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er,盾铁,Shinhwa,RDJ,讲故事的苏

【盾铁】旁若无人-Stony

07.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格外寒冷,突如其来的暴雪天气,把Stark工业的高级技师Tony以及他的保镖困在了雪山脚下的”五星酒店”里。

Tony哆嗦着把脑袋从棉被里探出半个,咬牙切齿道“他们管这个叫五星酒店?”

伪装成霹雳火的Steve从卫生间走出,带着一条热热的毛巾和一盆热水。

“从字面上看,他们的确没说谎,这家酒店的名字确实叫五星。”

Tony无语地闭上眼,让Steve用热毛巾替他擦擦脸,再听话地伸出一双手,因为他拒绝在冷气不充足的伪豪华套房淋浴。

“超能力者,是不是都不觉得冷?”Tony把脚丫子伸进热水盆里,舒服地叹了口气,继而略带嫉妒地揶揄只穿了一件长袖T恤的保镖。

Steve把毛巾丢在一边,转身去翻阅酒店的订餐牌“幸好我是霹雳火嘛,晚餐想吃什么?今日推荐是羊排。”

Tony瞥了自己的保镖一眼,房间里昏黄暖光正柔柔地照着这个高大的年轻人,他的面容跟那位美国之星太过相似,甚至连睫毛垂下来的角度都如出一辙。只是看着他的侧脸,就让Tony的心不自主地沉静下来。

“……我不知道你还懂俄文?”

保镖先生神色如常,浅笑道“来Stark工业应聘,懂得不多怎么行?”

Tony挑眉“可是你姐姐曾说,她弟弟是个不学无术的小混蛋。”

保镖先生转身,灯光在他的背脊镀上一层神圣的金边“我姐姐也说,你是个玩世不恭的大灰狼。”

Tony噗嗤笑出声来,拢了拢被子“你确定她说的不是大色狼?”

Steve瞥他一眼,正色道“你没戏,她跟我姐夫感情好得很。”

Tony笑着,敷衍地点头”科学怪人也有春天,哼,随便吧随便,给我要一杯威士忌。”

保镖先生猛地合拢餐单,皱眉道“我以为你已经戒酒了?”

Tony眨眨眼,嘟哝道”而我以为Pepper没来得及告诉你这个,好吧,给我点些能对抗这该死天气的东西。”

Steve弯起唇角,打电话要了热热的罗宋汤和芝士蛋糕。

Tony以沉默表示满意。

 

……

 

晚餐带来的些许愉悦没能持续十分钟,整个酒店突然陷入一片黑暗。

“竟然没有备用电机!?这酒店简直是……”土豪先生的脸映着平板电脑的微弱光亮,显得越发铁青。

“就算他们想找人来维修,恐怕也很困难……”示意Tony服下今日的消炎药片,保镖先生掀开一半窗帘,狂风卷着大片的雪花和冰雹撞击在落地窗上,看起来像是有一头巨龙飞过掀起了滔天的雪浪。

乖乖吃药的土豪先生放下水杯,缩了脖子咒骂天气。

保镖先生拉好窗帘,转身朝门口走去。

Tony一惊”哦,去哪儿?”

Steve回头“去看看有没有临时照明的……”

话音未落,敲门声传来,服务生操着不甚流利的英文,送来带着银把手的烛台和几根蜡烛。

“上帝,我们这是穿越了吗?蜡烛!?”Tony从床上蹦起来嚷道,然后又因为寒意,瞬间缩了回去,犹自嘟哝着”只要召唤机甲,无论是多么大的风雪,Friday都能指引我找到回家的路。”

Steve听着他的碎碎念,忍着笑点燃了三根蜡烛,一根放在Tony床边,一根放在通往卫生间的拐角,最后一根放在卫生间的洗手台上。

“嗯,你的超能力包括夜间视物吗?为什么蜡烛都在我的房间里?嘿,小子,如果我不能召唤机甲的话,你也不准自燃照亮。”Tony从被子里探头抱怨道。

他的保镖眨眨眼睛,继而微笑答道“那是当然。我今晚会睡在这里,不需要多余的蜡烛照明。”

Tony一惊,猛地后仰,皱眉嚷道“嘿,我不跟男人一起睡!”

Steve淡定地从行李里掏出一个紫色睡袋,指了指Tony床边的厚厚脚毯”我会在这睡,万一夜里有什么事,您可以叫我。”

Tony怔住,一瞬间觉得自己像是中世纪的浪荡国王,而长着美国队长面孔的小子,是他宠爱的弄臣。

摇头甩开这诡异的想法,Tony愣神的功夫,Steve已经钻进睡袋,平躺得像是法老木乃伊本人。

“不是吧,你真的睡这?嘿,你这就睡了?”裹得像只蝉蛹的钢铁侠艰难地挪到床边,耷拉着脑袋跟他的“弄臣”说话。

Steve睁眼,睡袋拉到下巴“不然呢,没电视,没网络,没酒精。”

Tony眨眨眼,挪动着躺回床里”我怕是要睁着眼到天明了……”

Steve微笑“晚安,老板。”

Tony似乎还咕哝了几句什么,床上发出被子窸窸窣窣的摩擦声。

 

暴风雪在窗外奔袭,隔着厚厚的窗户和窗帘,听起来像是呜咽又像是狂笑。

微弱的烛光在空荡房间里摇曳着一点微芒,Steve窝在床角的睡袋里,用四倍听力捕捉着床上人的呼吸。

Tony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了一阵子,然后慢慢地安静下来,抱怨着失眠的钢铁侠,意外地入睡很快。

Steve无声微笑,闭上了眼睛。

 

…….

 

西伯利亚的寒风,急促的呼吸声,手指上粘腻的触感,带着血腥的味道。

那双焦糖色的眼睛含着怒气,鲜血从他的口鼻涌出,他用那样恼恨的目光瞪视着他。

”你不配拥有那盾牌!”

有人在他腹部狠狠重击。

 

 

Steve猛然睁眼,腹部的重击瞬间真实无比,他本能地伸出手臂,却在碰触到对方的前一秒,停止动作。

踩在他肚皮上的,是Tony的一只光脚,土豪先生正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下来,摸索着朝大门走去,身上还缠着一条毯子。

Steve一怔,慌忙起身追上,轻声问道“去哪儿Tony?”

Tony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颤动着,显然还在梦里,他因为寒冷皱着眉头,迷糊着伸出手嘟哝“水……”

睡迷糊的钢铁侠似乎还以为自己在复仇者大厦,想挪去厨房喝水,Steve哑然失笑,轻轻揽住他的肩背回转。

从保温壶里倒出一杯温水,Steve托着Tony低垂的脑袋,喂了两口。

Tony舔舔嘴唇,闭着眼伸手,摸了摸Steve的小臂,嘟哝道”好孩子,Dummy.”

Steve抿唇忍笑,转身放杯子的功夫,Tony便被滑下来的毯子绊倒,整个人朝地板砸去。

四倍速度的超级士兵,慌忙向前一扑,在半空中伸出手,揽住Tony的腰,向自己怀里收拢,同时360度回旋身体,垫在自家老板身后,狠狠磕在地板上。

床头的烛火被急速动作舞起的风扑灭,黑暗瞬间吞噬了卧室里的唯一光源。

“哦嗯……”Steve闷哼一声,疼痛顺着肩背狠狠攀附上来,手臂却仍然紧紧地揽着Tony。

屏气凝神,等待疼痛过去,Steve暗自庆幸摔在地上的是有四倍治愈力的自己。

趴在人肉垫子上的Tony也皱了眉,不安地挣动起来,Steve慌忙松手,Tony撑着他的肩膀半抬起身,迷糊道“……Steve?”

Steve的心脏在距离Tony手掌不远的地方剧烈狂跳,声音却无比平静“嗯?这 是我的新昵称吗?”

Tony皱眉,眼睛睁开一条小缝,身下人的轮廓在黑夜里不甚清明,可是身体传来的热力却越发明显。

“…….嗯?哦,超能力,火,果然你比较暖和。”似乎认出自己的新保镖,Tony嘀咕着,重新被睡神捕获,朝着温暖的身体靠了过去。

Steve四肢僵硬躺在原地,直到趴在他身上取暖的土豪先生再次睡着。

 

…….

 

暴风雪终于在翌日清晨收敛,酒店老板维克多收到了开业以来最丰厚的一笔小费,五分钟就替贵客租到了号称能驾驭任何天气的极速越野车。

 贵客先生的脸色比被暴雪覆盖的远山还要冷峻,跟在他身后的那位保镖却带着春风般的笑容。

维克多对着远去的车子频频挥手,祈祷这出手阔绰的大豪客,有再次光临的一天。

 

五个小时之后,维克多心心念念的大豪客把自己摔进真*顶级酒店总统套房的宽敞大床,对着站在门口的保镖先生摆摆手“去隔壁房间给自己找点乐子,晚宴之前别叫我。”

Steve眉眼弯弯地看着踢掉鞋子,趴在大床中央的Tony,几个小时的崎岖路程,出于某个彼此心知肚明的原因,两人的交流不超过十句。

“要给你叫点吃的吗?”Steve轻声提问,只得到Stark先生一个不耐烦地挥手。

短暂的沉默过后,传来一声房门被关拢的咔哒声。

Tony趴在床上,头毛凌乱,圆睁的双眼无比清明,脑子里仍不断回放那可怕的一幕。

 

AnthonyEdward Stark,顶级富豪,花花公子,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振金级男神,竟然在一个男人的怀抱里迎来了朝阳。

一下一下地用脑门撞击床垫,Tony的潜意识却告诉他,那双手臂的温暖并没带来任何抵触情绪,就好像他们曾经,依偎着一起睡去很多次。

就好像,他们曾经无比亲密……

Tony停住了自虐,翻身坐起,一双眼睛不安地转动,有一个可怕的猜想在他喉咙里跳跃。

他掏出手机,飞快滑动着,连接网络和私人专用虚拟界面。

“午安,先生,希望您失联的昨夜一切都好。”Friday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温柔。

Tony急促地开口“我挺好,Friday。Stev…... 哦,Captain在哪儿在干什么?”

不安地捻动手指,Tony等待AI给他回复,却又不想听到AI的回复。

“连线,Captain American.” AI 一如既往回应道。

“什么,不!不不不!停止连线,不能连线!”Tony慌乱地挥舞手指,试图切断AI的程序。

但是Stark的科技,正如他自己所夸耀的那样,的确是最快最棒的。

“嘿,Tony。”那个只在梦里出现的声音,如此呼唤着。

 

(下章未知)


评论
热度(30)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