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97.狼灵血,手中匣和迷魂术

 

彼特扬起下巴,双目浅金,他像是脱水的鱼儿一般张嘴喘息,冷汗顺着那孩子的额角滴落下来,托尼无措地搂着他虚弱的灵魂,跪在雪中,看着斯蒂夫沉睡的洞窟,再一次陷入了绝望。

可这一次,没有伊森,没有神的使者,没有传说中的骑士,没有贾维斯,托尼的手在颤抖,他不知道该向何人祈祷。

“也许你该试着祈求恶戏之神。”

一个冰冷的声音出现在他身边,绿眸的新王凭空出现在雪地,嘴角含着惯常的冷笑,用他冰冷修长的指尖捻动散发金光的心灵宝石。

不竭的魔力之源。

“.……我从没对您的出现,感到如此欣喜。”托尼疲惫地笑了一下,搂着彼特踉跄起身。

“叫我陛下,你这无礼的矮子。”洛基皱眉。

“感谢长城外的异鬼吧,斯塔克,否则我倒是乐于见到你变成脑袋空空的傻子,现在,赶紧带着你的小先知回去,去履行你北境守护的职责,让我愚忠的王兄回到城堡里来。”

洛基朝他伸出手,托尼却把小彼特塞进他怀里。

“斯蒂夫在那里,我得救他。”托尼诚恳地看着洛基,绿眸的新王愕然转头,看着大火熊熊的洞窟:“可这只是过去的片段,你的斯蒂夫在现实中好好的活着呢,蠢货,所以他总会得救的!”

“告诉我能触碰到斯蒂夫的方法,洛基。”

“我说了叫我陛下!你要抛下北境的人民,和可怜的守夜人,去救你在过去遇险的情夫!?我真想让索尔和你忠诚的属臣,都来看看你真实的嘴脸!”洛基咆哮着,笨手笨脚地搂着怀里的男孩。

“斯蒂夫,胜过我的生命和荣誉,我请求你,告诉我改变过去的方法,陛下。”托尼认真道,那双蜜色的大眼睛直直地望着洛基。

新王惊疑地看着他,咬牙骂道:“你疯了,斯塔克,介入过去,你的灵魂极可能破碎四散,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死亡。”托尼微笑回答,仿佛正在谈论一次无关紧要的游猎。

洛基突然觉得一阵心悸,仿佛从没有真的了解这位童年玩伴。

“.……我以为我的死亡会给您带来片刻欢愉,洛基陛下,您也会为我哀悼吗?”托尼歪头瞧着洛基,眼里是戏谑而坚定的光芒。

“哦闭嘴,我只会为你的离去举办欢庆的宴会,还把这一天命名为除鬼节……..”洛基移开目光咒骂道,绿色的眼珠不安地四下看去,远处的海滩船影绰绰,雪地荒原一片静默。

“就算你想送死,也毫无办法,斯塔克,想要介入过去,就必须夺取一位过去之人的心神为你所控,可眼下这荒野空无一人,而你又不具备异形者的血…….”

洛基的话说了一半,荒野上响起一阵悠长的狼嚎,二人转头望去,一只雪白的冰原狼从雪林深处走来,他大约是一只巡视疆土的狼王,硕大的身躯简直像是一只猛犸幼象。

“或许你记得斯塔克家的族徽?”托尼瞧着那纯白色的冰原狼,微笑起来,它看上去活像是小呆的先祖。

“先民之神的血脉,狼灵…….”洛基怔怔答道,托尼已经朝那白色的狼跑去。

“停下,斯塔克,若你进入那狼的灵魂,即使是心灵宝石恐怕也不能把你带回……..”洛基在他身后追了两步,嘶声吼道。

托尼已经到了白狼身边,在风雪中回眸,他扬起一边唇角,眸中满是火影灼灼:“若我死了,斯蒂夫会替我守护北境,传说中的骑士永不言败。”

“狂妄的骗子,斯塔克,口口声声要造福七国,竟然为了区区一名骑士放弃子民,你同皮尔斯,同罗斯有什么两样!?停下,停下,不,别,托尼!”洛基高声怒吼,死死地攥着手里的心灵宝石,时间在他擂鼓般的心跳里停驻,仿佛寒冰湾的海水重新凝成冰山,又骤然融化成滔天巨浪,将他淹没在恐惧里。

他怀里的小先知猛然睁开眼睛,眸中的浅金忽如骄阳盛放。

 

…….

异鬼,是维斯特洛大陆永恒而久远的噩梦,当他们拖着梦游一般的脚步出现在鬼影森林的尽头,所有见到那场景的人都被恐惧吞噬。

当然,除了满德林。

他正举着一只盛满烈酒的锡杯,遥望着长城上摇曳往复的火把,笑吟吟地提前庆祝久违的胜利。

用缀满戒指的手指擦了擦嘴边的残酒,满德林摸索着自己苍老而斑驳的半张脸孔,漠然地遥望远处的长城,火把在沉寂多年的城头熊熊点燃,照亮无尽的长夜。厚重的皮斗篷将寒冷阻隔在外,满德林本想在卡斯特城堡的高处,观望一个唾手可得的胜局,却在那之前,先望见一位不速之客。

一席白袍的勇者正穿过异鬼肆虐的战场,他手中托着一只木匣,缝隙里流露出冰蓝色的暗光,异鬼们的动作渐渐停滞,风拂下他的兜帽,露出冰雪一般的白眸。

满德林的脸上终于流露出一丝狰狞的惊恐,丢了手里的杯子,怒喝道:“杀了那瞎子,把他手上的东西抢过来,快!”

野人们应声而动,将冰块含入口中,以长巾缠住口鼻,防止异鬼察觉到活物的温热呼吸,反手抽出石斧和骨弓,齐齐跃入雪地,抽动马鞭,奔袭截杀那位不速之客。

城头上,雷霆之神也同样看到了突兀的白衣学士,索尔皱眉回头:“巴基,你瞧,那是不是海姆达尔!?”

“叫叔叔。”戴着软铁面具,只露出一双黑眼圈的先王巴恩斯踩着城头,冷冷一瞥:“看上去是他,可谁知道这一个,是不是真的?”

金属关节咔嚓作响,罗迪抬起面甲:“先不管那位是不是真的,眼下最要紧的是击退异鬼,不过,二位大人,不觉得这些攻城异鬼人数太少了些?”

巴基点头,将脑后的长发扎成一个两指长的揪:“报讯的守夜人吓成那个样子,恐怕是因为司令遇袭,加上猝不及防,不过海姆达尔手里拿着什么,异鬼竟然没有攻击他?”

索尔皱眉,打断了他的话:“野人,野人在哪儿?报讯人说是中了卡斯特的圈套,可为什么我们没有看到一个野人?”

巴基握紧金属手掌,跃上墙头:“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索尔伸手拦他,急道:“不可妄动!”

昔日的冬兵面对他们,后脚踏空,直直下坠,索尔和罗迪惊呼一声,探头瞧去,这位英武的先王弓起四肢,以金属五指和一双靴尖,在坚固的砖墙上划出一簇火星四溅的长长痕迹,顺顺利利地落在雪地,转而脚步不停地朝着异鬼密集处奔去,像是冲向狼群的一只孤傲银鹿。

“哦,拜拉席恩家的风之子。”罗迪苦笑一声,索尔却拍了拍他的肩,示意他看向鬼影森林的方向,一队野人的队伍正悄然钻出密林,超海姆达尔奔去。

“他们的目的是那匣子里的东西,有了那个便能控制异鬼,我带着凯岩骑卫去接应巴基,你和飞骑兵伺机行动。”雷霆之子抽出战斧,罗迪皱眉道:“殿下,大学士抱着这匣子出现在战场,会不会是圈套?”

索尔皱眉沉思,瞧着被野人团团围住的海姆达尔,低声道:“又或许,他把自己当做了诱饵呢?”

“什么?那您更不能……”罗迪的话还没说完,脚下的城墙竟然颤了一颤,东西两侧都传来巨大的撞击声。

“出了什么事!?”索尔皱眉扬声,有个斥候从瞭望台上翻滚下来,踉跄吼道:“殿下,是,是尸鬼,尸鬼大军,带着怪物们,同时袭击长城!”

“尸鬼!?”罗迪惊道。

“怪物是什么意思!?”

那斥候举着在风中颤抖的羊皮讯报:“影子塔和东海望同时遇袭,是尸鬼大军,像传说,传说里一样的,蓝色的眼睛,异鬼的傀儡军团,不止是人,还有攻城用的猛犸象和野兽们的尸体也……!”

“什么!?异鬼竟然能驱动这么多尸鬼,该死他们都是哪儿来的!?”索尔咬牙骂道。

罗迪皱眉:“尸鬼受异鬼操控,而这异鬼的头目或者操控者,必是个狡诈的恶棍,不然尸鬼怎么可能会在同一时间自主袭击长城两处主堡?”

索尔心中一滞,握拳道:“是三处。”

“什么?”罗迪在风里追问。

索尔的大红披风在墙头翻舞,凯岩城主再次在城墙上跑起来,返回主堡墙头:“全军戒备,尸鬼很可能会……..”

他的话还没说完,守夜人骑卫便传来一阵惊呼。

沉寂多年的鬼影森林齐齐骚动起来,仿佛有什么巨大的东西穿过古老的树根,带起的风足以撼动那些硕大连绵的树冠。

如同黑色的淤血缓缓流淌,尸鬼大军的身影涌出森林,在黑城堡对面的空旷荒野上集结。长牙折断,皮肉翻卷的猛犸象们发出骇人的长嚎,雪狼和残尸们尖啸应和,那不是活着的生物能发出的声音,残破的身体和嗜血的渴望,让他们像饿鬼一般扑来,异鬼的包围圈在尸鬼的大浪中,像一叶随波逐流的小舟。

“先民之神在上…….”罗迪发出干巴巴的祷告,眼眶一阵发疼。

“凯岩骑卫和守夜人兄弟,听我号令,在陛下和史塔克公爵的援军到来之前,死守黑城堡!勇士们!长夜总会过去,阳光终会再次照耀我们!”索尔双眸赤红,举起战斧。

火油弹和巨大的投石滚滚落下,点燃一片尸山火海。

尸鬼潮中异动再起,一双双骨翼振翅而起,手中同样抱着火油弹,那是飞行骑兵的尸身化鬼。

罗迪骂了一句,合拢面甲,高高举起手中长剑:“北境机甲兵,迎战!”

几十名骑士扯去厚重的宽大斗篷,露出金属机甲的真容,银色的胸甲正中,是冰原狼的族徽无声咆哮!

面甲齐齐合拢,罗迪第一个扯动金属翼机关,仿佛羽毛一般的轻薄机翼在空中展开,雄鹰一般冲向飞行尸鬼!

隧道的大门被打开,索尔从烈火开道的狭路率队疾行而出:“不要恋战,我们的目标是那匣子!”

仿佛劈开烈焰的刀锋,索尔一骑当先,斩断那些游尸的头颅和手臂,而它们无知无觉地拼着残躯继续攀缠王子的坐骑,那身经百战的神驹都吓得咴咴暴叫,卫队长抛出火油弹烧退群尸,喊道:“殿下,这些东西好像只能烧毁,砍杀并不能阻挡他们的进攻,而且…….”

索尔警觉回头,一只生锈的断剑刺穿了卫队长的胸膛,尸鬼桀桀怪笑抽剑回身,寻找下一个目标,卫队长倒在骨碎灰烬里,他的战马也瞬间被尸鬼围拢绞杀。

手中的战斧微微震颤,索尔甚至来不及闭上酸涩的眼睛,他高声喊道:“用火!不惜一切代价,夺取那匣子!”

骑士们的应和微弱地从尸海之中传来,索尔的心痛已在惨叫声里麻木,他知晓这一支队伍只能是有去无回,他与他们都心知肚明。

他已经遥遥看到巴基的身影,铂金卡奥像是一只游走于尸山中的野兽,凭借着惊人的本能和超凡的体力偷袭躲避,在异鬼和尸鬼的双重阻截里突围,落在海姆达尔身边。

索尔却无暇再看他那边的情形,因为新的尸鬼已经阻住了他前进的脚步,他却无法抛出手中的火油弹。

那些双眸湛蓝的新尸鬼们,还穿着凯岩骑卫的盔甲,片刻之前,他们是王子最亲近的卫队长和骑卫们。

 

……

 

大地在震颤,克林特愕然握紧长弓,退了半步。

寒冰湾洞窟的火焰还未熄灭,影子塔的战火就已燃起,黑色的影子来自密林深处,大片的尸鬼仿佛吸血的蚂蟥冲向长城最西,用成千上万的尸骨搭成长梯子,攀爬影子塔冰封的城墙。

活物的气息让队尾的尸鬼们调转了头,蓝色的瞳孔痴痴地望着荒原上残存的二人一龙,尖啸嘶声朝他们冲了过来。

“活见鬼我的乖乖老天爷!”克林特回头拉扯雪地里僵直的骑士,斯蒂夫纹丝不动,神箭手背上的伤口却崩开了两个。

他无奈转头,推搡坐在斯蒂夫身边的小龙,那双目浅金的龙亦是一动不动,低头望着它的血亲之父。

鹰眼绝望地搭起长弓,遥遥连发数箭连环,每一支都射中尸鬼的头颅,可那些恐怖的怪物只是一怔,便拖着被刺穿的脑壳继续奔袭。

克林特的怒骂没能传入骑士的耳中,他睁大了那双湖蓝色的眸子,望入小龙的金瞳,沉浸在赫然开启的记忆里。

暴雨和海难,魔药和弄臣,洞窟和火焰,以及出现在火海之中的,蜜色瞳孔的冰原白狼。

他朝虚空里伸出手去,同过去的自己一起,抚摸那狼温暖的额心,那是他从没见过的美丽生物,而一道绿光缠绕了他的手指。

白狼驮着他冲出火海,而那绿色的光芒留给他一个冰冷的魔咒。

“你将忘记火中一切,脑中只留下虚幻的残影,你是被一名朴实的渔夫所救,而不是一匹诡异的冰原狼,你在渔夫的石窟里休养了月余,此时才想起身世亲友,可你只是一个来自过去的旅人,已经不适合多管闲事,忘了吧,都忘了。”

那是洛基的银舌头,对过去的自己施展了拙劣的迷魂术。

恶戏之神的目的不得而知,可骑士知道在这之后他会从野人那里买一匹好马,翻越荒废的城墙,踏上北境的冻土,带着残破的记忆和诡异的体质,与被绑架的故人幼子重逢。

斯蒂夫在记忆的罅隙里痴望,那个熟悉的影子从狼的身上翩然飘落,拢在一团金光之中。

骑士朝他伸出手去,呼唤那个在心中念叨了千万次的名字。

“托尼。”

那影子缥缈地像是一缕轻烟,只来得及对他心爱的骑士说出一句笑语。

“活下去,斯蒂夫。”

躺在雪中的骑士猛地发出一声凄厉悲呼,眼睁睁地看着记忆里那影子被绿光撕扯成消散的云烟。

小龙的双眸亦在此刻褪去金芒,化作血般赤红。

克林特抽出长剑,挡在骑士和龙前头,朝着近在眼前的百余尸鬼怒吼道:“为了北境的荣光!”

一团烈火顺着他举起的长剑破空而出,将狰狞尸鬼燎烧殆尽,克林特在火光龙吟里回头,奥创喷出熊熊火球卷,展翼而起,卷起骑士残破的袍角。

斯蒂夫在从雪中站起,蓝眸彷如霜雪之牙万年的冰峰,他望着这地狱般的战场,将星盾握在右手,左腕的金属钢环蓝光乍起,隐隐发烫。

金发的骑士抬起手腕,声音如刃锋利,誓破坚冰!

“持环者,队长。斩杀入侵恶鬼,为屈死亡魂洗冤!复仇者,集结!”

 

(下章待续)


PS:

鬼临城下,战局已开,终局,就在眼前。

完结倒计时,还有三章!

感谢一直陪伴这个故事走到这里,欢迎来跟我聊聊对角色和情节的看法。

并肩前行的冒险,即将到达终点,复仇者,集结!

评论 ( 21 )
热度 ( 37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