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AU)

46.决然约,暴风地和两扇门

 

废弃的荣耀之城,星空被乌云掩盖,暴雨冲刷着这片曾经干涸的土地,淅淅沥沥的雨滴顺着城墙的缝隙渗进石壁,酝酿着驱不散的阴寒。

穿着贴身棉衫的公爵挨在火炉边坐着,水汽蒸腾出的白雾掩住他明亮的眼睛。

“这太危险了,大人。”神箭手拧了两把湿漉漉的外袍,丢在一边的椅子上,和那些潮湿的斗篷一起烘烤。

“……可我不得不做。”托尼捧着瘪了一块的锡杯,咽下一口劣质麦酒。

克林特皱起眉头:“这地方很诡异,不止那个法师,还有这颗龙蛋,这场暴雨,您知道多恩这鬼地方多久才下一次雨吗?为什么那么巧,这些都被我们遇到了,大人 ……”

“我还有别的办法吗?”托尼猛地抬头,深棕色的眸子直直地望着鹰眼,重复地问:“还有别的办法吗?”

克林特皱眉抿唇,炉火里传来木柴焚烧的噼啪声。

“我们已经奔波了一整年,七国疆土,多恩是最后的希望了,你想让我放弃吗?”托尼压低了声音,似乎在问克林特又似乎在问自己。

神箭手半蹲在托尼身边,轻声道:“不,我们不放弃,我会陪您一起的,搜寻多恩的每一个角落,射穿每一个拦路者的脑壳,就只是别相信什么法师,大人,那是我们不能企及的领域,万一出了什么意外…….”

托尼转头,对鹰眼笑了一下:“嘿,别露出这种表情,肥鸟,你不适合这种成熟大人的忧虑,相信我,我曾比你更不信任魔法,坦格利安家和拜拉席恩家,都是因为笃信法术的力量,葬送了自己的小命,我不会那样,我也不需要什么权力,我想要的,不过是把斯蒂夫带回来而已。”

克林特眉心更紧,低声开口:“可那法师也说,她并不能追踪无限立方的魔力,如果斯蒂夫真的被空间宝石带走,她怎么保证你会找到他?”

托尼抬手,握住胸前的金属钢环,轻声道:“我想,我有方法找到他的,而我需要的,是一个机会,克林特。”

鹰眼还待再说,破败的木门被推开,端着一只托盘的哈皮惨白着脸走了进来,身后跟着步伐轻快的古一法师。

“希望您休息得好,大人,关于我们的交易,您思虑得如何?”

哈皮僵直地把几碗麦糊放在桌上,警惕而忧虑地看着自家领主。

“我答应。”托尼起身开口。

“大人!”哈皮惊呼,克林特抽出了腰里的短剑,直指古一的咽喉。

“如果史塔克公爵有任何损伤,我发誓,你会遭受到北境之灵的诅咒,纵然我不能杀你,可你在这时空的每一刻,都会有我的继任者前赴后继,这就是我的誓言。”

古一微微睁大眼睛,继而平静地笑了:“您的警示我记下了,巴顿大人。”

鹰眼收回匕首,转头看着同样惊讶的托尼,嘟哝道:“我开始后悔答应塔莎做你的护卫了,小史塔克,我赌上了我的子孙后代,你可千万要平安回来。”

托尼笑着拥抱了神箭手的肩膀,轻声道:“我不会死,不过,万一我也走丢了,请你把忠诚和誓言留给佩珀,她会是个好领主。”

说完,他松开了克林特,回手拍了一下哈皮的肩,可怜的侍卫长官眼圈红了。

“我一会儿就回来,哈皮。”

“我就在这,大人,这一次我哪里也不去……”哈皮低下头,这壮汉的一滴眼泪落在地上。

托尼无言地拥抱了他,抓起一条半干的斗篷,走向古一。

 

…….

 

风息堡的城墙比山峦更坚固,被魔法加持的壁垒连风都无路可入,一只小船悄悄地驶入城堡之下唯一的水路,栅栏开启,一身酒气的守卫接过来人递上的税金,咧开没有几颗牙齿的嘴巴,吐出说了千万遍的敷衍辞令:“欢迎回来,大人。”

来人对他微微点头,面容隐藏在宽大的兜帽之下,他轻点船桨,朝光亮的出口荡去。

曾经辉煌的堡垒,随着拜拉席恩王朝的覆灭而衰落,码头上的商船少得可怜,渔民们惊喜地看着飘来的船只,发现那不过是一个孤独的旅人,便失望地不再看他,鱼腥气混着腐败的气味在码头广场飘荡。

那艘小船缓缓靠岸,披着黑袍的独行客一跃而上,不在乎身后的木船飘向何方,贪婪的目光钉在他身上,他也浑然不觉,脚步匆匆地朝着城外走去。

他对这座历史闻名的城堡不屑一顾,焦虑的急切将他带往通向内陆的大道,而雇佣兵们,正在路中间等待着他。

利刃的寒光在夕阳下闪耀,低哑的笑声在树木的阴影里溢出。

“行行好啊,大人,给饥饿的孩子一口饭吃。”踏着破烂皮靴的贼匪们从树林里走出,拦住了独行的路人。

“……我只有这么多。”那路人低声道,从怀里掏出一块裹着干硬面包的帕子。

“哦该死,他连个鹿皮袋子都没,穷鬼。”有人低声骂道。

独眼的佣兵从十几人的队伍里走出,冷笑着扬了扬下巴:“您脖子上的闪光实在耀眼呐,大人。”

“你说这个?”那人掏出颈间的金属环,佣兵们愣住了,那是一条长长的学士项链。

“他是学城的人。”佣兵们嘀咕起来。

“这项链很长,他的身份应该很高贵,搜搜他身上,肯定有银鹿,甚至金龙也说不定。”

独眼的佣兵年纪最大,皱着眉头打量面前的单薄路人:“不,别得罪这些沉默的学者,他们精通秘术,你不知道这些金属环代表着什么诡异的技能,放他走,别惹麻烦。”

“麻烦?”年轻的佣兵们嗤笑起来,这个十几人的小团伙出现了内讧。

“谁会在这种地方惹麻烦,风暴地荒废了十年,那位名誉上的公爵大人死了又活,活了又死,风息堡的荣光早已不在,谁会在乎这块领土上发生了什么!?”一脑袋黄毛的年轻佣兵呸了一口浓痰。

“没错,铜门城里的女爵不过是人质傀儡,王领才是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荒芜就是他们期待的,风暴地的人民只有自生自灭的命运,什么学士,骑士,只要踏上这片土地,不过都是猎物!”有人嚷嚷着抽出了尖刀“风息堡,是暴乱的领土,杀戮,才是生存的法则!杀了他!”

“住手!你们这些愚蠢的木头脑袋,这不过是个落魄的学士,放他离开别惹麻烦!”独眼老兵的怒喝被淹没在怪笑和咆哮声里,雇佣兵们朝着那独行的学士扑了过去。

尖锋切割皮肉的扑簌声音瞬间响起又停止,大片的血液融入暗色的土地,学士的斗篷飘起又落下,兜帽飘落搭在他肩后。

独眼的老兵踉跄着后退,却被身后的一颗枯树挡住,他的喉结咯咯抖动,却没能发出任何清晰的语句。

“您说的没错。”学士将滴血的钢刀丢在地上,拍了拍手“别招惹落魄的学士,他们并不是生来就埋首羊皮纸堆,也可能曾经在骑卫团里效力多年,连睡觉都枕着刀剑。”

“请,请饶恕我,大人。”老人跪伏在地,叩首不迭。

黑发的学士微微一笑,明亮的黑眸里满是温暖的喜悦:“我今天心情很好,你知道为什么吗?”

他布满浮尘的皮靴踏过那些破碎的尸体,停在全身发抖的老丈面前:“看到了吗,铜门城,代理领主大人,就住在那里。傀儡,人质,没错,你们说得对,她的确是,王都的贵人们怎么会留下拜拉席恩的血脉,你知道为什么吗?”

“小,小人不知…….”独眼老兵匍匐在地,冷汗淋漓,这面目清秀的男人永远唇角带笑,声音却冰冷的仿佛死神附体。

“野火,拜拉席恩家的一支血脉知晓野火的秘密,所以兰尼斯特留下了那家族最后的两姐弟,姐姐被关在铜门城作为人质,弟弟被困在君临的黑房子,领导那些愚蠢的炼金术士。你说,这是不是很卑劣?”黑发的男人弯着腰低声问着。

“是,是……”独眼老兵的额头紧紧贴着冰冷的泥土,恨不得塞住自己的耳朵。

学士挺直背脊,点头道:“没错,卑劣,上位者的卑劣,兰尼斯特如此,卡史塔克也是如此,葬身鱼腹的叛乱者洛基,摔成肉泥的窃位者斯坦,这就是风息堡最后的依仗?不,泽莫,你错了,错得离谱,他们利用你,利用了你十年,而你最终认清了这一切,没有任何人可以信任,你只能依靠自己。”

这个仿佛精神错乱的男人如此说着,抬起脚重重踩踏独眼老兵的头颅,直到那可怜的脑袋烂如破瓜。

“饶恕,不过是无用的仁慈。”泽莫*赫尔穆特如此说着,拢好斗篷,继续朝铜门城走去。

 

…….

 

古一摊开手掌,金色的光芒在她掌心旋转绽放,仿佛黄金熔炼的细丝在二人身边缠绕。

“这是什么?”托尼瞪大了眼睛,惊讶地发现四周的景色变了,他脚下,原本是星坠城千百年的砖石,此时已经化作了一片虚空。

四周是纯然的黑,唯一可见的是面前的古一和她掌心的金光。

“这是空间的魔法,在这个异世界我的法力受到了制约,所以我只能将你我放入这片空,因为我要给你看的,是常人不能承受的秘密。”

托尼下意识地摸向颈间的瓦雷利亚钢环。

古一摇头:“不,你的召唤灵感知不到什么,这里是无。”

托尼猛地攥紧了钢环。

古一微笑:“你已经拥有了魔法,公爵大人,只是你还不知道,如何将它的能力发挥到极致。”

托尼摇头:“我不想要魔法的力量,我只想学会扩大搜寻范围的方法,把斯蒂夫带回来。”

古一略显惊讶地眨眼:“您不贪心,大人。”

托尼苦笑:“我只是见过太多悲剧,因为追求力量,最后迷失了自我。”

古一沉默了片刻,朝他伸出手:“我会给您看的,魔法的真实,可是您能学会多少,理解多少,完全取决于您的天赋,在那之前,我最后一次跟您确认,因为这种授技会带来极大的痛苦,甚至可能夺走您的一部分生命力,而您付出的代价,将会帮助我,通过时空的缝隙。”

托尼抬眼:“为什么是我?”

“什么?”古一静静地看着他。

“为什么我,会是你回到原来时空的关键?”托尼平静地回望她浅色的眸子。

古一叹了口气:“您还不明白吗?因为愿望。魔法是由意念而生的魔力驱动,如果说扭转空间的无限立方和斯蒂夫,是带我来这里的原因,而您想让斯蒂夫归来的强烈愿望,就成为修复时间裂缝的力量,换句话说,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人期待斯蒂夫的归来,那么被拖进来的我,可能就只能永远在这里游荡。”

‘’我,还是不太明白,可是好吧,让我们赌一把。”托尼扬起唇角,眸中闪亮。

古一苍白的脸上浮现一丝笑意,她将掌心缓缓贴上托尼的额头:“希望您的赌运很好,大人。”

“哦,我的运气一般,可是我的生命力顽强。”托尼微笑。

猛然爆开的金光让年轻的公爵几乎被撞翻在地,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文字声音影像铺天盖地地朝他眼前砸来,整个人都仿佛被那些文字符号算法图案重重包裹。

托尼发出一声惊骇的尖叫,像是猛地被人劈开了脑子。

在他面前的古一收回手掌,只是一瞥,就足以让一般人陷入疯魔,她暗自庆幸提前把他带入虚空,不然他的尖叫声可能会招来忠心护卫的赌命搏杀。

苍白的法师擦拭额角的汗珠,她对这个大眼睛的年轻人怀有好感,真心希望他能熬过知识的洪流,而无需付出半生的代价。

纯净的无,没有时间的概念,不知过了多久,面前的年轻公爵已经不再尖叫,颓然地坐在黑暗之中,闭着眼睛,他紧握着双拳,眸子在眼皮下不安地颤动,汗湿的脸上带着疑惑和探寻的表情。这个年轻人,无疑是这时代的佼佼者,他的聪慧和天赋,正面临着巨大的考验,比起可触摸的财富,知识对他来说是更大的诱惑。

古一轻声呢喃:“别迷失你自己,托尼。”

一道淡蓝色的光芒在托尼背后闪现,古一惊喜地瞪大了眼睛,她猛地站起身,凝神注视这越来越大的空间之门,然后愣在那里。

这不是送她回到异世界的门,而是无限立方的混乱。

一个金发的男人正茫然地站在蓝色的光芒后面,背对着托尼和古一,面对属于自己的考验。

有两扇金色的时空之门,一左一右在他面前,左边的门里,佩吉*卡特*徒利女爵坐在窗前,凝望着墙上的画像出神;右面的门里,映着托尼*史塔克如今的模样,他安静地坐在那里,额角汗湿,闭目抿唇。

“斯蒂夫。”佩吉对着画中人轻声呼唤。

金发的骑士惊疑地看着他们,然后目光痴痴地落在女爵那里。

“天哪。”古一惊讶地看着身边闭目而坐的托尼,发现自己低估了年轻公爵的力量,他竟在无意之中给了斯蒂夫两种选择。

回到过去,或是回到现在。

门的存在,足以证明托尼的力量可以修复时空的扭曲,让古一回到原本的时空轨道,可法师此刻却更好奇金发骑士会选择哪一扇。

“佩吉。”那英俊的骑士轻声唤道。

古一垮下肩膀,忧伤地看了一眼垂头而坐的小史塔克公爵。

时空门内的女爵毫无觉察,伸出手,轻轻抚摸画中骑士英俊的眉眼,熟练地像是曾无数次描画过那轮廓。

“我爱你,一如从前,我生命的瑰宝,奔流城的明珠。”时空门外的斯蒂夫哽咽说道,痴痴的看着未婚妻的侧脸。

一滴泪,从佩吉眼中滑落,女爵轻轻抹去了它。

“我不愿看你哭泣,我的爱人,如果可能,我宁愿你忘记我,嫁给真心对待你的某人,被爱慕着保护着,跟你们的孩子们一起,过完漫长安稳的一生,正如我曾经许诺你的那样。”斯蒂夫对门内的女爵低声诉说。

“你要守护的,我来替你守护,你曾珍视的,我也将奉若珍宝,我的爱,错过你是我最大的遗憾和无奈,而我不会一错再错。”

斯蒂夫轻轻亲吻颈间的项坠,转身投入右边的金色门扉。

于此同时,古一法师微笑的面容在金色的光芒里一晃而逝,虚无的黑色寂空瞬间崩塌,托尼向后倒去,从虚空里落入丝绵铺就的棺木,发出一声巨大的闷响。

克林特和哈皮举着长剑破门而入,却没看到那个诡异的法师,只在那骇人的棺木里发现闭目沉睡的史塔克公爵。

“大人,大人?怎么回事儿,那个蓝色的空洞呢,古一呢,斯蒂夫呢?这是,成功了还是……”哈皮焦急地喊着,扒着厚厚的棺木,不敢随意翻动公爵的身躯,沉默的鹰眼突然皱眉,伸手扯开托尼合拢的领口,公爵胸前挂着的瓦雷利亚钢环黯淡无光,有诡异的黑色细纹沿着他的心口,悄然攀上颈侧。

 

(下章待续)


PS:斯蒂呼出场啦~哎哟终于写到他了。

是啊,我对泽莫的爱很深沉,以及,本章埋梗中,慢慢铺开~

解锁新地图:风暴地

风息堡——拜拉席恩家曾经的领土,名义上仍然是斯蒂夫*拜拉席恩是领主。

还记得之前,斯蒂夫化名克里斯进入君临,遇到的炼金术士公会会长吗?

是的,长得跟斯蒂夫很像的那个,是约翰尼*斯通,拜拉席恩家的某支远亲,让神奇四侠的小火和他姐姐来客串一下,因为都是一个人演的。

围绕泽莫,皮尔斯,第二波反派正在酝酿中~

恭喜古一法师领便当~(没死)


评论 ( 4 )
热度 ( 46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