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75.傀儡疑,搏命失和绿先知

 

“咔嚓~”

陶碗和汤药碎裂四溅,伴随着少女的惊呼,和一声闷哼。

尖利的锋刃抵在骑士的咽喉,女爵的眼眸闪着冰冷的光。

“你,无法,阻止我…….”骑士的金发垂落眼前,蓝眸被赤红的血丝侵蚀,声音像是刮过破败城门的寒风。

红发的女间谍冷笑一声,反手将尖刺对准自己,斯蒂夫的决绝顿时变成惶惶。

“塔莎……”

“舍弃领主,任务失败,每一项都是我的罪,让你就这样去送死,也不过是再填一条罪责,但若要我眼睁睁见你枉顾史塔克大人的心意,执意送死,不如我先以死谢罪吧。”

斯蒂夫抿唇看着她,撑在床头的手臂微微颤抖。

旺达和皮特罗不安地看着大人们,小心翼翼地挡在门口,神箭手沉默地看着他们,断裂的弓静静卧在他膝头。

骑士终于颓然歪回床上,冰冷的石墙贴着他滚烫的额角,烧伤和断骨赐予他高热和昏迷,四倍的修复力也只能让他苏醒过来,面对自己的无能。

斯蒂夫闭上眼睛,等待心口撕裂的痛处过去,才缓缓开口:“我们在哪儿?”

“绿谷城。”女爵收起尖刺,安抚地摸摸孩子们的脑袋。

斯蒂夫猛地睁开眼睛,女爵皱眉摇头:“不,他已经不在这里了。”

蓝眸里的哀恸简直让人心碎,娜塔莎低下头,搅动陶罐里的药汁:“九头蛇舍弃了这里,还好仓库里还有些草药和食物供我们暂时修养。”

“这是一个圈套,而我们所有人都中计了。”石床另一端的神箭手突然开口,往日的嬉笑表情已经消失无踪。

“巴基……”斯蒂夫皱眉吐出那个名字,娜塔莎的眼神微变:“…….他因为救我受了伤,九头蛇捕获了我们两个,我原以为这是个意外……”

克林特抬头,厚厚缠绕的布带让他僵硬地像个木偶人:“我们在风息堡外见过他,作为泽莫的雇佣兵。”

女爵沉默半晌:“可九头蛇为何能操控一个异邦的马王?”

“或许是药水?”稚嫩的声音从灶边传来,旺达抬眼看着大人们“我见过那些喝了药水的人,都听基里安的话。”

“塔莎,你们被关押时,喝过什么?”克林特皱眉问道,不安地看着女爵的反应。

红发的美人摇头:“应该没有,玛雅嘱咐过,除了她送来的药和食物,什么都不要碰……”

“谁是玛雅?”克林特打断她。

娜塔莎瞥了一眼斯蒂夫:“她是基里安的药师,也曾是北境第一的女学士,托尼当年…….很赏识她的才华。”

“所以她是我们这边的?”克林特急急问道。

“我想她不会伤害托尼…..”女爵点头,眼睛却看着斯蒂夫。

骑士的眉心没有丝毫舒展:“但,为什么,巴基…….会…….”

“在你们潜入之前的那晚,基里安突然派人把他带走了,我没能阻止。”塔莎沉声道:“当时巴,铂金卡奥已经恢复意识了,他反抗过,可惜伤得太重没能成功,我不明白为什么一夜之间,他就仿佛不认识我们一样,成了九头蛇的爪牙。”

“夺魂?”克林特突然道。

娜塔莎皱眉:“九头蛇竟然掌握了这种密术?”

“什么是夺魂?”皮特罗小声问道。

“是一种禁忌的法术,会让人失去原本的神智,变成施术者的傀儡。”克林特解释道。

皮特罗瑟缩了肩膀,忧虑地看着他姐姐,小声嘀咕:“希望他们别对托尼用这个,那样他就不记得我们了。”

旺达安抚地揽住他兄弟的肩膀,自己却同样担忧地看着三个大人。

“这禁术并非朝夕可成,若要成就最忠诚的傀儡,总需要长期反复的…….”女爵说着,微微皱起眉头,不安地看着斯蒂夫,而虚弱的骑士也看着他。

狭窄的仓库突然安静下来,沉默像是一张巨网,将每个人都笼罩其中。

“或许,我能出去查探一下,九头蛇往哪个洞穴藏身?”鹰眼干咳一声开口,挣扎着掀开破旧的软被。

“不想让你可怜的肋骨再裂开就给我躺下。”女爵冷冷看他一眼,克林特不动了。

“我知道。”皮特罗脆生生答道:“那些车轮的痕迹一直朝北方去了。”

“北方?”克林特瞪大眼睛“他的老窝高庭明明在西面,他是不是想混淆我们?”

“我想基里安走得很匆忙,九头蛇连个探哨都没留下。”女爵摇头。

“那个卑劣的家伙未必不想斩草除根,可有什么东西让他不敢滞留太久…….”克林特眼神微动,思索着说道,然后转头看着双胞胎:“孩子们,基里安的头儿是谁?他们为什么要抓托尼?”

皮特罗努力地思考着,看向他姐姐,旺达眨眨眼睛,冷静地开口:“皮尔斯▪艾林和他在一起,是他们派我们潜入风息堡,伺机捕捉托尼,至于目的……”小女巫深深呼吸,紧紧握住她兄弟汗湿的手掌:“他希望北境公爵,成为他的傀儡。”

 

……..

 

“吃桃子吗?”北境公爵抛起一个粉嫩饱满的蜜桃,笑嘻嘻问道。

坐在他面前的马王面无表情,身体随着晃动的轿厢微微颤动。

“苹果呢?很甜很脆的。”托尼丢开那个桃子,抓起一个红润滚圆的苹果。

眼下乌青的铂金卡奥依旧一动不动,短发凌乱地滑过他的脸颊,看起来有一点落魄的委屈。

“或者,多恩大李子?”托尼笑眯眯的举起手里紫红色的球形水果。

马王的目光似乎有些微颤动,依旧沉默无语。

“我以为您会有一名人质的自觉,大人。”基里安阴森森的声音从车门处传来,他掀开厚重的帘子爬了上来,袖口露出缠绕的绷带。

 “有啊”托尼转动手腕脚踝,让锁住他的链条哗哗作响“我正试图对您的傀儡战士表达友好。”

基里安在他对面的软塌上坐下,清洗过的样貌又恢复了平素的冷静和优雅,只有一道长长的瘀痕留在他的眉骨,那是被星盾狠狠亲吻过的证明。

高庭领主抬手拨乱了额发,避开人质过于明亮的注视。

托尼费力地交叠双腿,歪在软垫上,倒不是他不想保持优雅的坐姿,只是那些沉重的锁链坠得他手脚酸软。

“这不是回高庭的路,我猜?”年轻的公爵啃咬着李子,含糊问道。

“…..担心您忠诚的斯蒂夫追不到我们的踪迹?”基里安浅笑一声,好像在绿谷城狰狞咆哮的恶形恶状不过是托尼的幻想。

托尼挑眉,瞥一眼对方微微颤抖的双手,丢掉手里的果核,把沾了果汁的手指在离他最近的马王袖口上擦抹。

那沉默的战士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先民之神在上,姓史塔克的可不知道什么叫害怕。

“是我的错觉还是您真的对斯蒂夫公爵颇有不满?”托尼微笑问道。

基里安的眸中闪过一丝阴狠,他冷笑着交叠手指,将后背倚靠在摇晃的厢壁:“是您对这位传说中的骑士过于偏爱。”

 “什……”北境公爵第一次流露出一丝慌乱,他移开目光,强笑道:“哈,七国的男孩甚至女孩们,谁幼时不是听着传奇骑士的童谣入睡?斯蒂夫之所以成为传说,不就是因为,他曾是七国的希望之光?”

“他不是。”基里安冷冷打断公爵的句子。

托尼抬眼看他“什么?”

“他不是我的希望之光。”

“哦…..好吧,我也不是说每个人都必须,您知道这是个比喻……”托尼嘟哝着。

“我曾经看见过光,以为那是我的希望,那么明亮耀眼,美好的照亮我暗无天日的生活……”基里安缓缓说着,每一个字儿都似乎在他舌尖隐忍了多年,他看着对面之人的大眼睛 “后来我才发现,那道光,不会照向我,所以,我只有让自己,靠近那光芒…….”

他指尖的光纹明明暗暗,托尼眨了眨眼,基里安深深呼吸,放松了身体,那些光纹便消失不见了。

“然后我不会再让光芒离开……”

托尼微微皱眉,颈后一阵不适的发凉,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就觉得这位貌似优雅的男爵,有些说不上来的诡异。

“再往北去,你这位勇士的机械手臂可能会冻僵……”年轻的公爵嘟哝着,抬手掀开车窗帘子。

基里安根本无意阻止,好像这位人质做任何事,他都乐意成全。

城镇的轮廓被远远地抛在身后,托尼眯起眼睛,想起那小镇名为颠簸。

绿谷城以北,颠簸城以东,托尼略觉惊愕地睁大眼睛,继而放下帘子,缓缓回头。

高庭男爵安然地坐在原位,神色之中有一丝满足的欣喜。

“我低估了您的勇气,提利尔大人。”托尼坦然道。

“您对我一无所知,公爵。”基里安的笑容堪称愉悦。

“我没想到九头蛇在君临红堡都设有据点?”托尼摇头叹息。

基里安愣了一下,继而微笑:“不,大人,皮尔斯▪艾林也并不至狂妄如此,那位无所不知的海姆达尔大人,将君临防卫得有如铁桶,我不会用这条残腿做不自量力的挑战。”

托尼眉心微动,犹疑地看着男爵的双腿,想不起在高庭的宴会上他有任何的异状。

“你要将我丢弃在海中吗,提利尔大人?”托尼露出无谓的笑容,这条路的尽头,若不是君临,那便只有黑水湾的波涛。

基里安怔了一怔,笑出声来:“我总是佩服您的想象力,大人……可惜,您对我的想法,和过去,仍是一无所知。”

托尼没能看清对方一瞬间的失落和哀伤,因为马车停了下来,玛雅托着一碗汤药进入车厢。

那碗药的味道无比熟悉,是用来压制毒性的配方,托尼微微皱眉,越发疑惑地看了一眼基里安。

“我无意带着尸体远行。”高庭男爵的神情又恢复了虚伪的优雅,而玛雅始终垂着头。

托尼耸肩接过,一口喝干“不过是晚一刻毒发而已,但愿您带着尸体也能交差。”

说完他放下陶碗,与玛雅对视了一眼,惊讶地发现女学士眼中都是泪花。

女学士抽出一支短剑,托尼惊慌出声:“别,你打不过他……”

玛雅翻转利刃,将短剑抵在自己的咽喉,狠狠瞪视基里安,含泪吼道:“放他走,否则你将失去绝境之水的配药师。”

基里安沉默地看着他们,半晌,才扬了扬唇角,无奈地摇头:“玛雅,玛雅,我总是拿你没办法。”

他缓缓起身,女学士将身躯挡在托尼面前,手上的短剑丝毫不松。

基里安摊开手:“你不让开,我怎么熔开他的锁链?”

玛雅将信将疑地转身,防备地用握着短剑的右侧对着基里安,高庭男爵伸出右手,握住托尼腕上的铁圈。

“大人,您总是慧眼识人,发掘了玛雅这颗明珠…….”基里安轻笑道,托尼皱眉看着他,觉得被他搭着的手腕像被火钳捏住。

高庭男爵依然微笑,猛地用左手握住玛雅抓着短剑的手腕“却忘了纯真是最无用的美德。”

“不!”托尼惊呼出声。

泪珠从玛雅圆睁的眼里滑落,女学士没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基里安用力的一推,将她指间的剑锋刺穿那纤细的脖颈。

温热的血在北境公爵的眼前飞溅,他发出一声悲痛的惊呼,下意识地朝基里安报以老拳,却在半路就被绷直的锁链拽住。

基里安将两条锁链熔在一处,固定在轿厢的顶棚,高高吊起托尼挣动的双手,一把扼住他的脖颈,将他的后脑勺撞在厢壁上。

“她是因你而死,史塔克大人,别为你的无能和软弱迁怒于我。”

血顺着托尼的额头流下,滑过他的眼角,像是一滴血泪,悬在他颤抖的睫毛。

基里安放在托尼颈上的手指无意识地收紧,掐得公爵咬牙皱眉,可那双明亮的眼睛,依然死死地瞪着基里安,毫无畏惧。

高庭男爵抬起另外一只手,用袍袖仔细擦去托尼侧脸的血污,似乎觉得十分有趣地让手指停留在公爵的眼角。

“我期待你的眼泪,托尼,而不是为了这种事。”

基里安微笑着松开手指,扯起女学士的尸体,掀开轿厢,将她丢出车外。

“哎哟哟,基里安大人,这份见面礼我满德林可不敢要~”满脸皱眉的老头儿怪叫着跳脚,将身子躲在高大的骑兵们身后。

托尼难以克制地呛咳着,胸口的灼痛再一次席卷而来,在朦胧的视线里,他恍惚看到了九头蛇的旗帜,和一支绿袍的军队。

 

……..

温暖的湖水像极了某人的碧色瞳孔,黑色的天鹅缓缓滑过平静的湖面,惨白的雾色笼罩着湖心的小岛,千面屿的绿人寂静无声。

皮靴踩过层层的落叶,金丝绿袍之下,少年苍白的小脸眉目清秀而神色阴沉,他在最粗壮的鱼梁木下驻足,千百张印刻在树干上的面孔围绕着他。

“最强大的法师也无法达成您的愿望,就算你杀光我的族人,焚烧古老的森林,将盟誓踩于脚下,骄纵的王子,我也无法完成你祈求的禁忌。”

苍老的法师坐在半空的树洞之中,缓缓说道,他雪白的胡须垂在膝头,双眼微合皱纹堆垒。

“哦你会的,没人能拒绝无穷的魔力源泉。”

少年轻轻抬手,摊开掌心,宛如阳光的金色在他掌中盛放,却柔和得一如月华拂过绿先知的双眼。

老迈的法师颤抖着睁开眼皮,灰色的瞳孔缓缓变成夜色的黑,他向着灵魂的新主人微微躬身:“凝结龙息之晶,至亲至近之血,永不枯竭之源,操纵时空之力,只有集齐这四种不可能,大人你的愿望才能成为可能。”

洛基冷笑,收起指间的光芒藏在袖中,船舱中上的龙晶足够堆满赫伦堡的仓库:“至亲之血,应该已在我囊中,而时空之力,不可能不追过来…….”


(下章待续)


PS:

集齐龙珠召唤神龙,难度降低,只要四样宝物即可~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同样的招数,同样的美人,可惜玛雅面对的不是怜香惜玉的君子......

再见,北境第一女学士。


评论 ( 32 )
热度 ( 72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