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旁若无人-Stony

03.



第三个分叉口,阴暗的巷子里,有模糊的人影坐在地上。

Steve猛冲到那人面前,扶住对方肩头的手微微发抖。

“Tony?”

倚墙角坐着的那人抬起头来,明亮的眼睛里有一瞬间的惊慌,继而又露出他标志性的懒洋洋的笑容。

“……别跟我说是偶遇,Captain。”

Steve紧锁眉头,快速地扫视四周确认没有别人,嘴里一迭声地问着“你受伤了?伤在哪里?是谁干的?”

“嘘,嘘……你吵得我头疼,大兵,我只是坐在这,歇一会儿。”Tony伸出一只手指,立在唇间。

Steve的超人视力却在昏暗中捕捉到他手上的血迹,慌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借着屏幕的光亮查看Tony的伤口。

土豪先生穿了酒红色的衬衫,一只手虚虚地掩住腰侧一处略深的暗红,有血从他指间渗出来。

确认了只有这一处伤,Steve摸出叠得方正的手帕,低声道“我们得先止血,Tony, 然后送你去医院。”

Tony摇摇头“不去,伤不深,歇一会儿就好。”

“Tony!” Steve不自觉提高了音量,握住Tony按在腰侧的手腕。

“别Tony我,Cap, 我现在不想应付这个。”Tony叹息一般嘟哝,却放松了手上的力道,任凭Steve拉开他的手腕,把衬衫下摆从他腰侧拉起来,露出一道渗血的刀痕。

伤口确实不深,Steve暗自松了口气,依然小心翼翼地用手帕按住他的伤处,扯下领带简单固定,伸手扶住Tony的肩膀。

“我送你回去。”

Tony随着他的动作起身,却不着痕迹地从他的臂弯里抽离出来,站稳了身体。

“我还没伤到那个程度,而且,我……”

“你的车有自动驾驶,你的装甲有最高级AI,这些我都知道,我只是,只是担心你,Tony。”Steve朝他走近一步。

Tony退后一步,那双漂亮得过分的眼睛直直望着Steve,依旧笑得没心没肺。

“担心?美国队长担心我?呵,受宠若惊,可是别忘了,我是钢铁侠。”

“刚被人捅了一刀的钢铁侠。”Steve皱眉道。

Tony眉心一蹙,继而无谓撇嘴“好吧,这个吐槽我给五分。”

“为什么,Tony?” Steve完全不打算让他糊弄过去,继续追问道。

“你指什么?”Tony的额头有一层薄汗,不深的伤口也还是伤口,总是疼的,可是眼前的这个家伙有四倍固执。

“如果你不想,没人能用一把水果刀刺伤你,别跟我说你来不及召唤装甲。”Steve飞快地吐出心里的疑问。

好吧,美国队长还有四倍敏锐。

Tony舔了下唇角“这是我的私事,我只能说,这一刀算是我应得的。”

“应得的?”Steve皱眉。

“我甩了个姑娘……”Tony敷衍道。

“我听见那是个男人的声音。”Steve毫不留情地戳穿。

“……的弟弟,别那么看着我,谁都知道我男女通吃。”Tony快速回应道。

Steve眉头皱了又皱,继而无声叹息。

Tony Stark式的拒人千里,私事勿提。

“那,我先走了,散步愉快,Cap。”Tony这样说完, 不等Steve回答,转身迈步。

Steve心头焦急,眼看计划又一次流产,脑子里不断回响着Max的教导。



-随机应变,Steve, 你要学会随机应变。

-说点什么,说点什么留住他!



“我没钱!” Steve朝着Tony的背影大喊一声。

Tony停住脚步,用看哥斯拉一样的眼神回望着Steve。

“我,我,我没带钱,哪儿也去不了,你能不能,让我搭个便车?”Steve使出狗狗眼攻击,脑子里却回荡被自己蠢哭的尖叫。

Tony依然只是一脸高深地看着他,不发一言。

Steve为了证明自己真的一穷二白,慌张地拉出裤袋内衬”瞧,我真的……”

几个硬币从他的口袋掉出来,在地上弹跳几声,滚到巷子的阴暗角落里,不见了。

“……没钱了。”Steve干巴巴地说完这个句子。

Tony久违地翻了个白眼,扬扬下巴,迈步先行。

Steve愣了一下,露出大大的笑容,几步跟上。



……



夜风从敞开的车窗里冲进来又冲出去,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伤员,一言不发,脸对着窗外。

Steve紧紧握着方向盘,手心里渐渐汗湿,脑子里无数的话题滚来滚去,又被一一否定。

所以直到车停在复仇者大厦门前,两人竟默然开了一路。

克制住想用脑子磕向方向盘的冲动,Steve把车缓缓停在大厦门前,抿唇沉默片刻,转头看向土豪先生,却发现对方竟然呼吸深沉,睡得很熟。

Steve怔了怔,轻轻将车窗关拢,放任自己看一会儿对方的脸。



他瘦了些吗?好像是的,连肚腩都消失了不少。

他是在健身吗?好像不是的,他的手臂似乎不如从前有力。

他有按时吃饭,按时睡觉吗?真是傻问题,答案不言而喻。

Tony Stark讨厌规定和条条框框。

但是,在那个时候,他却选择了另一方。



Steve缓缓向后,把脑袋靠在座椅上,目光无法从Tony身上移开。

从认识他的第一天起,这位故人之子,就像是一个无解的谜。

他总能刷新你对他的认识,好的,不好的,在他身上都没有界限,他能把一切集于一身,融合成Tony Stark独有的魅力。

—草莓甜心。

Max对他的形容,突然从脑海里跳出来。

没错,草莓甜心。

Steve无声地笑了,后视镜里映出的,却是悲伤的目光。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Tony没有醒来,Steve出于私心,也不想将他叫醒。

直到二十分钟之后,Steve灵光一闪,伸出手轻轻敷在Tony的额头上,触到一片滚烫的皮肤。

美国队长飙了一句脏话。





将跑车开进Tony专用车库,让它和其他年代久远价值不菲的代步工具停在一起,Steve小心翼翼打开车门,将昏迷的Tony拦腰抱了出来。

睡梦里的土豪先生发出不适地哼唧,Steve慌忙调整了一下角度,谨慎地避开他的伤口,用抱小宝宝的姿势,把身材不甚高大的钢铁侠搂在怀里,让他把脑袋靠在自己肩窝。

然后,站在需要密码和识别卡的门禁面前,Steve僵住了。

“……Jar…… 嗯……抱歉,你好,Tony的AI先生,哦,小姐,我,嗯,有人在吗?”

“声音识别,Steve Rogers, 美国队长。晚上好,我是Friday,能为您做什么,Captain ?”一个女声在半空中响起,柔和地像是情感咨询节目主播。

“您好,Friday女士,我并无恶意,Tony受伤了,我想把他送到医疗室。我,我可以进去吗?”Steve小心地问道。

代替回答,门在他面前无声滑开。

“请右拐进入电梯,我将送您到顶层Stark先生的私人领域。”Friday说道。

Steve道谢,快步迈入电梯,担忧地望了一眼怀里昏睡的Tony, 然后焦急地看着电梯数字快速上升。



Tony的私人领域,有安保更严密的门禁设备层层叠叠,Steve却惊讶地发现自己如入无人之境。

叫做星期五的AI女士,无声地替他打开了直通Tony卧室的所有阻隔。

Steve把Tony轻轻放在床上,熟门熟路地走进医疗室拿回药箱,轻手轻脚地替Tony腰侧的伤口消毒,上药,重新包扎,然后倒了杯水,托着两片消炎止痛的药物,缓缓俯身,轻轻呼唤。

“Tony, Tony?”

Tony依然睡着,呼吸平稳,眉头紧锁,手指无意识地缩紧。

“你在发烧,Tony,我们得让你的体温降下来,先起来吃个药,好吗?”Steve像是哄小孩一样在Tony耳边呢喃。

Tony只是越发皱紧了眉,手腕不耐烦地动了一动,想要挥开闹人的噪音。

Steve轻松躲开了那微风般的一击,叹了口气,再次测量Tony的体温,果然,温度又攀新高。

“非常时期,非常手段,我的新朋友告诉我,要随机应变。”Steve像是对Tony说话,又像是跟自己说话。

他握紧了掌心里的小小药片们,再次问道“Tony,你确定不醒过来自己吃?”

昏睡的土豪先生,当然没有回答。

Steve果断地把药放进自己嘴里,然后含了一口水,俯下身去,轻轻托起Tony的下巴,将水和药片喂进对方口中。

非常时期,非常手段。

Steve在心里对自己这样说,大脑却不由自主地被接收到的触感分散了注意力。



是因为发烧的缘故吧,Tony的嘴唇很热。

唇舌相触之间,对方高热的体温,也仿佛传递了过来,在Steve的神经里点燃一串火花闪电。

Steve有点吃惊于自己的四倍感受力,竟然能把这些小细节放大到如此地步,以至于脑子里有一瞬间的晕眩和空白。

他把手指移到Tony的喉间,感受对方无意识的吞咽动作,便放心地结束了这次哺喂。

然后发现自己竟然有点留恋对方的嘴唇。

Steve猛地甩了下脑袋,试图驱散脑子里的留恋和感想,把这诡异的愉悦归咎于自己耗时持久的单身狗生活。

一无所知的土豪先生继续沉睡着。

Steve搬来一把椅子坐在他的床边,每隔一个小时,测量一次Tony的体温。



…….



窗外的天空开始泛白,Steve看着熟睡的土豪先生,无比清醒。

搭在一边的外套突然颤抖,Steve掏出手机,阅读短信。



From Max Black:

-晨练达成?



Steve苦笑,略显笨拙地认真回复道。

—他还睡着,晨练估计不行了。



手机很快又震动起来,Steve吃了一惊,瞥了一眼床上,Tony依然无知无觉地沉睡。

Steve滑动阅读。



From Max Black:

-@%^&&(&&_))(_)+*(&*(^TB*(&*&*()**&&*B^R^RC&R!!!!!!!!



Steve蹙眉,正思考这是不是现在年轻人用的什么新潮代码,第二条信息就跳了进来。



From Max Black:

-太激动手抽筋了,我就说那套战衣配上你的蓝眼睛绝对攻无不克!恭喜你伙计,同时对草莓甜心表达慰问,他估计今天一天都下不了床了…..LOL!!!



Steve眨了眨眼睛,诧异Max是如何判断出Tony受伤的状况,暗自佩服那姑娘敏锐的洞察力,低头认真回复。



—我也觉得他应该多休息一下。改天咖啡,谢谢你,导师。



Max回复了一个心心图案,便不再打扰。

完全没意识到自己传递了怎样旖旎的误导,Steve收起手机,转了转略酸脖颈。

突然后知后觉地发现,还是这里,这座大厦,能让他的内心恢复平静。

然而这平静,在五分钟之后结束了。

Tony Stark睁开眼睛,望着坐在床边的看护者,眼神从迷茫变作警惕。

“你怎么在这儿?”

Steve的微笑便凝在唇角。



(下章未知)

评论(4)
热度(53)
  1. 粉条子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