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83.翼下山火,流放之人和魔龙环舞

 

嶙峋的龙脊在月光下投下长长的黑影,喘息的火山吐着带着怒意的红,闪烁着暗光的龙晶矿石从大大小小的坑洞里窥视着。

厨娘呼喝着新助手们放下沉重的汤桶,夜风吹起年轻人颈上的围巾,他金发的同伴伸手扯住那乱舞的织物,仔细地系拢。

“夫人,我,我内急……”大眼睛的年轻人高声嚷道,塔楼顶上传来男人们低声地窃笑。

“哦,你这贪吃的小子,到塔下头去,别弄污了城堡的理石砖!”布莱克夫人笑骂着,回头扬了扬手里的汤勺,把面包丢给嘻嘻笑的巡卫们。

“左转第三个拐角,楼梯到最下面,就是铁匠铺,武器库在它隔壁。”斯蒂夫贴着托尼的耳朵低语,替他拢好领口。

托尼仰头,对他轻快一笑:“记住了。”

他假装内急慌慌迈步,斯蒂夫的手指却还绕在他腕上,托尼抬眼,斯蒂夫眸中一片沉沉夜色。

“别乱跑…….”他的骑士低声说,语气里的无奈和不安让公爵心中一紧。

“……我发誓。”托尼用那双大眼睛回望着他,郑重答道,抽出了自己的手。

小龙因为颠簸醒来,从公爵的口袋里探出小脑袋,望着站在远处怔怔回望的骑士,发出疑惑地轻叫。

托尼的手指轻轻抚摸它的额头,将它温柔地塞回口袋:“我们一会儿就能见到你爸爸,这次,我不会先离开。”

年轻的公爵轻快地左拐,空旷的走廊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影子,他小心翼翼地拐过第三个拐角,朝下探头张望。

火光从宽敞的石壁洞口传来,里面却没有铁石击打的声响,甚至连守卫都没有,作为一个铁匠铺来说,它太过安静了。

托尼沿着楼梯一直向下,谨慎地围着地窖口绕了一圈,才悄悄闪身进入洞口。火焰的温度随着他迈近的脚步,扑面而来,公爵的手臂微微颤抖,千面屿的烈火让他心有余悸,那条浴火而生的龙却在他口袋里欢快地打滚。

“安静点,小家伙,我可不想被烤成人肉干……”托尼低声嘀咕着,蹲在洞口的阴影里,探头望去,大大的眼睛惊喜地发亮。

火焰在熔炉里熊熊而燃,却无人拉动风箱,添油加柴,因为这灶台就铸造在天然火山的一个喷发口上,那些疯狂的火焰无休无止,悬在上头的置物铁锁都被烤得通红。

工具和金属材料凌乱地洒落在地,铁匠们的确大多随性,加上笨拙的学徒,铁匠铺里的凌乱是日常状况,可托尼微微皱眉起身,在这座空旷宽敞的铁匠铺里快速扫视一圈。

浇筑了一半的铁夹,置在晾干架上的半成品,大开的工具箱,以及滚落在地的手套和铆钉,说明曾在这里工作的人是慌张离开的,或者是被驱逐,或者是被捕获。

公爵眉心紧锁,将小龙放置在温暖的小灶台上,它对着喷涌的火花嘶嘶欢叫,扑打着稚嫩的翅膀,摇摇晃晃地围着火堆扑腾了一圈。没错,扑腾,那还不叫飞翔。

托尼已经没时间考虑铁匠们的下场,他小心地掏出承装着断裂钢环的帕子,闭上眼睛深深呼吸,然后猛然睁眼,抓起丢在一边的皮手套,低声道:“我们开始吧,贾维斯。”

 

……..

一匹瘦马摇摇晃晃出现在嶙峋的龙脊,今夜的龙石岛,似乎注定无法宁静。

斯蒂夫将空空的木桶摞在一起,把厨余和残汤泼洒向塔下冰冷的泥土,才发现这位孤单的来访者。

他微微皱眉,觉得远处的人影,似乎有熟悉的轮廓,却想不起曾在哪里见过。

那人在城下驻足,仰头而望,城头依旧飘扬着故去亲王的旗帜,而他只是看了一看,调转马头朝着卧龙头下的方向前行。

斯蒂夫的眉毛微微一挑,更加确定这个深夜访客,一定是熟悉龙石岛城堡的人。那方向不只有布莱克夫人的厨房,还有通往主塔卧室的密道。

“夫人,我,我先把木桶送回厨房,顺便看看我弟弟……”

布莱克夫人抱着脏污的碗盘,骂骂咧咧地应付着那些懒散的骑卫,随口答应了一声,拎起裙角回头:“哦,顺便也把这筐碗盘……哦这孩子腿脚真快。”

楼梯口已经空无一人,而斯蒂夫的身影,已经从塔楼台阶的一半高高跃下地面,木桶在他手里发出轻轻的磕击声,他将身影隐入城堡投下的阴影里,远远地追赶着那一人一马,到了厨房门口。

那人从马上滑下,轻轻叩击厨房的门扉,厨房里当然无人回应,他似乎也不意外,将马拴在龙头泥塑的尖牙上,弯腰扒开靠近储藏室的草丛。

斯蒂夫蓝色的眼睛眯起来,那人在草丛里摸索着搬动了什么,石墙一角发出颤抖的碎裂声,一人高的缝隙出现在那里。

那人似乎毫不担心会被追踪,看也不看身后,直直地迈步进去,砖缝在他身后合拢。

斯蒂夫静伏了片刻,将木桶放在厨房门口,自己从龙头的外脊翻了上去,因为他知晓那密道通向哪里。

厚厚的毛毯,铺设在主塔的砖石地面,尽头是光明亲王曾经的卧室,如今整座城堡最冰冷凄凉之所。

华丽的大门闪开一道小缝,一盏摇曳的油灯照亮脚下那一小块地毯,老迈的侍卫官擦拭着眼角,用皱皱巴巴的绣边手帕擦拭发红的鼻头,哀伤地合拢门扉,叹了口气,摇摇晃晃地朝自己的小房间走远。

“如今,还有谁惦念您呢,亲王大人…….”老人哀伤的低叹在走廊里一闪而逝,在他身后的卧室里,有两个人不约而同地闯入了亲王安眠的场所。

英俊的亲王闭目而眠,身上层叠的礼服即使在烛光下也华丽夺目,只是围绕他身体的层层冰砖让这盛景不免散发寒意。

“你是谁?”

半身仍攀在窗沿的斯蒂夫皱眉问道。

那个隐藏在宽大斗篷之内的人沉默不语,高大的身影微微佝偻着,骑士惊疑地发觉对方是名老者。

“我,奉王命而来。”对方沙哑着声音说道,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斯蒂夫跳下窗台,小心靠近,而对方不闪不避,似乎并不畏惧。

“让我看看你的脸,闯入者。”金发的骑士如此说,站在亲王尸身的一边,做出防卫姿势,尽管他身无铠甲,手无寸铁。

那人毫不迟疑地拂下兜帽,露出堪称苍老的面容。

斯蒂夫惊愕地瞪大了眼睛:“…….奥丁。”

“我是,奥丁▪兰尼斯特,被王位放逐的罪人。”高大的王者如此说道,眼中是一派空茫。

“您,您为何在此?哦不,你真的将王位让给了洛基!?”斯蒂夫朝他走近,皱眉问道。

老国王站在原地,似乎并未看他,只是怔怔地直视前方,好像看着岁月的某一处。

斯蒂夫皱眉,缓缓伸手在奥丁眼前轻晃,而奥丁的神情没有丝毫波动。

傀儡……

斯蒂夫猛地握紧了拳,沉默了片刻,而奥丁在他的沉默里移动了身体,僵直地绕过斯蒂夫,朝着亲王的尸身走去。

“你要做什么?”斯蒂夫回头,奥丁的手指轻轻拂过弟弟的脸颊,伸手扯开那些反复的礼服,露出青白翻卷的伤口,一剑入心。

奥丁半伏身体,默然看了一会儿,又重新合拢亲王的葬服,将兜帽翻起,掩住自己的面容,朝密道入口走去。

斯蒂夫伸手拦住了他:“你要去哪里?”

“自我放逐,离开维斯特洛大陆,一直走,直到再也挪不动一寸肢体为止。”

“什么!?”斯蒂夫吃了一惊:“这是洛基的指令?”

听到幼子的名字,奥丁微微皱了眉,似乎疑惑地眨了眨眼:“新王,不曾,是我自愿。”

这如同背诵的字句,让斯蒂夫背脊生寒,记忆中的洛基虽然恶戏不断,言语荒唐,即使是要将托尼拖向祭台之时,也不止一次地露出惊慌犹疑甚至恐惧的神色。那样的孩子,为何会狠毒至此?又或者,是他一直被那张漂亮的小脸欺骗了?

寒意从斯蒂夫的心口蔓延,他下意识地拦住奥丁的去路,而奥丁只是茫然地看着他。

“.…..那你为何来此呢,奥丁陛下?”

奥丁的眼中是茫茫的浑浊,雪白的银丝让他跟记忆中的模样判若两人,这位曾驰骋七国的英雄,如今瞧着十足是个老迈的流浪汉。

“奉新王命,确认巴德尔亲王死因,然后,我需要一只渡鸦和一艘远航的货船。”奥丁有问必答,再次绕过斯蒂夫走入密道。

斯蒂夫追着他迈了一步,回头瞧了瞧龙翼方向的铁匠铺,皱了皱眉,转身追着奥丁进入密道。

微弱的光芒从关闭的洞口消失,二人的影子在狭窄的石壁上挤在一处。

“巴恩斯,你是不是亲眼见到他死去,奥丁?”斯蒂夫终于忍不住追问。

奥丁沉默前行,不快也不慢。

“他们说巴基疯了,而你烧死了他……”斯蒂夫喃喃低语,声音像是吹过窄道的风。

奥丁依然沉默,窄道开始缓缓坡行。

“铜门城女爵,斯通家那女孩子,是你杀了她吗?”斯蒂夫踩着奥丁的脚印,脑子里却忍不住想起他把御林铁卫队长宝剑交付于他手中的样子。

“就算巴恩斯,犯了错误,可风息堡的子民,难道不是你的子民吗?你怎么忍心,让他们流离落魄,成为海盗的食粮?”斯蒂夫的声音里满是隐忍的怒气。

奥丁停住了脚步,再次摸索着搬动机关,狭窄的出口透入亮光,他们一前一后迈步而出,厨房里飘出烘面包的香味。

“我的罪是真实的,并非新王捏造。”奥丁回头,像是背诵台词一样,给出回答。

斯蒂夫恍惚地看着他,手却忍不住拉扯老人的袖口,将他带到厨房门口:“你在这里等我。”

说完他走进厨房,布莱克夫人瞧了他一眼,歪头朝门外看去,瞥到一个衣衫褴褛的背影,便了然地叹口气,把一个刚出炉的大面包,一刀切开,塞了满满的奶酪和腌肉进去,用一条帕子包了,又拿了一个装满的牛皮水袋塞进斯蒂夫怀里。

“让他别声张,一两个流浪人,我们还能接济,若是他告诉了一群人,我们可应付不来。”布莱克夫人皱眉说道,擦了一把汗,转身去切开菜板上的胖土豆。

斯蒂夫感激地鞠了一躬,匆匆走出门去,奥丁已经游魂一般牵了马,朝码头方向走去。那里有货船和传讯的驿站。

骑士惊慌地追了两步,把小包塞进他手里,奥丁怔怔回头,不知道要接,斯蒂夫皱眉,无奈地把水和食物系在他腰上,用宽大的斗篷虚掩了。

“太阳出来之后要吃点东西,太阳落山前也要吃点东西,流汗了要喝点水,觉得冷也要喝点水……否则,你没法完成新王的指令。”斯蒂夫补充道,不确定奥丁是不是能记得吃东西。

奥丁微微侧转头,眸子里映着烛火的光芒,轻声问道:“这,是新王的命令吗?”

斯蒂夫无声叹息,点头道:“是的。”

奥丁点了点头,神色凝重地将这些记在心里,头也不回地继续走了。

斯蒂夫望着他的背影,恍惚地想着他骑着一匹白马,金发在风中纠结,举起长剑大笑砍杀敌寇,仿佛雄狮奔驰西境的岁月。

七国曾经的战神,奥丁,或许,这就是最后一面了?

斯蒂夫怅然远望,继而转身走回厨房。

如今,他无力阻止奥丁,魔法的指令,让老迈的王像一只停不下来的鸟,而他孤身一人的现状也说明了王庭的态度,或者说,海姆达尔大学士的态度。

国王奥丁,已被放逐,属于这位老国王的功勋和罪孽都将成为往事。

斯蒂夫垂目擦洗了木桶,利落地将厨房打扫干净,布莱克夫人赞许地点头,让他得以溜出厨房,去寻那位“躲懒”的兄弟。

……

火光照亮了托尼的眼睛,他的眸中倒映着最璀璨的光亮。

斯蒂夫溜进铁匠铺时,来不及感慨守卫的疏漏,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差点尖叫出声。

托尼骑坐在一段垂下的铁锁上,用一根皮革包裹的铁板充作座椅,摇晃着探出手去,汗水顺着他光洁的额头滴落在火山不眠的光之舌,小臂上的黑纹被火光照耀,宛若攀附扭曲的蛇。

七国最伟大的铁匠半身悬空,肩头趴伏着一只欢叫的幼龙,用套着厚厚皮甲的手并一只长夹,举着一段融合金属的钢环,朝火焰之中深深伏下身去。

“托尼!”

斯蒂夫风一般翻越了宽大的工作台和窄小的炉灶,举起双手喊道:“给我,火焰并不能灼伤……”

托尼只是微微偏了下头,目光却凝在那钢环上,似乎那些热浪和火星并不能困扰他:“就快好了,斯蒂夫,这是霍华德留给我的…….”

斯蒂夫还来不及提出疑问,刺目的强光突然从火中绽放,他本能地举起双手,小龙欢叫一声冲入了火中。

那光芒比火油弹的爆裂更加冷冽,像是一道闪电丢弃了落雷的轰鸣,无声地绽放又无声地消失。

斯蒂夫紧闭了眼睛又猛地睁开,朝着托尼的方向跑去,铁锁哗哗作响,简陋的座椅坠落火中,斯蒂夫堪堪揽住托尼的腰背,将他从坠落的半途抢入怀里。

二人从高高的铸造台掉落,砸在乱七八糟的皮革和铆钉里,稀里哗啦地滚了两滚。

“安东尼▪爱德华▪史塔克!”斯蒂夫皱眉低吼,腔调和佩珀女爵像了十成十。

他怀里的公爵却高举着手中的金属环,发出欣喜的轻笑。

这下连斯蒂夫也不得不看着它了,在短暂的光亮之后,那钢环凝成一种暗沉的黑色,像是凝固的夜色又像是融化的龙晶,它不似金属般光亮,又不似煤炭般粗粝。

“这,这是什么?”斯蒂夫赞叹地伸出手,却不忍触摸那精巧的钢环。

托尼挣扎着在他怀里坐起,小心翼翼地举着钢环走到冷却池旁边,低声笑道:“这是老爸的遗物。”

蒸汽和脆响随着钢环入水而绽放出动人的惊叹,托尼取出金属环,甩脱厚重的手套,把金属环放入斯蒂夫的掌心。

冰冷的触感里带着一丝温热的幻影,那金属环仿佛会呼吸一般,在斯蒂夫的掌心发出幽幽的光亮。

“这,这是,瓦雷利亚钢?”骑士讶异地轻声问道,似乎怕惊醒某人的灵魂。

托尼凑近,微微摇了摇头,伸手勾起钢环,像是一枚手环一样,套在腕上:“不完全是,霍华德在多恩的秘技上做了改良,令金属的性质发生了改变,它比瓦雷利亚钢更柔韧更容易塑造,却更不容易断折,如果说瓦雷利亚钢给了他素材,那么龙晶让他得到了灵感,而最后,是你,让他发现了金属的秘密。”

斯蒂夫惊讶地挑眉:“我!?我对锻造铁艺一窍不懂……”

托尼的眸中映着骑士英俊的面容,他微笑着倚着骑士的手臂,转动手腕,让那初生的金属在指尖旋转,淡蓝色的光芒如同月光映在海洋,在托尼的指尖萦绕。

斯蒂夫怔怔地看着这景象,继而缓缓睁大双眼:“这光芒是,无限立方?”

托尼微微仰起头,眸中水光盈盈,微笑道:“没错,虽然他没能成功找回你,却发现了宝石的一部分秘密,而龙晶和瓦雷利亚钢的混合比例,和灼烧他的火焰,这些因素,或许会让金属附带一部分宝石的能量。”

斯蒂夫几乎屏住了呼吸,眼角一阵酸涩:“霍华德,真的很了不起…….”

托尼点头,手中的钢环停止了旋转,蓝光一闪而逝,金属环落回公爵掌中。

“哇哦,这块金属的能力是什么?”斯蒂夫好奇地歪了下头,然后猛然握紧了拳头。

托尼皱眉叹气,吹起额前湿透的发丝,无奈道:“我也不清楚,大概是第一次锻造,我还没能…….”

公爵疑惑地看着斯蒂夫,他的骑士涨红了脸孔,甚至连眼圈都红了起来。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斯蒂夫,你受伤了吗?”托尼惊慌地伸手抚摸斯蒂夫的脸,却被紧紧地拥入一个温暖到发烫的环抱。

斯蒂夫在发抖,托尼简直要抓狂:“哦,先民之神在上,斯蒂夫,到底出了什么事?”

“消除,这块金属环的能力,是消除……你的诅咒…….”骑士哽咽地笑着。

托尼越过他的肩膀看着自己的手,浅浅的瘀痕依旧凝在手腕,可那些蛇行一样狰狞的黑纹已经消散一空,只剩下被火光映照的苍白皮肤。

“感谢七神,感谢先民之神,感谢诸方神明,谢谢你,托尼,还有…….我的老朋友……”

托尼的手微微颤抖,金属环在他指尖随着发颤,有淡淡的蓝色光芒凝聚又消散。

—我留给你,通往未来的钥匙。

梦里霍华德的轻叹犹在耳畔。

父亲。

公爵无声地呼唤,将湿漉漉的侧脸贴上骑士的测颈。

轻而炙热的亲吻落在托尼的发尾和头顶,继而是他紧闭的眼睛,颤抖的睫毛,和汗湿的鼻尖……

托尼微笑着睁开眼睛,斯蒂夫弯弯的蓝眸里映着公爵的笑脸。

“瞧,我说过,我不会死。”公爵的声音依旧颤抖,而骑士沉默着给了他一个切切实实的吻。

比火焰更火热,比布莱克夫人的肉汤更香醇。

托尼恨不得这个吻永不结束,而斯蒂夫的耳朵已经红得快要燃烧。

小龙从火焰里一跃而起,俯冲着叼走了那枚珍贵的金属环,怪叫着冲上顶棚。

他相拥的父亲们惊慌地分开,面红耳赤地跳起来,去阻止那乱扑腾的小龙,结果那调皮的小玩意儿咕咕怪叫着围着最大的铸造灶台飞来飞去。

“哦该死的,让你儿子过来,斯蒂夫!”托尼跺脚吼道。

“在教养它的问题上,我们需要好好谈…….”斯蒂夫朝着它伸出手去,火山口的烈焰突然猛地一窜,托尼惊慌地扯了骑士一把,二人踉跄着躲开了喷涌的火苗,而小龙则没那么幸运。

它被冲天而起的火舌吞卷,惊吓地忘了飞行,紧紧抓着钢环落入了灶眼,朝着父亲们嗷地叫了一声。

托尼和斯蒂夫已经来不及拉住它,而他们分明看到那小龙的眸子一瞬间由金变成红色。

小龙被火焰吞噬,斯蒂夫和托尼坐在地上。

“它是条龙,不会被火烧死。”骑士安慰地摩挲托尼的手臂。

“它看上去很生气,你瞧见它眼睛没有,都气红了…….哦不!”托尼从斯蒂夫怀里挣扎坐起,惊恐地扑到灶台旁边:“钢环可能被融化,那用的是贾维斯的…….”

火焰再次咆哮升腾,斯蒂夫急忙扯着托尼离开灶台,烈焰混着泼洒的熔岩翻涌上来,火星四溅中一只龙的身影破焰而出,不熟练地尖啸着翻滚掉落,爪子翅膀和脑袋被钢环套在一处,惊恐而愤怒地嗷嗷叫着,在灶台上挣动。

事情变幻地太快,托尼只来得及吸了吸鼻涕,便扑过来,用铁夹夹起龙和钢环,一股脑地塞进冷却池。

“刺啦!”

“哎呀!”

水蒸气混合着惨叫同时响起,斯蒂夫跟过来,皱眉问道:“烫到手了吗,托尼?”

托尼疑惑地举起夹子,小龙咳嗽着卡在钢环里,变成了落汤龙。

“没有,不是我……”

“快把这该死的东西摘下来,愚蠢的老爹!”一声尖细的童音从钢环处传来。

托尼本能地把铁夹一丢,斯蒂夫伸手接住了小龙。

“哦,好吧,还是父亲大人您身手敏捷些,现在,快,把这钢圈摘下来,我的翅膀要断了。”那条龙眨巴着红色的眼睛抱怨道。

“啊!!!!”托尼惊呼着捂住了斯蒂夫的嘴巴,而骑士已经彻底惊呆在原处。

“哦得了,你们怎么能指望我是一条平凡的龙呢?”小龙翻了个白眼,那动作十足十像是托尼。

“你,你什么时候,开始会说话的!?等一下,坦格利安家的龙,是会说话的吗?”托尼连珠炮一般问道,斯蒂夫怔怔眨眼,嘴巴还被托尼捂着。

公爵后知后觉地松手,顺便扯掉小龙身上的钢圈,它舒展地翻了个身,疲惫地坐在斯蒂夫的双手里,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巴:“我饿了,父亲。”

斯蒂夫怔在原地不动,小龙眨眨红色的眼睛,转头瞧着托尼:“我饿了,老爸。”

“好,不,我是说,当然,可是…….”

“请冷静下来,大人,因为接下来我们恐怕得同您说另外一件事。”一个熟悉的声音温柔地说道,小龙的眸子由红变成金色。

斯蒂夫和托尼再次僵住。

“这件事听起来十分蹊跷,我判断是在千岛屿的火焰里,魔法因素影响了龙蛋和我……大人?”小龙扬起头, 恭敬地前倾了身体。

托尼伸出手,颤颤地抚摸那小小的头颅。

“贾维斯……?”

小龙轻轻贴着他的手指,柔声回应,一如既往。

“是的,大人。”

 

(下章待续)


PS一下,本章是听着某网剧的英文片头曲写的。

发现除却兄弟情和芒果椰汁玫瑰花,这部剧的配乐很好听,适合更文或者看文当背景音乐(^_^)v


评论 ( 38 )
热度 ( 60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