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51.傀儡城,龙之息和美人贼

 

破碎的裤腿被泥浆重重包裹,低垂着头颅的奴隶们拖拽着本就沉重的脚步,缓缓移动的行伍里,只剩下微弱的喘息声,应和着锁链的摩擦。

“啪!”一只染血的皮鞭在半空中抽出一声脆响,披着一件短衫的壮汉恶吼着:“快点,你们这些肮脏的蝼蚁,不想死在这里,就给我拼命走,走到你们该死的洞里头,大爷会给你们每人一块香喷喷的绿毛饼子!哈哈哈哈!”

人群缓缓地经过同样静谧的城堡,红绿蓝三重螺旋旗在石舞城的墙头微微颤抖,马赛家族的继承人,朱斯丁爵士正满面笑容站在城门前。

站在他对面的,是眉头紧皱的奴隶商人,袍角绣着针脚粗劣的冰原狼。

“爵士大人”那商人倨傲地冷笑:“您拒绝的可不是区区在下,而是我代表的临冬城啊…..不过几万金龙,大人您不会推诿吧?”

朱斯丁嘻嘻笑着,将身边瘦弱的少年向前一引,恭敬道:“我送给北境守护大人的,可是比金龙更贵重的宝物啊。”

商人皱眉,伸出手指捏住那苍白少年的下巴,对上一双精光流转的绿色眸子。

“.….容貌尚可,你怎知公爵大人一定喜欢?”商人犹疑地挑眉。

那少年笑了,伸出细细的手指,轻轻戳点商人的心口,一抹浅浅金光钻入厚厚的前襟,商人灰色的瞳孔骤然变成墨黑,神情也渐渐凝成恭顺。

“带上我,是很有用的,因为我,是你最尊贵的客人,是吗?大人?”绿眸少年扯住商人的袍角,冰原狼的图案在他掌中扭曲。

那商人认真点头,回头喊道:“把我的轿厢引过来,怎么能让贵客在冷风里久站?!你们这些蠢东西!”

奴隶贩子们面面相觑,却依然领命动作,不明白一个薄衫的少年,何以突然入了自家大人的眼。

绿眸少年迈步踏上车辕,身影微顿,回头一望,粉面含笑的朱斯丁爵士对他恭敬行礼:“祝您一路顺风,大人。”

少年微微眯起眼睛,轻笑一声:“如您所愿,爵士。”

华丽的轿厢被健壮的骏马拉扯着赶往尖角,贩卖奴隶的舰船正停靠在岸边。

朱斯丁站在城门遥望,只觉冷汗顺着背脊蜿蜒而下。

鬼魅一般的少年和他诡异的妖法,让石舞城一夜之间成为了傀儡之城,若不是天生心房偏移,只怕连自己也要成为那些恭顺的无魂人。

没人知道他从何处而来,这个蜷缩在奴隶之中的消瘦身影,猛地从暗处伸出魔法的手指,顷刻间便完成了翻转。

魔法,魔法……朱斯丁爵士呢喃着,猛地转身跑回城中,此刻,他需要一只极好的渡鸦。

……

托尼单手托着下巴,身子随着缓缓前行的轿厢微微摇晃,弯弯地眯了眼睛,忍俊不禁地看着不远处的风息堡公爵。

传说中的骑士,正弯着他挺拔的脊梁,像个发现新奇玩物的孩子一样,双眸闪闪地注视着面前的椭圆形物体。

斯蒂夫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轻轻拂过那嶙峋的灰色起伏,又谨慎地凑近,细细地瞧那嵌在龙鳞缝隙里的红色脉络,惊喜和敬畏轮番出现在他脸上。

那些细微的表情里,没有厌恶和恐惧,托尼暗暗松了口气。

“你可以抱抱他。”年轻的北境公爵在软塌上翻了个身,舒舒服服地趴在那里,翘起一双脚丫,不安分地交叠着前后晃荡。

“什么!?这可是一条龙。”斯蒂夫惊讶地回头,遇上托尼含笑的眼睛,便羞涩地挠了挠鼻尖:“嗯……我是说,你确定是他,为什么不是她?”

托尼翻身坐起,拢了拢颈间的薄丝长袍领口,才站起身,伸手捞起那圆溜溜的龙蛋,在手掌之间掂了掂,像是在市集挑选一只成熟的蜜瓜。

“说不清,就是感觉,这家伙若是能破壳,应该是个顽劣的男娃娃。”年轻的公爵笑着,将龙蛋亲昵而随意地揽在臂弯。

斯蒂夫眉心微动,轻笑问:“你觉得他真的活着?”

托尼眨了眨眼睛,那长得不可思议的睫毛忽闪着,不时掩住他眸中的光芒,让他的神情仍是少年模样。

北境公爵抿了抿嘴唇,轻轻用指尖挠搔着蛋壳上的细细龙鳞,嘟哝着:“也许,为什么不呢,将来有一天,万一他破壳而出,我可不想像个傻蛋一样张着嘴发愣,那就太逊了,不是吗?”

作为一个男子来说,他的唇色过于红艳了。

斯蒂夫抱着肩膀站在托尼面前,脑子里都是些无关紧要的细碎感慨。

“不,你可不逊,你跟逊一点也不搭边,谁能说一个拥有龙蛋的人逊呢?”他的骑士严肃地摇头。

托尼愣了一下,继而抱着龙蛋大笑起来,斯蒂夫也随着那灿烂的笑容扬起唇角。

“我的天,斯蒂夫,你甚至不知道逊是什么意思吧?嗯?”托尼笑着摸了一下眼角,亲昵地拍拍斯蒂夫硬邦邦的上臂。

金发骑士挠了挠头,腼腆地笑:“可我知道你不是傻蛋,你跟傻可不沾边,托尼。”

“是,是,我是你见过的最聪明的人,你又要说这个了是吗,斯蒂夫?”托尼转身,把龙蛋放进软垫之中,捏起两杯多恩甜果酒,递给斯蒂夫一杯,自己抿了一大口,冷却微微发热的耳根。

斯蒂夫接过杯子,看着托尼歪进一边的软塌里,重逢后的北境公爵越发地犯懒,似乎脊骨不足以支撑他的身躯似的,总要歪着靠着点什么才好。

“我只是实话实说,让你不高兴了?”斯蒂夫轻声询问,蓝色的眸子直直地望着托尼。

托尼斜靠着蓬松的软垫,为难而喜爱地笑了一下,便移开目光,侧转了面孔,生怕自己克制不住,冲过去亲吻那张无知觉吐出甜言蜜语的嘴唇。

“哦,斯蒂夫,斯蒂夫,你真是……真是高手,天哪,你当年就是凭这一手诱惑了那么多名门闺秀的?”

年轻的公爵大笑着,伸手去够果盘里的蓝莓,领口随着他的动作微微一松,蓝色的黑纹悄然攀上他的耳后。

斯蒂夫握着酒杯的手指猛地收紧了,他的沉默让托尼转回了头。

“.…..不,我凭的是一颗真心。”骑士挤出一丝笑意,放下酒杯,朝着桌上的龙蛋走去。

“您介不介意,我带这颗男子汉龙蛋去沐浴一下多恩的骄阳呢?我听说龙是喜欢温度的?”斯蒂夫将手指拂过那些细密缝隙里暗色的红纹。

托尼眨眼,心里突然一空:“你要去哪儿?”

斯蒂夫转头,微微一笑道:“厢轿外头,或许你也打算出来,跟克林特他们骑一骑沙马?”

托尼猛地蹙眉,摇头道:“不,我被颠散的屁股大腿现在还在发疼,那些疯狂的四脚兽,看见陆地就像鱼儿见了水,个个倒像是鹰眼的亲儿。”

斯蒂夫好笑地皱眉:“注意言辞,大人,嫉妒让您口不择言了,鹰眼的骑术确实精湛。”

托尼翻了个白眼,不耐烦地摆摆手:“我才不嫉妒你们这些沉迷地面的家伙,去吧,在多恩火辣辣的太阳下晒脱一层皮再回来。”

斯蒂夫苦笑着迈步,灵活地捞起龙蛋,掀开厚厚的帷幔,闪身而出,热浪又重新被帷幔遮挡在外。

托尼的目光从交叠的双臂之间透出,落在斯蒂夫消失的地方。

轿厢外的马蹄声渐行渐远,托尼轻轻叹气,伸手去够桌上的冰酒壶,胸口突然放大灼痛感让他不得不猛地蜷缩了身体,颈间的瓦雷利亚钢环亮起。

“大人!?”召唤灵贾维斯惊慌喊道。

公爵耳后的黑纹猛地攀爬到脸侧,深深的颜色让疼痛几乎要穿透皮肤,他强挣扎着摸出藏在软垫下的酒壶,将绿色的液体大口灌入喉中,而这痛苦并没能如常一般大幅褪去。

“……为什么?”托尼的疑惑从咬紧的牙关渗出,捏紧金属环的指关节用力到泛白,

 

 

克林特惊恐地瞪大眼睛,因为斯蒂夫简直如风一般掠过沙丘的姿态,让他不由得担忧起北境公爵的身体状况。

“出了什么事?”鹰眼低声吼道,特查拉的华丽轿厢和多恩的军队正在不远处的沙丘旁缓缓前行。

“托尼没事。”斯蒂夫摇头,在神箭手的坐骑边勒住缰绳,反手摸出那颗沉甸甸的龙蛋。

鹰眼的神情顿时有些扭曲:“哦,这邪门的玩意儿又怎么了?”

“他是活的。”斯蒂夫开口道。

鹰眼瞬间扯着马头退了几步:“不是吧?”

斯蒂夫皱眉,微微举起那颗龙蛋对着阳光,血色的纹路明亮而美丽地缠绕着每一个龙鳞下的细小缝隙:“我见过的,伊利斯的爱宠们还在蛋里的时候,我就见过他们,这些美丽的纹路和鳞片,都在诉说生机。”

克林特畏惧地看着那颗蛋,皱眉道:“果然不是巧合,我们带着这东西,每次出海都遇到风浪,因为龙,因为这玩意儿真的是龙?”

斯蒂夫转头望着克林特:“也有传言说,龙蛋在孵化之前,会吸取主人的一部分气血精力……”

神箭手的脸色瞬间发白。

斯蒂夫收拢那颗危险的龙蛋,正色道:“你觉得如今的托尼,还能够日夜带着他吗?”

克林特抿紧嘴唇,一言不发。

斯蒂夫缓缓驱使坐骑靠近,沉声问道:“七国第一铁匠,最近连最轻的小锤都不曾举起一回,每日不是歪着嘬饮美酒便是躺在轿厢里沉睡,别说你觉得他一如往日?克林特,你发誓效忠的,是这个懒惰度日的酒鬼吗!?”

鹰眼猛地握紧缰绳,低声道:“即使是你,也不能如此污蔑公爵大人。”

斯蒂夫凑得更近,蓝眸深暗,低声道:“我从不怀疑你的忠诚,克林特,但别跟着托尼胡闹,纵容他等于害死他,难道你要眼睁睁看他毒发吗?”

神箭手猛地抬眼,惊愕地看着眼前的骑士。

“是的,我当然知道你们在隐瞒什么,现在跟我说说托尼的计划。”传中中的骑士,七国第一骑卫队长端坐在马上,一脸正色地唬骗道。

 

……

 

海浪翻卷着拍打泰坦巨人的脚踝,堪堪穿透海雾的微弱朝阳照亮浪花里的一抹紫色,远航的商船,滑过巨人脚下的航道,进入布拉佛斯的领地。

这种货船的底仓往往装满了采购自各大陆的奇珍,而这些货物有时也会引来大胆的盗贼。

一声细细的声响从舱门流出,一个娇小的身影无声滑过甲板,攀上用油布包裹的最大铁笼。

利刃刺入皮革的闷响,随后是长长的划刺声,有光线透入幽暗的囚笼,笼中的货物微微耸动了一下。

“嗯?”那大胆的盗贼发出一声极低的轻呼,似乎笼中之物与预期相差太多。

“抱歉,能给我一口水吗?”笼中传来一个男人沙哑地请求声。

红发的盗贼翻转了细长的利刃 ,包裹在黑色皮靴里的美丽长腿轻巧一跃,落在划破的缝隙前。

笑容明媚的女贼轻启红唇:“除非,你先告诉我,那个绿色的大怪物被藏在哪里?”

笼子里的男人似乎有些为难,女贼拢了拢红发:“别说谎,我亲眼见到他们把它从海里捞出来,捆好了丢进底仓的,在哪里?不然我就先结果了你。”

“我无意骗你,女士.”那男人蜷缩在铁笼的一角,哑声叹道:“可我,担心我的答案不能让您满意,尽管它再真实不过了。”

“你说,判断真伪是我的工作。”红发女贼娇媚一笑,让人不由得骨缝发酥。

那男人沉默了片刻,叹气道:“…..我就是,那个绿色怪物。”

底仓里安静无声,直到那美丽的女贼重新发问:“你叫什么名字,绿怪物先生?”

“布鲁斯,布鲁斯*班纳。”那男人怔怔回答,眼前的门便开了。

红发的女人对他歪头一笑:“初次见面,博士大人,我是熊岛的娜塔莎,或许,您曾经救过一位留着小胡子的铁匠公爵,和他的金发骑士?”


(下章待续)


PS:久等了,我回来啦。

还记得这个冰火世界的故事吗?

他们的路没有停止,仍在继续。

公爵总是有个计划,无论是哪一位公爵,嘿嘿。


评论 ( 18 )
热度 ( 59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