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66 .绮梦低叹,指尖微光和恍然忧思

 

黑朗姆的酒香带着一丝苦涩,又混杂了一点酸酸的果实甜香,像是这个亲吻的始作俑者一样,充满了矛盾和诱惑的欲罢不能。

斯蒂夫闭着眼睛,右手轻轻扶住托尼的腰侧,温热的皮肤在单薄的外袍之下,吸附着他的手掌。

托尼突兀地结束了这个吻,斯蒂夫下意识地追着他仰头,微微睁开一条眼缝,窥探年轻公爵的神情。

北境之王正歪着脑袋,像是第一次看清他心爱骑士的面孔,醉意熏然地抿唇而笑,扭着身子斜倚着斯蒂夫的胸膛,浑然忘记了这位伤患正在愈合的肋骨。

隐隐的刺痛并没带来任何困扰,或者说,此时此刻,斯蒂夫完全没法思考除了托尼以外的任何事。

显然,托尼醉了。

斯蒂夫眯缝着眼睛,看着大眼睛公爵再次撑起手肘,朝他倾身相近。

乱跑,傻笑,喋喋不休,和很多的亲吻。

斯蒂夫的脑海里响起佩珀曾经说过的,却沉默地纵容,甚至期待更多。

托尼的吻,迟迟没有落下,而是把手指放在骑士颤抖的喉结上,喃喃自语:“是我的,我的。”

斯蒂夫条件反射地吞咽,托尼的吻就贴了上来。

他的唇轻轻落在那颤抖的皮肤上,斯蒂夫惊愕地睁大眼睛,紧紧捏住了被角,胸口的刺痛或者别的什么突然放大到无以复加。

托尼趴俯在他的伤口上,头发软软地拂过他的下巴,嘴唇柔软而温热地贴着他的脖颈,一只手不安分地扒拉斯蒂夫外袍上的搭扣。

“托,托尼,嘿,嘿。”斯蒂夫难以忍耐地抬手,扶起北境公爵发烫的脸颊,让那双饱含水光和绯色的眼睛望向自己。

“嘿,斯蒂~~~佛…….”托尼迷蒙着眼睛回应他,伴着喉咙里咕噜咕噜的笑声。

“哦天哪,你,你真的很醉了,是不是?”斯蒂夫艰难地举起双手,拂去滑落到托尼眼前的额发。

断折的左臂仍然阵阵刺痛,可胸口的焦灼更让他难以忍受,斯蒂夫望着托尼的眼睛,轻声地问:“你想,做什么,托尼?嗯?”

公爵的眼里闪过一丝迷惑,被朗姆酒侵蚀的大脑让他陷入迷幻的混沌,这混沌里他的骑士正在等待一个答案。

“我想给你,你失去的一切……”托尼笑了,把侧脸埋在斯蒂夫的手掌“爵位,荣耀,财富,权力,亲友…….”

公爵猫咪一样磨蹭着紧挨他脸颊的温暖手掌,微笑道:“也许,还有爱人。”

环在他腰侧的手臂猛然收紧了,托尼无力地趴回斯蒂夫的伤口,砸出一声低哑的闷哼。

公爵意义不明地傻笑,挣扎着起身,斯蒂夫满面通红地看着他重新折腾那该死的搭扣。

“托,托尼,你,你真的……”

北境之王对他露出堪称魅惑的笑容:“哦,我知道你喜欢什么样子的。”

斯蒂夫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在托尼的膝盖:“…..你知道?”

托尼神秘地附身凑在他耳边,手指还紧紧抓着那总也打不开的搭扣。

“棕色头发,大大眼睛…….”

斯蒂夫放在他膝盖上的手不自觉地收紧了。

“曼妙身材,前,后翘,的美人…….”托尼继续嘀咕,声音越来越低。

斯蒂夫微笑抿唇,想起小公爵肉感十足的小肚皮,耳尖不自觉发红。

“聪明,强干,不输任何人的……”托尼贴着斯蒂夫的颈窝,沉甸甸地压着他半边伤口。

斯蒂夫微微歪了头,亲吻托尼的耳朵。

“…….贵族女儿,就像,就像佩吉姨母。”托尼嘟哝着。

斯蒂夫的手一抖,从他膝盖上滑落。

“我会给你,准备七国最丰厚的聘礼和仪仗,同迎娶王后相比也毫不逊色,你们会,生下棕发蓝眸的孩子,最聪明的那个男孩,要用,用我的名字叫他,托尼二世…….”托尼抽搐了一下,像是从一个短暂的梦里惊醒,爬起身,继续笑道。

斯蒂夫紧皱了眉头,开口道:“我以为你记得,我曾说过,不会再缔结婚约。”

托尼用力摇了摇头,朗姆让他的眼皮越发沉重,脑袋里嗡嗡作响。

“可你身边,总得有个人陪着。”公爵年轻的面孔露出一丝为难。

斯蒂夫深深呼吸,无奈地看着胡言乱语的醉汉:“我以为你会陪着我。”

托尼安静地看了他一会儿,低头道:“可我就要死了。”

疼痛在斯蒂夫心口炸裂开来,让他的手无法克制地颤抖,挣扎着从床上坐起,将垂头思考的公爵大人揽在怀里。

“你不会死的,托尼,我不会让你死的,总会有办法,你会活着的。”

像是劝慰托尼,又像是说给自己,斯蒂夫机械地吐出这串句子,恐慌却像夜色一般无声攀上他的脊梁。

托尼靠着他的肩膀,艰难的撑着眼皮,皱眉低语:“我害怕你为我难过,而无法过得幸福,又怕你过得太幸福,早早得忘了我,唉,怎么办好?”

斯蒂夫心碎地听着托尼的呓语,默默向神明祈祷。

“算了,只要你好好活着,忘了我也没什么大不了。”托尼扭动着让自己更舒服地靠在那温暖的怀抱,安心地滑入沉沉的梦里。

 

……

 

布鲁斯把自己重重包裹,将一摞羊皮纸塞进怀里,小心翼翼地拿起一盏油灯,蹑手蹑脚地走出藏书阁,到台阶下的暗影里阅读。

广场的歌舞声已经渐渐沉浸,漆黑的夜和香甜的梦笼罩着这座古堡。

挤在藏书阁角落的双胞胎,在黑暗里同时睁开眼睛。

小女巫旺达翻身坐起,回手扶起了弟弟。

“你的魔力真的回来了?”皮特罗低声问。

“只有一点,不知道能不能治好你的腿。”旺达小声回答,举起抱在怀里的龙蛋,浅浅的红色丝线在鳞片下一闪而逝。

“这是基里安拿走的那个吗?颜色好像不太对……”皮特罗疑惑地皱眉,乖乖地抬起伤腿。

“我能感应到,这上面残留了我的魔力….”旺达把手指放在那些鳞片上,红色的光在她指尖闪现。

皮特罗小心翼翼地缩了缩脖子,坦白道“姐姐,我怕。”

旺达也犹豫地看着弟弟:“我也没有把握,皮特罗,我在这颗蛋上施放的魔力,本应该夺取史塔克的意志,可他似乎并没受到什么影响。”

皮特罗安慰地摸了摸姐姐的手臂:“可他的确是中了毒,我看到他手臂上和脖子上都有吓人的黑纹。他要死了吗?”

旺达想了想,眨眼道:“大概是,蒙面的布鲁斯是很厉害的学士,可他也救不了史塔克。”

皮特罗眼睛一亮:“那我们就不用带走他啦,反正他总是要死的。”

旺达皱眉看着弟弟,摇头:“我们的任务是带他去艾林大人那里,如果他死在别处,我们也是拿不到船的。”

“我们非要船不可吗?”皮特罗抽了抽鼻子,旺达替他披好毯子。

“拿到船,我们就能回岛上去了,或者,我们去新的岛,离开这些人,自由自在地活着。”小女巫轻声说道。

皮特罗点点头,望着那颗龙蛋:“现在我们怎么办?”

“在这城堡里,只有龙蛋才能让我获得一点魔力,我们得一直带着它。”旺达挨着他兄弟坐着,缓缓转动手指。 

“而在掳走史塔克之前,我得试试这魔力能做到什么程度。”

皮特罗可怜兮兮地瘪嘴:“别用我的腿实验,那很疼。”

旺达点头:“史塔克很聪明,也不能用来实验,万一他有所察觉,我们就危险了。”

“斯蒂夫人不坏,而且他也受了伤。”皮特罗嘟哝着。

旺达看了弟弟一眼:“布鲁斯救了你,恩将仇报是不对的。”

皮特罗点头,手指头在毯子里摆弄着什么。

旺达歪头瞧了一眼,皱起眉头:“你留着它做什么?”

皮特罗猛地缩回手,又略觉羞愧地摊开手掌,那是一个小巧的玩具,用金银两种金属混合制成,男孩将它捏在拇指和中指指尖,用食指拨动,那轮轴玩具就旋转出花瓣一般的光影色彩。

旺达紧皱的眉头不自觉一动,皮特罗献宝一般双手一掰,原本叠在一处的金银环就分成两个同等大小的独立轴环,左右手食指轻轻一推,就在男孩指尖绽放两朵金银双花。

女孩的眼睛也不由张大了,皮特罗将金色的放在姐姐掌心,指指轮轴内里:“这是你的。”

旺达疑惑地颤动手指,一丝红光照亮了轴环内部,用细小的笔触雕刻着“旺达”。

“哇哦。”小女巫轻声惊叹。

皮特罗将自己的也凑过去,同样刻着小小的“皮特罗”。

“他怎么会知道我们的名字?”旺达警觉地皱眉。

“布鲁斯说,他偷偷地问过斯蒂夫。”皮特罗熟练地转动指尖轴环。

旺达皱眉:“你打算原谅他了?为了一个银环?”

皮特罗愣住,讪讪地捏住玩具,眨眼道:“我当然没忘记他对我们做过什么,可撞断我的腿这事儿,我觉得,好像没那么生气了。”

旺达安静地看着兄弟,既不惊讶也不愤怒,默然地将金环也塞回弟弟手里,轻轻抚摸龙蛋。

“有些事情,是道歉也无法挽回的……过两天,我会用那个射箭的来试。如果成功,我们会带着史塔克离开。”

皮特罗乖乖点头,把金银双环小心收回口袋里。

……

女爵的长裙滑过光洁的理石砖面,牛皮小靴踏过地面的声音又快又急。

守备将军惊慌地把手里的东西藏在身后,微笑转身,小议事厅的大门就被轰然打开。

红发从肩头滑落,女爵平素冷静的美丽面容盈满怒气,门口的侍从们笔直站立目不斜视,大门在她身后合拢,将军的领口就被狠狠揪住。

“只是这三个月,我收到的史塔克公爵疑似身亡讯报有多少份?而你一直该死的知道他在谋划什么,詹姆斯▪罗迪?”

临冬城首将梗着脖子,僵笑道:“这,我,我们有点误会,佩珀,你听我解释。”

领口被猛地松开,女爵退后几步,甩了下头发,冷冷地眯起眼睛:“好,我听你解释,拿来。”

对那只纤细苍白的小手,罗迪眨眨眼睛。

“把你手里藏着的图纸和讯报先拿来,然后我听你慢慢解释。”

罗迪抿唇半晌,无奈地叹了口气,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女爵:“听我说,了解这些只能让你不必要地担忧,所以托尼才……”

佩珀皱眉,目光飞快地浏览过那些羊皮纸,那上面是平淡无奇的机械部件,唯一一张讯报则提到了与多恩王子的友好相处。

“…….你们在隐瞒什么?”佩珀的怒火被忧虑替代“别跟我说这些不过是普通的图纸,罗迪。如果我没有收到风息堡之战的讯报,那见鬼的金红色飞行翼,我根本就一无所知,他穿着那东西飞上天,又掉下来,差点摔死自己,而你竟然……”

“铁人三号。”罗迪忍不住插嘴道。

“什么?”佩珀猛地提高音调,可怜的将军绷直了背脊。

“是铁人三号飞行机甲,女爵大人。”

佩珀瞪大了眼睛:“三,你是说这不是……他已经做出三个这玩意儿了?在多恩,不,或者在那之前?哦天哪,难道他不知道飞行机甲意味着什么吗?他公然使用飞行翼,跟斯坦挑衅王权的行为有什么两样?”

“佩珀!”罗迪皱眉开口,喝止了临冬城女爵的恐慌。

佩珀抿唇,目光却依然怒火熊熊。

“斯坦的飞行骑兵是用来掠夺,而托尼的,是用来守护,他成功了,再一次。”罗迪轻轻拍抚女爵的肩膀,低声说道。

“.….御前会议的成员们也许不会这么想,而我也受够了担惊受怕的日子,如果他,哦天哪,我简直不敢想象。”女爵颓然地坐在椅子里,手中的图纸散落在地。

“相信他,也相信斯蒂夫大人,传说中的骑士在他身边……”罗迪半跪在女爵大人身边,劝慰道。

女爵焦躁地单手撑住额头:“而他们俩其实都是偏执的类型,一个极端自负,一个极端执着,哦老天,难保他们不会为了彼此惹出什么大……”

佩珀的目光落在那些图纸上,罗迪小心地挪了挪试图阻挡她的视线,却被一把推开。

女爵不顾形象地跪俯在地,将那些图纸收拢在一起,然后对齐叠好,对着窗外的阳光举起。

这些特质的纸张透光性极好,层叠的线条勾勒出一个模糊的人型,那些细小的标注,数字,注释,讲解了每一部分的尺寸和功能,这些图纸叠加在一起,组装出一个详尽的飞行机甲构造,角落还有两行线加粗标注了“金红色”。

“先民之神在上…….”佩珀回头看着柔额头的罗迪将军,将手里的图纸甩得哗哗作响:“你们竟是用这种方法,在我眼皮底下制造组装飞行翼的?”

“都是托尼的主意。”罗迪慌忙地辩白。

佩珀转头捡起那张讯报,叹气道:“这,当然也不只是一张保平安的书信,多恩,特查拉王子,托尼想要的东西,你猜是什么,罗迪大人?”

高大的将军为难地抿唇,而佩珀悲愤的目光告诉他,这个聪慧的女人已经猜到了答案。

“瓦雷利亚钢,是吗?”佩珀无奈地闭上眼睛“托尼在想什么?”

“我当然知道托尼的目的跟卑劣的斯坦▪卡史塔克不一样,可瞧瞧他做的这些,震惊七国的武器和神秘的最强金属,他的才华的确为北境带来财富,可过分的张扬只会让王都以为他要再一次发起叛乱。”女爵将图纸重重放在桌上。

“他要重建风息堡,风暴地是斯蒂夫大人的属地,而因为,嗯,那些人人尽知的原因,那块领土已经成为荒地…..”罗迪恳切道。

“风息堡距离王都太近了,就是因为位置尴尬,所以才会荒废至此,托尼却要将王都最后的壁垒,变成立在陛下背后的一支宝剑,你觉得海姆达尔大人会放任他如此吗?”女爵忧虑地望着罗迪,将军的神情告诉她,他也怀着同样忧虑。

“为什么你不阻止他,罗迪?你明知道托尼在做多么危险的事情,我不希望他变成另一个斯坦,或高斯▪提利尔,而你也跟我一样,是吗?”佩珀皱眉,疑惑地看着罗迪的神情。

“你在隐瞒什么?你纵容他如此不计后果的原因是什么,嗯?罗迪?”女爵步步紧逼,每一个句子都压得将军无法呼吸。

罗迪看着她,始终保持沉默。

女爵深深呼吸,抬手扯下束发的丝缎,甩落一头红发,转身大步推开大门:“来人!打点我的行李,我要去君临觐见陛下!我不在时,一切事物听从罗迪将军安排。”

一只大手扯住女爵的斗篷,罗迪低声道:“你要做什么?”

佩珀无畏地看着他,低声回答“谁也没规定不能在去君临的路上迷路到风息堡去。”

罗迪挑眉:“你要去见公爵大人?”

佩珀转身就走,罗迪急忙跟上,压低声音道:“好吧,我会说的,我都告诉……”

女爵回身抬手,制止了他的坦白,叹息道:“罗迪,你的沉默即是答案,无论你隐瞒的理由是什么,都说明托尼陷入了无法摆脱的困境,无论如何,我都得亲自去一趟。临冬城和北境,就暂时交给你了。”

罗迪欲言又止,她却再次回过头来,正色道:“哦,那个什么三号,我会带走一套。”

如此说着,她扯走了罗迪腰带上的地下仓库钥匙。


(下章待续)


PS: 北境的女爵们都无比强大啊......

我的确没有拉灯喔,展现了我的强大实力~

周日晚上我才有时间去看电影,谢谢大家忍住不剧透给我~!

而我会暂时只看留言,不刷微博。嗯!

周末愉快!(我的复联贴纸为啥还在路上,哭哭~)


评论 ( 10 )
热度 ( 46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