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82. 傀儡巡城,鹰巢秘会和龙堡厨房

 

“不,不…….这不可能,瓦雷利亚钢,是,是七国最坚硬的,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托尼跪坐在地上,徒然地试图将断裂的钢环重新拼接回去。

斯蒂夫跪在他身边,无措地看着那些碎裂的片段:“抱歉,托尼,是我没能收藏好贾维斯,一定是爆炸的时候……”

托尼恍惚地睁大眼睛,对斯蒂夫和周遭的一切都充耳不闻,他沉默地跪坐在原地,任小龙爬上他的脑袋,又翻落在斯蒂夫的掌心。

“托尼,托尼?你能听到我说话吗?你,你还好吗,托尼?”斯蒂夫小心翼翼地轻抚公爵的肩膀,不安地询问。

他当然了解贾维斯对于托尼来说意味着什么,失去这位忠诚的朋友也令他心痛难忍,可他必须尽快将托尼带离这个危险的地方,这个洞穴坐落在火山的边缘,谁也不能预料下一次喷发会不会从他们的脚下开始。

“贾维斯不会死的…….”托尼轻声说道,斯蒂夫忧虑地看着他。

“召唤灵是为了我而存在,对不对,你听到他说过的,在长城之外的树林里……”年轻的公爵紧紧地握住斯蒂夫的手腕,棕色的眼睛里满是略带疯狂的光芒。

“是的,托尼,是的。”斯蒂夫点头应和,随着托尼的动作起身,金眸的小龙爬上他的肩头,用尾巴勾住骑士残破的搭扣。

“而我还活着,只有我死了,贾维斯才会消亡,可我还活着,斯蒂夫,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托尼扯下一段袍角,将断裂的钢环小心翼翼地收藏起来,塞进怀里。

绝望从他的眸中隐去,疯狂和希冀重新点亮了公爵年轻的面庞,他认真地看着身边的骑士,缓缓说道:“贾维斯还活着,而我们需要给它重新制作一个承载魂灵的容器。”

斯蒂夫愣了片刻,蓝眸里的惊慌忧虑也渐渐沉寂,他认真点头道:“告诉我你需要什么,公爵大人?”

托尼微微垂下眼睛,斯蒂夫很喜欢那些长长睫毛投下的微微阴影,像是密林深处的月光,而精灵隐匿其中。

“熔炉,锻造台,金属,和一份遗物。”托尼如此说道,朝黑石砌成的堡垒远远望去。

斯蒂夫握住他的手:“而你需要一个当地人作向导。”

小龙在他肩膀上发出奶声奶气的嘶吼:“嗷~咳!”

 

他们滑下被海浪拂过的礁石,隐藏其中的龙晶反射出点点月光,照亮窄路的轮廓,斯蒂夫扯着托尼掩身在龙堡石壁之下的阴影里,皱眉躲过队列整齐的巡卫队。

“这些人不太对劲…….”斯蒂夫低声耳语。

托尼点头,小龙好奇地从他的衣领里探出脑袋,又被公爵一指头摁了进去:“他们看上去,倒像是我做的风吹人偶,似乎被一条绳子牵着,常人哪儿会这么走路?”

巡逻队步伐僵硬地从他们藏身处走过,眼里是黑沉沉的一片,托尼和斯蒂夫对看一眼。

“是傀儡士兵,洛基在这里?”托尼低声问道。

斯蒂夫皱眉思索片刻:“如果空间宝石将我们送回来处,那洛基跟龙石岛的联系……也不过是,光明亲王巴德尔殿下?”

托尼转了转眼珠:“又或者,这些人不过是洛基来过这里的证据……那小坏蛋总不会是为了看他叔叔……”

“龙晶。”二人异口同声地低语,然后对视一眼露出笑容,自然地握紧牵着的手指。

“本地人先生,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躲过那些没脑子的骑兵,混进城里?”托尼弯起眼睛,轻声问道。

“.…..也许可以试试洛基的办法。”

片刻后,他们敲开了隐藏在团龙建筑下的厚重木门,烟雾和蒸汽从团卷卧龙的鼻孔排入夜空,胖胖的中年妇人在围裙上擦拭着手上的水珠,疑惑地看着门外狼狈的男人。

金头发的年轻人抱着他的兄弟,恳切地说道:“救救我们,好心的夫人,我们的船在东岸触礁了,行行好,给我们一个歇脚的角落,让我可怜的兄弟暖暖身子?”

妇人对着英俊的青年愣了片刻,转眼看看窝在他臂弯里的少年,那孩子只露出一双蜜糖色的眼眸,就瞬间捕获了厨娘的慈母之心。

“七神保佑,进来吧,孩子们,希望你们想喝肉骨汤。”她怜爱地微笑着,闪身撤步,香味从她身后的温暖厨房飘出。

 

…….

 

“吱~~咿呀呀!!!”

古老的门轴发出凄厉的沉吟,尘封的门扉被再次开启,面容和善的城主傲立马上,缓缓地带领他的军队进入阔别两年的城堡。

黑色的锋刃在月色里镀上霜色,烈烈寒风吹起蛇头骷髅旗,皮尔斯在大厅之外翻身下马,灯火通明的长厅之内,已经有很多人在等他。

皮尔斯拂下兜帽,露出轮廓坚毅的面孔,微微眯起的眼角勾出无数细细的纹路,让他看上去有些冷漠的脸多了一丝人类的活气。

属于谷地公爵的高位上,坐着一个干枯瘦弱的影子,台阶之下,是站列两边的无名骑兵。

“皮尔斯,皮尔斯~我的朋友,忍辱负重的日子终于结束了,大人,欢迎回家。”瑟缩在椅子上的男人低声笑着,用哀伤而恳切的语调迎接他的盟友。

“不,比起大人您遭受的,我这两年的沉寂简直微不足道……”皮尔斯微笑躬身,站在台阶之下。

那暗影中的男人伸出一只缠着绷带的手,挥了一挥,骑兵们齐齐转身退出大厅,只留下十名近身铁卫。

身着薄裙的侍女抬上木雕高桌和酒壶牛乳,烤羊的肉香里带着果木的气息,远处的火把被点起,用来议事的空间此刻改做了酒肆,昏暗的光线只勾勒出高阶的阴影,酒香和肉香,也掩不住血腥和药气。

“我们,距离成功,只剩一步。”待侍女们合拢大门,那只颤抖的手端起酒杯,红色的汁液泼洒而出,渗透厚厚的绷带。

“敬您,大人,一手造就了七国的新王,一个纯粹的恶棍,贪婪的侏儒,卑劣的篡位者,完美的靶子。”皮尔斯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银杯中依旧是白色的牛乳。

“也敬您,艾林公爵,未来的王…….”隐藏在暗影中的面孔微微前倾,月光拂过,那人被烧至翻卷的半张面皮,几乎让人看不出这曾是那位富甲一方的潘托斯总督。

皮尔斯▪艾林微微一怔,脸上的吃惊真实得恰到好处,他惶恐地放杯起身:“满德林大人,您在说什么,九头蛇乃至谷地家族,都是仰仗您的资助,才能熬到今天,国王的宝座,理应是您……”

满德林扯动唇角,笑得如龟裂的怪石:“哦得了,老朋友,你该知晓我只爱财宝美人,那些生杀予夺,驰骋征战的活计,可别指望我这把老骨头…….”

他咳嗽着抿了一口酒,让香醇的滋味滑过他灼伤的喉咙:“我已经老得,走不完通往铁王座的阶梯了,皮尔斯…..我残余的生命,只想沐浴在宝石的光耀之中。”

谷地公爵的眉心微微一簇,依旧面目恭顺地站在阶下,迟疑道:“九头蛇的忠诚毋庸置疑,可,可大人,洛基不会将心灵宝石双手奉上,对于一个连父亲都能蛊惑放逐的人,我们如何能让他放弃魔力之源,而空间宝石又一次下落不…..”

皮尔斯没能说完这个句子,歪在鱼梁木椅子上的老总督正对他露出狰狞的微笑。

“皮尔斯,皮尔斯,我第一次见到你时,就被你的智慧所折服,如今几十年过去了,我相信岁月磨砺了你的谋略,让你的巧思更深更远……有的时候,我们不需要斩断阻碍的双手,只要让那双手,按照我们的思想来动作,这不正是,心灵宝石的魅力吗?”

艾林公爵犹疑地看着他:“我不明白,大人,洛基怎么会对自己使用心灵宝石……”

满德林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叹气道:“唉,我的老朋友,你也到了健忘的年纪,别跟我说你忘了战争为何开始……”

皮尔斯恭顺的背脊猛然绷直,他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立时缩紧,仿佛面前望着他的不是一个瘦弱枯槁的老人,而是一条盘卷吐信的巨蟒。

“你如何搅乱巴恩斯的脑袋,不妨再对着我们的新王尝试一次,铁王座让人疯狂的诅咒,再印证一次又何妨。”满德林低声笑着,摇晃杯中残酒,小小的眼珠盯住皮尔斯惨白的脸色。

“或者,需要我亲自去拜见一次,那位里格……..”那隐没入阴影里的巨蟒如此呢喃,冷汗仿佛蛇信滑过艾林的脊背。

“跟他聊聊往事,你让他调配的那些药水,究竟用在什么人的身上?”

“不!”皮尔斯猛地抬头,颤抖的手碰落了盛满牛乳的银杯,白色的液体泼洒在地,映着火光慌乱的摇曳。

满德林低垂的目光毫无热度,鸡爪般的手指拂过银杯的边缘。

“请,请宽恕我的失礼,大人……”皮尔斯单膝跪俯,袍袖依然微微颤抖。

满德林微微歪了歪头,似乎无意纠结于刚才的谈话,:“至于空间宝石…….或许你也听过那个预言吗,皮尔斯?”

谷地公爵额角的冷汗滴落在脚下的青白理石:“您,您是说,不死不灭的公爵?”

“第一次或许是巧合,第二次也算是机缘,如果第三次,空间宝石还是围绕这个人出现,我的好大人,我实在想不出别的理由。”满德林撑着额角,略觉头疼地做出苦恼状,却只让他残破的半张脸越发丑陋不堪。

“您是说,斯蒂夫▪拜拉席恩,之所以不死不灭,是因为,空间宝石,一直将他送往过去,重新来过?”皮尔斯抬眼,小心翼翼地推测。

满德林怔怔眨眼:“不,我只是想说,他大概是吸引空间宝石的体质……不过你这个想法更加有趣,无论如何把他抓过来试试。”

“可,当时,千面屿上,除了您……其他人,甚至连赫尔穆特▪泽莫,都踪迹全无……”皮尔斯皱眉思索道。

“准确地说,我不在岛上,火焰爆裂之前,我就已经逃入湖里,因为基里安那个疯子眼里只有小史塔克,看看他干的好事……”满德林略感苦恼地指指自己的脸,却似乎并不怎么愤怒,活像只是被路过的马车溅湿了裤脚一般,埋怨地嘟哝:“我早对你说过,那小子的眼神太过偏执,实在不好控制,真不明白你怎么看中了这么个孩子……说真的,他是不是你的私生子?”

“.…..若是我的儿子,估计在襁褓里就会被掐死。”皮尔斯冷冷道。

满德林捂着伤口大笑起来,皮尔斯等他的笑声停歇,躬身道:“新王即位,以洛基的性子,恐怕会大闹一场啊,大人…….”

老总督咳嗽着举杯饮尽,桀桀笑道:“让他闹啊,闹得越欢越好,万物尽焚,才能迎来新生啊,我的朋友…….”

 

 

…….

 

一只南瓜在厨房的地板上挪动,像是被赋予了灵魂的魔物,不过若有人肯蹲下高贵的身躯仔细观瞧,会发现一只扑闪着翅膀的小龙正努力地啃咬着这块比他大三倍的食物。

他用尖尖的小牙啃下一块瓜皮,嚼了两下,便烦躁地吐了出去,跺着脚吐出一个小火球,烤焦了南瓜的表皮。

“看来他不爱吃蔬菜。”斯蒂夫眨了眨眼睛,瞧着用木条在煤灰上划拉的公爵。

“别用教养我那套来糊弄一条龙,斯蒂夫,你知道这孩子是头猛禽。”托尼头也不回地嘟哝,嘴里叼着一块烘得软软的面包,新袍子一半穿在身上,一半吊在手肘。

斯蒂夫把自己的目光从托尼的侧脸移开,他有些羞赧地阻止自己想要时刻瞧着北境公爵的想法,觉得自己像个粘人的巨怪。

小龙无语地看着他的双亲,不明白为什么没人来喂养刚出蛋壳半天的宝宝,好在它足够没心没肺,转头又去进攻一只蘑菇,却被它绊了个跟斗。

这耻辱激怒了它,手掌大小的龙咆哮着连连喷出火球,像是忽明忽暗的烛火般微弱。

斯蒂夫无奈地安抚了它的脑袋,小龙顿时委屈地靠着他的手指,用那双金色的大眼睛望着他。

骑士的手顿了一顿,惊愕地发现那眼神跟小史塔克公爵惊人地相似。

斯蒂夫摇了摇头,把这荒唐的想法甩出脑壳,起身在置物架上头找出一块腌肉,和几条小咸鱼。他将平底锅在火上加热,在砧板上将腌肉切成薄片,想了一想,转头去寻找一点佐味的调料,再回身的时候,那些腌肉统统进了小龙的肚子。它像一只鼓起的牛皮口袋一样瘫坐在灶台边上,火焰并不让它畏惧,反而使它暖洋洋地打了个饱嗝。

在那小东西翻进灶坑之前,斯蒂夫抓住了它,把小龙塞进自己的口袋里,托尼花样百出的称赞和夸耀,让那胖胖的厨娘心花怒放,甚至允许他们随意拿取食物,自己则站在大灶台边搅动大锅里的肉汤,那是值夜人的宵夜和骑卫队的早餐。

“所以龙石岛的城堡真的是一条龙的形状。”托尼咽下最后一口面包,用鞋底擦去地上演算的痕迹。

“铁匠铺和兵器库在龙的两翼,你在这里等我……”斯蒂夫把小龙放到托尼手心,袖子却被对方拉住。

龙攀住斯蒂夫的手指呼呼大睡,托尼摇头:“你不知道我究竟需要什么样的金属,而这里的厨房也没法让我敲打锻造,我得跟你一起,斯蒂夫。”

金发骑士疑虑地看着托尼颈侧的黑纹,它们静静地趴伏在公爵的皮肤上,像是扼住他脖颈的爪子。

“我不会死的,斯蒂夫,贾维斯和我,都会活着。”托尼对他微笑,眼睛里是信任和喜爱的光。

斯蒂夫抬手抚平他的发尾,勉强地应和那笑容,咽下心中的惶恐和不安。

“.…..布莱克大婶是个好人,我不想用伤害她的方法溜走。”托尼摸摸鼻子,苦恼地说。

斯蒂夫皱眉思索片刻,站了起来:“夫人,我们暂时没地方落脚,如果需要出力气的活儿,也许我们能帮上忙?”

胖厨娘布莱克回头,眨眼一笑:“那就吃饱些,小伙子们,然后帮我拎着这几个木桶,去喂那些躲在城楼里避风的懒猪们。”

斯蒂夫挽起袖子,偷偷对托尼眨眼,公爵坐在麦袋堆上无声拍手。

“猪圈怎么会在城楼里?”骑士假装迷惑地接过长木勺,把滚热的汤水舀进大木桶。

厨娘大笑起来:“哦不,傻孩子,那是指偷懒的守夜老爷们。”

她用红肿的手指向天花板一指“他们领着值夜的赏金,喝着老娘我熬的好汤,躲在避风处赌钱打瞌睡,比猪还不如……哦,七神保佑……”

布莱克突然敛了笑容,交叠手掌低声祈祷了一句,叹气道:“如果亲王大人还活着,龙石岛怎么会……”

“您说什么?”托尼放下手里的面包篮子。

斯蒂夫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愕然回头:“亲王,是,是指巴德尔殿下吗?”

胖厨娘哀伤地看着他们,沉声道:“哦,你们还不知道,巴德尔大人,遇害了,那天,我去送饭的路上,听到内侍官大人的惨叫…..”她用围裙一角擦拭眼角的泪花:“可怜的亲王殿下,还那么年轻…….”

“是谁,谁杀了巴德尔…..大人?”斯蒂夫急急问道。

厨娘略感吃惊地看了他们一眼,托尼露出惋惜的神情,插嘴道:“都说那位大人慷慨又和善,我们还奢望也许能侍奉那位殿下……”

“是啊,亲王殿下他,确实是……大概他这样的贵族老爷,为人所不容,又或者是,亲王太过耿直公正,阻碍了谁吧……”厨娘低声嘀咕着,转头取出第二只大木桶。

斯蒂夫和托尼对视一眼,小公爵笑嘻嘻地搀扶厨娘的手臂,打趣道:“好夫人,美夫人,这城堡里有什么事,能瞒过我们无所不能的布莱克夫人?我喝了一口这七国第一美味的肉汤,都恨不得将您娶回家中,锁入高塔……”

“哦,你这油嘴滑舌的小坏蛋,别对着我这老婆子浪费精神。”胖厨娘红了脸,佯装嗔怒地拍拍托尼的小臂,继而轻叹了口气,放下托尼翻起的袖口,掩住他手腕上的淤青。

她似乎认准了这对兄弟是从恶人家里溜出来的逃奴,低声劝道:“如果你们无处可去,就暂时留在我这厨房帮忙,一口饱饭我是能供给的,只要你们别闯祸别乱跑,大人们的事儿是不能打听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刀尖就会落到你我头上……”

托尼一怔,沉默片刻,乖乖点头,又小声问道:“可,夫人您能不能告诉我们,哪些大人是该躲着的?我可不想一不留神丢了命……”

厨娘为难地看了他们一眼,小声道:“龙石岛,如今是那些失魂的怪物管着,只要记着,跟新王沾边的事儿,一概别理会就……”

“新王?”斯蒂夫和托尼惊呼道,每人都被厨娘拍了一下。

“小声点,臭小子们,连王座上换了人都不知道,唉,可怜的…….”厨娘又骂又叹,摇头道:“我虽不认得几个字,内侍官大人说的话我是听得明白的,奥丁陛下签了什么流放赎罪的王命,将铁王座传给了,前不久刚刚拜访过巴德尔亲王的小殿下。索尔王子失踪,巴德尔亲王遇刺,奥丁陛下大概是受了刺激…..”

厨娘嘀咕着转身去取碗盘,留下斯蒂夫和托尼在原地发怔。

“洛基,杀了巴德尔亲王?”斯蒂夫喃喃道。

“奥丁陛下,竟然把王位传给了那小恶魔?”托尼睁大了眼睛。

二人齐齐转身,窃窃私语。

“如果洛基真要下手,比起我这半吊子祭品,巴德尔的血,难道不更加纯粹?”托尼抓起一块面包,放进篮子里。

“如果奥丁签署的王命是受了心灵宝石的蛊惑,那洛基在湖心岛闹的这一场禁术仪式,求的究竟是什么?”斯蒂夫搅动热汤,取过第二个空木桶。

“而我这个祭品还活着,那洛基的法术,是成功还是失败?这其中有什么地方,是不是搞错了?”托尼捧着装得不能再满的面包篮,皱眉低语。

“就算奥丁被蛊惑,海姆达尔难道能放任洛基胡闹?至于那块心灵宝石的魔力,难道真的没有极限?”斯蒂夫把木勺插在腰带里,一手拎起一只装满热汤的大木桶。

“别磨蹭了,小子们,跟我送饭去!”厨娘拎着一篮子碗盘勺叉回头,大喝一声。

“是,夫人!”两位公爵齐齐答道。

 

(下章待续)


PS: 

能做出好吃食物的人,都不会是坏人。

当两个坏人凑在一起,能搅动腥风血雨,而两个好人聚在一处,就会燃起希望之光。

托尼在不知不觉长大,他的勇气影响了很多人,绝不轻易屈服,我们的北境之王。

斯蒂夫依旧谨慎,只是他更加乐于接受新鲜的想法,用另一种方式思考,也许是因为他喜爱的某人太过跳脱,不得不如此,也许是因为他开始慢慢跟上新的节奏,毕竟他有四倍学习力.......

我真喜欢他们啊,某种程度上,也包括那些令人恼恨的反派们.......

周末愉快,孩子们。

评论 ( 8 )
热度 ( 58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