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旁若无人-Stony

19.


“很高兴你能打来,Tony, 我也,也很担心,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打来,也不知道你打来的时候,我们,会是,什么样的状况,希望这时候,我们已经,已经和好了。”


虚拟屏幕上,自动应答影像里的Steve看起来很紧张,抬手摘下了碍事的头盔。

他金色的头发有一点凌乱,像是起床之后忘了梳理的那种凌乱,可鉴于他是美国队长,那竟然丝毫不影响他的英俊。

反而,有一点可爱。

Tony抬手,用力搓了一把脸,打算把”可爱”这个词儿搓出自己天才的大脑。


“我知道这么说,太过轻描淡写,而我做的事,的确难以原谅,关于Bucky,关于你父母,关于我们。”Steve蓝色的眸子望过来,里面是愧疚和悲伤。

Tony垂下了目光,眉心微微皱起。

“……我跟母亲相依为命,当她离开我的时候,毫不夸张的说,我的世界塌了,昏天暗地,当时我只是布鲁克林的Steve Rogers,父母双亡,体弱多病,身边只有一个布鲁克林的Bucky Barns, 唯一的朋友和亲人,他是我的过去,也是过去的时光唯一遗留给我的,一点残忍的恩赐。我曾经失去过他,在冰天雪地,他从我的指间坠落,我们的青年时代,也在那时候终结了。我曾经怨恨过,过时之人应该埋葬在历史里,而不是冰封之后,重新来到新世界,面对自己的错过,茫然惶恐,可是,直到我见到Bucky,我才意识到我的幸运,与其失去自我,沉睡甚至死亡,都是恩典。”

Tony抬眼,紧皱眉头,把自己缩进沙发里。

屏幕上的Steve垂下目光,徐徐低语。

“从沉睡中苏醒的我太过幸运,以至于,我有时候会害怕,不知道要付出什么,才能抵得过这份幸运,直到,我看到那段影像的时候,我知道了。”Steve抬眼,眸中浓烈的忧伤让人呼吸停滞。

“我会失去,你。”

屏幕里的Steve试图微笑,唇角却只扭曲出一个难看的弧度,他移开了目光,片刻,又重新凝视前方。

“我的朋友,我的战友,我最可信赖的伙伴,不可思议的天才,给了我归属之地的人……我不配提起你父母的名字,因为我包庇了谋杀他们的凶手,可是我由衷地感谢他们,将你带进我的生命里,哪怕我们只能共度一段短暂的时光,都令我无比感激。Tony,你,你对我,并不仅仅是,嗯……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你对我很重要,可能会失去你,可能再也没法跟你一起战斗,一起生活,以后的日子,没有你,我,我简直不能……”

Steve突然停住了,他抿紧了唇,再次低头,颤抖的睫毛诉说着他的不安。

“……很抱歉,一直厚着脸皮自说自话,我只是,就算你无法原谅,也让我,让我能为你做些什么?我很担心你,Tony,你总是一个人呆着,在空荡荡的大厦里,我很感激你的慷慨和帮助,让我们可以返回复仇者基地,也理解,你无法再对我们开放复仇者大厦,或者,你只是不想再见到我?这是完全合理的,Tony,只是,只是我,我很想念……我们一起的时候,我很想念你,Tony,我无时无刻不在担心,你是不是又一个人窝在实验室里不吃不睡,我常常会梦见你在大厦里孤单的游荡,我,我很抱歉,这听起来真的很诡异很变态,但是我,我无法停止思考,关于你,关于我们,我,我不想就这样跟你结束,我,我得坦白一些事。”

Steve的语气突然加快了,甚至夹杂着不经意的布鲁克林口音,这太反常了,以至于一直歪在沙发里搂着抱枕的Tony都不得不转头看向屏幕。

屏幕里的Steve涨红了脸,握紧了拳头,背脊挺得笔直。

“我,我有了一个顾问,她很聪明,擅长处理情感问题,会做全纽约最好喝的草莓拿铁和最棒的杯子蛋糕,她叫Max,Max Black。黑头发,大眼睛,爱笑,我觉得你们也会合得来。”

Tony瞪大了眼睛。

“Max她,她建议我,像是追求爱人一样,追求你,制造偶遇,关心你,照顾你,这样,我们的关系,才能恢复,甚至更进一步。我不记得她的原话是,是怎么说的了,大概是这个意思。我不奢求你能陪我一起晨练,至少,我希望偶尔能见到你,跟你聊一聊,但是,我,我搞砸了,是吗?捏坏了你的车门,入侵你的大厦,都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是,想制造一点偶遇,可你还是很,很不乐意见到我。我只好,只好拜托了Coulson局长,他同意联系霹雳火,作为义务服务,潜入你的大厦实习。说来也巧,我们长得很相似。”

Tony骂了一句脏话。

“你会打给我,大概是已经识破了我的伪装吧,或者是,Johnny又烧了你别的办公桌?你那么聪明,当然,你是会看出来的,除了头两天,余下的日子,Johnny都在复仇者基地执行伪装美国队长的任务,而在你大厦的都会是我。”

Steve抬腕看了一眼时间,深呼吸道“十分钟之后,我们将在这里交换身份,而我会到你身边去。这份影像资料,我会设定为自动应答,在你发现我是冒牌霹雳火的时候,在你想要联系我的时候,你就会看到这个,哦,希望我寄给你的手机,没有被丢进海里,或者捻成粉末……哦如果那样的话,你也许永远不会看到这段影像……”

Steve对着镜头浅浅一笑“无论如何, 这次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Tony。”


影像播放完毕,通讯连线显示无人应答。

Tony闭上眼睛,沉默了一会儿,抬抬手。

“调出Steve进入大厦的所有监控录像,Friday。”

“是的,先生。”AI一如既往应答道。


…….


瓦坎达 首都。

Steve推开了地下实验室的大门,他的老朋友正在试穿一件款式新潮的夹克。

略长的头发被利落地扎在脑后,Bucky回头,迟疑着露出一个勉强算是微笑的微笑。

“Steve。”

Steve回以灿烂的笑容,然后皱眉歪头“你的眼睛,这两个黑眼圈是,乌青?”

“我打的。”

Natasha从实验室另一边走过来,甩了甩头发,把一叠文件递给Steve。

Steve一脸惊慌地接过,然后瞥了一眼Bucky。

老友面无表情点头“她说我之前弄伤了她,得打还回来,我同意了。”

摇头忽略这二位的迷之互动,Steve惊喜地翻看手里的检查报告,接受了反洗脑程序之后,Bucky的身体状况恢复得不错,精神评估也在好转。

 “监督人这一栏,复仇者?”Steve挑眉。

Natasha抱着肩膀点头“没错,黑豹陛下说让我们负起责任来,所以我们全体人员,都得给我们的baby panda做保姆。”

Steve眨眼,Bucky嘟嘴“我不是panda……”

“这也意味着我们所有人都签名,才能把这个panda带离瓦坎达,回到故乡去。”Natasha递上签字笔。

Steve接过,认真阅读完条款,视线被签名栏吸引。


最下角的签名栏,已经密密麻麻地堆满了各种字体,Clint的鸡扒式,Natasha的行云流水式,Banner博士的印刷体式,甚至连Thor的幼儿式字体都在上面,后面还跟着新进人员们的,Vison的字体意外地规整,Wanda的字很秀气,蚁人的签名也是小小的,Sam的签名则规规矩矩。


Steve眼眶一热,他在Sam的签名后面,看到苍劲的签名:James Rhodes.

“Stark的确是天才,现在在义肢领域也很有名望。”Natasha状似无意地说了一句,冲Bucky抬抬手,对方乖乖地低头,任由女特工给他翻好了领口。


Steve深呼吸,签好自己的名字。

“最后一个签名,就交给你去办了。”Natasha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杰作,勾勾手指“吃竹子吗?Panda。”

“…..好吃吗?”Bucky对老朋友眨了一下眼睛,跟在Natasha身后。

Steve微笑着,把文件放进口袋,继而轻轻叹息。

最后一个复仇者签名,Tony Stark。


……


复仇者基地,监控室。

Clint嘴里塞着半个小甜饼,惊讶地发现监测雷达里有个飞速逼近的圆点闪亮着,慌忙开启身份验证。

Tony Stark钢铁侠的金红机甲,落在基地停机坪。

一身休闲装扮的Tony轻巧迈步,走了出来,对着赶来的Vison和Wanda点了点头“嘿,孩子们。”

“搞什么鬼?Tony, 别说你又带了怪小孩儿来,你知道他玩坏了我们最大的训练室吗?”Clint从通风口里钻出来嚷嚷着。

“我会修好的,肥鸟。”

Tony不耐烦地挥挥手,转头道“怎么只有你们三个来迎接我,St……其他人呢?”

“猎鹰和蚁人出任务了,博士在实验室,雷神不在地球,队长和Natasha出差,您要找哪位?”Vison掰着手指头数道。

Tony挠了挠眼角,干咳道“哦嗯,我,我只是……嗯,我是来…..”

我只是来见一下Steve,这句话当然不能从钢铁侠嘴里说出来。

正在Tony词穷脑塞的时候,嘈杂声突然从正门处传来,有人大喊大叫着什么,而安保人员正在朝那边聚拢。

Tony顺势道“我是来看看出了什么事?”

Clint挑眉“你怎么知道会出事?”


几个人迅速跑到正门,有个男人正被安保人员强行带离,而他正大喊着钢铁侠的名字。

“Tony Stark !我看见钢铁侠刚才飞进来了,我需要跟他谈谈,我,我只是想跟他谈谈。”那人正攀着安保人员粗壮的胳膊,用力挣扎。

很不巧,Tony知道那人是谁。

“嘿,新来的,那个谁,放开他。”Tony嚷道。

安保人员刚一松手,那人就朝Tony跑去,却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

Tony摘下墨镜,收进口袋,敛了一贯懒洋洋的神色,站在对方面前。

“Rene.”

“Stark.”叫做Rene的青年直视着Tony的眼睛,握紧了双拳。

Clint不由开口询问“Tony?”

“哦没关系,我们是认识的。”Tony抬抬手,轻松回应道。

微微皱眉,Clint摆摆手遣散了草地上的人们,转身离开。



阳光正好,远处有飞行器械起飞降落的轰鸣声,空气里是青草的味道。

一枚窃听纽扣,凌空悬浮在Rene脚边半米处,像是一只迷路的飞虫。

而站在草地上的二位,对此毫无察觉。


Tony抬眼,看着对方胸前的公职名牌,低声道“我以为你还在大学读书。”

Rene冷笑一声“可惜,只有成为政要的幕僚,我才有靠近这里的资格。”

“你还在恨我……”Tony皱紧了眉头。

“如果她还活着,也许能不恨……”Rene哑着嗓子回答。

“我很抱歉。”

“这句话我听得太多了,不想再听下去了…….”

“除了道歉,我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Rene,如果你需要什么……”

“为什么你没死?”

Tony睁大了眼睛。



阳光正好,昆式战机缓缓落在停机坪上,Steve迈步走出机舱,待签的薄薄文件正暖暖地贴着他的心口。

新的开始,Bucky的,也许,也是Steve和Tony的。

微笑不由自主地攀附上他的唇角,却在下一秒就看到了趴在露台边沿的鹰眼,旺达和幻视。

三人无法忽视的偷窥姿势,让Steve的脚步朝那边移动过去。

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四倍听力就让他捕捉到从窃听器里传来的声音。


“为什么那天晚上,在皇后区的后巷里,你没有死?”


(下章未知)


评论
热度(22)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