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80.隐匿遗书,月下低语和复苏之血

 

托尼睁大了眼睛,疑惑地仰望着面前的男人。

而对方也惊讶地眨眨眼,继而叹了口气,唇上的小胡子随着他的动作翘了一翘,然后他伸出手,将藏在桌下的男孩抱了出来。

托尼惊愕地坐在他腿上,小小的手脚堪堪搭在这男人的膝头。

比起身体的变化,托尼更惊愕地是,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即使是在梦中,他都不曾清晰地看到那张脸。

如果,死后真的能见到故去的人,那么,我是真的死了吧…….

托尼仰着脸去看单手揽着他的人,清晰的,栩栩如生的父亲。

“你又趁佩珀不注意跑出来了,是吗?”霍华德▪史塔克用疲惫的声音问道,无奈地看着头发乱翘的儿子。

“就这么喜欢老爹的作坊?”微微扬了下唇角,北境公爵伸手揉了揉托尼的小脑袋,将他在怀里颠了一颠:“你有认真吃东西吗,儿子?为啥你还是这么小小的一个,嗯?”

托尼伸出小小的手脚看了看,不确定自己现在是什么年龄,两岁半,或是三岁?

儿子的沉默让霍华德的目光从摊开的图纸上收回,他略感惊讶地摸了摸儿子的额头,这孩子与生俱来的活泼,让沉默显得珍稀而诡异。

“嗯,你哪儿不舒服吗?安东尼?”霍华德放下羽毛笔,双手将儿子抱起,轻轻放在宽大的桌角,皱眉打量托尼的脸色。

我只是没想到,会再见到你。

“……霍华德。”托尼用小小的声音吐出一个单词,把手指放入父亲粗粝的掌心。

老公爵浅浅一笑,低声道:“是的,那是我的名字,贾维斯最近在教你写名字?”

他饶有兴趣地将羽毛笔塞进儿子的小手里,扯过一张废弃的羊皮纸,握住儿子的手在上面写下堪称华丽的签名。

“霍,华,德,这是我的名字,学会了吗?”

托尼靠着父亲的肩膀,来不及惊讶他对那略带铁锈和酒气的拥抱为何如此熟悉,就被摊开在宽大木桌上的图纸和卷轴吸引了注意。

“…..立方。”

霍华德的手臂一僵,他惊讶地低头瞧着儿子:“什么,你,竟认识这么难的字了?”

托尼猛然转头看着父亲,大大的眼睛写满惊愕,他有太多的问题要问,可幼儿的舌头并不如他的大脑那般灵活。

霍华德摸了摸儿子的脑袋,轻声叹息:“无限立方,是神秘而可怕的宝石,它能将死者带回人间,也能将错误掩埋在过去,妄图操控宝石的人,都将付出极大的代价……”

公爵突然紧紧揽住儿子,亲吻他的头发:“而如果,它能将我们失去的,带回来,那么多大的代价,亦是值得的。”

托尼愕然地睁大眼睛,霍华德将嘴唇贴在儿子的额角:“你会原谅我的,是吗?”

放在父亲袖口的小手猛然抓紧,霍华德轻轻叹息:“我可能,无法一直陪着你,但我会留下最好的给你,我会将我所有的都留给你。”

不,那些并不是我想要的!

托尼回头,霍华德却松开了儿子,站起身,从高高的书柜上,抽出一个厚厚的本子,从中间折起的某页夹层里,取出一小块羊皮纸。

“佩珀说,你会写自己的名字了,是吗?”霍华德对儿子微笑,把那张羊皮纸递给他。

“签名,北境未来的王。”

托尼心烦意乱地接过,这诡异的状况和无限立方的记载让他分心,落笔的字迹也歪歪扭扭。

“做得好,我的儿子,我唯一的珍宝,我此生最伟大的作品……”霍华德吻着儿子的头发,将那页羊皮纸小心翼翼地举起,轻轻晃动着晾干那稚嫩的笔迹。

父亲温暖摇晃的怀抱让托尼的眼皮发沉,霍华德的叹息和亲吻再一次落在他的额角。

“我既希望你一生也不能发现这上面的秘密,又期盼总有一天,你能解开我留下的谜题,希望你能理解我这个矛盾的父亲。”

霍华德的大手轻轻摩挲儿子的手腕,将那张小小的羊皮纸放入孩子的掌心。

“托尼,记住,凛冬再来之时,唯有不灭的火焰能照亮无边寒夜。”

年轻的公爵转头欲言,父亲的怀抱早已消散无踪,只有烈焰的灼热包裹着他。

托尼顾不上思考这火焰是否会将他吞噬,只是焦急地摸索着袖口,抽出藏在那里的小小羊皮纸,火焰瞬间攀上他的手指,歪扭的字迹消失在火焰之中,隐藏在羊皮之内的,是薄如蝉翼的柔软金属,火光照亮了那上面刻穿的细小字迹。

泪水模糊了托尼的眼眶,而他却不敢抬手拭去,生怕错过了那火光映照的任何一个字眼儿,那是霍华德留给儿子的遗书,亦是他穷其一生获得的智慧结晶。

托尼,我留给你,通往未来的钥匙。

 

…….

 

斯蒂夫微微皱眉,眼前是红堡空寂的教武场,月光照在他摊开的掌心,仿佛火焰和伤痛不过是一个短暂的梦境。

金发的骑士恍惚地低头查看,身上依旧披着御林铁卫的金袍。

“斯蒂夫。”有人在身后叫他,骑士应声回头,几乎要脱口而出某个名字,而月光恰到好处地照亮了来人的脸庞。

同样的棕黑色头发,唇上俏皮的胡子和微微皱眉的神情都与梦里的年轻人七八成相似,可这不是他。

“霍华德。”斯蒂夫听到自己如此开口。

临冬城主快步走近,皱紧了眉头:“那是怎么回事?”

“你指什么?”斯蒂夫真心实意地问道。

“陛下的命令,巡航的任务,斯蒂夫,该死的,你知道那本该是我去……”霍华德走近,焦急地低吼道,眼里的红血丝昭示着他的焦虑。

“这不是为了你,霍华德。”斯蒂夫微笑着按住老友的肩膀“是为了我的自由,陛下许诺,待我巡查回来,我跟巴基就能离开御林铁卫,返回封地。”

霍华德紧皱的眉心没有丝毫舒展:“若我是你,便不会相信完全相信伊里斯的鬼话。”

“别直呼陛下的名字。”斯蒂夫苦笑着拍拍他的肩膀。

“哦,得了,斯蒂夫,你知道我才不在意究竟是坦格利安家的谁坐上铁王座,北境无需依仗王都的施舍,而王都却得忌惮我史塔克家的军械。”霍华德傲然仰头,走在斯蒂夫身旁。

月光拖长了他们的影子,脚步声在空旷的场地里传出很远。

“自信固然是好事,霍华德,可别拿北境的子民冒险,龙之怒并不好玩。”斯蒂夫低声劝慰道,与老友并肩而行。

霍华德撇了撇嘴:“你总是过于谨慎,队长。”

“因为我不能用家族的荣耀来冒险…….”斯蒂夫低头,抚平袖口的褶皱。

“家族,哼,是拜拉席恩家,还是坦格利安家?”霍华德冷笑一声,而斯蒂夫再次皱眉。

“你想说什么,霍华德?”骑士停步侧目,临冬城主也停下脚步。

“我只想提醒你,这次巡航恐有变故,伊里斯的多疑多虑并没随着年龄增长而减少,王权让他摘掉了伪善的面具,咱们的王,可不乐见你回到封地。”霍华德认真说道。

斯蒂夫沉默片刻:“我只需要一个爵位来迎娶佩吉,在那之后,我会放弃风息堡的封地,带着佩吉离开。”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风息堡,斯蒂夫,如果你真的只是一个区区的拜拉席恩,伊里斯才不会对你如此执着。”霍华德压低了声音吼道,恼恨地扯了一把斯蒂夫的袖子,捏住那跃起的金鹿绣纹。

“……龙石岛亲王大人。”霍华德咬牙吐出这句话,斯蒂夫仿佛被蜇伤一般甩开了他的手。

“永远别提起这种胡话,即使是你,霍华德。”骑士的蓝眸映着星光的寒意。

“你只能希望那位陛下也能忘了这回事儿,可显然,他没有,你知道他今天去了哪里?”

“……君王去神眼湖参拜也算异兆?”斯蒂夫默然地踏上通往出口的台阶。

“啊哈,你也并非不问政事,我正直的朋友。”霍华德颇感欣慰地伸出双手,轻轻拍了两拍。

“那是因为巴基总是自作主张地收集不必要的信息,而我怀疑那是你对他教唆了什么。”斯蒂夫挑眉看了一眼霍华德,唇角的笑意一闪而逝。

霍华德摸了摸鼻尖,干笑道:“嘿,那是善意的提醒,你该感谢小巴恩斯不像你这样古板,那孩子脑子比你活络许多。”

“我也有善意的提醒给你,史塔克大人。”斯蒂夫跃下高高的台阶,转回头作搀扶状,霍华德拍开他的手,跃下高阶,踉跄着撞到斯蒂夫的手肘,堪堪站定。

“你要当父亲了,霍华德。”斯蒂夫扶住他,笑道。

霍华德的目光瞬间变得柔和,却转瞬皱起眉心:“所以我更想让他在安稳的环境里长大。”

斯蒂夫沉默了。

“湖心岛中的千面屿,绿先知能预知到的未来,我们并不知晓那对陛下来说,是喜讯还是噩耗…….无论如何,多加小心,我的朋友。”霍华德低声说道,在校武场的出口站定。

“我会带礼物回来的,给小托尼。”斯蒂夫微笑点头。

“哦,你已经送了他一份大礼…….听着,斯蒂夫,无论何时,如果你觉得,需要我的时候,别想太多,马上联络我,好吗?”霍华德的眼睛在月光下清澈明亮。

“当然,我会活着回来,为了可爱的小安东尼。”斯蒂夫微笑道。

霍华德的笑容融入月色之中,红堡的阴影也转瞬间坍塌,斯蒂夫伸出的手滑入虚空,冰冷刺骨的海水漫过他的指尖。

在他被深海淹没之时,有一只手,轻轻握住了他的掌心。

 

…….

“斯蒂夫!”

骑士睁开眼睛,火焰在眼前猛然绽开,他本能地抬起手,却发现掌心里还牵着另一个人的手掌。

“感谢先民之神,你还活着。”那只手的主人被他拉扯着撞上他的肩头,卷翘的头发刺痒了他的下巴。

“……托尼?”斯蒂夫迟疑地揽住怀里的背脊,不安地拍抚着。

“我们还活着……”托尼抬起脸来,焦灰让他的脸看上去有点滑稽,可那双棕色的眼睛依旧明亮如星。

斯蒂夫喜爱地摩挲着托尼的脸颊,小心地查看他的身体,发现除了残破的袍袖,并无大碍,才松了一口气,转头看向二人栖息的礁石。

火舌舔舐着这块礁石,甚至摸索着舔舐骑士的袍角,可奇怪的是,斯蒂夫只觉得温暖而非灼痛。

“这是,真实的火吗?”托尼伸出手,斯蒂夫惊慌地握住他的手腕。

二人的手掌穿过火焰,却毫发无伤。

“好暖和……我们大概是鬼魂吧……”托尼喃喃低语,倚着斯蒂夫的肩膀。

“这不是千岛屿……”斯蒂夫皱眉四顾,他们似乎蜷缩在某个地下洞窟,而火焰正从地底盘卷上来。

“是地狱,我们的罪孽需要地狱之火来焚烧…….”托尼痴痴地胡言乱语,直到斯蒂夫扶着他站起身来。

“就算要坠落地狱,也该先接受审判,公爵大人,不如我们去寻寻迷路的地狱长官?”骑士苦笑着摸摸公爵的脑袋。

“我接受了判决,斯蒂夫,我的罪孽,是忽视了霍华德留给我的。”托尼由着斯蒂夫半扶半抱地跨过火焰深沟,朝着火势渐小的窄路走去。

“什么?”斯蒂夫疑惑皱眉,二人踉跄穿过一个拐角,感觉到一阵微弱的风。

托尼摸索着摊开掌心,那些混杂着羊皮纸屑的飞灰瞬间消散在风里。

“他一直在我身边,斯蒂夫,我父亲,他早就给过我答案…..”

斯蒂夫紧紧搂住托尼的肩,惊愕地站在石洞的尽头,月光之下,是嶙峋起伏的背脊,龙晶在石壁上闪烁发亮,古堡微弱的灯光在不远处闪亮。

“是无限立方…….洛基缺少的最后一样东西……一直在你体内……”托尼怔怔开口。

“是空间宝石,将我们送回一切的起点…….”

“可这里,不是北境…….”托尼皱眉。

“这是,我出生的地方…….龙石岛。”斯蒂夫叹息道。

“是因为我们紧握着手吗,所以我也跟你一起…..”托尼的话没能说完,突然朝前一跳,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腰。

斯蒂夫本能地伸手,紧紧揽住他摇晃的身体,目光落在他残破斗篷掩盖的后腰,那里有什么东西正震动着发出咔咔的碎裂声。

“哦不!”托尼眨了眨眼,斯蒂夫掀开斗篷,一直被忘记在后腰口袋里的龙蛋正颤抖着裂开一道深纹。

斯蒂夫手忙脚乱地把那东西掏出来,无措地举在手里,托尼握住他的手慌乱问道:“怎么办,它要出来了吗?哦我完全忘记了,怎么办,我们该丢掉它吗?”

“是火,火让这东西孵化了,我见过伊里斯的龙,他们,他们就是在火里诞生的。”斯蒂夫失却了一贯的冷静,掌心的颤动让他的嘴巴失去控制。

“见鬼的,洛基和宝石让一切都乱了套,我梦见了老爸,火焚不死,还孵化了一条龙,这不合情理,我甚至都不算坦格利安家的旁支……”托尼闭上嘴巴,瞪大了眼睛瞧着斯蒂夫。

金发的骑士略显哀伤地托着那颗蛋,它终于从中间碎裂开来,一颗顶着恶魔尖角的银白色小脑袋钻了出来,金色的眼眸中有一道棕色的竖线,它嘶嘶叫着扒住蛋壳,好奇地打量身边的两个人类,快活地拍打拇指长的小翅膀,朝斯蒂夫的手喷出一小团迷你火球,却连他的指甲盖儿都没烧着。

“哦天哪,真龙无惧火焰,你是个坦格利安。”托尼干巴巴地叹息道。

 

(下章待续)


PS: 超级大揭秘的一章。

斯蒂夫的起点,是龙石岛,而托尼的起点,是斯蒂夫。

连接这两个人的,是霍华德,开启新的时代的,也是霍华德。

无限立方的秘密,还在展开中。

最近沉迷于世界杯和兄弟情的孩子们,感谢你们继续支持这个故事,大约还有20章,我们会迎来这个故事的终结篇。

每个人都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结局,让我们一起走到最后。

给自己加了个油,嘿吼!

评论 ( 22 )
热度 ( 71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