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64.鬼话连篇,母亲之心和狭路相逢

 

托尼睁开眼睛,看到世界上最英俊的睡颜,以至于他无法判断这是不是美梦的一部分。

他无意识地扬着唇角,直到目光从骑士凌乱的金发,肩颈的线条一路落到交握的手上。

他们的手掌心相贴,落在浅银色的龙蛋上,托尼的手腕被黑纹缠绕,斯蒂夫的指尖全是斑驳的血痕,小臂用木板和染血的绷带固定着。

年轻公爵的笑容从唇角消失,他小心翼翼地抽出手指,翻转僵硬的身体,等脑袋里的嗡嗡声慢慢过去,半晌,才发现那些声音并非来自脑内。

托尼小心而缓慢地把斗篷一角塞进斯蒂夫手里,翻身挪下简陋的板床,朝着塔楼高高的垛口迈步。腿脚膝盖仿若新生,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多恩松软的沙地,一只手扶住了他,托尼回头,好博士端着一碗热汤站在他身后。

“所以,不是梦?”托尼懒洋洋地笑,眼睛不安地在布鲁斯身上探寻伤痕和淤青。

“你指我们的胜利,还是你自杀式的演出?”布鲁斯将汤碗凑到他唇边,浅浅地微笑着。

托尼眨眨眼,乖乖地低头喝干了汤,舔舔嘴唇,叹息道:“我还活着。”

“很多擦伤很多淤青,是的,大人,你还活着。”

托尼苦笑着皱了皱眉,扶着布鲁斯的手,慢慢地挪出步子:“…….告诉我这是梦,布鲁斯,我梦见斯蒂夫跳下城头,告诉我这不过是噩梦的片段?”

博士微微皱眉,轻声道:“恐怕这不是,大人,他试图用星盾减缓你们下坠的速度,或者,他只是想跟你一起……”

班纳没有说下去,因为托尼的手颤抖得太过剧烈。

“.……他伤的如何?”楼下的吵杂声音掩盖了公爵声音里的脆弱。

“左臂,和同侧的肋骨,但是愈合的速度很惊人。”布鲁斯略去了那些血肉模糊的疼痛,可托尼依旧皱了眉。

他握紧了布鲁斯的手,踏上垛口的石阶,倚靠着古堡的老旧城墙站着:“真高兴你在这,布鲁斯,哦,还有绿色的宝宝。”

布鲁斯撑着他的手肘,仰头望着公爵的眼睛,哀伤地笑:“……希望你看过被绿宝宝砸毁的地下水道,还能这么喜爱他。”

托尼大笑着拍拍布鲁斯的手臂,将目光转向塔楼之下的广场,抿唇扬眉:“现在,告诉我,布鲁斯,这些吵死人的家伙是怎么回事儿?”

御林铁卫的金袍耀眼到刺目,他们没有抽出宝剑,可甲胄的阴寒也足以让人胆战心惊,咆哮骑士团挡在瑟缩的流民前面,克林特蹲坐在通往塔楼的台阶,手松松地搭上长弓。

领头的那位大人身姿纤瘦挺拔,齐肩的黑色短发下是一张混合着英气的美丽面容,只是眉目之间的冷漠让她少了几分少女应有的娇柔。

她端坐在马上,跟杜根低声说了什么,老骑士梗着脖子毫不退让。

托尼转头欲言,却惊讶挑眉,身边的布鲁斯已经翻起兜帽,用皱皱巴巴的围巾遮挡了自己的口鼻,只露出一双惊怯的眼睛。

“哦,别假装忘了我是个逃犯,大人…….海务大臣希尔奉王命而来,褒奖风息堡英勇的战士们,他们带来了几大车的食物和美酒,流民饿昏了头,朝那些犒赏伸手,跟御林铁卫起了冲突,王领来的大人们下令驱逐流民,而骑士团坚持要留住他们。”

托尼歪靠在垛口,垂目看着下头的闹剧:“驱逐流民,冻死饿死他们才是他们的目的吗?”

“您说什么,大人?”布鲁斯惊愕转眼。

年轻的公爵微微笑了一下,对好博士露出期待的凝望:“也许你碰巧藏着一杯咖啡,嗯?布鲁斯?”

博士在那目光里苦笑摇头:“您是在强人所难,大人。”

公爵拍了拍他的肩膀:“托尼,那才是我的名字,布鲁斯。”

博士抬眼,托尼把大半身体的重量都依靠在他身上,叹息道:“现在给我一杯什么都好,让我的腿能自己好好站直,而不是看见任何男人都贴过去,这可不是一个英雄的形象。”

布鲁斯忍笑答应,从银壶里倒出满满一碗特质药汁,那味道可谈不上好,托尼毫无怨言地吞下,看了依然沉睡的金发骑士一眼,稳稳迈步走下长阶。

 

“我们褒奖忠勇的骑士,也不能忽视卑劣的盗窃,情由合理即可偷窃,风息堡竟敢如此包庇纵容!”一名骑卫兵长大吼着,用长长的枪柄敲击广场的砖石。

“慎言,队长!”希尔在马上回头,高声喝止道。

广场上的气氛像是紧绷的弦,杜根的手已经摸上腰间的剑柄,身后却传来突兀的拍手声。

裹着金红袍子的年轻人站在连通塔楼的台阶上,点头拍手。

女大臣警惕地眯起眼睛,握紧手里的缰绳。

流民们低声骚动起来,那混着金丝的奢华斗篷,简直如同七神的慈悲,点燃那些绝望平民的眼眸。

“说得好啊,这位队长!我们绝不包庇纵容罪恶,无论是北境,还是风暴地,甚至是七国的每一寸土地上,都不能包庇纵容罪恶!”托尼高举手臂,清脆拍击,不断点头,对着马上的希尔俏皮地眨眨眼睛。

一阵恶寒突然攀上女大臣的脊梁,那叫嚷的骑兵队长不明所以地洋洋得意。

身材不甚高大的公爵倒退两步,站上一块倒塌的石像底座,克林特无声地挪到他脚边的暗影里。

年轻的公爵站在高处朗声说道:“御林铁卫是七国的正义,国王的旗帜,在他们到达的地方,即将迎来光明的未来,风暴地将不会再有荒芜的土地,流离的平民,肆虐的强盗和残暴的领主,我,可怜而无助的北境铁匠,也不会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被扣上奴隶商人的恶名!哦,希尔大人,你该看看他们刚见到我时的样子,哇哦,差点活吃了我…….”

大眼睛公爵突然对着女骑士做委屈装,用双手勒住自己的脖子伸出舌头,广场的各角传来低低的窃笑声,骑兵们也忍不住扬起唇角,威名在外的史塔克活像是个蹩脚的弄臣。

希尔却紧皱了眉头,握着缰绳的手越发用力:“史塔克大人,我是代表国王陛下来……”

年轻的公爵完全忽略希尔的话,自顾自摊手耸肩,委屈道“可是我能怎么办,难道因为我是该死的北境公爵,斯蒂夫▪拜拉席恩最忠诚的盟友,就不能弃城而逃,只能奋战到底?哦我没那么伟大,你知道我的,希尔亲爱的……”

女大臣对公爵大人的飞眼忍无可忍:“史塔克!”

“对,没错,佩珀女爵也是这么吼我,在收拾过我的那些烂摊子之后,所以你清楚我的恶劣本性。”托尼俏皮地眨眼,却异常地讨人喜爱,广场上的剑拔弩张似乎不曾存在,人们或无奈或窃笑地看着那金红色的身影。

“可即使是这样的一个我,”托尼微笑着停住了脚步,坦然而安宁地站在断石之上:“却被他们感动了。”他抬起手,向着广场上的流民展开。

“他们生长于此,曾肩负七国最光耀的荣誉,却遭受最深沉的苦难,饥寒交迫,流离失所并非他们的初衷,别无选择也没能让他们沦为强盗,也许拜拉席恩家曾经给七国带来灾祸,可这古老家族关于忠诚,关于守护的信念,依然在这片土地上存活!”

托尼深深呼吸,清澈的棕色双眸望向寂静的广场:“我曾经劝说斯蒂夫▪拜拉席恩公爵离开这里,放弃古堡比放弃生命值得,可这位令人尊敬的勇士拒绝了,因为他知晓一旦风息堡失守,这些流民会遭受什么,而他面对海盗舰队的时候,也并非独自一人。”

年轻的公爵微笑着:“这些可爱的人们站在北门外的山坡,与他们的公爵并肩作战,寸步不离。”

希尔面色阴沉,耳边那些抽泣声并非只来自于流民。

史塔克家的恐怖,不但只靠机械天赋,那诡异的煽动力也让人心惊。

北境公爵拢了拢袍子,诚恳开口 “希尔大人,所以您能理解吗?站在这里的,不是风暴地的流民,而是与斯蒂夫公爵一同守卫风息堡的勇士。”

女大臣无语地挑眉。

“我不会狂妄到替每一个人讨要封赏,可我乐意将陛下的仁爱与这些勇士一起分享,大人来的正是时候,我代表斯蒂夫大人邀请您和在场诸位参加盛大的庆功宴会,我猜,您没有更要紧的地方要去,是吗,希尔大人?”

“.…..是的。”海务大臣玛利亚▪希尔咬着牙的回答瞬间淹没在一片欢呼声里。

“勇士们,去抬属于你们的酒肉!咆哮骑士团们,把国王的恩赐铺满整个广场!”托尼大笑着挥手。

御林铁卫恍然回神,目瞪口呆看着那些饥饿的流民们扑上来,堂而皇之地把手伸向披着金袍的牛车,可他们并没像方才一样乱抢一通,而是抱取一份,送往广场的一角,朱尼普和平克顿正在那里架起柴火和大锅,将食物洗净切块,丢进锅里,孩子和病患们会得到最先出锅的一碗,而他们也懂得忍耐和分享。

托尼贪婪地吸了一口飘扬起来的香气,拢了拢身上的袍子,毫不为难地任由克林特把自己抱下石座。

“精彩的演讲,史塔克大人,丝毫听不出一点指桑骂槐和颠倒是非。”希尔将马交给侍从,敷衍地拍手。

托尼扶着神箭手的手臂站稳,微笑回礼“得到美人儿的赞叹,是我的荣幸。”

女大臣的目光敏锐地捕捉到他手腕上的黑纹,托尼脚步不停,对行礼的流民们报以微笑,伸手从一只篮筐里摸了两只红润的苹果。

“据我所知,您才是风息堡一战的最大功臣,为何绝口不提?”希尔皱眉,看着尊贵的北境之王在袍角擦了擦那果实,就迫不及待塞进嘴里。

“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这里是斯蒂夫的城堡,守护的义务和荣誉当然都归属于他。”托尼咀嚼着甜脆的果肉,眼睛在往来的货车上瞧来看去。

“可斯蒂夫公爵曾在北门宣称,他愿抛弃风息堡公爵的荣誉,拜拉席恩家的名望。”希尔的目光不离史塔克公爵的面孔。

“您再如此凝视,我便要疑心您打算将一颗芳心付诸于我了,我可经不起如此诱惑,希尔大人。”托尼神色如常地丢弃两颗果核,从经过身边的盘子里,捞起一条肥美的鸡腿。

希尔眉头紧蹙地看着他油腻脏污的手指。

“让一位公爵抛弃名誉也要守卫的子民,传出去是多么美好的佳话,哪儿有人会因为这个剥夺一位公爵的权位,更别提,他如今是七国活着的传奇了。”托尼笑嘻嘻地举起鸡腿,虚虚一点。

“在如此险境,也能为盟友谋求一个稳固的局势,斯蒂夫公爵遇到了您,真是幸运。”希尔淡淡一笑。

“一个空荡的古堡,一片荒芜的领地,一群落魄的流民,死守着这些东西不知退让的公爵,还真是幸运呐。”托尼扬唇,眼中却毫无笑意“恢复爵位,并不只是赐予他一个冰冷的高背椅而已。”

希尔的眉心一动,驻足望着手握鸡腿的公爵。

而托尼脸上又露出那副懒洋洋的笑容:“请将我的诚挚问候送与陛下和王后,海姆达尔大人的体恤我也铭记在心,那么,宴会上见,大人。”

女大臣面无表情地在脑中用长剑戳刺北境之王,那大眼睛小胡子却转回头:“哦,忘了提醒你,大人,这会是一个假面舞会,期待吧。”

……

皮特罗在风息堡的广场上奔跑,像个普通的孩子那样,史塔克公爵的金红色袍子在人群里十足鲜艳,却又十足遥远。

背上捆着个婴儿的男孩停下脚步,疑惑地看着自己的腿,又回头看他姐姐,旺达已经站在他身后,握住了弟弟的手。

“是你跑的跟我一样快了,还是史塔克也会魔法?”皮特罗皱眉。

“这城堡有古怪,我们的魔力没法施展,皮特罗。”旺达伸出手指,又颓然地收回,她连移动脚边的石头都毫无办法。

“也许我们应该离这些墙壁远一些?”皮特罗握着他姐姐的手走向广场,醒来的婴儿在皮特罗背后发出兴奋的笑声。

从广场一角冲出来的女人大叫着抱住了躲避不及的快银,用眼泪和亲吻同样拥抱这对姐弟和她失而复得的孩子。

感谢的嚎啕和眼泪让姐弟俩目瞪口呆,那母亲跪在地上揽住孩子们,哀嚎着感谢七神又感谢旺达姐弟,半晌才哽咽着摸出一只银镯塞到他们手里:“收下它,好孩子们,你们把我的心肝送还,让我不至于在悔恨里熬过残生,很抱歉我只有这不值钱的首饰,请收下它,这是一颗母亲的心。”

皮特罗茫然地咬着拇指,旺达同他一样惊愕,她把那银镯塞回女人手里。

“我们没有母亲,却也明白不能夺走别人的,你的心留给你的孩子们,我们只是觉得孩子还是在母亲身边比较好。”旺达坦然说道,却惹得那女人搂着他们又大哭了一场。

用清水和软帕擦拭姐弟俩的手脸,小心地缝补皮特罗裤子上的破洞,将大孩子们的衣服塞进他们怀里,那母亲含泪道:“原谅我只能为你们做这些,我会日夜祈祷你们的平安健康,七神保佑你们,孩子。”

旺达和皮特罗对那家人挥手道别,他们会去往落叶堡与孩子的父亲团聚,可怜的母亲不敢回头,贫困让她无法收留更多的孩子,除了祈祷她别无他法。

“母亲是会流很多眼泪的女人,是吗?”皮特罗舔了舔嘴唇,那女人的眼泪落在那里,咸咸的。

“她的怀抱很温暖。”旺达点头道,他们没有过父母,所以那短暂的温暖并不让他们伤感或留恋。

“史塔克去哪儿了?”小女巫回神,仰头向路过的骑兵问道。

“你们也想看看史塔克公爵?”那骑兵低头瞧了瞧这对漂亮的孩子,把手里的酒壶和果盘递给他们“送上去吧,塔楼上头,运气好的话,你们能见到两位公爵大人。”

 

……

 

“第一件事,贾维斯,提醒我,给这该死的塔楼,建个传送风车。”年轻的北境之王气喘吁吁的爬上最后一级石阶。

“容我提醒您,大人,前一半台阶您只是趴在克林特大人背上啃鸡腿。”那温柔的声音一如既往回应道。

“哦,我应该让他先把我背上去,再去接娜塔……”托尼的抱怨中途消失,因为他看到斯蒂夫正倚靠着墙壁对他微笑。

布鲁斯刚替他换好药,愣怔地看着微笑对视的二人,慌乱地嘟哝着什么躲到台阶下头,把空旷的塔楼留给二位公爵大人。

“…….嘿。”托尼轻轻地开口,像是怕吹散了眼前的幻象。

“过来,托尼。”斯蒂夫对他说,蓝色的眼睛里是星辰大海。

如同风吹人偶一般,北境公爵飘到窄榻旁边,控制自己不要朝伤患扑过去,抓过一边的龙蛋搂在怀里。

斯蒂夫叹了口气,用完好的右手轻轻抚摸托尼的头发,然后顺着他的耳朵,轻抚他侧颈的黑纹。

托尼似乎瑟缩了一下又也许是颤抖,他迷惑的抬眼,就撞进一片深海。

“你总是出乎我的意料,托尼。”那双蓝眸的主人如此轻叹“勇敢,鲁莽,热情,狂妄,聪慧,狡诈…….”

“听起来像个怪胎。”托尼苦笑着垂下目光,而斯蒂夫没有收回手。

“……无与伦比,却又无法触及。”

托尼忍不住再次抬眼,斯蒂夫的蓝眸里有大眼睛的的小公爵。

“别让我失去你,托尼▪史塔克。”放在托尼后颈的手微微用力,而托尼丝毫不想挣扎地落入金发骑士的怀抱。

“仿佛再一次落入深海,不,比那更绝望的黑暗,就是看见你,在我眼前消失。”斯蒂夫的嘴唇,落在托尼的额头,他用右手将失而复得的奇迹扣在心口。

“无论何时,我绝不会放手,你明白吗,托尼?”

心口的灼痛再次袭来,却不是因为那该死的毒,托尼闭上眼睛,无法给出任何答复。

而斯蒂夫似乎也不期待任何回应:“……很棒的演讲,可惜我暂时没法为你鼓掌。”

“你听到了?哦那不过是敷衍希尔的狗屁。”托尼微微扭转身躯,小心地不压到斯蒂夫的伤口。

“注意用辞,托尼。”斯蒂夫完全没有松开手的意思,自然地用指头绕弄他略长的发尾。

“好吧,今晚的宴会,你不会受到邀请了。”托尼笑着抬头,惊愕地发现他几乎要亲上斯蒂夫的下巴。

金发骑士单手揽着他,自然地微笑:“我听说是个假面舞会,为了布鲁斯?”

托尼觉得耳尖发热,喃喃道:“不,我只是不想让人看到你英俊的脸。”

斯蒂夫微微睁大眼睛,涨红了面孔的托尼从他的怀里滚了出去,龙蛋跌在床上跳了一跳,北境之王干咳一声:“嗯,我有很多面具要做,失,失陪了大人。”

慌张的公爵在台阶上踢到了枯坐的布鲁斯,又在长阶拐角撞翻了一对双胞胎的托盘,他胡乱地扶住姐姐,弟弟却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那躺在地上的孩子惊人地称职,死死抓着饱满甘甜的水果,嘴里也塞得满满,一声不吭地流出眼泪。

“皮特罗!”女孩尖叫着挣脱扑向他弟弟,托尼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看着男孩扭出诡异角度的小腿。

 

(下章待续)


评论 ( 20 )
热度 ( 54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