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65.受限之灵,广场之夜和朗姆之吻

 

“这不是我的计划,贾维斯。”托尼敲击着一块薄薄的银片,让锐利的边缘变得柔和。

“.…..您有一双巧手,大人。”召换灵在他颈间闪亮。

七国第一铁匠将那片银色的金属放入冷水中,激出蒸腾的白雾。

“我只想要一个热闹一点的告别,就算我离开了,斯蒂夫也不至于太寂寞。”托尼低声叹息,将那小巧的银色模具放在一块帕子上。

“佩珀和罗迪有我留下的机甲图纸,徒利家和北境的姻亲也足以构成联盟,只有斯蒂夫……风暴地的爵位形同虚设,我不能让他只落得一个荒城。”托尼如此说着,抓起手边的大个锡酒杯,灌下布鲁斯熬制的草药,露出一个扭曲的苦涩表情。

“.…..斯蒂夫大人,也许不需要这些。”那轻柔的声音一如既往。

“可我只能给他这些。”托尼重重放下杯子,用力搓了搓被热气蒸红的脸。

“.……我搞砸了,是吗,贾维斯?”

“您指什么,大人?”

“斯蒂夫受了伤,风息堡现在是一个大集市,我还撞断了那男孩的腿…….”托尼烦躁不安地围着炉灶踱步。

“那只是个意外,大人。”召唤灵轻声回应道。

“我从没跟孩子们打过交道,你说他们会喜欢什么?金镯子还是宝石坠子?”托尼在精巧的木匣子里翻来翻去,里面是特查拉送给他的黄金和珠宝。

“.…..恐怕跟您追求那些美艳女子的方式有些不同。”召唤灵小心地措辞。

“哦这真是,为什么我总在混乱里头?”托尼推开匣子,颓然地坐在一个木桶上头。

“因为您有一颗善良的心。”

托尼愣了一下,抬手轻轻抚上颈间的钢环,苦笑着说:“天呐,瞧我做了什么,逼得一个召唤灵学会了恭维。”

“谢谢您的夸奖,大人,恐怕我没有掌握恭维这种高深的人类话术。”

托尼笑了起来,顺手从匣子里摸出一个金镯丢进炉灶上的容器:“好吧好吧,贾维斯,如果诚如你所说,看看心灵手巧的我能做出点什么。”

“…….有件事也许我该让您知晓。”召唤灵突然说道。

“嗯?”托尼随口应着,在随身的工具袋里摸出一只细长的钳夹。

“我没能提前警示您楼梯拐角有两个孩子……”

“哦那不是你的错,贾维斯,我冲下去的速度太快,就算你提醒了我也…….”托尼摇头叹息。

“是因为我没能探测到,大人。”召唤灵坦诚道。

托尼眨眼,微微皱眉:“这是什么意思,贾维斯?你没能探测到,你也没发现那里有两个孩子?”

“恐怕是的,风息堡的城墙里混入了魔法,在这里我的能力似乎受到了限制。”召唤灵如此说道。

年轻的公爵猛然抬手握住钢环:“你不会被驱散,是吗?”

“我想是的,大人,鉴于我只是灵体不算是魔物。”

托尼飞速地将钢环藏进领口,用掌心按住:“不要做消耗你能力的事,贾维斯,只要维持现状就好,在我需要你的时候,跟我说说话。”

“大人,简单的探测并不能消耗我…….”召唤灵辩解着。

“听从我的指令,就,听我的,贾维斯。”托尼皱眉,更加用力地按住心口。

“.…..是的,大人,我绝不离您而去。”那个温柔的声音回答道。

“很好,很好……”年轻的公爵垂下目光,对着纯金的溶液喃喃。

…….

 

克林特从垛口翻了上来,蹲在厚厚的古堡石砖上发愣,包裹得只露出双眼的班纳博士递给他一只紫色绑带的草编面具。

神箭手无声地落在他身边,接过面具,怔怔道:“我不知道,斯蒂夫原来有一双儿女?”

布鲁斯眨眨眼,闷声道:“说来话长,女爵大人同你一起回来了?”

克林特回神“嗯,你说娜塔莎?没有,我看到她留下的暗记,似乎发现了什么有趣的线索,她要先去别的地方,让我们不必担心。”

布鲁斯微微睁大眼睛:“她一个人,这……”

 “你以为任何人都能独自把你救出来吗?她比一支王领的骑兵队更具杀伤力……这是你做的?哇哦。” 鹰眼戴好面具,满意地转动头颈感受无阻碍的视野。

布鲁斯略显羞赧地坐回角落,拿起一只草扇煽动砖灶里的火焰,灶上的药锅正冒出酸涩的苦味。

“谢啦。”克林特随意地拍拍好博士的肩膀“不过那两个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皮特罗嘴里嚼着酥皮点心,眼睛却看着宽敞城头的风吹人偶,塔楼上已经点起明亮的火把,那些人偶在微弱的海风里缓缓而动,伪装的盔甲已经被取下,他们像一排白色的幽灵在城头摇晃。

这诡异的景象足以吓哭幼童,可对于小皮特罗来说,似乎是再有趣不过的奇景。

他坐在金发骑士的床边,半个身子都要探出床去,被木板和布带包扎固定的腿颤巍巍地搭在木箱上。

同样打着固定板的斯蒂夫公爵一脸慈爱地抬手,拉扯手边的长绳,那些人偶被绳索牵动,缓缓转过身来,朝着斯蒂夫的方向慢慢挪了过来。

男孩的喉咙里发出一声惊喜的咕噜,可他克制着没有喊叫,只一双大眼睛亮亮地盯着他们靠近。

斯蒂夫微笑看着孩子的侧脸,瞥了一眼坐在他们身边的小姐姐旺达。

她像个淑女那样吃完了分给她的一碗玉米甜粥,安然地四下张望,目光落在床角的龙蛋上。

那不是她第一次那样看着它了,这孩子似乎对那颗龙蛋很好奇,却并不开口。

“旺达。”

斯蒂夫喊女孩的名字,那双漂亮的眼睛便看向他。

“你能帮我把那颗蛋拿过来吗?他时不时地需要有人抱抱。”金发骑士微笑着提出请求。

小女孩微微一惊,然后抿唇起身,小心翼翼地抱起那颗龙蛋。

“他有点重,是吗?你可以吗,旺达?”斯蒂夫略担心地询问。

“我姐姐可以,她力气很大。”皮特罗回头抢答,喷出一堆点心渣。

斯蒂夫自然地掏出手绢擦擦孩子的嘴:“是的,她很棒。”

旺达紧紧抿唇,细细的胳膊用足了力气,才把龙蛋递给斯蒂夫。

风息堡公爵对她浅浅地笑:“你可以替我抱着他吗?”

小女孩眨眨眼,似乎有点疑惑地看着斯蒂夫,还是乖乖地坐在床边,把龙蛋放在腿上,轻轻抚摸那些浅银灰色的鳞片。

“谢谢你,旺达。”斯蒂夫微笑道谢,皮特罗拉扯他的袖口,丢出一连串问题:“这颗蛋里真的有龙吗?它为什么需要抱抱?它是你的弟弟还是你的孩子?”

斯蒂夫被逗笑了,摸摸男孩的头发,耐心地一一回答,声音比夜风还要温柔。

他是如此全神关注,没注意到身后的女孩抚摸龙蛋的指尖闪过一丝红光,也没注意托尼从塔楼的台阶走了上来。

克林特对年轻的公爵举起手里的弓箭:“我已经准备好了。”

托尼的目光从斯蒂夫那里收回来,握紧装着礼物的小布包:“有劳。”

神箭手在面具后对他眨眼,从高高的塔楼扶手滑到广场上最高的石座,广场已经被打扫干净,木箱拼成的巨大长桌放在两边,骑士们,流民们和御林铁卫们混在一起,人们戴着各式各样的草编或者布制面具,在酒肉香气里望着射向天空的一只火油箭,燃烧出一道明亮的金光。

“庆功晚宴开始~吃吧,喝吧,玩乐吧!”负责物资清点的侍卫官哈皮大笑着喊道。

他举起装满了炖肉的大木盘,重重地放在长桌一角。

没有乐器,女人们放声高歌就成了乐曲;没有弄臣,男人们拼酒摔跤就成了闹剧;没有华丽的装饰,一捧捧的野花装点在各个角落。断裂的雕像是独唱者的高台,冲刷掉血迹的砖地是舞者们的赛场,那些翩飞的裙摆模糊了破碎的补丁,御林铁卫的金袍也在其中闪耀,劫后余生的短暂和平,是所有人的狂欢。

克林特对着塔楼上的布鲁斯招手,女大臣在长桌的尽头仰头遥望,布鲁斯缩回阴影里,希尔垂下目光,抿了一口杯中酒,微微眯起眼睛。

风暴地的英雄把面孔藏在宽大的兜帽里,从塔楼的阴影里走向荒废的厨房。

希尔起身,穿过笑闹的人群,跟了上去。

破旧的木门开着,托尼倚着门框扬眉:“我再一次怀疑您对我动了心,希尔大人,不然如何解释您的苦苦追随。”

女大臣冷冷地看着他,从腰间解下一个牛皮水袋递了过去:“如果不是海姆达尔大人的托付,我绝对会跟您保持五个城池的距离,大人。”

托尼眉心一动,伸手接过,拔下木塞闻了闻,味道跟布鲁斯熬制的药水惊人的相似。

“哦,海姆达尔大人的品味,真是独树一帜,告诉我这不是他亲手酿的美酒。”北境公爵愁眉苦脸地嘟哝。

长剑遥指托尼的喉咙,希尔皱眉道:“别让我听到你污蔑大人的名誉,大学士不眠不休地翻阅古籍替你熬制解药……”

托尼脸上的神情让女大臣没能说下去,没人会把那种神情跟嬉闹的公爵连在一处。

“收起您的宝剑吧,大人,如您所知,无解之毒很快就会夺去我的生命,何必污染了您的剑锋。”托尼将水袋收进宽大的袍子,做了个请进的动作。

希尔收起宝剑,无意识的跟着他迈步,却在落座的的时候微微皱眉,疑惑自己为何会与荒唐公爵史塔克对饮。

充作桌台的土灶上有一只银酒壶和两只银杯。

“如果我说这是风息堡最后一套银器,您会相信吗?”托尼举起斟满的酒杯笑道。

“我不会,因为国王的赏赐里有足够多的银器。”希尔斜倚着身后的土墙,一饮而尽。

“如果我们输了,国王的赏赐是不是还沉睡在王领的仓库?”北境公爵笑嘻嘻地抿了一口。

“少自作聪明揣度圣意,史塔克,别像个女孩儿一样,一口干掉它。”希尔皱眉,抄起银壶斟满自己的酒杯。

托尼惊愕地眨眼“.…..我是不是不该让一位淑女喝酒?”

希尔再次仰头饮干杯中酒,冷笑道:“淑女这词儿与我毫不相关,就像七国的玛利亚只有你美丽的母亲,别管这东西叫酒,你该尝尝我带来的黑朗姆。”

年轻的公爵再次惊愕地瞪眼:“黑朗姆,那不是水手们喝的,哇哦,希尔大人,我开始有点喜欢你了。”

他们不约而同起身,穿过厨房破败的墙洞,走到被重新堆满的仓库,守卫的御林铁卫惊慌地敬礼,目瞪口呆地看着二位大人捧走了四坛子烈酒并一筐梅干。

 

荒弃的厨房里再次升起灶火,黑朗姆的酒气在那火中蔓延,笑声像是火星一样在夜色里爆开。

“哦天哪,你撞断了一个男孩的腿!”希尔拍手大笑,双颊飞红。

“那简直是做梦也想不到的祸事,我总是没法得意太久,在那么美好的时光之后,就那么一瞬间,砰!我撞断了一个男孩的腿!”托尼摊开手,苦笑着哀叹,领口和袖口都胡乱散着。

“美好的时光?”希尔抄起半空的酒坛,抱在怀里,眯着眼睛笑问。

“美好的时光。”托尼回想斯蒂夫近在眼前的面孔,和他怀抱里淡淡的药草混合青松木的味道。

“你该,该去道歉,对那孩子。”希尔灌下一口烈酒,打了一个酒嗝儿。

托尼的眼神瞬间黯淡下来,无奈地撅起嘴巴,单手托着腮歪在尘土遍布的土灶台“我去了,带着精心制作的,用金银打造的贵重礼物,你,你知道多恩的宝石,价值连城,是不是?”

希尔点头,抬手斟满公爵面前的大锡杯。

托尼抓起它喝了一口,继续道:“可我一靠近,他们就像看到了野兽,不但摔了我的礼物,还哭得像淋了雨的小狗,哦天哪,斯蒂夫一定以为我虐童,他搂着那对双胞胎看着我的样子,哦天哪……”

“传说中的骑士,连哄孩子都很擅长,,斯蒂夫▪拜拉席恩究竟不擅长什么?”希尔嘀咕着,睁着惺忪的眼睛瞧着抓狂的北境公爵,半晌,突然扬眉笑了起来。

“斯蒂夫,斯蒂夫,哦你这懦夫,为什么你不抓着他的衣领,吻住他质疑你的话语?”

托尼像是被雷劈中一般猛地站起身来“什,什么?”

希尔大笑着拍手:“哦天哪,安东尼▪史塔克,七国第一浪子,原来是七国第一胆小鬼!”

托尼支吾着张口欲辩,却又迟疑着闭上嘴巴,猛地抓起杯子一口喝干。

希尔挣扎着爬起来,搂住公爵的肩膀,递给他一坛黑朗姆:“给!一整坛,灌下去,他就是你的了。”

托尼的目光有一瞬间的恍惚,他搂着坛子怔怔道:“可如果我死了,他会不会恨我呢?”

女大臣的笑声消失了,她歪着头,安静地看着托尼:“如你所知,我不喜欢你,史塔克,因为你这种,这种让人恼火的性格,还因为你那美丽的母亲。”

托尼无谓耸肩,希尔推着他的肩膀,将他送出厨房的大门:“可我不想让你怀着遗憾,用无望的暗恋,作为结局,像我一样。”

公爵惊讶地回头,却被希尔扳着脸面对前方的塔楼。

“去吧,史塔克,你的真爱在等待你,去吧。”

女大臣轻声呢喃,将年轻的公爵轻轻一推,托尼朝着塔楼迈出踉跄地一步。

 

广场的笑声和歌舞仍在继续,没人注意衣袍散乱的公爵抱着酒坛登上塔楼。

夜风吹起他的额发,露出他迷蒙的棕色眸子和涨红的双颊,他左脚上的靴子在最后一级台阶上绊掉,右边的外袍已经滑到手肘。

布鲁斯目瞪口呆地从炉火边站起,仓皇地原地转了一圈,又猛地回身,从小床上抱起沉睡的双胞胎,跑向通往藏书阁的窄路。

斯蒂夫披着外袍倚墙而坐,借着月光读几张羊皮卷。他闻声抬眼,看清了来人的轮廓,笑容便爬上唇角,直到月光照亮那张微醺的面孔,斯蒂夫愕然地僵在那里。

托尼像是梦游一般坐到他的床头,将怀里的酒坛塞进对方怀里。

斯蒂夫微微皱眉,低声说:“托尼,你不该喝……”

北境公爵抓起酒坛,举到斯蒂夫的唇边,金发骑士叹息着张口,那醇香的烈酒便汩汩涌入他的喉咙。

他毫不迟疑的吞咽,片刻就喝得半空,托尼丢开了酒坛,小心翼翼地按住斯蒂夫的肩膀,却没能推动毫分。

金发骑士微笑地顺着他的动作躺下,托尼对着他的脸小声说:“现在,你该醉了。”

斯蒂夫眨眼,然后无奈地皱眉,好笑的闭上眼睛,右手虚虚地扶住托尼摇晃的身体。

托尼微笑点头:“这就对了,一整坛,灌下去,你就是我的。”

说完,他便开心地低下头,亲吻他的所有物。

 

(下章待续)


PS:在剧透之海向我袭来之前,我迅速发一波更新。

下周一之前,请不要给我剧透,谢谢大家,我爱你们~么么

PS又PS:谢谢私信我滴小天使,已经改过来啦,么么(*  ̄3)(ε ̄ *)

评论 ( 10 )
热度 ( 37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