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旁若无人-Stony

06.

 

天气晴好,海面微澜。

Stark 工业的logo在金属机身表面闪闪发光。

宽敞的私人机内,驾驶舱空无一人,只有机械自己摇摆着,加速减缓,调节着平稳度。

自动驾驶,当然。

寂静的客舱内,乖乖系好安全带的新保安主管坐得笔直,目光一动不动地落在机舱另一端的老板身上。

 

比预定的时间迟到了三个小时,Stark先生被Potts小姐拖到机场时,宽大的风衣里只穿了睡衣睡裤,连拖鞋都没来得及换掉。

Pepper利落地把半梦半醒的Tony朝Johnny一推,完成交接。

 

Tony一边咽下最后一口芝士汉堡,一边手指如飞地在平板电脑上操作着什么。

一杯水,落到Tony旁边的杯托里。

Tony抬头,对着还没来得及走回自己座位的保安主任挑眉“这是什么?”

“水,先生。”Johnny站在那里,低头望着他,声音堪称温柔。

“我是说你这是什么意思?”Tony微微皱眉,仰着头看他,脖子有点酸。Tony讨厌所有比他高的家伙。

“哦,鉴于您刚吃完汉堡,我猜您可能会…..”Johnny解释道。

“知道为什么我的飞机是无人驾驶?”Tony打断他,眉头皱得更紧,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Johnny闭上嘴巴, 察觉到老板大概有诡异的起床气。

“我喜欢安静,讨厌打扰,而且就算我喜欢,我也希望是由一位前凸后翘的女士提供服务,而不是手臂比我腿粗的大个子。现在请你回到座位上去,假装自己是颗能光合作用的植物。”Tony对他摆摆手,小胡子上还沾着酱汁。

Johnny强忍住伸手擦拭他唇角的渴望,递过去一张纸巾。

Tony翻了个白眼,抽走那张纸巾,抹了一把嘴角,然后丢到一边,郁闷地发现这家伙还在原地站着。

“还有什么?我的发型让您不满意了!?”Tony咬牙道。

“只是想提醒一下,也许,你该吃药了。”金发的大个子柔声道。

Tony猛然瞪圆了眼睛,下意识地向后靠去,诧异道“你怎么知…..等一下,你是质疑我精神不正常?”

Johnny淡淡一笑,正色道“昨天意外发现您在服用小剂量药物,而且今天您跟Pepper小姐拥抱道别时,下意识地让一侧身体远离她的手臂,鉴于您超级英雄的身份,我猜,你的侧腹可能有伤,需要定时服用止疼消炎的药物。”

Tony抿唇,目光在Johnny脸上定了一会儿,继而摆手,敷衍道“这不是保镖要操心的问题。”

“我们也经常在行动中受伤,如果您不介意,我倒是可以帮你治疗一下,换药包扎,都很拿手。”新来的安保主任意外地聒噪。

Tony捏了捏眉心,无力道“我没有在男人面前脱衣服的癖好。”

“或者你只是担心我发现钢铁侠没有腹肌。”Johnny揶揄道。

Tony愤怒地瞪视他,看在他的新保安主任眼里,却像是一只炸毛的可爱猫咪,瞪着那世上最漂亮的棕色眼睛。

 

 

十分钟后。

Tony自暴自弃地掀开睡衣下摆,侧卧在放平的座椅上,努力地收腹,试图让久未锻炼的肌肉看起来紧绷一些。

Johnny坐在他身边,屏气凝神,手脚麻利地拆开Tony随意的包扎,不意外地发现伤口还是有一点发炎。

“谁会用一块医药胶布来对付一条刀伤?”保镖先生嘟哝着打开迷你药箱。

“谁会在行李里带着保温水壶和迷你药箱?” Tony瞥了一眼Johnny敞开的行李袋,有只保温壶探出头来。

Johnny愣了一下,轻描淡写道“哦,我带了一点热饮,要尝尝吗?”

Tony眼前一亮“咖啡?”

Johnny捏着消毒棉球擦拭伤口,低声道“草莓拿铁。”

Tony猛地哆嗦了一下,Johnny慌忙停手,皱眉看着他“抱歉,很疼?”

土豪先生摇了摇头“有点凉……没想到你喜欢甜味饮料。”

Johnny微笑,更加小心地消毒,敷药,仔细地贴好纱布“来一杯吗?”

Tony看了一眼包扎完美的伤口,默然地放下衣摆,盘腿坐起,重新开始摆弄他的平板电脑。

“谢了,我讨厌甜食。”

Johnny愣了一下,默然收拾好药箱和行李,坐回自己的位子。

 

沉默在两人之间酝酿许久,终于散发开来。

Tony意外地在这沉默里放松了身心,恍惚睡去,直到有人轻轻触碰他的手臂。

“…….Tony? 嘿,Tony,我们快到了。”

那个声音如此呼唤。

Tony闭着眼睛,艰难地从关于过去的梦境里,抽离意识,茫然地伸出一只手,然后被另一只温暖干燥的手掌握住。

“…….嗯?” Tony在半梦半醒的混沌里疑惑。

“嘿,Tony,醒一醒。”有个声音温柔地回应他。

Tony皱起的眉头微微舒展。

“……Steve”他梦呓道。

没人回应,只有急促的呼吸声传来。

Tony在梦里皱眉,不安地动了动手臂。

“我在,Tony, 我会一直在。”那个声音轻轻地回应道。

Tony没有说话,呼吸渐渐平稳。

有人握着他的手,直到飞机缓缓降落在莫斯科机场。

 

……

 

“我以为Stark工业的视察只是喝喝香槟,跳跳舞。”保镖先生压了压毛毡帽檐,吐出一口白雾。

“那是CEO的工作,而我现在比那高级,哦!”Tony的句子被剧烈的颠簸打断,所有人在不甚宽敞的车厢里高高颠起,重重落下。

Tony皱眉,腰侧和屁股都隐隐作痛,咬牙抱怨道“我该自己飞过去的。”

Johnny伸出一只手,揽住自家老板的腰,把半个身子垫在他背后,低声道“钢铁侠可以,而你现在只是个普通~的高级工程师。”

Tony的咒骂淹没在另一波颠簸里,身子一次次跌进保镖宽大温暖的怀抱里,崎岖的山路加上老式越野车,让几公里的路程看起来像是没有尽头。

车子终于在山顶的基地堪堪停住,Tony挪下车来,脸色铁青,咬牙忍住翻江倒海的恶心。

回望那位保镖先生,该死的大个子一跃而下,除了望着Tony一脸担忧,毫无异状。

可恶的超能力者。

Tony摸出一把薄荷糖球,塞进嘴里,恶狠狠地咬碎。

 

有着相扑手身材的大胡子伊万,他们此次考察的向导,司机,以及工厂联络人,是个一身烟叶子味儿的当地汉子,在这种天气里仍然敞着怀,蓬乱的头发上隐隐冒着热气,就足以说明了对当地人来说,这种寒冷简直是家常便饭。

穿着加厚滑雪服的Tony缩了缩脖子,戴好墨镜,跟在伊万身后,迈步朝工厂大门走去,毛茸茸的兜帽在他后颈一步一颤。

Johnny跟在他身后,四下打量了周围,然后惊讶地发现自家老板气势昂扬地走出一条脚步虚浮的斜线。

 

Stark工业在莫斯科市内的总部技术先进设备一流,可是显然,这座隐没在深山老林里的无名工厂,才是他此行的目的地。

伊万带着他们穿过一个又一个空旷车间,三人的脚步是唯一声响。

这处厂房似乎荒废多时,累累的锈迹比比皆是,伊万在一扇印着Stark工业巨大logo的铁门前停住,回头看了看Johnny,又看了看Tony。

Tony回头,对保镖先生示意“你在这儿等我。”

Johnny皱眉“我以为安保工作得对雇主寸步不离。”

土豪先生眨了眨眼睛,露出商人的笑容“可是,鉴于你跟巴克斯特大厦的亲属关系,我并不打算对你展示Stark工业的科技成果。虽然我知道你入职时签署了保密协议。”

Johnny的眼神瞬间暗淡“……你不信任我。”

Tony回避了那目光,低声道“我是为你好,孩子。”

Johnny无语地站在原地,目送着伊万打开角门,带着Tony消失在铁门之后。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莫名的紧张感,让在原地待命的保镖先生呼吸渐渐加快。

他一次次地查看手表,确认Tony不过消失在那道门里五分钟,却像是一个世纪。

 

—任何人都无法伤害钢铁侠。

 

他自我安慰道,然后又自我反驳。

 

—可是他前不久才受过刀伤。

 

保镖先生眉心紧锁。

无论眉眼五官有多么的相似,可是一个人的伪装,在四下无人的时候,总是会露出破绽的。

比如,霹雳火不会无时无刻背脊挺直,一脸严正,仿佛下一刻就要朝哪个方向丢出盾牌。

而伪装成“霹雳火”混进Stark大厦安保组的Steve,此时正一个人站在空荡的仓库里,穿着年轻人喜欢的大logo工装外套,焦虑地一次又一次压低缀着俩大绒球的毛毡帽。

年轻人的风格什么的,Steve完全掌握不到。这身打扮,包括随身行李,当然,都是MAX的手笔。

不知道Coulson是如何说服Pepper替换复仇者大厦安保主管的,Steve满心感激,尽管那位新局长听了他的要求之后,目光呆滞大脑停机了足有十分钟,才咬牙答应。

Johnny,哦不,Steve深深地叹了口气,哀怨地看着紧闭的铁门,按捺住想要把耳朵贴上去偷听的想法。

空旷的工厂一片安静,Steve开启四倍听力,接收任何风吹草动,却忍不住想起,Tony裹着毛毯,睡在机舱座椅里的样子。

他乱翘的头发,摸上去是软软的,长得惊人的睫毛微微颤抖,让他看起来像是熟睡的天使。

Steve无知无觉地露出痴汉笑,Tony喜欢遮住半张脸入睡,可是脚丫却从毯子里伸出来,脚跟是可爱的粉色……

 

铁门吱呀一声打开,沉浸在粉红色回忆里的Steve吓了一跳,猛地咳嗽起来。

Tony先一步迈出门来,脸上还带着一小块机油,额发也有几缕汗湿,墨镜不知道丢在哪里,冻得通红的手互相拍打着,身后跟着表情被胡子盖住的伊万。

土豪先生挑眉“是不是在说我坏话,为啥看见我就怪模怪样的干咳?”

Steve压下咳嗽,苦笑道“没有,就是有点冷。”

Tony翻了个白眼“你不是霹雳火吗?自燃一下嘛。”

Steve笑着跟在他身后凑趣“我的衣服可没有超能力,从雪山裸奔到莫斯科,不在我的职业计划里。”

Tony怔住,想象了一下那画面,然后用力甩了甩脑袋,加快了脚步。

 

三人走出厂房,坐回车里,Tony叹着气嘟哝”我应该把反重力汽车也空运过来。”

Steve抬手,替Tony正了正他弄歪的帽子,自然地把自己垫在老板背后,虚虚地环住他的腰。

Tony犹自抱怨着,伊万一言不发踩下油门, 老旧的越野车发出一声轰鸣,从山路上飞驰向下。

钢铁侠再次尖叫一声跌回保镖怀里,撞出对方一双弯弯的笑眼。

 

(下章未知)


评论(3)
热度(31)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