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巍澜衍生】清平愿-战长沙AU(沈参谋x赵公子)终章

24.瑞雪照清平

残阳如血,河水滔滔。
天空是暗沉沉的灰,仿佛十方地狱打开首道鬼门。
赵云澜素来不信鬼神,此刻却一再祈求神佛,让自己立时死去。
挡在他面前的男人叹息一声,黯然转头,神色仍是无奈的纵容,仿佛滴落淤泥中的血不是从这具身体里流出的一般。
“地覆天翻,你从不曾流泪,如今,别为了我哭.......”
倒伏的尸体铸成不屈的长城,沈巍的残部成为最后的砖瓦,赵云澜强撑着扯住沈参谋染血的袖口。
“我,和你一起,地府幽冥,我也......”
他的话没能说完,沈巍笑了,像传说里的彼岸花。
可惜这美人出手狠辣,本就伤重的赵连长遭了颈击,眼前便是一黑。
“你若死了,我为何存在?”
他模模糊糊听到这句叹息,便失去了意识。

赵云澜做了个长久的梦,梦见沈巍站在捞刀河畔,血色将军装染成了黑,一伸手,竟真从河中捞出了一把黑色长刀。
他面色如常,举刀力劈,山川震颤,万鬼同哭,犹如恶鬼附身的贼寇便就此灰飞烟灭。
仿佛那把长刀真能斩魂摄魄。
赵云澜在梦里开口,而沈巍只是顿了一顿,便握着长刀,朝河中走去。
“咳咳!”
赵公子从梦里惊醒,手被人紧紧攥着,蹭得满是眼泪。
模糊的视线渐渐凝聚,知夏红肿的眼睛近在咫尺,她笑着喊兄长的名字,喊了一半就哭了出来。
赵云澜微微抽动手指安抚妹妹,目光却在身边游移。
繁复的床帏掩不住零落的晨光,屋里的花香夹着散不去的药气,半身传来隐隐的钝疼,神思却只念着一件要紧事。
“沈.......巍?”
赵云澜微微用力,拉扯妹妹的手指。
知夏的眼泪流了又流,手帕皱成一块抹布,她望着兄长的目光,终是摇头。
“当年,捞刀河畔那次伏击,有很多人,失踪了.......其中也包括......巍哥。”
赵公子怔了片刻,缓缓闭上眼睛,沉默得仿佛没了活气儿,唬得知夏心焦难耐,只能紧紧抓住哥哥冰冷的手。
赵云澜再未开口,只是夜里突然发起高烧,全家手忙脚乱,知夏恍惚间想起许多年前的光景。
上天垂怜,迟瑞从硝烟未散的战场上,找到了还剩一口气的赵云澜,又在送往战地医院的路上,意外遇到了赶来质问军部的沈老爷子。
后来想起,仿佛什么人拨动了两家的人生指针,那一夜与沈老爷的偶遇,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那是1944年的冬天,香港没有雪。
昏迷了三年的赵公子,大梦终醒。

......

赵公子,啊不,赵警长的旧伤总在寒冷时发作,彼时,他正抱着老猫大庆窝在摇椅上取暖。
一个漂亮的小男孩跨过门槛,跌跌撞撞地爬上宽大的摇椅,赵公子长臂一揽,一娃一猫就都窝在他怀里。
“揪揪,讲故事。”男孩眨着大眼睛去扯赵云澜下巴上的胡茬。
“嘶,是舅舅,不是揪揪,美髯公早晚被你小子揪成秃尾巴鸡。”赵云澜握住外甥的小肉手假装要咬。
舅甥二人笑闹一会儿,男孩依旧不依不饶地要听故事,吵得大庆起身溜了。
赵云澜揽着外甥哄道:“好,好,上次讲到哪儿了?”
“唠叨。”
赵公子刮刮外甥的小鼻子:“不是唠叨,是捞刀河,传说关云长关老爷的青龙偃月刀掉在那河里,周仓帮他捞了回来,所以叫捞刀河。”
赵云澜顿了一顿,目光悠长:“有许许多多的英雄在那河畔沉睡,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也有一丝魂魄被留在了那里.......”
“他们,为什么不回家睡呢?”男孩揉着眼睛打起了呵欠。
赵公子缓缓起身,将外甥抱上小床,掖好被角。
“他们.....只是迷路了,但会有人,去接他们回来。”
外甥闭目而睡,赵公子的膝盖隐隐酸痛起来,他抬眼向窗外望去,竟有纷扬的碎雪落下。
赵警长架好墨镜,从门口铁架上抽出把雨伞,拄在手里权当拐杖,沉重街门在他身后开合,檐下的门牌颤了一颤,抖着一个“沈”字。
街上行人匆匆,汽车也放缓了速度,一切都仿佛荷里活的新电影,不再是昏沉的默剧。
赵警长的伞尖儿在路上磕出一个个小坑,珠串一般通向街道的尽头,还有几步距离时,他忽然停脚,雪花便从他帽檐跌落。
学生们笑闹着涌出校门,对着碎雪发出荒腔走板的赞叹。
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小皮猴。
见过东北大雪的赵警长浅浅勾起唇角,学生们笑闹着四散回家,露出走在最后的某人。
那男人穿了一件羊绒大衣,走下台阶的步伐仍带着军人般的挺拔,走了两步,便怔怔地仰头,一把伞在他头顶撑开,目镜的金丝落在鬓边。
“沈老师~沈教授,非得我亲自来接,才舍得回家么?”
沈巍皱眉,将围巾扯下来缠上赵警官的领口,嗔道:“答疑晚了些,雪天路滑,你又出来做什么?”
赵云澜眉眼弯弯,将伞倒向沈巍那边:“只是想起那年........怕你,又不认得回家的路罢了。”
沈巍一怔,抬手接伞:“纵你不来,我亦会去寻你。"
二人并肩转身,沿着街巷踏上归程。
“还好,我没有长睡不醒,你亦没有懵懂失魂,离散多年,都能让我们再遇见,这叫打不散的缘分。”赵警长缩缩脖子,嘻嘻笑道。
沈巍没言语,唇角却是一勾。
赵云澜笑嘻嘻地挽上沈老师的臂弯,朗声道:“瑞雪兆丰年,一年胜一年~”

深深浅浅的脚印落在二人身后,又重新被风雪抹去。
只有岁月知晓,曾经有什么人,来过,笑过,活过,爱过。

(全文完)

PS:会有彩蛋,略虐,介意请绕行。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