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侠0529生贺文——剧中剧(钢铁之心拍摄故事)

即兴演出

 

托尼用剧本撑着额头,瘫坐在“临冬城”他自己的王座上头,他刚从呆了70个钟头的实验室里被拎出来,在他不知为何要签约的剧集里饰演另一个时空的他自己。

安东尼▪爱德华▪史塔克公爵,北境之王。

不耐烦地扯开披风上的搭扣,他不甚雅观地将双腿歪搭在一侧扶手上,试图在这硬邦邦的椅子上寻找一点适合睡眠的角度。

工作人员们正在一次次调整灯光,大声呼喝着人手搬搬抬抬,候场的演员们不时进来瞥一眼,这是一场临时加戏,而所有人的剧本都是新的。

小呆从角落里无声踱来,是的,剧中的那匹巨大的冰原狼,他们找了一只可爱的萨摩耶来作为原型,用特效将它塑造得铁足残缺威风凛凛,可真实的它是个时刻露出笑容的健康小可爱。

一岁半的小家伙活泼好动,它熟稔地移动着四只雪白的小爪子扑到主人身边。

托尼睁开眼,挤出一丝笑容,伸手摸了摸它雪白的毛“哦,小呆瓜,你这小胖子,是哈皮让你闯进来的?今天没你的戏份。”

小呆蹭蹭主人的手,乖巧地坐在他身边,没有离开的打算。

托尼无奈地翻了个身,把膝盖蜷在宽大的椅背里,打开还没来得及看的剧本,嘟哝道:“搞什么,难道真的…….”

卷得发皱的剧本上只有一行大字:“即兴演出。”

“……搞什?”

“啪!”

大厅的灯光突然熄灭,工作人员不知何时悄然无声地撤离,小呆猛地站起来,朝着黑暗里发出一声颤抖的狂吠。

“嘘,嘘,小呆,坐下,没事儿的,我在这,贾维斯?”

托尼安抚着爱犬坐起身,一束浅金色的光芒突然在王座上方亮起,迷你冰原狼移动了下四肢,乖巧地站在主人脚边。

“我想这是开拍的信号,大人。”那个轻柔的声音从托尼的领口传来,当然了,他的AI管家就如同剧中的召唤灵一样无处不在。

疲惫的公爵拢了拢头发,摸了摸还没上妆的脸低声嘟哝:“好吧,希望观众不会惊愕为什么20岁的公爵一集之间就苍老了。”

“啪。”

另一束光再次毫无预警地亮起在漆黑的议事厅,公爵的高阶下头,站立着带兜帽的人。

“哦该死……..咳咳,先民之神在上,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公爵咽下脏字儿,按住了再次迈步的小呆。

阶下之人拂下兜帽,露出一张令人沉默的面孔。

斯坦▪卡史塔克。

“哦,我以为你领了便当,我是说,我以为你已经死了,斯坦。”托尼摸摸鼻子,不自在地四下看了看,捕捉摄影机的方位。

“我的确已经死了,托尼。”那披着黑袍的男人如此说着,语气里的模糊和低沉一如往常。

“死在你,和你父亲无上荣光的影子里。”斯坦朝他步步逼近,那惨白的光追随着他。

搞什么,这一集,是让史塔克公爵跟斯坦的鬼魂对战吗?

托尼下意识地去摸藏在斗篷下的剧本,又想起那行字。

哦该死的即兴演出,弗瑞什么时候才会想起我是他妈的天才,投资人和客场演员。

要不是为了接近……想起那双蓝色的眼睛可能也在暗处的某个地方看着,托尼单手撑住隐隐作疼的额角,闭上眼睛叹息,又再次睁开。

“你总是对自己的问题避而不谈,鬼魂先生。”

饰演斯坦的演员赞许地露出一丝笑意,在距离王座几步远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哦我的问题,就是你,公爵大人。”这老迈的佞臣佝偻着背脊,颓然地仰视着他生前的领主,他眼看着长大的孩子,治他于死地的人。

“即使你是鬼魂也不能胡搅蛮缠,斯坦。”托尼忍着头疼,从椅子边的小矮桌上捞起一只酒壶并一只银杯,坏笑着吞下一口。

即兴演出,啊哈!

“我很乐意同您分享这杯多恩佳酿,可惜……”托尼含着酒杯模糊说道,喜滋滋地逗弄着与他配戏的演员,他们曾经在候场时对饮,对美酒的喜爱如出一辙。

果然,对方略显苦恼地摇了摇头:“你总像个孩子,托尼。”

酒气让这场即兴演出更加放松,公爵缓缓地咽下喉咙里的琼浆,脚下跪坐的男人,与他父亲曾经的盟友确实太过相似了。

他以为他曾经疼爱他,像他扮演的好叔叔那样,支持他,然后背弃他。

“而是你,把我变成了这样。”

托尼懒洋洋地笑着,用空酒杯对着斯坦。

“你纵容我,溺爱我,把我养成了不知死活的废物…….”

“别这么贬低自己,你这小混蛋,这样我等于是死在了废物手里。”斯坦不耐烦地撇嘴,灰白的胡子颤抖着。

托尼开始觉得这场景诡异到令人心酸,他无奈地垂目看着他的仇敌:“怨恨令你难以瞑目,可你也知道我不会蠢到为你陪葬,你是来送上诅咒的吗,斯坦叔叔?”

斯坦抬起浑浊的眼珠望着他,表情怨恨而留恋,他缩在袍袖里的手颤抖着伸了出来,似乎想要触碰一下托尼的袍角。

坐在王座上的公爵没有躲避,而那只苍老的手也没有落下。

“……在你十七岁的时候,我杀了你,尽管没能致死,可在我心中,我杀死了你。”

托尼微微皱眉,握紧手中的酒杯。

斯坦将颤抖的手缩回袍袖,仿佛它们从没离开过那黑暗的角落。

“到你十八岁的那天,我突然醒悟,为何你的死亡并没带给我彻底的快乐……我思念你,思念该死的小史塔克。”

公爵惊愕地看着他,手里的酒杯轻轻磕撞上王座的金属扶手,清脆的回响混入了斯坦的叹息。

他费力地从台阶上站起,仿佛刚才的坦白用尽了残存的气力,这野心勃勃的佞臣站在台阶之下,皱眉看着王座里的小胡子男人。

“我用了大半生来演出慈爱的戏码,却连自己都信以为真…….”

“不,等一下,嘿!这是什么意思,嗯?”托尼握着扶手半撑起身体,手中的银杯落在阶下,伏在椅子旁边的小呆耳朵抖了一抖。

“你背叛了我,欺骗了我,谋杀了我,现在变成怨鬼来告诉我,你,你…….你其实…….”托尼难以说出最后的句子,他曾经以为的,他不敢相信的。

斯坦对他凄然一笑,缓缓退步:“是啊,我也是在,死神握住我手腕的那一刻,突然醒悟,这思念和痛苦是什么,托尼,我疼爱你,如同亲儿,这是我讽刺的,愚蠢的,却不能摆脱的折磨。”

托尼猛地从王座上站起,愤怒和哀伤同时出现在那双棕色的眼睛里。

斯坦对他微笑:“十八岁生日快乐,托尼。”

那束光消失了,斯坦也消失在黑暗里。

“…….见鬼,哦该死的,这真见鬼,真是该死的见鬼。”托尼在王座前颤抖着肩膀,像个孩子一样跺脚,他似乎忘记了这是一场表演,沉浸在惊愕和混乱里。

小呆跟着他的脚步起身,不安地瞧着他,然后猛地转过头去。

“坐下。”一个凉丝丝的低吟如此说道,小呆哼唧一声蹲坐回原地,把头搭在交叠的双足上。

“很好,比你的主人机灵多了。”

一束微弱的银光沿着脚步声亮起,那双绿色的眼眸像是从黑夜里望过来。

黑色的短发和邪气的笑容,让托尼意识到这次即兴演出,还远远没有结束。

洛基伸出一只手将呆滞的公爵推回王座,挑剔地拨动着银盘里水果,懒懒地用银叉戳了一块苹果拎在手里。

托尼单手撑着额头,低声嘀咕“哦不,这简直是没有终局的噩梦…….”

“我还没把这叉子戳进你漂亮的眼珠,足以证明七神的悲悯…….”银舌头扬眉吐出凉丝丝的语句,却被一只大大的手掌捂住了嘴巴。

“他只是想称赞你美丽的眼睛是七神的恩赐,托尼吾友。”索尔从黑夜里走出,整个大厅似乎都亮起来了。

托尼无语地叹气,不明白为何神明要在地球的戏剧里出演他们自己,可是他乐于见到洛基不得不变身为羸弱少年的模样。

绿眸的恶戏之神似乎知晓他内心所想,威胁地举起手中的银叉。

“史塔克吾友,我知晓你,嗯,因为斯蒂夫骑士,嗯,的失踪而落落寡欢,我特意带来,喔,带来……”索尔眯起眼睛,念叨着写在掌心的提词,倚在他臂弯的小王子无语地翻着白眼。

“哦忘了这些冗长的语句吧,吾友~只有来自仙宫的蜜酒才能让你忘却分离的痛苦。”雷神甩手,大笑着做回他自己,那就足够索尔。

他用喜爱的亲昵力道抚摸他弟弟的肩膀,洛基难得乖巧地没有挣扎,翻转手腕,一瓶琥珀色的液体就落在托尼的膝头。

“十九岁生日快乐,吾友,我等着你,在……..”索尔的笑语被他兄弟的手指阻断。

“禁止剧透,兄长殿下。”那凉丝丝的声音和他魁梧的兄弟一起消失在黑暗里。

大厅的灯光里再次留下年轻的公爵和他乖巧的“冰原狼”,托尼眨眨眼看着膝头的蜜酒,那颜色像极了公爵的瞳色。

微微扬起唇角,托尼将蜜酒的瓶塞轻轻拔出,淡淡的酒香似乎缠上了他的魂魄。

“我以为你已经戒了这东西?”

灯光不出意外地再次亮起,照亮红发的女爵,胖胖的侍从官和一脸浅笑的骑卫队长。

“你们也带了礼物,我猜?”托尼交叠双腿,笑着递出三个小小的银杯。

佩珀微笑附身亲吻他的额头“二十岁生日快乐,托尼。”

哈皮给了他一个热乎乎的拥抱,接过两个银杯两口喝干:“二十一岁生日快乐,大人。”

罗迪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饮干杯中酒:“二十二岁生日快乐,托尼,你永远有我的忠诚。”

年轻的公爵微笑地看着他们,握住佩珀的手不松开:“呆在这里,嗯?别从我眼前离开,你们不会走的是吗?”

三人对视一眼,佩珀轻轻抽出手指:“我们就在原处,只是你偶尔得离开我们,才能遇到更多,更好的人。”

托尼一怔,三人微笑着向后退步,隐没在光柱消失的暗影里。

公爵坐在原地,唇角微扬,心里觉得一阵踏实安稳,轻轻摇晃酒瓶,却发现它还是满的。

“阿斯加德的蜜酒永不倒空,这或许是仙宫的传说,或许只是小殿下的又一个恶戏。”身披学士袍的海姆达尔出现在长阶的中段,白眸微垂。

“你是来奉上诅咒,或是祝福呢,大学士大人?”托尼已经习惯他们神出鬼没的演出风格,再一次倒满银杯。

“您真的相信那些吗,公爵大人?我以为你已经见过时空之门的奥秘。”白袍学士站在原地,既不向上也不向下。

托尼饮干了杯中酒,笑道:“我们都将为贪念付出代价,可惜,会有更多人追逐妄想,不顾一切。”

海姆达尔笑了:“哦,史塔克家的聪慧…….你已不需要任何预言。”

托尼在王座上躬身,懒洋洋地行了个致意礼。

“可提示还是有一句:酒瓶虽然不会空,不代表狂饮不会醉。”

托尼举杯的手顿在半空,白袍学士消失在熄灭的灯光里,留下遥遥的祝福:“二十三岁生辰快乐,公爵大人。”

大厅里恢复了安静,久到托尼开始猜测下一个出现的会是谁,以及回忆23岁的自己在做什么。

噪音和脚步声让他的思绪落空,他朝某个角落望去,低声的咒骂和窸窣的皮甲声先于灯光亮起,而托尼已经知道那里是谁。

灯光照亮了克林特歪扭的戏服,皮甲下面露出他贴身穿的 “亲子家庭日之我是好爸爸”T恤。

一只手从黑暗里递出斗篷,神箭手飞快地扯过遮住自己,扬声迈步:“嘿,托……尼,史塔克大人,公爵,我是说公爵大人……..”

哦,作为一个间谍,你的即兴演出烂透了。

托尼抬手掩住扬起的唇角,眼睛里却明白地写满了嘲笑。

“我原本应该与临冬城三人组出现在上上一个情景里,可是略一思索,我觉得还是作为熊岛代表更…….”克林特信口胡诌地停下脚步,发现自己被电线和轨道绊住了。

“而熊岛女爵拒绝跟你一起出场?”托尼忍不住嘲讽道。

“.……其实我是神盾商会的代表…….”克林特转转眼珠。

“身边没有菲尔▪寇森,玛利亚▪希尔或尼克▪弗瑞?”托尼举着酒杯报出更多名字。

“哦该死的,我迟到了,好吗?”克林特低吼一声,然后哎哟一声惨叫,似乎被谁从背后踹了一脚。

娜塔莎从阴影里婀娜而出,红发在她肩头跳跃,脸色阴沉的铂金卡奥跟在他身后,把被电线缠住的克林特拎了起来,丢给另一边走出的寇森,希尔和弗瑞。

“啊哈,克林特愚蠢的剧透让你们不得不一起出场了,是吗?”托尼眯缝着眼睛大笑,拍得扶手啪啪直响,小呆站起身茫然地看了一圈,娜塔莎对它微笑,让它再次乖乖卧倒。

“史塔克开始醉了,让后面的人加快速度。”弗瑞的独眼对着希尔,短发的女大臣敲了敲耳后。

“二十……哦,我已经数不清了,生日快乐,铁罐,哦,我是说铁人!”克林特胡言乱语地丢出一枚胸针,托尼抬手接住了它,上面写着“欢迎来到游园会”。

托尼大笑着,娜塔莎亲了亲他的侧脸,把胸针别在金红斗篷的搭扣上。

“二十五岁生日快乐,托尼。”

“我已经是个大小伙子了,魅力无穷。”托尼眯起眼睛,伸开双手拥抱红发的女爵。

“二十六岁生日快乐,公爵大人,我希望佩珀女爵已经转交了关于异邦贸易的羊皮卷,那需要大人您的签名。”女大臣希尔难得对他微笑,给他一个温柔的贴面礼。

“受宠若惊,大人,您的礼物太过贵重,我的手腕已经开始发酸了……..”托尼小声嘀咕,握住弗瑞伸出的手。

“比起我发现您擅自截获神盾的渡鸦,阅读超过您职权的讯报所带来的头疼,我想这一点手酸你应付的来,是吗?”独眼大臣微笑问道。

“……谢谢您的祝福,弗瑞大人。”托尼干巴巴地松开对方的“铁腕魔爪”。

冬兵在众人身后面无表情地等着,直到所有人包括小呆都抬头看他,才挪到托尼身边,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浑圆饱满的紫皮李子,在袍角上擦了擦,递给王座里的公爵。

“.…….二十八岁,生日快乐,小,小,史塔克。”

“……..小只要说一次,不然我会怀疑你质疑我的身高,卡奥陛下。”嘟哝着接过李子,托尼抬眼,发现巴恩斯陛下一脸期待地看着他,别问他那无表情的脸是如何传达期待的。

托尼无奈地举起李子咬了一口,意外地挑眉,甜蜜的汁水在他唇齿之间爆开。

冬兵满意地跟着其他人退场,托尼在宽大王座上盘起双腿将那个李子啃吃干净。

“希望你还有胃口品尝这个蛋糕,大人。”稚气的声音从再次降临的光明里传来,一语双声。

托尼欣喜地张开手臂,小呆欢快地起身,尾巴摇得飞快。

双胞胎旺达和皮特罗捧着一小块蛋糕出现在王座之下,身后跟着走路歪歪扭扭的彼特▪派克。

“二十九岁生日快乐,托尼。”皮特罗喊道。

“三十岁生日快乐,托尼。”旺达笑道。

“托尼!”彼特干脆地喊出他最熟悉的单词儿。

“谢谢你们,我的小天使和小恶魔。”托尼起身,抱起伸出双手的小彼特,亲吻双胞胎的头发,将蜜酒藏在身后,用膝盖抵住皮特罗跃跃欲试的手。

“等你21岁之后,小鬼。”公爵低声嘟哝一句,把甜腻的草莓蛋糕塞进他的嘴巴。

他们盘膝坐在王座前的平台分吃了那一小块蛋糕,最上头的草莓给了小呆。

“我的愿望是你们永远别长大,别长成身材火辣的美女或者胡子拉茬的小伙,那时我可能已经抱不动你们,而你们也不会乐于呆在我身边。”托尼把下巴搁在彼特的小脑袋瓜上,任由小女巫给他略长的假发编个短短的小辫子。

“可我们必须长大啊。”皮特罗无奈地倚着托尼的腿转头,用口水巾擦擦小彼特的嘴角。

“哦,为什么?”托尼任孩子们摆弄,轻声问道。

“那时候,就换我们来保护你。”旺达如此说道,满意地用丝带收尾。

托尼微笑目送双胞胎把昏昏欲睡的小彼特放到小呆毛茸茸的后背上,牵着它走远。

王座前的灯光里再度剩下他一人,他倚靠着冰冷的座椅,心里却很温暖。

“三十一岁,你梦见了什么?”男人的声音突兀地从黑暗里响起,光芒照亮同样修剪整齐的小胡子。

“醉生梦死?”托尼的声音有些许的颤抖,那张脸很少在他的梦境里出现,即使在片场,他也刻意避免与那位演员靠近。

因为太过相似,跟照片上,画像里的霍华德。

“三十二岁,你梦见了什么?”温柔的声音在小胡子男人身边响起,七国第一美人玛利亚挽上她丈夫的手臂。

“遥远到模糊的回忆…….”托尼闭上眼睛,他母亲温暖的手指抚上他的脸颊,带着冬雪玫瑰的芬芳。

“我希望留给你的不只是磨难,托尼…….”霍华德轻声叹息,身躯投下的阴影掩住刺痛托尼眼睛的灯光。

“你知道我们永远在你身边,因为爱不会消亡……”玛利亚如此呢喃,亲吻轻轻落在托尼眼角。

“我……”托尼突然张口,伸出的手却只摸到玛利亚的裙角。

“北境,永不遗忘。”

“生日快乐,我的孩子。”

他们从光明中走来,又再度消失在光明里。

而光明没有消散,托尼疑惑地眯起眼睛,抬手掩住了突然大放的光芒,一个高大的人影逆光而来,像是来自久远时光的旅人。

托尼笑着闭上眼睛:“我以为还要再等十个生日才能遇上你,就如同我们第一次…….在某只小鹿引发的战场上。”

光芒渐渐变得柔和,金发的骑士在他效忠的领主面前单膝跪下,握住他颤抖的手。

“感谢维斯特洛大陆的魔法,让我焦灼的等待成为现实。”斯蒂夫温柔的声音让公爵的手越发颤抖。

“贪婪会让你付出代价……”托尼睁开眼睛,望入那双蓝色的双眸。

“换取如此宝贵的十年,对于一个活了太久的人来说,简直是恩赐。”那双蓝眼睛的主人英俊得惊天动地,而巧舌诡辩的北境之王为之哑然无语。

“可你也许不得不缺席无数个玫瑰色的邀约,无数次纸醉金迷的宴会,七国佳丽抛出的有如黑森林一般茂密的橄榄枝……”斯蒂夫微笑着靠近,轻声呢喃。

“我只会一把火烧掉那些见鬼的橄榄枝,别忘了,我们有龙…….”托尼的剧透被一个吻轻轻封住,然后他的脑子里就什么都装不下了。

这个动作持续了仿佛一个世纪,托尼轻笑着睁开眼睛,看着斯蒂夫的手轻轻拂过自己斗篷上的圆型胸针,“欢迎来到游园会”,作为一个蹩脚的礼物来说,它相当有分量。

“先民之神在上,这场即兴演出,原来是一次生日宴会?”托尼眨眨眼睛,笑嘻嘻看向围拢在长阶之下的演员们,等待迟到的香槟和多层蛋糕车。

可他们只是微笑仰望着高阶上的二人,有人红了眼眶。

“不,这只是一次求婚。”

斯蒂夫轻轻敲击那枚胸针,一颗红蓝宝石相扣的指环掉落在骑士的掌心。

“而你已经收下了戒指,大人。”

带着蜜酒甜味儿的亲吻见证了指环寻到它的归属,欢呼和祝福席卷了这个特殊的日子。

一位英雄曾在此日诞生,一段情缘终在此日升华。

也许还有更多冒险,更多未知,但总会在某一天,迎来欢乐结局。

 

(祝永远的英雄钢铁侠生日快乐)

PS:七国第一影帝,克林特▪巴顿,同意请举手,哈哈哈。

我觉得很甜呢,尽管我还在牙疼,可是爱让我发光......托尼史塔克值得所有的爱!


评论 ( 12 )
热度 ( 66 )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