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57.光明亲王,古堡四人和小暗杀者

 

海水不知疲倦地拍抚着礁石,将巨大的货船推至岸边,绳索被高高抛起,又重重落下。

细密的雨丝不紧不慢地泼洒向每个登岛的旅人,他们无声地簇拥着一个瘦小的身影,一级级踏上湿滑的岛屿台阶。

绵延起伏的山峰恍如睡龙的脊梁,高耸的城堡就坐落在火山铸就的云雾之中。

阴雨和风浪掩去了空气里的硫磺味道,披着墨绿色斗篷的大人在半山停住了脚步,远远眺望那兀自喷薄着热力的火山口。

“.…..这下面,全都是龙晶,是吗?”少年稚嫩的声音从斗篷之下发出问询。

紧紧跟随的侍从恭敬弯腰,眸中漆黑一片:“是的,大人。”

绣着金丝编线的宽大兜帽下,面容苍白清秀的少年抿起薄唇微笑:“如此,我更得拜访一下咱们的守备了。”

他的侍从微微一怔:“您是说光明之亲王大人?可,这位殿下多年来从不见外客。”

少年的绿眸在雨夜里闪亮:“哦,他会见我的。”

 

闪电划破石鼓楼上的天幕,细雨伴着隆隆雷声轰然泼洒下来。

龙石岛守备侧转了头,柔软的金发从他肩头滑落,自然之怒让这位英俊的王族微微皱眉,从书桌旁起身,伸手合拢半开的窗棂。

“真是好大的雨啊…..”

一声悠然的轻叹,从宽敞书房的另一端传来,亲王讶异地转头,来人正脱下湿淋淋的斗篷。

“是谁?”亲王凛然问道,紧缩眉头的样子与奥丁有几分相似,却少了国王陛下眉宇间的戾气。

“啊,真是令人心伤,我以为,至少巴德尔叔叔, 不会忘记我呢……”那人的叹息里带着戏谑的笑意,一步步慢慢走近。

摇曳的烛火照亮他黑色的长发,清秀到魅惑的面容上,绿色的眸子饱含笑意。

青年亲王慢慢睁大了眼睛,低声惊呼:“七神在上,洛基!”

他朝面容苍白的侄子走了过去,用温暖的手拥抱了湿淋淋的小王子。

“感谢七神,你没事儿,哦,索尔传讯说你坠河而亡了,简直让人心碎,让我看看你……”亲王眼含热泪地握住侄子的手臂,轻轻拂过他的肩背,那瘦削单薄的触感又一次让这位年轻的守备热泪盈眶。

洛基微笑看着他的这位王叔,总觉得他更像是母亲弗丽嘉的血亲,温柔脆弱,完全是兄长奥丁的反面。

“天哪,你一定受了很多苦,可怜的孩子…….”他抹了抹眼角,微笑道:“你在火炉这暖暖身体,我马上叫人送来干净的衣服,啊我记得你爱吃甜…..”

洛基握住叔叔的手臂,摇头道:“我不需要那些,叔叔可以给我别的东西吗?”

亲王连连点头,慈爱的揽住侄子的肩头:“当然,我的侄子,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

洛基灿然一笑:“我想要这座岛啊,王叔。”

“什么?”亲王一怔,洛基的手便按住了他的心口,浅浅的金色光芒钻入他的皮肤,那双酷似索尔的浅蓝色眼眸变成沉沉夜色。

洛基露出狡黠微笑:“请把龙石岛送给我吧,王叔?”

“.…..别开玩笑,洛基。”

少年冰冷的手指被握住,洛基惊恐地瞪大眼睛,亲王一脸狐疑地眨眨眼睛,又晃了晃脑袋。

“怎么回事?是风把烛火吹息了嘛,洛基?”光明之亲王巴德尔▪兰尼斯特如此问道,朝摇曳的烛光伸出了颤抖的手。

洛基愣住,怔怔问道:“您,您说什么?”

亲王顺着声音侧转了脸,双目一片黑沉:“.…..我,突然看不见了,洛基。”

 

…….

 

“我什么都看不见了,大人。”一个声音在黑暗里嘀咕。

“哦闭嘴,还有别摸我的屁股,肥鸟。”另一个声音回应他。

“什么?我才没。”黑暗中的神箭手低声嚷嚷。

“哦天,很抱歉,我不知道这个软软的是….哦抱歉。”好博士惊慌地抬起双手。

“别客气,布鲁斯,感谢你的赞美。”小胡子笑嘻嘻地回答,斯蒂夫回手拉着他的手臂出了密道。

月亮从高高的窗棱里泼洒一地碎星,夜风呼啸着在破败的库房里纵横驰骋。

年轻的公爵微微打了个寒颤,他的骑士展开斗篷紧紧裹住了他。

鹰眼舒展四肢,轻松攀上了巨大的承重梁架,从高处查看四周。

布鲁斯拢着袍角跌出密道,小心翼翼地躲入墙角的阴影里。

托尼站在月的银辉里,望着他的骑士,斯蒂夫缓缓迈步,沉默着举目四望。

淡淡的霉味在空气里飘荡,斯蒂夫的脚步让地板发出破败的哀鸣,他不自觉地朝某个方位伸出手,就好像他记忆里的某些东西,还放在原位。

月光轻轻拂过曾经雪白的墙壁,那里残留的长长痕迹昭示着曾经堆满的各式库藏,拜拉席恩家的财富,如今只剩四壁。

斯蒂夫停下脚步,顿了一会儿,轻声道:“从仓库出去,沿着侧梯再向上,就是藏书室,克林特,看到什么?”

神箭手轻巧地几个腾转跳到地面,摇头道:“没看到任何巡逻兵……”

斯蒂夫的眉心紧锁着,沉默点头,托尼握住了他的手。

对年轻的公爵露出一丝笑容,斯蒂夫牵着他推开了仓库的门,博士匆匆跟上,鹰眼垫后,一行四人在走廊里毫不迟疑地疾行,因为没有人比斯蒂夫更熟悉这里的地形。

他们路过了同样空荡的军械库,斯蒂夫的手越发收紧,托尼跟着他攀上长阶。

骑士的担忧不言而喻,风息堡的衰败比预想地还要厉害,腐尸遍地的广场,无人把守的城墙,徒留四壁的仓库,如果风息堡已经成为一座空城,那藏书室也……

长长的楼梯在中途转了个弯,留出一个小小的休憩观景台,斯蒂夫停了下来,查看托尼的情况。

小胡子公爵对他微笑,额角的汗水和耳垂的黑纹却让斯蒂夫难以放松心情。

“幸亏哈皮跟着娜塔莎走了,不然他可爬不了这么长的台阶。”托尼笑嘻嘻地说,乖乖地让骑士替他擦擦汗。

“希望他们能找到博士需要的药材。”克林特嘴里说着,一双眼在夜色里也明亮有神。

“流民都朝铜门城的方向撤离,我想,那边的物资应该好些。”博士气喘吁吁地推测,摸出水壶喝了一口。

克林特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抬头道:“大人,不如我先上去看看,你们在这里等…..”

神箭手的话还没说完,观景台上方的缝隙里,就射出两只弩箭。

斯蒂夫猛地转身挡住托尼和博士,一只弩箭插入他脚边的砖缝,另一只在他后背敲出一击脆响,滑落在地。

几乎同时,鹰眼已经搭弓拉满,朝着漆黑的楼梯上层发出连环箭,如石沉大海。

“是机关墙,克林特,他们在墙壁里。”斯蒂夫喊了一声,扯出藏在斗篷里的星盾,将托尼朝博士的方向轻轻一推。

弩箭随着他的喊声再次出现,斯蒂夫举起盾牌连连遮挡,克林特眯起眼睛,发现了墙壁上细小的空洞。

“在你左前方,斯蒂夫!”鹰眼扬声喝道,斯蒂夫高高举起星盾,朝着左前方的墙壁重重一击。

脚下的地面微微一颤,墙壁如蛛网一般碎裂,夹层墙壁纷纷剥落,灰尘里传来呛咳的声音,一只歪歪扭扭的匕首从墙壁里戳出来,被斯蒂夫轻松格挡,反手一扯,拽出一个脚步踉跄,头发灰白的男人。

“咳咳,老天,这小子力气真大!”墙壁里的人跌落在地,骂骂咧咧地揉搓眼睛,身上破旧的皮甲沾满了粉尘。

“卡啦,哗啦啦!”裂纹不断扩大,整个夹壁墙拍碎在地,不大的观景台半数都被腾起的灰尘砂砾掩埋,三个坐在墙壁空隙里的男人抱着弓弩愣在那里,满头满脸都是沙土,像是宫廷喜剧里的弄臣般滑稽。

“哦该死。”留着浓密两撇胡的高大骑士甩了甩头,胡子像是小刷子一样在他上唇颤抖。

“嘿,看着点杜根~!”眉眼细细的骑士嫌弃的甩头,从卡座里起身躲避。

“滚你的,朱尼普,你这娘娘腔!”大胡子杜根撇嘴骂道。

最后一名骑士伸手按住朱尼普抽出一半的短剑:“哎哟得了得了,死之前就不能高高兴兴的吗?”

“也只有你才能笑得出来,咱们让个小子给揍了,傻笑山姆!”坐在地上的骑士拍打着自己身上的灰,回头骂道。

“我是快乐山姆…..”他的伙伴嘟哝着撇嘴,脸上的皱纹都挤在一起。

“七神在上……”斯蒂夫握着盾牌站在那里。

“别侮辱七神,小子,如果你信仰神明,怎么敢夜闯风息堡偷盗?起来,平克顿,别跟烂泥一样摊在这里,死也死得有骨气。”杜根伸手扶起跪坐在地的老伙计,恶声恶气地骂。

“是咆哮侍卫队……”斯蒂夫的声音有些颤抖。

中年骑士们愣住,疑惑地看着眼前的青年,他们的目力已经衰弱,在昏暗的楼梯边看不清对方的模样。

“你,认得我们?”欢乐山姆惊讶的问。

斯蒂夫朝他们迈了一步,骑士们整齐地退了退,身上的尘土扑簌簌落下。

“少将朱尼普,尾指平克顿,快乐山姆,和杜姆杜姆老杜根,天哪,你们,都还活着……”

金发骑士放下星盾,伸开双手,朝那些狼狈的骑士们走去,将包含着惊喜的面容暴露在月光里。

骑士们防备地举起武器,又缓缓放下,惊恐地瞪圆了眼睛。

那张只出现在画像和梦境里的面孔,依旧如十几年前一样年轻英俊。

 

…….

 

“见鬼。”皮特罗骂了句,踢了一脚风息堡厚厚的城墙,然后弯腰查看他姐姐的情况。

旺达蹲坐在枯树的断根上,全身颤抖,脸色惨白,痛处和酸涩在她的四肢里游走,终于有了退去的迹象。

“你还好吗?”皮特罗眼泪汪汪地扯住姐姐的裙角,跪在她脚边。

小女巫点头,抚慰地摸了摸弟弟的脑袋,恨恨地看着眼前巨大的古堡。

这座屹立千百年的堡垒,不光有坚硬厚重的墙壁,砖石之内还用强大的守护咒语加持过,使魔法的力量无法穿过一丝一毫。

追着托尼▪史塔克赶来的小小暗杀者们,被风息堡的防护咒语阻拦,反噬力让旺达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当场吓哭了她的兄弟。

姐弟俩依偎着远离了城堡,等候疼痛和脱力过去。

“我们要在这里等他们出来吗?”皮特罗扯了一根草叶放在嘴里嚼了嚼,嘟哝着问道。

旺达抿紧嘴唇,美丽的眼珠转了转,看看她骨瘦如柴的弟弟:“你饿了,是吗,皮特罗?”

小男孩有些害羞地吐出嘴里的草叶,若无其事地揉了揉肚子,结果揉出一声巨大的肠鸣。

姐弟两都是一怔,继而嘻嘻呵呵地笑了起来,小小的脸上满是天真稚气。

旺达站起身,拍打棉布裙上的草叶,珍惜地抚平细小的褶皱,握住她弟弟的手:“我们走。”

“去哪?史塔克还在那里。”皮特罗亦步亦趋地跟着姐姐,懵懂地回望那巨拳一般的古堡。

他同样瘦小的姐姐扬起下巴:“你听到的,他们分成两队,约定三天后在铜门城汇合,胖胖的男人和红发的女人骑马走了这边,我们只要追上他们就行,在铜门城吃得饱饱的,等史塔克送上门。”

听到吃,小快银喜笑颜开,连连点头:“嗯!那就再让史塔克多活三天。”

旺达皱眉,认真地嘱咐弟弟:“不,我们不能真的杀死史塔克,记得吗?我们答应了,要带活的史塔克回去。”

皮特罗眨眼,低头思考了一下,又笑起来:“那我们可以折断他的腿,这样他就没法逃跑了,就像斯特拉克敲断我的腿那样,那很疼,也会让史塔克很难受的。”

旺达赞同地点头,两姐弟穿过半人高的树丛,走上通往铜门城的土路,路边的流民朝他们转过头来。

漂亮的双胞胎姐弟眨眨眼睛,握紧了手,多年养成的警觉让他们感受到了恶意。

几个衣衫褴褛的流民朝他们靠近,其他的人自身难保,只能留下一个怜悯地眼神,扯着家小继续赶路。

姐弟站在原地不动,直到那些恶徒举起手里的石块,朝他们扑过来。

一道红光在小女孩的指尖闪现,那些石块从脏污的手指里滑落出来,敲在那脏汉自己的膝盖骨上,惨叫声响起的时候,一道银光落在他同伙们的头上,二人哀嚎着撞在一起跌倒在地。

皮特罗欢笑着回到她姐姐身边,最后一个恶徒尖叫一声,转身要跑,小女巫对他伸出了手,双眸泛起红焰。

那心怀歹意的流民突然安静下来,眸中一片空茫,继而痴痴狞笑着,举起手里的薄薄石片,对着自己的咽喉狠狠一切。

血液喷涌而出的时候,漂亮的小姐弟已经手牵着手,欢笑着跑远了。

 

(下章待续)


PS:北欧神话里的光明之神巴德尔,有说法是奥丁和弗丽嘉的儿子,索尔的弟弟,这里成了奥丁的弟弟,文弱的贵族青年,龙石岛守备。

神话里,他死于榭寄生化成的宝剑,也有说法,一切都是洛基的阴谋......

红毯活动马上开始,孩子们一定一定,要注意安全,爱他人要先爱自己喔。

祝平安顺利。

评论 ( 10 )
热度 ( 40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