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99.罪魂之塑,龙血双魂和冰与火之歌

 

一束冰蓝光柱直冲天际,海姆达尔高举远古冬棺,周身都沐浴在寒气之中。

“手持冬棺,成为异鬼之王,我将号令全族,诛杀恶鬼满德林!”

大学士高声怒吼,很快,他将不复为人,僵直和麻木将驱散寒冷,也驱散他所有的感官。

成为鬼,复仇之鬼!

满德林瞧着形同恶鬼的海姆达尔,心中惊叫,不,他还不能在此处殒命,只要,只要得到那个!他突然转身,从愣怔的野人手里扯过一匹马,朝着林外的冰原奔逃。他的骑卫们或惶恐四散,或追着他们的主人而去。

“那混蛋要跑了!”索尔怒吼道

“他拿不到冬棺,咳咳,异鬼便无需庇佑他,尸鬼会替我们撕碎他的!”海姆达尔呛咳着跪倒在地,双眸依旧霜白。

奥丁在他身边缓缓跪坐,伸手轻轻拍抚老友的背脊,指尖瞬间被冻上一层薄霜。

“……幸不辱命,陛下。”海姆达尔咧嘴苦笑,双手将冬棺拢在怀里,几乎要嵌入胸腹里去。

“你从未令我失望,大学士。”奥丁皱眉垂目,一滴血落在海姆达尔面前的雪地,那血仍是红色的。

“恶鬼伪装成我的老师,诱我许下誓言,感谢神明眷顾,让您成为铁王座之主,使我的愚蠢不再为祸七国。”他抬起头,看着巴基和索尔,白眸眼角溢出一丝赤红。

“您的疑惑不是妄思,巴恩斯陛下,梅利恩的学徒遍布七国,我也是,咳咳,他的学生之一,斯蒂夫公爵服用了我配制的魔药,从海难中生还,这给了梅利恩,不,是伪装成梅利恩的满德林,邪恶的希望,他,让我们调配更多,成分相似,却会夺取人神智的药水,妄图制造听命于他的不败傀儡,而您,巴恩斯陛下,是他最成功的试验品。”

巴基背脊一颤,握紧了拳,寒冷让他的银臂僵直,眸中的怒火堪比龙之烈焰。

“他,竟然,竟然用七国之王,来试药!?”索尔愕然开口,心中满是惊寒。

“疯王死于癫狂,巴恩斯陛下也渐渐暴虐,铁王座遭受了诅咒的传言,让不安分的属臣们蠢蠢欲动,七国的乱局,或许,从斯蒂夫公爵遇难的那一天开始,就……..”海姆达尔剧烈地咳嗽起来,滚烫的液体从他赤红的眼角滑落,那是无声的血泪。

“海姆达尔!”索尔惊呼,巴基面容冷峻,望着骚动再起的森林之外。

“不,是梅利恩……满德林,只是他父亲野心和贪欲的继承者,毕竟他们都流淌着疯狂的血脉。”奥丁叹息道,眉心紧锁。

“疯狂的血脉,您是说…….?”索尔沉声问道。

“梅利恩从不提起的姓氏是坦格利安,他是疯王伊里斯的王叔,作为无望王权的弃子,曾在年幼时被送往学城,又在成年后,被派往绝境长城。”奥丁点头答道。

“正如他的父亲厌弃他一般,梅利恩老师…….梅利恩大学士,亦厌弃他的私生子,他无心让任何人继承他的一切,宁可让亲子成为卑贱的弄臣,来替他刺探情报刺杀仇敌…….即使红堡临危,我亦没有召回尼克,因为他往返,潘托斯和,布拉佛斯,替我查清了,满德林,就是千面之神。”

巴基猛地转过头来:“这不可能!”

海姆达尔仰头,望着旧王的方向,鼻血从他下巴滴落。

“或许他不是原本的,千面之神,可他取代了他,用魔药,用尖刀,或者别的什么卑劣手段,成为了神,他需要更多奴隶,孩子,把他们培养成为杀手,海盗,佣兵,来聚敛财富,并以此,为养料,培植更多的分支……”

“一个头颅被斩断,又会生出更多…….”索尔喃喃自语,心中有个惊人的想法正在破土而出。

“是啊,九头蛇的幕后之人就是满……呜咳咳咳咳!”海姆达尔大口咳血,耳朵里也渗出血珠,四肢终于开始僵直,冬棺从他怀中滚落,滑到巴基靴前。银色的金属臂将它捞在手中,寒霜瞬间攀上旧王的肩头。

“你没有成为长夜之王。”巴基开口道。

海姆达尔七孔流血,微笑摇头:“只要满德林以为我是就好,他放弃了远古冬棺,异鬼,咳咳,或许就不会一直受他蛊惑,这是我这个背誓者,最后的赎罪…….”

奥丁伸手揽住旧友的肩头,哽咽道:“你并未背弃,我的朋友,你对铁王座始终忠诚…….而你为我所做的,我亦终生感念。”

海姆达尔弯起眼睛,血泪汩汩流过他冻僵的面孔:“我,的一生,活在骗局里,只有一句谎言,珍藏至今…….”

他用尽全力,转向临冬城的方向,空茫的双眼似乎又看到花园中娴静美丽的夫人,她捧着一束冬雪玫瑰,浅浅微笑。又似在恍惚里,看到那倔强的少女骑士,挥剑斩断一头青丝,用含泪的眼睛望着自己,说她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

“我,不曾爱过,玛利亚……..”

背誓的诅咒在鬼影森林留下一座霜雪的雕像,它身受不能言说的苦痛,七孔渗出凝冻的鲜血,终将罪孽投掷于北境的寒风之中,赢回了纯澈的灵魂。

巴基扯下卡斯特王座上的兽皮,将冬棺层层包裹,系在腰侧:“过不了多久,满德林就会发现海姆达尔的新王宣言,不过是个骗局,我们得赶在那之前,把冬棺送回长城。”

“索尔。”奥丁扶着长枪起身,低声唤着长子,索尔上前扶住父亲,却听到一声极低极轻的嘱托。

“别让你弟弟靠近冬棺。”

索尔猛然抬眼,奥丁紧握了一下儿子的手,然后淡淡道:“吾已老迈,体力不济,你随巴恩斯大人先去,我,掩埋了海姆达尔,随后就到。”

话音未落,异鬼的长嚎从林外传来,冻土亦随之震颤,仿佛有什么巨大的怪物正朝长城奔袭而去。

索尔心中一跳,脱口而出:“难道是号角!?”

“什么!?”奥丁疑惑问道。

“野人们畏惧满德林,是因为他得到了号角,说是能摧毁长城!”索尔惊恐说道。

巴基再次皱眉,扯住野人丢弃的瘦马:“龙之号角是无稽之谈,如今唯一的龙,可是斯蒂夫的伙伴!”

“不,不…….”奥丁脸色惨白,全身颤抖,比见到异鬼攻城还要惊惧。

“那不是驯龙的号角,能够摧毁长城的,是,是冬之号角啊!”

…….

斯蒂夫没来得及追问,为何贾维斯的残魂会被封在心灵宝石里头,就被林中传来的异动分了神,尸鬼鼓噪不安,异鬼嘶吼怪叫,冰蓝色的光柱聚起又消散,野人的队伍却从林中逃了出来,又被尸鬼们裹挟着淹没在尸海之中。

“奥创!”托尼在半空喊了一声,龙儿子转头瞧见他,欢喜地弯起大大的眼睛,嘴里鼓鼓囊囊地塞满了腌肉,含糊地发出一声哦嗯!

“哦,这孩子的吃相真不知道像谁…….”托尼毫无自觉地抱怨,声音里却带着一点喜爱的笑意:“去看看怎么回事儿,人捞出来,尸鬼烧掉,明白吗!?”

奥创一边大嚼一边嗯嗯呜呜,娜塔莎在他背上笑嘻嘻地瞧过来,托尼干咳一声,将斯蒂夫放上龙背:“你看住奥创,我去鬼影森林那边看看,索尔他们可能在。”

“多加小心。”斯蒂夫用尽全部心力才松开那只覆着机甲的手掌。

金红相间的铁人在半空划了一道弧线,轻巧地行了个道别礼,转身朝着森林俯冲,小巧的金属圆球从他臂甲的夹缝落下,同娜塔莎女爵方才丢出的如出一辙,它们落在尸海当中,炸出一片骨碎烟花。

赤眸小龙终于咽下最后一口食物,在铁人父亲背后欢叫长吟,吐出长串的烈焰,斯蒂夫还来不及阻止,它便童叟无欺地将异鬼野人尸鬼甚至铁人的脚后跟,一起燎烧。

“奥~~~创~~~!”

铁人的怒吼透过手环遥遥传来,小龙无辜地歪了歪头,娜塔莎吻了它坚硬的鳞片,斯蒂夫皱起眉心,正要开展爱的教育,巨大的震颤就再次从林中传来。

金红机甲在这震颤里停在半空,无知无觉的尸鬼仰头搭弓,箭矢朝着铁人飞去。

“托尼!”

一把战斧飞旋而至,格挡生锈的箭头,又转回主人手中,索尔举着火把仰头喊道:“满德林,藏在野人队伍里,他手里的冬之号角能摧毁长城!”

“什么!?”托尼愕然惊叫:“哦见鬼,还有多少传说中的玩意儿要在今天出土啊!”

金红机甲丢出一圈龙晶火球,驱散了索尔和巴基身边的尸鬼,托尼抬手拉扯机关,弹开背甲夹层,将一柄长剑,一只金属细筒丢给二人。

“拿着,见到尸鬼用火筒,见到异鬼用剑!别弄丢,那可是瓦雷利亚钢!”托尼匆匆说道,转身再次腾空。

“嘿,你得告诉我这玩意儿怎么用啊,大侄子!”巴基对着他的背影大喊,尸鬼再次扑上来,巴基下意识地举起金属细筒朝他们砸去,恰好触动了把手一侧的振金球,一簇烈火猛地呼啸而出,烧光了他面前的尸鬼,和索尔翻卷的斗篷。

雷霆之神慌忙低头拍打,瘪嘴嘟哝:“这可是洛基送我的……”

巴基的白眼尚未翻完,异鬼的冰寒长剑突然从斜里刺出,战神捕捉到了风声和杀气,左手长剑,右手战斧连翻拍刺,异鬼被利斧砍翻在地,挣扎而起,又被寒光钢剑刺穿胸腹,淡蓝色的血液汩汩而出,那些苍白的血肉和骨头如冰雪般消融,只留下一滩液体痕迹。

索尔愕然眨眼,继而惊喜回头道:“瞧见了吗,他们无惧烈焰,却怕瓦雷利亚钢!”

同伴之亡让异鬼怒火更燃,如果之前的攻击算是野蛮,那如今他们的搏杀堪称疯狂!

随着一阵巨响,那诡异的震颤终于有了答案,沉睡在墓穴深处的巨人尸鬼们正拨开茂密的枝叶,加入这场鬼魅横生的混战,他们高大的身躯让绿巨人浩克都显得娇小,恐怖的怪力足以将猛犸象撕成两半,铁枪,劲弓是他们的武器,而盘旋空中的火龙恰好落在他们疯狂的视线里。

残缺的长枪,铁刺和箭矢破空而来,幼龙闪躲几次,还是被利刃刺穿了右侧龙翼,疼痛的滋味让小龙哀嚎失衡,带着背上的斯蒂夫和娜塔莎朝着城墙退去。

异鬼将领频频举剑,尸鬼们的攻击也开始转向空中的幼龙,奥创和火油弹撑起的防御战线瞬间退缩,被裹挟在尸鬼阵中动弹不得的的浩克仰天 怒吼,托尼惊恐回头,朝着龙的方向加速。

铁索和巨网腾空而起,卷住了奥创半垂的伤翼,巨尸鬼将踉跄逃离的小龙向雪地拉扯,奥创惨叫一声,奋力一翻,把斯蒂夫和娜塔莎朝着城墙的方向甩了出去。

斯蒂夫在半空揽住女爵,蜷起身躯,用星盾和自己把娜塔莎护在中间,重重摔倒在城下的铁架旁边。

“奥创!”托尼匆匆赶来,弹开臂甲夹层,抽一把锋利钢剑,割断缠住小龙的铁索,却扯不开卷在一起的钢网,一人一龙滚落在冰原雪地。

“我要死了,是不是,老爹?”奥创咕噜着问了一句,龙之血染红了二人脚下的霜雪。

“嘿,我不会让你有事的,记得吗,你是我儿子,我会保护你。”铁人抬起面甲,强笑着安抚龙子,手里却一丝不停地割砍那些缠绕坚韧的丝纫。

“你父亲也曾如此说过。”一个苍老而恶腻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托尼手上一顿,继而反手握剑,回头望去。

裹着破碎斗篷的老人十分狼狈,血痕顺着他丑陋的脸流了下来,火焰在他身后的巨大熊尸上翻卷燃烧,暂时阻隔了跃跃欲试的尸鬼们,他手中的宝石长剑闪着熟悉的寒光,令异鬼也不敢上前。

“我见过这把剑。”托尼起身,挡在小龙面前,背后是七国铁匠们一刻不停的敲打声。

“是你父亲献给七国之王的礼物,伊里斯无福消受,又落入了巴恩斯手里,可惜,他也没能长久地握着。”满德林冷笑着走近,手上繁复的宝石戒指刺痛了托尼的眼睛。

“那时我八岁,跟两位王子玩得忘了形,以至于去见父亲的时候,正在犯午困,只记得这把剑丑得惊人,还嘲笑了我家老爹的品味。”托尼眯起眼睛笑着说,完全不去看越聚越多越来越逼近的尸鬼。

“不,你记得很清楚,因为你哭得像个蠢蛋,久别重逢的父亲对你失望透顶,在红堡花园里,当着国王的面训斥你,恨不得让你这小废物代替斯蒂夫去死。”满德林狞笑着咬牙诉说,欣赏着托尼逐渐变得痛苦的神情。

北境公爵闭上眼睛,又再睁开,眼角渐渐发红:“是啊,当时的我多么愚蠢,竟然没意识到父亲早已死去,坐在那里的,不过是戴着我父亲假面的恶鬼,试图把恨意注入我的灵魂。”

满德林怔住,托尼一把扯下面甲,举起手中利剑,双眸如星闪亮:“不是所有父亲都厌弃自己的子女,而你蹩脚的演技如今想想也是破绽百出,那双眼睛,满是厌恶和憎恨,那不是我父亲的眼神,而他留给我的,也绝不是你这把伪造的宝剑所能比拟的!”

史塔克公爵举剑劈下,满德林急忙提剑格挡,手中一麻,耳中便落入断裂的脆响,恍惚听到霍华德的声音,就像十几年之前,他在黑牢之内大笑。

“托尼必将继承我的一切,不过他会比我做得更好,因为那小子,可是我的儿子!”

断剑戳入雪中,满德林踉跄退后,愕然睁大眼睛:“竟连瓦雷利亚钢都,怎么会?你,你手上的是什么!?”

托尼傲然一笑,抬剑直指满德林:“是你心心念念的我父遗物,新金属,振金。”

“振金…….龙晶…….龙石岛……你,你竟然,霍华德竟然……”满德林额角满是冷汗,他握紧了颤抖的拳头,人生中最大的两次漏算,全是该死的史塔克!

满德林面目狰狞地站立片刻,突然笑了起来。

斯蒂夫扶着娜塔莎挣扎而起,却在朦胧的视线里瞧见一抹金红的身影和倒伏的龙,他惊恐地抓起星盾,发足狂奔。

满德林拿出那只古老的号角,托尼朝着他的方向投掷一只火油弹,斯蒂夫的星盾脱手而出,目标是满德林的头颅。

 

“呜~~~~~~~~~~~~~~~~~~~~~~~~~~~~~~~~~~~~!!!!!!!!!”

 

冬之号角的悠长悲鸣响彻天空,直达地底,冻土震颤龟裂,冰霜巨人从沉眠中苏醒,它从寒冰冻土里凝聚出坚硬的骨肉,穿破满德林面前的厚厚冰层,火油弹和星盾只在他脚踝留下一点划痕。

奥创尖啸爬起,奋力扬起残破羽翼将一双父亲拢在怀里,以肉身阻挡冰碎和巨石。

满德林的左肩被碎冰刺穿,他匍匐在地,将托尼掉落的钢剑抓在手中。

尸鬼被踩踏碎裂,异鬼亦躲闪奔逃,长城坚固的城墙无声颤抖,魔法凝结的力量正在冰霜巨人的咆哮里流逝,北境最坚固的防线即将坍塌。

龙之血漫过托尼的手掌,混乱的嘈杂盖过了公爵悲切的怒吼,斯蒂夫望着血肉模糊的龙翼,抬腕呼唤浩克来救援,他只匆匆亲吻了托尼的额角,便红着眼睛抄起星盾,去追赶那高塔般的冰霜巨人。

满德林从隐藏的雪中一跃而起,以振金之剑划开了托尼的胸甲,心灵宝石掉落而出,托尼的机甲瞬间失去了动力,摔倒在地。

邪恶的伪神高举心灵宝石,另一手抓起染血的钢剑,狂笑高吼:“我以密林的誓约为证,向神灵奉献一方无尽的魔力之源,一块凝结龙息的结晶,以及一支紧密相连的血脉,向您祈求一个垂怜,抹去原本的存在,赐予长生的力量!”

托尼惊恐地瞪大眼睛:“你竟打算以龙之血进行献祭!”

满德林满面血污,狞笑连连“坦格利安本就有真龙血脉,我以龙血献祭有何不可!?洛基可以换取身躯,我为何不能祈求长生!不死不灭,无所不知,我将成为真正的王者,我将成为新的神!荣誉,财富,权力,长生,梅利恩渴求的一切都将为我所得!”

话音方落,一团蓝光突然从奥创倒伏的残躯上升腾而起,方形的蓝晶落入满德林怀中。

“空,空间宝石!?”狡诈的野心家疑惑眨眼,继而对着同样愣怔的托尼惊喜大笑:“瞧啊,我已获得两块宝石,史塔克家封存的密术,将为我带来永生!”

瘫坐在地的北境公爵突然敛了惊恐的神色,浅笑着坐在雪中:“代价虽然污秽,可若是能让我的心愿达成,也勉强能忍。”

“什么?”满德林怔住。

“怎么,你不知道,使用宝石必须付出代价,而你,就是我许愿的代价。”小胡子公爵露出惯常的懒懒笑容,眸中却含着盈盈泪意。

“你在胡说什么,献祭龙血的是我,许愿的人也理应是我!”满德林怒吼着攥紧了心灵宝石,却愕然发现淡金色的宝石中有一丝金纹。

“可惜,在你之前,心灵宝石中已吸取了一丝残魂,若是抹去原本的存在,你说宝石会选择一个圣洁的灵魂,还是一团肮脏的污秽呢!?”

“你,你算计我,不,你怎么会知道密术的关窍……洛基,是洛基!你们,竟然利用我,让宝石在我和一个孤魂野鬼里做选择,你…….”满德林的咆哮被乍起的蓝光笼罩,那丑陋的肉身和宝石一起,化作一抹蓝影,消失在托尼眼前。

 

……

 

克林特在颤抖的墙头闪转腾挪,一边指挥守夜人放下绳梯,让完工的铁匠们紧急撤离,一边抬起手腕,却发现那幽蓝的光再次消失。

“哦,史塔克大人,这玩意儿怎么老在关键时刻坏掉。”鹰眼恼怒地甩了甩腕子,弯弓劲射,七只烟火层叠在空中炸裂,那是事先约好的集合讯号。

浩克拖着小龙的残躯率先回到城下,复仇者们构筑的防御线因为龙的缺席瞬间后缩;娜塔莎滑过尸鬼的包围随后返回,红发略显凌乱,她擦去唇角的血痕,口袋里的火油弹已所剩无几;罗迪托着斯蒂夫飞上高空,骑士在半空翻转,用力一掷,星盾飞旋,击中巨人一只冰蓝色的眼睛。巨人痛呼抬手,跺脚乱击,把躲在他肩头的斯蒂夫抖落下去。

克林特惊慌大叫,一道金红机甲比他的惊叫更快,在骑士落地前迎了上去,两个人齐齐摔在雪地里。

两只大手一左一右把他们从雪地里捞起,索尔和巴基也是满脸狼狈,周身浴血。

“来得正好,咳咳,索尔,巴基,我需要你们帮我一点忙!”托尼呛咳着吐掉口中的冰碴,抬手一指四人背后。

长城之下,铁匠们飞速搭建起模样奇特的铁塔,共有几十个,金属柱身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空洞,彼此相距千米,立于绝境长城之前。

“看到赛维格了吗,就是那个白发略秃的大胡子,他身后那两只铁杖,是整个装置的开关,我需要二位守住那里,等我们的肥啾观察员给你们讯号,就一起推动铁杖,让这些大鬼小鬼冰块鬼,尝尝我们铁巨人的厉害!”托尼笑道,眼角仍红着,摸出一个振金球卡在残破的胸甲正中。

斯蒂夫的目光扫过他肩头的伤口,眉心微皱。

托尼看着爱人湖水般的蓝眸,放任自己沉溺其中短短一瞬,开口道:“斯蒂夫,黑堡正中,最高的两个铁柱,为我扫平地面上的喽啰,直到我把大冰块引过来!”

索尔大笑应和,巴基对老友吹了一声歪扭的口哨,斯蒂夫浑不在意地亲吻托尼的手背,目送他再次腾空而起,转身刚想与其他人汇合,却发现雪地上,托尼方才站立的位置,有机甲掉落的碎片。

“斯蒂夫,出了什么事?”巴基回头,察觉了老友的忧虑。

“速战速决,托尼的机甲可能撑不了太久!”斯蒂夫皱眉回答,朝绿巨人跑去:“浩克,我需要你守住最中间的的两根柱子,别让哪怕一个尸块碰到或者越过柱子,好吗!?”

浩克用咆哮回答,在黑堡前方的冰原稳稳站定。

斯蒂夫继续道:“塔莎,我需要你协助罗迪,把铁匠们尽可能撤退到安全的地方去,告诉克林特和守夜人,启动城头的火炮,用光所有火油也在所不惜!”

女爵应声而去,鹰眼在城头高举长弓,守夜人最后的火力齐齐射向尸海,连绵炸裂和烈焰声里,斯蒂夫手持星盾,高高跃起,扯住一头猛犸象的尖牙,用力一荡,踩上冰霜巨人的膝盖,用星盾狠狠刺入坚冰,艰难地攀爬到他的肩头。

“斯蒂夫!你该在城下等我!”金红机甲艰难掠过霜巨人的下巴。

“而你该告诉我机甲受损严重,很可能是有去无回的最后旅行!”斯蒂夫吼回去。

半空一阵静默,斯蒂夫听到了托尼大笑的声音:“你这是要与我一起殉情吗!?”

骑士举起星盾,狠狠砸向霜巨人另一只眼睛:“我是要跟你一起,无论生死!”

一声惨嚎响彻冰原,霜巨人双目皆盲,恼怒不已,托尼在半空中接住滑落的骑士,丢下最后的火油弹,巨响吸引了霜巨人的注意,他追着声音朝铁柱挥出巨拳,斯蒂夫艰难地举起星盾挡住托尼的后背。

冰拳撞上星盾,托尼的机甲崩溃碎裂,仿佛被飓风掀翻的小舟,二人从半空翻滚而下,正在尸海中迎敌的浩克仰头大吼,抬手去接。

巨大的冲击力,将三人推到铁柱之后,撞上长城脆弱的城墙,一处破败的墙壁轰然坍塌,风雪瞬间穿越这巨大的缝隙,扑向北境冻土乃至七国各地,千百年屹立不倒之绝境冰封被生生敲开了一块!

克林特在墙头踉跄低头,冰霜巨人的一只脚已经踩在两根铁柱当中!

“就是现在!”鹰眼大吼一声,一只铁箭破空而下,戳在索尔面前,勇武的王子和银臂的旧王大吼一声,齐齐搬动机关!

几乎同时,尸鬼大军和冰霜巨人如海浪一般逼近眼前,涌向铁柱后的城墙!

铁柱顶端的振金球如风般转动,柱身细密的空洞里喷出熊熊烈火,连接构筑起一道连绵火墙,将扑向长城的一切,烧成灰烬!

无知无觉的尸鬼如飞蛾扑火一般前赴后继,异鬼嘶吼着试图召回傀儡,冰霜巨人的一只脚腕被烈火融去半截,它在半空歪扭着,仍挥拳击塌了黑堡的一处城墙,才跌坐在地!

这震颤惊醒了晕厥的斯蒂夫和他怀里的托尼,精疲力竭的浩克已经变回瘦弱的好博士,托尼扯下破烂的袍子把他紧紧裹住。

墙下的复仇者们已经重伤脱力,冰霜巨人却还蠕蠕而动,火墙在此刻却突然停熄!

“ 不!”托尼挣扎爬起,扶着斯蒂夫的手,二人彼此搀扶着,跑向机关台。

巴基的银臂扭曲断折,被冰寒侵蚀的金属终于支撑不住。

异鬼见隙怒吼,尸鬼卷土重来,长矛,铁箭破空而过,一个身影猛地窜上高台,推开了艰难支撑的铂金卡奥,用力搬动铁杖。

铁柱之间烈火再起,娜塔莎踉跄爬起,只来得及格挡飞向巴基的铁箭,却没法阻止一支长矛刺穿台上勇士的胸膛。

巴基咬牙抬头,索尔也瞪圆了眼睛。

黑衣的守夜人死死按住铁杖机关,双眸是沉沉的墨色,脚下是绽开的血之花。

“赫尔穆特▪泽莫!”托尼惊呼一声,斯蒂夫也是一愣,伸手接替他按住铁杖,北境的叛臣泽莫踉跄退步,斜倚着城墙。

索尔咬牙用力,手中的铁杖因为振金的共鸣而嗡嗡发颤“你竟没死,还加入了守夜人?”

泽莫脸色如冰,淡淡一笑,依旧是从容的模样:“再卑劣的骑士,也该死在战场,只是,在死之前,要把人情还清。”

说着他抬起未染血的右手,将一只冰蓝色的长匣用力一抛。

“远古冬棺!”巴基低头,腰侧的兽皮已经不翼而飞,所有人眼睁睁地看着那秘宝落入一名铁匠手中。

“不。”索尔绝望地哀叹。

那人坐在墙角,伪装成一名瘦弱的铁匠,风吹落他搭在肩头的外袍,露出略长的黑发和绿色的眸子。

他的脸庞仍是旧时的稚气清秀,身形也恢复成少年孱弱,冰蓝色的花纹在冬棺之上升腾,顺着少年的指尖在他皮肤上漾开霜色的苍白。

“洛基,不……”索尔眼中盈起泪光,他紧紧攥着火墙的机关,无法挪动一步。

鬼魅般的蓝色在洛基眼中凝聚,他浅浅勾起唇角,对他的兄长含泪而笑:“从你知晓我身世的那天,就早该料到这结局了,不是吗?”

恶戏之神手托冬棺,垂目轻叹,那清冷的声音不再口出恶戏,而是吟唱着一首古老的哀歌。

“寒冰之血,远古之魂,鬼火为眸,赐吾无尽长夜为王!”

冰霜在他头上凝成王冠,将他乌黑的长发染成霜白,巨人在火中咆哮,异鬼举剑而啸,手持冬棺的长夜之王穿过火墙,毫发无伤。

他再不曾回头,只是走过之处,尸鬼坠地成尘,异鬼默然相随,冰霜巨人拖着一只残脚跟在夜王身后,他们再次穿越冰原,消失在鬼影森林的深处。

鬼哭尸啼仿佛还在耳畔,泽莫的尸身依旧含笑而立,托尼身披半副残甲怅然远望,复仇者们在他身后聚集,守夜人们哽咽无语,铁匠们在残破的墙后爆发欢呼。

索尔如梦初醒,松开机关,铁柱构成的火墙悄然熄灭,他朝着洛基消失的方向走了两步,又堪堪停住,紧紧握拳,再回头,已是一派凛然神色。

斯蒂夫和托尼对望了一眼。

“我们等你一年。”托尼疲惫地叹气,倚在斯蒂夫怀里无奈苦笑“无论你能否找到那巧舌如簧的小坏蛋,都得在一年后回来,否则,我就把铁王位传给奥创。”

索尔认真点头,抽起钢剑背在身后,朝鬼影森林狂奔而去。

坍塌的城墙之后,欢呼尖叫声越来越大,复仇者们疑惑回望,才发现墙后聚集了一支人数众多的混合援军,北境的狼旗熊旗之中,亦夹杂着凯岩城的 狮旗,风息堡的鹿旗,甚至多恩的金枪贯日旗,以及数不清的属臣族旗。

“…….我们赢了。”托尼喃喃低语,尽管全身仿佛被碾过一遍地刺痛。

“我们赢了。”斯蒂夫附和着握住公爵的手,转头对爱人奉上一个笑容。

那是一张被血渍和泥污弄脏的面孔,却依旧如传说一般英俊无双,托尼笑着奉上一个战后的亲吻,即使有热泪从眼角滑落。

 

(下章待续)


PS:

大战终于落幕,罪与罚,爱与荣光,牺牲和希望,这个故事也将奏起尾声。

下一章,大结局。


评论 ( 31 )
热度 ( 58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