒂夫在这个空洞里吗?”托尼颤声问道。

“您带着那位强大的召唤灵几乎走遍整个维斯特洛大陆,却没搜寻到一点那位骑士的气息,您是否想过,因为什么?”法师摊开无血色的纤长手指。

托尼惊恐地按住心口,法师微微一笑:“您能召唤如此强大的灵魂,让我很吃惊,大人,在这个古老的世界,您的确是最令我惊讶的存在,所以,如果是你,也许能帮助我回到属于我的空间,作为回报,我可以告诉你一些关于无限立方的秘密。”

“你,也是从这里出来的吗?”克林特怀疑地问。

法师歪了歪头,眨眨眼:“可以这么说,我在打开空间门的时候,没有料到会遇到无限立方的魔力,所以我走偏了一点,掉进来了。”

托尼握紧了拳头,死死盯着那个空洞:“你要我做什么,才能帮我找回斯蒂夫?”

“托尼,我们还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在鬼扯。”克林特皱眉“喂,你,怎么证明你是从这里……”

站在他们面前的法师突然消失了,站在门口的哈皮突然叫了一声,托尼和克林特猛地回头,那光头的法师托着那颗龙蛋,满脸惊讶:“哇哦,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真的龙蛋。”

克林特咬紧了牙,他的视线没有捕捉到这个诡异法师的动作,她就像是凭空消失又凭空出现。

法师将龙蛋双手奉还,赔礼合掌:“让您受惊了,哈皮大人,这不过是一点缩短空间距离的小把戏。”

“你到底是谁?”托尼问道。

法师直起身,微微一笑:“我是古一,来自异世界的至尊法师。”

 

(下章待续)


PS:

解锁新人物,我以为你们都猜到了的,古一法师。

我总觉得她似男若女,英气逼人呐~苍白的强大的时空旅行者。

小彼特太可爱啦~迷你小蜘蛛


评论 ( 5 )
热度 ( 55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