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er,盾铁,Shinhwa,RDJ,讲故事的苏

【盾铁】旁若无人-Stony

15.


地下一片昏暗,只有光盾的微芒闪亮。

夹杂在急促呼吸声里的,是让人心生恐慌的细碎落石声,仿佛稍微用力的呼吸,就能让这最后的空间坍塌殆尽。

“哦…….”Tony的喉咙里发出一声短促的低吼,那双美丽的眼睛里此时布满了血丝。

“嘘,Tony, 听我说……”Steve哄弄孩子一样轻声呢喃。

“你他妈疯了,Rogers, 你,你疯了,我才是那个穿着机甲的人……”Tony压低的声线里有愤怒,慌乱和哽咽。

他微微挣动,才发现自己的反应堆沉寂地跟身边的石块没两样,一条扭曲的裂痕横贯其上。

失去动力的机甲,形同废铁。


Tony的鼻子有点发酸,他费力地抬起左手,破损的部分便簌簌落下,露出手指,他虚虚扶住Steve的手臂,却摸到一掌温热的粘腻。

张开嘴,却没有声音发出,Tony Stark的惊险人生,从没有哪一刻,如此时一般绝望。

“嘿,Tony,我在这,我会,陪着你的……”Steve吐息一般呢喃。

忽然有什么从心底涌上眼底,Tony觉得眼前一阵模糊,他只能紧紧地扶住Steve的手臂,试图替他分担些许重量。

“闭嘴,Steve。”Tony的声线抖得太厉害,以至于这句话含糊得只能听清一个名字。

“嗯,我在这儿,不会离开的。”Steve的呼吸轻轻拂过Tony的下巴。

Tony小幅度地转动头颅,不死心地想在这狭窄的空间里,寻找可以逃脱的缝隙。

“我很想你……”Steve的呼吸近在耳畔,微弱地几乎要被窸窸窣窣的落石声掩埋。

Tony扶住他的肩膀,才发现他似乎靠得更近了,猛地抬眼向上,果然,光盾的亮度越发暗淡下来。

这玩具撑不了多久,而Steve承受的压力越发沉重,所以他几乎是趴在Tony身上了。

顽固的用手肘撑着身体,Steve把额头靠在Tony肩侧,呼吸道“我很抱歉,但是,我太想念,我们过去的…….”

Tony咬着牙忽略心里的恐慌,一手紧握住Steve的手臂,另一只手在右边机甲的腿侧,用力敲打,终于,从卡槽里弹出一个手持声波弹。

“别昏过去,Steve,不然我绝不原谅你,混蛋。”Tony轻轻转头,用脸颊蹭了蹭Steve的脖颈,眼角红了又红。

“我们被爆破力冲到通道的另一端,说明我们,我们……”咽下声音里的颤抖,Tony低声道”我们距离,向下的出口不远,如果阶梯顶部没有坍塌,我们,我们还有一线生机,Steve。”

“…….我,我在,Tony……”像是条件反射一般,Steve的回应比呼吸还微弱。

“别离开我,Steve……”Tony举起手,翻转手腕,将发射端朝向二人的斜上方。


上帝,求你……


Tony 按下发射按钮,巨大的反冲力让他的手部机甲完全剥离,手掌也瞬间血肉模糊。

冲击波在上方厚厚土层炸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洞,Tony条件反射地搂住Steve的头,闭上眼睛,土块纷纷掉落。


有遥远的说话声,从头顶的方向传来。

Steve的身体猛地颤动了一下,Tony睁开眼睛,一道红光包裹住Steve背后的巨大山石,缓缓向上。

Tony搂着Steve脱力的身体,圆睁着双眼,直到看清楚全力以赴直至面容扭曲的旺达,和缓缓靠近的紫薯色盟友。

幻视平平托起两人的身体,从旺达抬起的狭窄空隙里挪出来。

“哦上帝……”Tony吐出一声颤抖。

幻视低头,用Tony再熟悉不过的声音说“Welcome back, Sir.”

Tony扯了下唇角,便失去意识。


…….


眼前是白色的天花板,和花样繁复的吊灯,床边坐着摆弄手机的猎鹰Sam, 床头小柜子上,蓝牙播放器哼唱着那首“Trouble Man”。

Steve皱了皱眉,觉得自己大约是伤到了脑子。

“哦,你醒了?”Sam转头挑眉,继而对他笑出一口白牙。

Steve虚弱地笑,目光在屋里扫视了一圈,床尾放着闪耀的星盾。

“哦嗯……” Steve开始真的怀疑自己的脑子出了问题,眼前的场景,确实跟自己从航母上掉下来那次太过相似了。

Sam滑动手机,敲击屏幕,瞥了他一眼,随意道“很抱歉你第一眼醒来看见的还是我,其他人都忙着呢,哦,我先给Natasha发个短信。你不在,她是老大。”

Steve微笑道“我在,她也是老大。”

Sam咧嘴点头,继续道“旺达和幻视带着那个小冰棍,在九头蛇基地打扫战场,鹰眼跟着他们,哦对了,博士回来了。”

Steve缓缓撑起身体,Sam连忙丢下手机帮忙,在他背后塞了几个垫子。

“还好吗?”Sam关切问道。

Steve点头,后背,肋骨和手臂都传来阵阵刺痛。

深深呼吸,Steve环顾四周,喃喃道“我睡了多久?”

“嗯,大约两周?喔,你这次真的伤的很重,我们都吓傻了。”

Steve的目光落在窗外,瓦坎达雄伟宫殿的一角近在咫尺。

“我们,在瓦坎达?”

“是啊,你们俩伤的太吓人,所以Natasha决定就近治疗,联络了国王陛下,他人很好,同意我们入境还提供了医疗……”

Steve终于忍不住打断“To,Tony,他,他怎么样?”

Sam一怔,继而微笑道“他伤的没你重,已经好多了,博士来了之后,他们俩就一头扎进实验室了。”

Steve轻轻舒了一口气,浅笑点头“嗯。”

猎鹰眨了眨眼睛,又补充道“他每天都来看你。”

Steve猛地抬起头来,眼睛亮晶晶的。

“Tony,每天都来?”

Sam吓了一跳,慌忙点头道“哦,他今天也来过了。”

Steve的眼神又暗了一暗,叹息道“啊,他来过了呀……”

Sam歪了下脑袋,继而抿唇笑道“啊,他来过,也可能会再来呀。”

Steve的眼睛又亮起来。

Sam忍笑到肩头颤抖,抓起手机走了出去“我,我打个电话。”

走廊里传来一阵爽朗的大笑,Steve恍然未觉,只是低下头,忐忑地理了理自己的病号服。



“嘿博士,Tony呢,让他接电话,Steve醒了!”Sam站在走廊阳台,倚着栏杆大笑。

“哦,太好了,谢天谢地,你等一下,Tony!”博士低沉的声音也欢快起来,听筒的另一端传来Stark的回应声。

“嘿,Tony,你得来看看,Steve听说你回来看他,简直高兴得……”Sam迫不及待地要诉说刚才可爱的一幕,对方却沉默着。

“嗯……Sam, 是我。”博士慢悠悠的声音再次响起。



Steve倚在床头,坐卧不安地望了又望,走廊里终于响起脚步声。

心底涌上的欣喜,不消一刻,就沉寂下来,那不是Tony。

他的脚步声,更凌乱,欢快,就像他永远不被束缚的灵魂,急着挣脱任何的桎梏。

Steve静静地坐在床头,果然,博士顶着凌乱的头发出现在门口,抬手敲了敲门。

“真高兴你没事,Cap。”

“谢谢你,Bruce。”

博士点点头,略显局促地在门口沙发上坐下,又立时觉得不妥,站起身来,挪到Steve床边的椅子上坐了。

Steve抬手按停音响播放,蓝色的眸子被掩在长睫之下。

“有重要的事跟我说,是吗?”

Banner交握了手指,点点头,然后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个记忆卡大小的透明扁盒,里面有一片小小的薄膜,就像是摊平的隐形眼镜。

“这就是,Tony去莫斯科的原因。”Banner把盒子打开,递过去。

Steve皱眉,小心翼翼地伸手接过,托在掌心。

“这是什么?”

“嗯,九头蛇人类改造计划,的关键,是洗脑和能力激发。能力激发,他们用的是你的血清,催化出了冬兵,以及其他的不完全试验品,然后利用洗脑,把他们变成没有意识的杀人机器。”Banner低声说着,揉了揉干涩的眼睛。

“而Tony利用九头蛇那儿得来的情报,运行逆向程序,然后我,我们一起,把这个程序微缩,采用生物技术手段,制成不易被发现的薄膜式,只要用力地在,在血管附近的皮肤那里,按破薄膜表层,里面的微缩元件就会自动感应九头蛇的洗脑程序,从皮肤渗入血液,对,对试验品进行洗脑阻断。而Bobby,由于情势紧急,成为了第一个试用者,也证明了这个反洗脑技术,是有效的。”

Steve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托着薄膜的手也不自觉僵硬起来。

“这就等同于,给了受胁迫的那些,那些人,一个自由选择的机会。”Banner缓缓地说完这个句子,静静望着Steve,给他一点时间,消耗这些信息。

Steve的手微微颤抖起来“也就是说,Bucky,如果Bucky也能,这样的话……”

Banner伸手,把那片薄膜小心翼翼地收进盒子里,放回Steve的掌心。

“如果巴恩斯中士愿意的话,这个小装置,可以让他摆脱九头蛇的重复洗脑,也许还能,慢慢找回自己的记忆,选择新的生活。”

Steve用双手捧着这个盒子,望向Banner的眼睛里,有隐隐的水光。

“九头蛇的诅咒,终于可以结束了……”Banner呢喃着,笨拙地拍了拍Steve没伤到的肩膀。

“……Tony, Tony在哪儿?”Steve仰头问道。

博士推了下眼镜,为难地摊开手掌,念道“嗯,他让我转达对你的问候,感谢你奋不顾身地营救,祝你和好友相处愉快,复仇者联盟万岁。而他有个紧急的董事会要开,所以先回纽约了。”

干巴巴地念完,Banner还老实地摊开掌心,给Steve看看他手里龙飞凤舞的鬼画符。

Tony的字迹。

Steve苦笑低头,望着手里的盒子,仿佛那是一个新的世界。


(下章未知)


评论(3)
热度(26)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