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74. 育儿愿景,怒火神拳和血语誓约

 

托尼掀开帘子,旺达和皮特罗转过小脑袋看着他。

车厢帘子落下,年轻公爵脸上的笑意便消失无踪,他在双胞胎面前坐下,面色沉重地看着眼前的孩子。

小女巫下意识伸出手,却又缩回发红的指尖,她已决意不再窥视托尼的恐惧,安静地用双眼提问,并等待一个答案。

托尼坐在那里,盘起双腿,垂着目光:“我犯了一个错误,孩子们。”

“我们原谅你。”皮特罗脱口而出,抓住托尼的手腕“别丢下我们。”

旺达和托尼惊愕地看着他,小姐姐轻轻拍抚他的后背,略带忧虑地看向公爵。

“不,什么?不,我不是要丢下你们,而是说…….”托尼惊慌地解释,继而停顿了片刻,长长的睫毛不安地颤抖,他握住孩子们的小手,诚恳道:“我的想法错了,我不应该把你们交给九头蛇。”

托尼停口,小心地观察双胞胎的反应,出乎意料地,他们也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

“怎么回事儿?我以为你们想回去九头蛇那里。”托尼眨眼问道。

“我们不想把你交出去了。”皮特罗开心地扑到托尼身边,扭着小身体把自己缠在公爵手臂上“我们想自己留着。”

公爵略感惊讶地摸了摸皮特罗蓬乱的头发,抬眼看看旺达,小女巫没有出言反对,而是静静坐在原地,忧伤地问:“而你不想留着我们?”

皮特罗的笑声停止了。

托尼叹了口气,这对双胞胎不知为何总让他心生酸涩怜爱,他伸展手臂将孩子们揽在怀里,不过是短短几天的相处,他恍惚觉得自己真的成为了一个父亲。

“向先民之神发誓,我乐意留着你们,我的小甜心和小恶魔,我甚至开始想像你们长大后的模样…….可那些想象,不是九头蛇能成全的。”托尼低声说道。

“出了什么事?”小女巫抬头,她总是敏锐得不像个孩子。

“基里安抓了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打算在绿谷城处死她。”托尼的眸中一片冰冷。

“像那些植物那样吗?”皮特罗仰头问道。

“植物?”托尼疑惑低头,男孩伸出小手比划着“细细的叶子,扯掉的地方会长出新的,然后炸成一片烟花。”

年轻的公爵微微皱眉:“植物,炸成烟花,长出新的,这是什么,基里安的魔法吗?”

旺达点头:“他能让残缺的肢体长出新的,但是有些会成为火油弹那样的东西,不光是植物,有时候也有人。”

“人?他用人来试药?”托尼惊愕地追问,然后犹疑地皱眉,记忆里有模糊的影子一闪而过。

“残缺,长出,法术,植物…..啊,为什么听起来,有点耳熟?”公爵歪了歪脑袋,继而摇头:“好吧,那么我们知道他的能力了,这就好多了。”

“你有办法对付他?”旺达随着他歪了歪脑袋。

“没有。”公爵干脆地答道,抚摸女孩的额头,对温度表示满意。

“可你还是要去救她?她是你的姐妹吗?”皮特罗握住她姐姐的手。

托尼浅笑了一下:“她是……在所有人背弃我的时候仍支持我的人,熊岛,她是那里的女主人,有机会你们该去那儿看看,那里的食物很好吃,人也特别友善。”

“这在你想象的场景里头,是不是?”旺达坐在他膝头,小声问道。

托尼笑着抚摸孩子们的头,把剩下的食物包在干净的帕子里,分别塞进她们的口袋。

“啊,在我的想象里头,你们已经跟着我游遍了北境,在雪地里和小呆翻滚成一团。”

“我喜欢雪!”皮特罗开心地叫起来。

“小呆是谁?”旺达整理着弟弟的口袋,问道。

“是七国最威风的冰原狼,你们两个可以在它背上打滚,而他也喜欢小孩子,我见过它追着熊岛的孩子跑,可怜的孩子都被吓哭了….”

“我不会被吓哭的,旺达也不会。”皮特罗挺起小肚皮说道。

“是的,你们不会,现在我的小勇士们,我想听听你们的想法。”托尼让孩子们坐在他对面,握住两只小手,认真道:“我得去救娜塔莎,而且我觉得比起九头蛇的洞窟,熊岛更适合你们,同意吗?”

两个孩子对视了一眼,齐齐点头。

托尼欣喜微笑,继而抿唇点头:“你们喜欢,这很好,现在我需要你们记住娜塔莎女爵的样子,她很美,有一头红头发,眼神凌厉,气场强大身材娇小,身上总能摸出细长的尖刺,你看见她的时候会觉得背脊发凉膝盖发软,那就是她了,好吗?”

孩子们迟疑地点头。

“哦别担心,她只是美的惊人,其实很温柔善良。”托尼挠挠眉尾“你们之前受过什么训练,我是说九头蛇,需要你们怎么做?”

“旺达用法力稳住他们,我负责把石块或者刀尖送进那些人的心窝?”皮特罗抢答道,目光澄澈欣喜。

托尼眨了眨眼睛,轻轻点头:“哇,哇哦,嗯,还好我们没走到这一步,咳,我是说,我们的战术需要一点改变,好吗,那更富技巧而我不确定是不是太难为你们?”

狡猾的公爵观察着孩子们的神情,果然他们表现出兴趣和跃跃欲试。

“我需要你迷惑他们,然后让他们晕厥,而不致死。”托尼认真道。

“可只有死人才不会碍事。”旺达提出疑问。

托尼叹了口气:“哦这听起来很九头蛇,听我说,孩子们,你们很强大,你们拥有力量,所以有些事,看上去轻而易举,可是生命,是很宝贵的东西,每个人都只有一次机会,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应该剥夺它。”

皮特罗歪头眨眼,旺达皱眉沉思。

“如果有人,觉得我碍事,而决定杀掉我,你们会伤心吗?”托尼问道。

“我会保护你的!”皮特罗抓紧了托尼的手掌。

“我们能在那之前干掉对方。”旺达冷静地回答。

“不,先别干掉他,假如,我只是举个例子,假想有人这么做了,你们会伤心吗?”

皮特罗猛地抿唇,眼圈已经开始发红了。

“哦,糟糕的例子。”托尼安抚地抚摸男孩的脸蛋“所以答案是会,同样的,如果你们杀死了某人,那他的亲人也会悲伤的。”

旺达眉心微蹙,若有所思。

“想一想,孩子们,在对你们的生命不构成威胁的情况下,制服对方和杀死对方,选哪一个更好?”

“我们弄晕他们,但不杀他们。”旺达回答道。

“必要的时候,你们也可以吓跑他们。”托尼赞许地微笑。

“现在,聪明的勇士们,我有一点小任务要交给你们。”北境公爵如此说道。

……..

 

星盾跌落在地,火焰将它光滑的表面熔到扭曲,斯蒂夫将身躯尽量掩在盾后,对玛雅大吼:“离开这里,快!”

女学士踉跄着拎起袍角逃离,斯蒂夫就地一滚躲开火舌,瞥一眼扭曲的盾牌表面,皱紧了眉头。

“传说中的骑士,原来只是龟缩在盾牌后的懦夫!”基里安狞笑着转动新生的手腕,烈火攀附在他指尖。

斯蒂夫伸手轻轻抚摸凹凸不平的盾牌表面,沉声道:“你是否在塔楼残杀了一名贵族?”

基里安金色的瞳孔微微眯起,继而咧开嘴阴笑:“哈,大人,您甚至不敢说出他的姓氏?”

骑士抬眼,握紧了拳头:“无论那姓氏是什么,都不能动摇我为之复仇的决心。”

基里安愣了一下,继而大笑起来,他转动着手心的橙色光纹,恶意地低语:“哦你只是疑心,死在我卧室里的安东尼,是你的宝贝小史塔……”

骑士的怒火没能让他说完那龌龊的句子,斯蒂夫的拳头比基里安的火焰更快,他将高庭城主的脸狠狠敲在地上,牙齿滚落的同时,污秽的血液弄脏了骑士的袖口。

“你不配说出他的名字!”斯蒂夫低声怒道,火焰在他的双手和眸中燃烧,灼伤亦没能阻止他的行动,直到神箭手在他身后高喊:“先别干掉他,斯蒂夫,我们需要这家伙!”

骑士的拳头微微一顿,基里安的面容已经比盾牌更加扭曲,斯蒂夫踩住半晕厥的高庭领主,转身回头。

炸裂声从地牢方向传来,克林特蹲在屋檐上射出连环箭矢。

“他的手下会自爆,我不能把他们引进地牢里,不然塔莎就危险了,而锁着她的笼子根本就没有锁眼!哦该死,别再过来了,你们就那么想变成肉馅儿吗!?”

“那就把栏杆熔断,我这里有个不会自爆的!”斯蒂夫像拎皮袋一样,扯起地上的基里安。

“我有没有说过我超爱你粗暴的样子,斯蒂夫!”神箭手大笑着在房檐上回应,下一刻他就被爆炸震得从屋檐上滚了下去。

“克林特!?”斯蒂夫朝那边望去,基里安猛地睁开眼睛,将掩藏的匕首斜斜刺入骑士的侧腹。

 

 

另一边的克林特跌落地面,就地一滚背对打开的牢门,抽出腰间的双剑,面对十几名包围过来的九头蛇士兵,他们的脸上隐有橙色光纹。

在他身后,笼中的女爵抓紧了栏杆喊道“离开这,克林特,这不值得,你打不赢这些怪物!”

鹰眼微微伏低身躯摆出战姿,低声笑道:“嘿,熊岛之花,我不会让你独自一人。”

“克林特,不……”女爵破碎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淹没在九头蛇侍卫的咆哮里。

一道红光滑过女爵美丽的眼眸,神箭手微乱的发尾,和九头蛇士兵的脚踝。

一切似乎都发生在一瞬间,红光包裹着一块巨石,将长廊上的九头蛇士兵齐齐撞飞到塔楼的尽头,炸开一簇耀眼的烟花。

于此同时,一缕银光将克林特推入地牢,躲开了爆炸的火光,神箭手的后背撞上娜塔莎的牢门,他闷哼一声抬眼,站在他和娜塔莎面前的是一对手牵手的双胞胎。

“你是熊岛最美丽的娜塔莎女爵吗?”红发的小女孩儿开口问道。

“如果托尼问起,就说我没撞疼你,克林特叔叔。”银发的小男孩儿小心翼翼地摸摸克林特的脑袋,忐忑地发现那里正鼓起一个不小的包。

 

…….

“我觉得您让这么小的孩子去执行那么危险的任务,有欠考虑,大人。”召唤灵低声嘀咕。

他的主人正蒙住半张脸孔,裹着高庭商人的棕色袍子,趴在塔楼下的阴影里偷窥:“哦,贾维斯,我不得不说,你的口气越来越像斯蒂夫。”

“多谢称赞,大人,与七国第一骑士相仿,这是我的荣幸。而您一直放在飞行机甲上的手,也说明您确实也颇有疑虑。”召唤灵毫不客气地指出。

“哦得了,你记得我小时候,你们总是说信任我,让我自己游猎,然后派几十人藏在树林子里那回事儿了?要对孩子多点信任,我可不是虚伪的父亲……你觉得那块石头对旺达来说是不是太大……哦干得好我的小天使!”托尼眯起眼睛暗暗握拳赞叹。

“他们成功了…….容我提醒您,那时您才六岁,大人,以及…….”

“六岁,我已经能组装一只小弩了,贾维斯。”托尼转身,一双大眼睛灵活地转动,在奔逃的侍女和骑兵里,寻找什么人。

“以及,斯蒂夫大人也在这里,正在暴揍基里安男爵。”召唤灵低声道。

托尼的脚步停了一停,他扶住石壁的手指微微泛白,片刻,才低声道:“……那么我们就该加快动作。”

“前方右转,大人。”

托尼伏低身子从塔下的阴影里向右拐去,在混乱的人群里,他捕捉到一个脚步凌乱神色慌张的女人,匆匆走向远离塔楼和地牢的独立石室。

她费力地推开一扇沉重的大门,闪身而入,来不及看是不是有人尾随在她身后,只是急匆匆地走向床头,抓起一本棕色的牛皮小本。

“你还是把宝物藏在枕头下面。”

有个懒洋洋的笑音从她背后传来,惊得她猛地僵直了背脊,在墙上的铜镜里,看到让她怦然心动的眼睛。

“我告诉过你这是个坏习惯,玛雅。”那个人轻轻叹息,像几年前一样,尾音含笑。

玛雅闭上眼睛又睁开,转过身:“.…..托尼。”

北境之主站在她面前,取下掩面的黑帕,依旧年轻的面容蓄起微须,那双眼睛却依旧明亮如昔。

“你是对的,这个配方不会带来重生……”眼泪夺眶而出,玛雅颤抖着双手,将牛皮本递给托尼。

年轻的公爵伸手接过,安抚地拍拍女学士瘦弱的肩膀,低头飞速地翻阅着那些熟悉的配方,在末尾几页,看到一行小字。

“.…..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错,玛雅。”托尼叹了口气,微微皱眉,那飞扬的笔触和独有的缩写署名,他再熟悉不过了。

“你使用了我的改良配方,绝境,是你我共同造就的毒药……”

玛雅摇头,握住托尼的手臂:“不,托尼,你提醒过我,这个药水不能拯救任何人,是我的妄念,被基里安钻了空子,我已经无法回头,带走这个,托尼,救救马修。”

“马修,你弟弟马修?九头蛇抓了他吗?”托尼皱眉,扶住女学士颤抖的双肩“基里安就是用这个逼迫你制造毒药的,是吗?马修在哪里,我可以……”

玛雅摇头:“我不知道,不知道,他隔一段时间才会给我一封马修的信,我已经两年没有见到他。”

托尼的眼睛猛地睁大,沉默片刻:“我们,会找到他的,现在,我们一起离开这里,玛雅,我们一起研制解毒的配方,我需要你的帮助,玛雅!”

玛雅含泪看着他,是那双眼睛,曾经欣喜地赞叹她,肯定她,喜爱她,也是这双眼睛,在她再一次陷入困顿时,出现在她面前。

“托尼,我一直……”女学士握住公爵的手,轻声开口。

“抱歉,大人,我不得不出言警示!”一个声音突然从托尼的领口传出,玛雅惊得缩回了手。

“没关系,是贾维斯的灵魂。”托尼于事无补地安慰,女学士捂住双颊咽下尖叫。

“斯蒂夫大人那边陷入了困境。”

托尼一贯的冷静和笑容消失了:“什么!?在双胞胎动手之前,你明明说他正把基里安揍成猪头!?”说着他转身冲出石室,完全忘了还有个绝境的问题急需解决,玛雅跟在他身后追了出去,她见过小史塔克公爵无数次坠入情网,包括他们如胶似漆的一个月里,也没见过他如此惊慌失措的神色,为何竟对那位骑士如此牵挂?

“基里安,似乎有一位强力的守卫。”

托尼匆匆遮住面孔,从塔下的长廊一跃而下,滚落在台阶上,还没站稳,连环的炸裂声就让他再次跌倒。

“又是自杀式爆炸吗?拜托贾维斯,跟我说是基里安这个混蛋自爆了!?”托尼甩甩脑袋,踉跄着跑到台阶那里,惊慌地发现长阶下的庭院被炸出一个巨坑。

浓烟和震颤惊动了城中所有的人,他们朝最近的城门涌去,哭喊声和叫骂声隐隐传来,托尼怔怔站在阶梯的末端,看着巨坑边缘的战士们。

克林特满脸血痕倒在娜塔莎怀中,女爵的红发凌乱,紧紧搂着双胞胎幼童。

斯蒂夫挡在他们面前,手中的盾牌碎裂成几段,从他高举的手臂滑落下来,袍袖已经完全烧毁,露出一样破碎的软皮甲,他染血的双臂满是污黑的焦痕,额头涌出的鲜血滑过清澈的蓝眸。

不甘,疲惫,伤痛和哀恸,在那双眼里翻涌,而托尼能清晰感应,因为站在巨坑另一端的,是面无表情,左臂泛着银光的巴恩斯▪拜拉席恩。

“啊哈哈哈哈!对着你的兄弟,还能挥拳吗?公爵大人!?”面孔扭曲的基里安坐在铂金马王身后喘息,狞笑着掰正被揍歪的下巴,橙色的光芒里,他的伤痕正在缓缓修复。

“巴基……”斯蒂夫张口,却咳出一口血水。

站在他对面的巴恩斯,毫无所动,只是默然地看着他们,甚至娜塔莎的呼喊都不能让他有任何回应。

“你对他做了什么?醒醒,你这愚蠢的马王!?”女爵嘶声吼道,双手飞快地包扎克林特出血的伤口。

皮特罗先看到了台阶上的托尼,他张了张口却没有出声,旺达默然地看着托尼,小心翼翼地在袍袖下面摆了摆手,希望托尼能够转身就逃。

脚步声从托尼的身后,从塔楼的下方,从绿谷城的角落涌来,更多的九头蛇自杀队,女学士在他身后低吼着什么,托尼对她微笑,将牛皮小本塞回她怀里。

玛雅惊愕地睁大眼睛,托尼扯下蒙面的围巾,和伪装的斗篷,从长阶之上缓缓下行。

基里安的狞笑变成了惊愕,不知为何他慌张地站了起来,又坐了回去,怔怔地看着托尼取下背后的皮囊,将它用力丢给斯蒂夫。

“托尼……”斯蒂夫没能接住,小小的银光替他搂住了那个皮囊,骑士愣愣地看着几天未见的公爵,连皱眉的力气都没了。

娜塔莎从皮特罗手里接过皮囊,掀开一个小缝,金红色的折叠机甲静静躺在里头。

“我们来谈笔交易,嗯,基里安大人。”托尼看了一眼仿佛被冻住的僵硬马王,对他身后的男爵露出笑容。

“你,你要什么,公爵大人?”基里安干巴巴地开口,恢复的半张脸满是虔诚,扭曲的半张脸依旧狰狞。

“抓住这些喽啰,皮尔斯▪艾林最多赞美你的忠勇,可如果抓住他们的领主,基里安大人,你会得到多丰厚的奖赏?”

“托尼,不……”斯蒂夫绝望地开口,胸口的愤恨只让他咳出更多的血水,骑士的金发满是血污,巨大的爆裂几乎都落在他一个人身上,碎裂的骨头正在内脏里戳刺,夺取他最后的神智。

托尼背对着他们,听着斯蒂夫摔倒在焦土上的重响,抄在口袋里的双拳紧紧握着,笑意盈盈挂在唇角。

“我放了他们,你,你会留下来?”基里安猛地前倾了身体,又似乎顾忌什么似的抬手掩住了自己扭曲的半张脸,语气焦急地怒吼:“放了他们,冬兵!”

托尼微微皱眉,在他身边的马王放松了戒备,退开几步,让出巨坑边缘的狭窄通路。

“你没有欺骗我吗,史塔克公爵?”基里安的目光贪婪地凝在托尼脸上。

托尼朝他走了两步,乖巧地递上双腕“需要镣铐来确保我的诚意吗, 还是你对这位冬兵如此没有信心?”

基里安迟疑地伸出手,握住公爵的右腕,自己的手却克制不了地颤抖。

脚步声从托尼身后传来,娜塔莎和两个孩子拖拽着晕厥的克林特和斯蒂夫。

“别耍花样,孩子。”基里安对双胞胎微笑,空着的手指橙光闪耀,另一只手威慑地搭在托尼腕上。

旺达的声音在小胡子公爵身后响起:“我只是想还给他一点东西,大人。”

托尼平静地回头,尽量不去看斯蒂夫垂落的手臂和他脚下不断聚起的血洼。

旺达伸出小手,将一张小羊皮纸塞进托尼的掌心。

托尼的下巴微微颤抖,女孩儿抬起眼睛望着他,轻轻开口:“我将我最宝贵的东西借给你,我相信你会还给我的,是吗?”

年轻的公爵昂起头,点头微笑,眼角微红:“我发誓。”

女孩儿抿唇,握紧她兄弟的手,两个孩子费力地搀扶着克林特朝城门走去,娜塔莎只是看了托尼一眼,便揽着斯蒂夫的腰背快步跟上。

“他们对你毫无留恋,只有那两个孩子被你俘获。”基里安轻声笑道,眼睛死死地盯着近在咫尺的公爵,仿佛不相信他是真实的。

托尼沉默无语,默默计数他们的速度何时能挪出城门,半晌才开口道:“将你的侍卫队撤回,基里安,我已经在这里了。”

高庭领主抬眼,扭曲的半张面孔也只剩下淤青和些许伤痕,那并没能让他的笑容诚恳几分:“既然你已经在这里,我又何必守约呢……”

托尼猛然睁大眼睛:“基里安你!”

“杀了他们!”基里安大笑喊道,静止的马王猛地迈步,用非人的速度越过巨坑旁的小路,一个起落追了上去。

惊呼从炸裂的断崖下面响起,托尼和基里安一起回头。

银光和红光在城门处一闪而过,双胞胎拼尽全力运走了昏迷的神箭手。

一道金红色的机甲从断崖下腾空而起,基里安惊愕地怒吼:“怎么可能?没有风力,如何能…….?”

女爵费力地将斯蒂夫绑在身后,操纵着机甲缓缓越过城门,基里安再大吼着射箭也已经毫无作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歪歪扭扭的机甲,缓缓地消失在远处的山林。

“哦,忘了说,我的机甲有很多种改良版, 而这一款是最新的,不需借助风力,只靠旋转机翼助力就能平地起飞,大人。”托尼坦然一笑。

“而我拥有了你,七国最珍贵的宝藏。”基里安死死抓着托尼的手腕,咬牙笑道。

“你也只能拥有我一小会儿。”托尼开开心心地扯了扯包裹严实的领口,露出飞速攀附上颈项和脸颊的黑纹,懒洋洋笑道:“因为,我马上就要死啦。”

 

(下章待续)


PS:

同步推进美队2和钢铁侠2,3,希望你们不要迷失在绿谷城~

以及,本章爆字数啦~希望看得爽快。

不定时更新,因为我牙疼.......吃不好睡不好,还要加班没力气更新呀.......


评论 ( 27 )
热度 ( 81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