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巍澜衍生】清平愿-战长沙AU(沈参谋x赵公子)17

17.

赵公子觉得,让一杯桂花酿撂倒的沈参谋此刻正软软地倚在他颈窝,自己若是不做点什么,实在是对此等良宵美景之大不敬,便半扶半抱地将沈长官放在被褥上,喜滋滋地替他脱靴解扣。
只堪堪偷了个香,沈巍闭着的眼睛便颤颤睁开了,转了一转定在赵云澜脸上,只把赵大少爷看了个全身发热。
“小巍呀,你看,咱俩这都,都两情相悦了,是不是该,该再近一步?”赵云澜斜倚着锦被,单手撑着脑袋,一边柔声哄着一边解开沈长官最后两颗扣子。
“沈长官~虽说冬日天寒,可你这也穿得太多了,贴身衬衫里怎么还有个背心…….”
沈巍愣了一下,似乎突然发现自己衣衫不整似的,猛地握住了赵公子往背心里继续推进的爪子。
赵云澜一怔,继而轻轻一笑,抽回手,拍了拍沈巍的手臂,轻声道:“别怕,你若觉得今日不妥,我去跟老楚挤挤也…….”
被捏住的腕子突然一疼,多年习武的本能让赵公子下意识一挣,向床下探出一条腿去,肩头却被一股大力猛地向床里一拉,半个身子就被摁在沈巍方才躺的地方。
醉猫儿化了猛虎,沈长官的膝盖死死地压着赵公子的腿弯儿,金丝目镜不知落在何处,那双远山般的剑眉正紧紧皱了,墨色的瞳孔里倒映着赵云澜略显惊恐的脸。
每根神经都对他的大脑叫喊着危险,可赵云澜却放松了四肢,只因为,擒住他的这个人,可是沈巍啊。
他一边惊疑,一边暗暗期待着,在他面前从来垂目浅笑,儒雅有礼的沈巍,究竟隐藏着怎样的,他不知道的另一面。
“你,要去,找别人?”眼角发红的沈巍冷冷发问,然后不待赵云澜回答,便紧皱了眉,空着的右手微动翻出寸长的纤薄刀刃,一道寒光掠过沈长官眼底,竟是杀意!?
赵云澜本能地挣动了一下,腿上的沈巍沉稳得仿若磐石,心口便是一凉,冷汗霎时贴着额角流了下来。
薄薄的刀锋顺着沈巍的指缝,滑过赵云澜的领口,丝绸小褂的盘扣被齐齐切断,却没在赵公子单薄的胸膛上留下一丝红痕。
“你不许去,哪儿也不许去……”沈巍俯身低语,用额头抵住赵公子的额角,将刀锋顺着褂子下摆继续向下,唬得赵公子脸色发白,赔笑道:“我自己来,下面我自己来,哎哟,你这刀可拿稳些啊,沈长官,沈公子,沈哥哥!”
沈巍的手顿了一顿,抬起头来瞧他,方才的萧杀之意消散无踪,眉梢眼角都是羞怯的窘迫,他怔怔愣了一刻,才结结巴巴地问:“你,你方才叫我,叫我,什,什么?”
赵公子瞧着他手里的刀和他这羞怯模样,惊魂未定色心又起,坏笑咬牙:“沈长官?”
沈巍皱眉,似乎颇为难地瞧着赵云澜,手上的力道却是又松了几分。
赵公子悄悄松动了双手,轻轻握着沈巍的腕子,把那危险的薄刀片从他指尖抽走,眨眼歪头“沈~公子?”
沈巍眉心更皱,难耐地咬了唇角,露出一丝又恨又爱的笑意来,一双水润的明眸定定瞧着赵云澜。
赵大少的双手拨开沈巍的腕子,贴上手感极佳的侧腰,顺着那碍事的背心向上探指,眉眼弯弯地笑:“沈~~~哥哥?”
沈巍全身的肌肉猛地绷紧了,赵云澜也在此时瞪大了眼睛,若是此前赵公子还对这海归军官的实力没有把握,此时,他已深知沈巍绝不单单是军校毕业那么简单,他的身手和眼神,那是曾经以命暗杀之人的眼神,而高手过招,胜负往往只在一秒。
赵云澜抓住了沈巍失神的一秒,四肢用力,打算将腿上的沈参谋掀翻在床,一血前耻。
他是如此打算的,也是如此做的,然而,没掀动。
赵公子愣住了,而沈长官亦不欲再忍,一招泰山压顶使成了饿虎扑食。

“沈巍,沈巍,冷静,冷静,你,你这,你对风月事不熟悉,还是我来,不,不是,我也没跟人实践过,可我理论知识丰~哎哟,我错了,错了错了,沈长官,小巍,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啊~~~~你倒是轻点呀,嘶……..”

翌日清晨,午后的冬阳懒懒地挂在窗棱。
赵公子裹得像个蚕蛹,只露出个鸡窝一般蓬乱的脑袋,脸色忽红忽白地瞧着坐在他床边的沈长官。
对方鼻梁上架着金丝目镜,衬衫挺括,身姿笔直,将双手撑在膝上,端坐地像是长沙城第一正人君子,只是从耳朵尖到脖子根儿都红得像枣。
看得赵云澜心中又酸又痒,轻轻动了一动,便皱紧眉头闷哼一声,沈长官跺地而起,刚扶住赵公子,却被他扯住了袖子,用一双水汪汪的明眸盯住。
“我,我会负责的……”沈长官窘了半晌,才红着脸低头嘟哝了一句。
这低眉顺眼的小媳妇样让赵云澜眼角微抽,随即将沈巍的袖子向怀里一扯,坏笑问道:“小巍哥哥,你要怎么负责呀?”
沈巍抬眼,连眼尾都红了,赵云澜忍不住凑过去吧嗒嘬了一口,又哎哟啊呀地歪回床上扮虚弱,只把个沈参谋急得坐立难安,才颤颤伸出一只手:“小巍哥哥若真心疼我,以后,可事事都听我的?”
沈巍握住他的手按在心口,正色道:“那是当然。”
赵云澜在枕头上躺平,一字一句道:“我要参军。”

(未完待续)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