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79.身世谜团,懵懂先知和熊岛来客


“你……你长高了,我的孩子……”弗丽嘉用颤抖的指尖触碰幼子的脸颊,哽咽着感谢七神的垂怜,恨不得把失而复得的儿子揽在怀里再不松手。

“我饿了,母亲,而这件袍子实在不能见人。”洛基越过母亲的金发,望着沉默伫立的七国之王,微笑低语。

“好的,哦,我马上去准备你爱吃的点心,也许索尔的旧袍子你还穿得下,裁缝,得把最好的裁缝叫来,你会留在这,是吗,洛基?”弗丽嘉抹了一把眼角,手指流连在儿子的手腕。

“是的,母亲,我一会儿就来。”洛基微笑着,像是七国最谦卑恭顺的孝子。

王后喜爱地抚摸他的手掌,脚步如飞地奔向小宴会厅,路过奥丁身边时,不忘给了丈夫一...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78.万物尽焚,学士之勇和泉中之人


马王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仿佛雷电劈入了他的脑子,他紧紧地捂住脑袋,那些属于他的,破碎的记忆片段,像是狂风骤雨一般翻搅着浮出水面。

斯蒂夫将孩子们和克林特推向燃尽的焦土,踉跄着伸出手臂截住掉落的瓦雷利亚钢环,他的手指已经颤抖得无法控制,鲜血顺着他的脚步落入燃烧的枯叶,骑士朝着托尼跌倒的方向跑去。

洛基怒吼着发出指令,转头就瞥见粗重断枝下绿先知苍老的残尸。

小王子新的傀儡双目赤红,用熔岩一般滚烫的手臂死死摁住了北境公爵的背脊。

“就是现在,大人!”泽莫突然高声喝道,朝着斯蒂夫的方向跑去,娜塔莎惊慌转身,却脱力地跌倒在马王脚边。

“托尼...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77.红浪剑雨,火焚梦魇和解梦咒语


基里安吐出带血的唾沫,愤恨地瞪着挡在托尼面前的骑士,这该死的伤兵怎么还能站得起来。

在绿谷城,他眼睁睁看着冬兵如何击碎他每一块骨头,先锋队员们的自爆又如何堆垒在他一人身上,就像碎裂的星盾一样,传说中的骑士早该成为传说。

可他还是该死的出现了,英雄一样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场合。

火焰从他掌心蜿蜒而起,在冬兵动手之前,基里安先扑了上去。

“嘿!我以为你改邪归正了,提利尔!”托尼在斯蒂夫背后吼道。

“闭嘴,史塔克,你只能在我的笼子里!”基里安投出一捧火焰,趁斯蒂夫闪避的空挡,伸手去抓托尼的脚踝。

“任务,史塔克。”马王突然发动,截住了基里...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76.湖心魅影,密林夜杀和火蛇狂舞


基里安拂下兜帽,对高庭骑兵们微微颔首,示意他们在岸边等待,自己跟随满德林等人坐上狭长的小舟。

年轻的北境公爵坐在他对面,微微垂着头,被锁链束缚的手腕和脚踝掩在层层包裹的斗篷下面,随着船行的微微颤动发出细碎的撞击声。

高庭男爵搓碾着手指,暗暗扫视随行的货船。

那些用油布遮盖的沉沉货物压低了船帮,绿袍骑兵们将九头蛇的旗帜丢弃在岸上,夜色中的神眼湖形如鬼魅夜游。

本能让基里安想要远离那诡异的岛屿,可另外一部分的心思却让他不得不一次次瞥向疯癫的公爵。

小史塔克疯了,自从他被半路杀到的满德林从高庭的轿厢中夺走,看守他的骑卫们就窃窃私语起来。...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75.傀儡疑,搏命失和绿先知


“咔嚓~”

陶碗和汤药碎裂四溅,伴随着少女的惊呼,和一声闷哼。

尖利的锋刃抵在骑士的咽喉,女爵的眼眸闪着冰冷的光。

“你,无法,阻止我…….”骑士的金发垂落眼前,蓝眸被赤红的血丝侵蚀,声音像是刮过破败城门的寒风。

红发的女间谍冷笑一声,反手将尖刺对准自己,斯蒂夫的决绝顿时变成惶惶。

“塔莎……”

“舍弃领主,任务失败,每一项都是我的罪,让你就这样去送死,也不过是再填一条罪责,但若要我眼睁睁见你枉顾史塔克大人的心意,执意送死,不如我先以死谢罪吧。”

斯蒂夫抿唇看着她,撑在床头的手臂微微颤抖。

旺达和皮特罗不安地看着大人们,小心翼翼地...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74. 育儿愿景,怒火神拳和血语誓约


托尼掀开帘子,旺达和皮特罗转过小脑袋看着他。

车厢帘子落下,年轻公爵脸上的笑意便消失无踪,他在双胞胎面前坐下,面色沉重地看着眼前的孩子。

小女巫下意识伸出手,却又缩回发红的指尖,她已决意不再窥视托尼的恐惧,安静地用双眼提问,并等待一个答案。

托尼坐在那里,盘起双腿,垂着目光:“我犯了一个错误,孩子们。”

“我们原谅你。”皮特罗脱口而出,抓住托尼的手腕“别丢下我们。”

旺达和托尼惊愕地看着他,小姐姐轻轻拍抚他的后背,略带忧虑地看向公爵。

“不,什么?不,我不是要丢下你们,而是说…….”托尼惊慌地解释,继而停顿了片刻,长...

【盾铁】钢铁侠0529生贺文——剧中剧(钢铁之心拍摄故事)

即兴演出


托尼用剧本撑着额头,瘫坐在“临冬城”他自己的王座上头,他刚从呆了70个钟头的实验室里被拎出来,在他不知为何要签约的剧集里饰演另一个时空的他自己。

安东尼▪爱德华▪史塔克公爵,北境之王。

不耐烦地扯开披风上的搭扣,他不甚雅观地将双腿歪搭在一侧扶手上,试图在这硬邦邦的椅子上寻找一点适合睡眠的角度。

工作人员们正在一次次调整灯光,大声呼喝着人手搬搬抬抬,候场的演员们不时进来瞥一眼,这是一场临时加戏,而所有人的剧本都是新的。

小呆从角落里无声踱来,是的,剧中的那匹巨大的冰原狼,他们找了一只可爱的萨摩耶来作为原型,用特效将它塑造得铁足残缺威风凛凛,可真实的它是个时刻露...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73.献祭之人,凛然之盾和湖畔城堡


旺达在晕眩中睁开眼,却发现那不过是颠簸产生的震颤,她裹着史塔克的斗篷,偎在小公爵的心口,铁匠的小臂稳稳地支撑着她的体重。

这一认知让女孩略感惊慌和羞涩地挣扎了一下,一只安抚的大手就轻轻落在脑后,那个懒洋洋的声音在她头顶嘟哝着:“嘘,嘘,我在这,我在这儿,睡吧,旺达。”

女孩下意识地听从,微微转动小脑袋,在微弱的光线里查看周遭。

木箱和布袋堆满了这狭窄车厢的大半,托尼搂着自己倚靠在一个角落,皮特罗把大拇指塞进嘴里,枕着小史塔克的大腿睡得正香。

闭着眼睛的公爵像是条件反射一般,单手搂着女孩儿,另一只手搭在男孩儿肩上,嘴里嘟哝着不清不楚的...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72.一父双儿,分骑奇袭和三城为饵


瓢泼的雨势终于渐小,荒废的旧宫廷里探出避雨人的脑袋,他们试探地伸出手,思考着赶路的可行性,却看到从泥泞小路跋涉而来的人影。

显然他们没有七神普降的好运,那去而复返的暴雨把他们三个浇了个透,可怜的男孩扯着大人的袍袖,费力地把脚从没到脚踝的淤泥里拔出来。

那位大人看来也不比他好些,略长的头发遮住了眼睛,灌水的皮斗篷比铁甲还沉重,他用那玩意儿裹着什么抱在怀里,艰难地挪向盛夏厅残存的砖石。

好心人在他们靠近时伸出手,那男孩瑟缩着躲在大人身后,年轻的男人拢了一把头发,微笑着道谢。

他有一双惊人明澈的大眼睛和好看的小胡子。

“过来烤烤火吧,你...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71.恶魔执念,雨夜洞息和海疆悲歌


(提示:本章有基里安的诡异执念,有谋了个杀场景提及,会害怕的孩子请注意避让。)


阳光只抚慰了这湿冷的土地短短一瞬,在太阳完全升起之前,乌云就从海上呼啸而来,聚集出细密的雨珠,泼洒在河湾地本就湿润的领土。

年轻的绿谷城主忧伤地伫立窗前,乌云之中的隐隐雷声,让他眉心的阴郁越发难以驱散。

一只盛了甜牛乳的银杯从他身侧递出,他垂下目光,接过杯子,不愿意去看那双青白的手。

“您得吃些东西,安东尼,你不介意我这么叫你,是吗?”那只手的主人轻笑着说,语调里的热诚让人胆寒。

他亲昵地扶着梅斗男爵的手肘,将他引到桌边坐下,那本是绿谷...

1 / 11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