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73.献祭之人,凛然之盾和湖畔城堡

 

旺达在晕眩中睁开眼,却发现那不过是颠簸产生的震颤,她裹着史塔克的斗篷,偎在小公爵的心口,铁匠的小臂稳稳地支撑着她的体重。

这一认知让女孩略感惊慌和羞涩地挣扎了一下,一只安抚的大手就轻轻落在脑后,那个懒洋洋的声音在她头顶嘟哝着:“嘘,嘘,我在这,我在这儿,睡吧,旺达。”

女孩下意识地听从,微微转动小脑袋,在微弱的光线里查看周遭。

木箱和布袋堆满了这狭窄车厢的大半,托尼搂着自己倚靠在一个角落,皮特罗把大拇指塞进嘴里,枕着小史塔克的大腿睡得正香。

闭着眼睛的公爵像是条件反射一般,单手搂着女孩儿,另一只手搭在男孩儿肩上,嘴里嘟哝着不清不楚的安抚。

车厢外有货商们含糊的说话声,忽闪的轿厢帘露出一丝阳光,那场骇人的暴雨已经过去,车轮在不平的道路上磕了一下,旺达也随着车厢的颤抖而颤抖,托尼的手再一次抚上她的额头。

“嗯,不热了,很好,再睡会儿,好姑娘。”年轻的公爵没有睁开眼睛,含糊地嘟哝着摸摸小女孩儿的脑袋。

旺达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看他蓬乱的头发,微皱的眉心,颤抖的长睫和唇边的小胡子。

她慢慢地伸开手心,看着被她握皱的羊皮纸片,那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这个人的名字。

托尼。

她无声地念出这个名字,倚靠在并不强壮的胸膛,黑纹从他敞开的领口探出细细的痕,旺达伸出手,红色的微光在她指尖缓缓流转。

红光缓缓地渗入托尼的皮肤,那些黑纹却纹斯不动。

小女巫眨了眨眼睛,深深呼吸,再次凝聚指尖的力度,却被一只手轻轻握住。

“别白费力气,我的小魔女。”托尼在她头顶低语,摸摸她汗湿的长发。

旺达沉默着,眼睛涌上一阵酸涩。皮特罗揉着眼睛坐了起来,习惯性地扑上托尼的肚皮。

“这是我的诅咒,不是魔力能够治愈的。”托尼用肚腹感受皮特罗干瘦的肩膀,叹息这对双胞胎皮包骨的身材。

“你做了什么?”皮特罗迷迷糊糊地问,把手搭在他姐姐的小腿上。

“我,偷看了不该看的东西,学习了超越我智慧的知识。”托尼打了个呵欠,松开旺达的小手,用双臂环抱这对双胞胎。

“这是知识的诅咒?”旺达小声说道,小心翼翼地把握着羊皮纸的手藏进斗篷里。

托尼好笑地看着女孩儿的小动作:“是的,人不能太贪心,孩子们。”

“我不知道知识原来也有极限?”皮特罗疑惑地皱眉,半闭着眼睛似乎又要睡着了,他吃了太多的肉干和面饼,托尼总是忍不住要摸摸他鼓鼓的肚皮,担心它会爆裂开来。

“任何东西都有极限,你的小肚皮也是,他总是吃这么多吗?”托尼打着呵欠朝厢帘外张望。

“他平时吃的比这还多些。”旺达露出一丝笑意,摸摸弟弟的头发。

“哦我的天,看来得多给这些老爷们做几副马掌才能喂饱我的孩子们。”托尼大笑着拍拍孩子们的背脊,然后将他们放在柔软的布堆里,挣扎着起身。

“我得出去排点水份,皮特罗,守着你姐姐。”托尼对孩子们微笑眨眼,等他们乖乖点头之后,掀开厢帘跳了出去。

“哦嘿,罗伯特,你女儿怎么样?”有人笑着问道。

“她好多了,真是多亏了您啊,大人…….”化名罗伯特▪福尔摩斯的铁匠朝那个方向走去。

“他说要养我们。”皮特罗窝在她姐姐怀里,快乐地说。

旺达揽住他的兄弟,沉默着垂下目光。

“可他会不会嫌我吃得太多了?”皮特罗小心翼翼地问,摆弄他姐姐细细的手指。

旺达依旧沉默,皮特罗眼睛一亮,翻身坐起“如果托尼愿意养我们,那我们是不是就不用把他交给九头蛇了?”

小女巫眉心一皱,泪水盈满她美丽的眼睛,皮特罗惊慌地安静下来,笨拙地擦拭姐姐的眼角。

“……他没法养我们,皮特罗。”旺达闭上眼睛,拥抱她天真的兄弟。

“可是他真的没丢下我们……”皮特罗小心地分辨着,眼睛朝车厢外看去。

“那些黑纹,会杀死他的……很快……”旺达哽咽着告诉弟弟“他没有逃走,是为了成全我们。”

皮特罗抿了嘴唇,大颗的泪水从眼眶掉落。

“不是我们绑架了他,是他,决定送我们回去。”旺达呜咽着擦拭弟弟的眼泪。

“我不想让他死。”皮特罗抽泣着把头埋在姐姐的肩头“除了他,没人愿意养我们。”

旺达无声地流泪,胸口的闷痛让她沮丧又困惑,他们从不曾被人好好对待,也不明白什么是依恋和爱,他们绑架的人质,一切仇恨的根源,却给了他们拥抱和温暖。

对双胞胎的眼泪浑然不知,他们年轻的“父亲”正在路边的树丛里扎好裤带,背对着高庭商人的货车,舒展颠簸到酸痛的四肢。

“大人。”颈间的召唤灵轻声低唤。

“嗯?”托尼状似无意地歪了歪头,扭动酸涩的肩膀。

“如您所料,这些人应该是九头蛇的耳目。”金光在颈间淡淡闪亮。

托尼闭目而笑:“这条路不是通往高庭的,最近的城堡是哪个?”

“是绿谷城。”

年轻的公爵微微皱眉,睁开眼睛,转动小臂和手腕,转身朝货车方向踱回:“鲜花旗的梅斗家?我记得那位城主跟我年纪相仿…….”

“而且巧合的是,也叫安东尼。”召唤灵附和道。

想起那位城主明亮的眼睛和满脸的崇敬,托尼不由微笑了,谁能对赞美和崇拜视若无睹呢。

“若是那位大人的话,也许我能把旺达和皮特罗托付给他。”

“您真的要把自己送到九头蛇的老巢去?”召唤灵迟疑道。

托尼看了一眼挂着厚厚厢帘的货车,取下腰侧半空的牛皮水袋灌了一小口:“临冬城空荡的房间只让幼时的我恐惧到哭,我知道失去父母的孩子是什么感觉,贾维斯,当时我还有你,有佩珀,而旺达和皮特罗什么都没有。”

不远处的商贩们正嬉笑着对他招手,托尼抬抬手微笑:“剩下的时间,不够我给他们一个家,至少,也得给他们自由。”

颈间的金光沉默着消散,棕袍的提利尔家商人笑道:“罗伯特,好样的,我从没见过这么精妙的马具,这匹野马竟然老老实实地走了一夜,说真的,你是铁匠还是训马人?”

“您的夸赞让我坐立难安啊,大人,不同的马要配不同的嚼子,如果有更多的铁料,我还能给您更坚固的车轮,让您在泥泞的土地也能飞驰。”年轻的铁匠笑嘻嘻地拍拍吱嘎作响的马车。

那商人果然眼睛一亮:“我们马上就到绿谷城了,那里的集市会有你需要的东西,而且还能看到一场好热闹。”

男人们不怀好意地笑起来,托尼眉心微微一皱,赔笑问道:“是什么好热闹?难道是莎塔雅的院子搬到河湾地了?”

“哈哈!我幽默的铁匠,莎塔雅的院子可是君临的珍宝,那些贵族老爷们怎么舍得割爱,不过一位女爵的处刑,也足够刺激!”棕袍商人大笑着拍拍托尼的肩膀。

“我的乖乖!一位女爵大人,谁能把尊贵的女大人送上刑台?”托尼瞪大那双大眼睛,惊讶地张着嘴巴。

棕袍商人喜爱地看着能干的年轻人,手掌在他肩头捏了一捏:“没有基里安大人做不到的事,即使是熊岛女爵的人头。”

 

……

 

克林特以为自己误入了一座荒城,绿谷城的市集和街道荒无人烟,偶尔出门的人们也都低头沿着墙角匆匆而走。

他绕了小半个城,才将疲惫的坐骑拴入一家驿馆的马棚里,丢给瑟缩的店主一块银鹿,那惊慌的老人才压低了声音语序混乱地诉说着基里安和高庭军团的残暴。

神箭手费了好大力气,才在那絮絮低语里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安东尼。

“安东尼,那位大人,是不是很年轻,大眼睛,个子不高的?”克林特比划着。

老人慌乱地点头,神箭手几乎要笑着大叫起来,急忙追问道:“他在那里?”

苍老脏污的手匆匆指了指塔楼的高墙,克林特欣喜的目光亮了又暗。

“安东尼大人,他的遗体就在那里。”

 

星盾被从墙体拔出,斯蒂夫无声地落在宽大的平台,他将身躯掩藏在墙角的阴影里,等待巡逻的骑兵走过平台对面的回廊,却听到让他几乎跌落高台的低语。

“你真的看到了?安东尼大人的尸体?”

“哦该死,别再问了,想起他脖子上的恐怖捏痕,我就想吐,太残忍了。”

“那就闭上嘴,别再提这件事,否则下一个被捏断脖子的肯定就是你我。”

“七神保佑他,可怜的安东尼……”

四名骑兵远去,斯蒂夫的指尖狠狠扣住城墙的砖缝,理智拉扯着他让他清醒一些,无辜的娜塔莎还被困在塔楼的某处。

安东尼?会是我的安东尼吗?

斯蒂夫轻巧地翻落到通向走廊的台阶,将指尖狠狠握入掌心,疼痛让他的恍惚暂时消散,他伏低了身子,像是一抹影子从台阶上闪过。

守卫们的聚集处在走廊的尽头,厚重的铁门之下,是用砖石堆砌的无窗牢房,有一名侍卫官披着厚厚的斗篷从铁门的缝隙里滑出,单手扯着袍角的纤细动作昭示了她女子的身份,守卫们似乎对她颇为尊敬,她点头回礼之后,沿着侧面的石阶一路向下,没注意到一个飞快的黑影跟在她身后。

“玛雅。”

那女子和藏在她身后拐角的斯蒂夫都是一惊,仿佛凭空出现在台阶之下的金发男人仰起头,露出冰冷的笑容。

女子的背脊微弱地颤抖,她抬手拂下兜帽,露出苍白的面孔,垂目行礼:“基里安男爵。”

金发的高庭领主背着双手缓步登上台阶,他每靠近一步,都让那瘦弱的女人颤抖一次。

他终于在那可怜的女人面前站住,微笑道:“玛雅,玛雅,你总是不听我的话。”

暗处的斯蒂夫微微皱眉,这诡异男爵说话的方式,不知为何有点似曾相识。

基里安伸手捏住玛雅一缕黑发,在指尖揉捏:“应在明日处决的囚徒,需要的不是恢复体力的食物和汤药,而是让他们瘫软昏睡的迷汤,告诉我,我的好玛雅,七国唯一的女学士,你是怎么把这么简单的药方弄混的?”

女学士瑟缩了肩膀,咬着嘴唇皱紧了眉头,似乎下定决心一般抬眼:“她不过是个为爱不顾一切的女人,就算你不愿意成全他们,也让他们能牵着手走上刑台吧?”

阴影里的斯蒂夫吃了一惊,娜塔莎的爱情,跟谁?

高庭领主大笑起来,然后用力一扯手里的头发,玛雅就惨叫着跌倒在他脚下。

“是那个娜塔莎▪莫尔蒙告诉你的吗?哦天哪,玛雅,你这愚蠢的女人,竟然相信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间谍的鬼话,爱情?你竟然相信黑寡妇对你说爱情,那个金属手臂的废物马王,不过是一个失败的试验品,用来栽赃北境叛国的证据,你竟然想让这两个人型杀器恢复体力?”

基里安扯住女学士的手臂,让她再一次惨叫起来,斯蒂夫握紧了拳头,不确定地看着男爵似乎发光的手指。

一道亮光在基里安背后的高大树丛里闪烁,斯蒂夫长长出了口气,四倍视力让他捕捉到了鹰眼手腕上的反光镜,那是托尼搞出来的小玩意儿,再次派上了用场。

下意识地按压心口,关于安东尼的不安推测萦绕心头,可基里安的恶语再次夺取了他的注意力。

“我得跟你解释我的计划多少次,嗯,玛雅?还是说你就是存心跟我作对?别逼我把你弟弟拖出来再灌一次药水!我要在明日的刑台上看到一对烂泥一样的诱饵,然后让来营救他们的北境傻瓜一起被炸成碎渣!”基里安扯着女学士的手臂,恶毒的声音贴着她的耳朵。

“恐怕要让您失望了。”一个清朗的声音从台阶的拐角传来。

基里安猛然抬头,看着一个高大的男人一步步走下台阶,让阳光照亮他灿烂的金发和湖蓝的双眸。

“北境的勇士从不畏惧屈服,即使你给他们灌再多的迷汤,也只是昭示了你的怯懦和卑劣,松开这位学士,基里安▪提列尔!”

英俊的骑士如此说道,眉心的折痕让他年轻的面孔多了一点成熟的坚韧。

基里安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嫉恨的火光,他扯着唇角将女学士挡在身前,扭转那纤细的手臂,低声笑道:“啊哈,传说中的不死公爵,躲在史塔克披风后的伪善之人,如果我不放,你会怎么样?”

斯蒂夫的蓝眸平静无波,基里安的叫嚣还没完全消散,玛雅惊愕地张口,却发现面前骑士的身影突然消失不见,身后传来一声哀嚎。

一切仿佛只有瞬间,手腕上的钳制突然松开,一只手轻轻地将她朝前一推,玛雅踉跄着站稳转头回望,金发的骑士将她掩在身后,手里的盾牌缓缓落下。

基里安滚倒在台阶下的砖地上,捧着被切断的手腕,污浊的血液正汩汩滴落在他脚边的残手上。

“我会给你一点教训。”斯蒂夫如此说,对着牢房方向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

基里安喘息着跪在地上,疑惑皱眉,他对面的玛雅却看到一个身影从基里安背后的树林里一跃而出,无声地落在牢房回廊的屋檐上。

闷哼和重物落地的声音从台阶的另一端响起,基里安眯起眼睛,将残手踢到一边:“你还带了帮手,无畏的勇士?”

“对付你,我一个人就够了。”斯蒂夫微微伏身,单手举起盾牌。

基里安露出悲悯的微笑,仿佛大人看着玩闹的孩童。

“不,别……快跑,骑士大人。”玛雅在斯蒂夫身后喊道。

斯蒂夫略一分神,继而惊愕地瞪大眼睛。

基里安抬起被盾牌切断的断手,血液正化作橙色的光芒,缺失的手掌在那光芒里悄然重生。

高庭男爵对着斯蒂夫扬起泛着光芒的双手,袍袖在火光里翻卷燃烧,他眼眸里的疯狂比橙光更胜,重生的双手猛地一合,用力拍向地面,巨大的火焰呼啸而起,朝着斯蒂夫席卷而去!

 

…….

 

满德林重重跌坐在柔软的羽毛垫子里,夺过侍女手里的酒杯大口猛灌,然后抬手示意她给对面的同僚也来上一杯。

“水就可以。”黑发的学士淡然点头,侍女抿唇而笑,将清水注满他的水晶杯。

“哦,滚下去,别让我看着你们对年轻小伙子抛媚眼。”满德林大笑着挥手,佯怒地驱赶咯咯笑的少女们。

漆黑的大门阻隔了笑声和脚步声,满德林拎起银壶,对着壶嘴猛灌几口,踢掉皮靴,把干瘦的小腿盘在椅子里。

“说真的,泽莫大人,你真的有把握,九头蛇一定能抓到小史塔克?”狡猾的总督咧开一嘴黄牙,挤着眼睛笑问。

墨色的双眸越过水杯,望着窗外平静的湖泊,泽莫眉心未动。

“世人都说小史塔克顽劣,其实他很心软,九头蛇的海盗或许拿他没辙,可皮尔斯派出的双胞胎一定能绊住他。”

满德林困惑地眨着小眼睛,挠挠额角:“所以史塔克,喜欢孩子?搞什么,他自己还都是孩子,他是十八还是十九岁…….?”

“下个月就满20岁了。”泽莫淡淡回答。

满德林无谓地撇嘴:“你好像很了解他,泽莫大人,是因为你在北境蛰伏了许多年?关于这个,请收下我的敬佩,大人,在那苦寒的地方哦,我真是一刻也呆不下……”

“因为我们是一类人。”黑发的学士打断老总督的胡言乱语,轻声说:“因为缺少陪伴,所以渴求弥补和救赎。”

满德林不解地皱眉,觉得这家伙可能是个隐藏的吟游诗人,转换话题道:“咳,总之,殿下会很高兴的,敬殿下。”说完他大吞了一口美酒,嘟哝道:“好酒啊好酒,在皮尔斯奉上小史塔克之前,我得抓紧时间把赫伦堡的酒窖喝空,哈哈!”

“为什么是赫伦堡?”泽莫转头问道。

“什么?”满德林呛了一下,他不喜欢泽莫的黑眼睛,跟小王子的绿眼眸一样,只要被盯着,就不自觉要吐出实话。

“我以为洛基殿下会避开距离王领过近的地方,赫伦堡,离君临实在太近了。”泽莫盯着满德林浑浊的小眼睛。

“何止是近,我总觉得站在塔楼上一望,就能看到陛下的书房…….殿下,也许是想家了?”满德林不确定地嘀咕。

泽莫冷冷一笑:“我倒乐意相信,殿下是提前遥望一下自己未来的王座。”

满德林嘿嘿赔笑,随口问道:“那你又是为了什么,大人?同时背叛九头蛇和君临堡,您真是位冒险者。”

泽莫沉默地看着神眼湖的中央,湖心之岛上有千百颗神圣的鱼梁木,千岛屿,是那神圣之岛的名字。

“为了重生,和未来。”墨瞳的学士如此说道。

 

(下章待续)

PS:记不记得钢3里,托尼斩断了基里安的手?

在这里,我想让斯蒂夫替托尼出口气。哈哈

评论 ( 15 )
热度 ( 61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