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95.寒冰地窟,鱼梁惊梦和叛臣迷思


龙的阴影隐匿在寒冰湾上方的云里,与咆哮的狂风撕扯,风将团云扯成流水,顺着奥创的翅膀四散而去,也同样撕扯着孤船的黑帆。

而这并不能阻止无所不能的大学士靠岸,他将船只丢弃在寒冰湾的一角,拢起雪色的白袍,举目辨认方向,朝着霜雪之牙的山峦走去,在他右边,影子塔渐渐隐入雪雾之中,漫长冬季的第一场暴风雪即将来临。

龙的影子浅而快地掠过海姆达尔走过的雪地,斯蒂夫眉心深锁,克林特眉挂寒霜。

“不,不是个好主意,斯蒂夫,我们都失血,过,过多,体温…….”鹰眼趴伏在小龙的背上,瑟瑟发抖。

斯蒂夫眨眼回头,他侧颊的伤口已经只剩浅浅红痕,克林特闭上了嘴巴。

“他停住...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94.无人可信,千面之神和雪雾猎场


熊岛人自诩是公爵大人的故土亲眷,见识广博七国第一,无论是锁链风车还是人型机甲,都是在这海上孤岛诞生,可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这开眼界的长长单子上,会加上一条,本应绝迹的龙。

那卷起狂风的龙翼吹起所有人的袍子,凶恶的猛兽瞪着红色的眸子,长大嘴巴,一口叼住斯蒂夫大人的袍子,仰头一甩,将骑士丢到自己脖颈上。

骑士大人的拥趸遍布北境,人们顿时齐齐倒噎了一口冷气,几乎把挣扎爬起的割喉者们忘了个干净。

斯蒂夫挣扎着攥住小龙凸起的鳞片,抬手抹了把唇角的血沫,轻轻拍拍奥创的脖子,低声道:“好孩子,看到下面一身黑色,蒙着脸的家伙们吗?”

奥创长啸一声...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93.银光龙影,鬼影围城和空城愧悔


呛咳的血沫滴落在雪中,斯蒂夫眼前一片绯色的模糊,奇袭小队的最后一名暗杀者倒在他盾下,骑士踉跄着退了一步,后背被同样伤痕累累的肩头抵住。

“三千割喉者,能抵五万大军…..咳咳,大人您,简直以一敌百。”克林特低笑着吐出一口血沫,抽起插在尸体上的箭矢,转头望着另一边的广场。

渡鸦朝着阴云之南振翅而起,却被割喉者的飞箭刺穿肚腹,重重落回熊岛的雪地。

求救烟火未及点燃,便被从中砍断,同时砍断的还有持火者的手腕。

不言不语的割喉者们,仿佛死神的分身,拖着滴血的长刀,毫不迟疑地前进,即使脚下踩着的是同伴倒伏的尸体,也没有半点迟疑。

额头渗血的老...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92.黑帆鬼火,雷神之肋和风车之殇


细碎的雪花渐渐凝聚成纷飞的鹅毛,织就了覆盖整个熊岛的绒被,风雪将风车和港口都冻成僵硬的冰雕。

熊岛的居民们仍是那副坦然安稳的模样,像是掩埋在北境血脉里的天性使然,他们在屋里架起灶火,从库房里取出工具,把门前的雪扫成一堆,让裹在皮袍子的娃娃们滚到里头撒欢儿,干净的冰雪被放入锅里融化煮沸,投入干菜和腌肉,香气飘散到厚厚的冰层之上,男人们凿出冰窟,埋下渔网,把探头透气的肥鱼捞上水面。

长冬的阴影似乎并没让他们露出恐惧,他们安然接受先民之神的指引,努力地生活。

凛冬将至,而北境不屈。

斯蒂夫披着厚厚的斗篷,站在高台远望,越过浅湾,穿过狼林森...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91.离心罅隙,戏龙双生和持环者呼


荒城的残垣任呼啸的寒风自由来去,北境军的狼旗和王军的雄狮旗对面而立,正如它们的家族首领,在散发霉味的大厅默然向对。

侍从垂头而入,端上装满果酒甜茶的银壶,和盛着肉干水果的银盘,恭敬地放在新王手边。

“无须客气,我忠诚的爱臣。”洛基抽了抽鼻子,懒洋洋地朝坐在他左侧的北境公爵抬了抬手。

托尼将最后一块铁甲撕扯下来丢在一边:“别拿腔作调地说话,银舌头,你在我身上勒出的淤青可还没消呢!”

侍从官沉默地加快了脚步,急匆匆地从大厅里退了出去,将破败的厅门合拢,留下七国最位高权重的三人在厅内对坐。

索尔在椅子里不安地前倾了身体,低声道:“我代替...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90.甜吻无痕,洪歌泣血和学士别礼


王族大军驻扎在血门之外,遥望着鹰巢城的灯火,新王的大帐投出摇曳的烛光,驻守账外的凯岩铁卫仿佛笔直的长枪。

索尔单手掀开幔帐,手里拎着装满食物的竹篮,歪在长榻上的新王抬了抬眼皮,鼻尖微微一动,细细的眉就皱了起来。

“别费心了,我是不会喝药师熬的苦水的。”

“可你还在发热。”索尔坐在榻边的羊皮上,伸手抚摸洛基汗津津的额头,也皱紧了眉。

“若是你被人用熊皮缠成一只肉卷,你也会发热的,战神大人。”洛基懒懒地嘟哝,放弃在紧紧困束的熊皮袍子里挣扎。

“我是怕你在梦里乱动,甩丢了被子…….”索尔手脚麻利地解开袍子,汗涔涔的新王热腾腾地喘了一口气...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89.腕环隐语,月门盟约和潜龙夜行


滂沱的大雨终于渐渐停歇,红叉河,蓝叉河和绿叉河交汇的三叉河口浑水滔滔。

索尔摘下头盔,金发彷如蓬乱的狮鬃,他立马长坡,昂首遥望,看着九头蛇的残部仓惶东逃,耳畔传来隆隆声响。

雷霆之子皱眉侧目,倚在他背后的新王开口道:“是号角。”

“.……滦河城和奔流城?”索尔在马上侧转回头,洛基顺着他的动作软软地向马下滑去,立刻被那坚实的手臂再次捞起。

“你到底跟泽莫谋划了什么?”金发的战神用力一扯,将他瘦弱修长的兄弟转到自己面前坐好。

“阴谋诡计,毁天灭地。”他面色绯红的弟弟扬眉奸笑,那张成年男子的清秀面容依旧带着幼时的调皮神色,洛基翘着一条腿...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88. 三叉河口,鸦雨六环和泽莫之心


河水湍湍,旌旗烈烈,连风里都带了几分萧瑟的寒意,九头蛇的佣兵大军将新王的傀儡骑队从东西两面围住,河滩上却安静地连骏马嘶鸣声都无。

谷地公爵依旧是一副八方不动的沉稳神色,只是他握着缰绳的手心早已冷汗淋淋。

交叉骨的死讯从奔流城的河滩传来,皮尔斯也只是微微皱了皱眉,那些誓言和豪情,本是他蛊惑人心时用惯了的说辞,日子久了次数多了,连他也品不出真情实意是什么滋味儿。

只是这一次,他看着空寂长厅里的烛火,突然生出一丝悲愤和决绝。

满德林也好,洛基也罢,一次次被计算被迫蛰伏,突然让谷地公爵嘴里牛乳的甜香都变了酸涩。

面具戴得久了,...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87.违誓者谁,合谋者诡和篡位者说


最后一名傀儡士兵跌倒在泥滩,瑟瑟发抖的背叛者终于跪倒在地,菲利普斯将军的长剑挑去遮住他面孔的兜帽,所有人都沉默了。

那男人苍白的脸和惊恐的眼睛曝露在阳光之下,他颤抖的双手微微抬起,张了张口又绝望地闭上,颓然地坐在自己脚跟。

“为何是你,侍卫官大人?”老将军的手微微一抖,咬牙问道。

那跪坐在地的老人轻声一笑:“为何不会是我?”他抬起花白的头发,胖胖的圆脸上恢复了往日的柔和神情。

“你是巴德尔亲王最信任的家臣,你的家族曾发誓永远侍奉兰尼斯特…….”菲利普斯悲切吼道。

“以换取西境之王的庇佑。”年迈的侍卫官补足那段誓言,眸中的笑意染上一...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86.以一搏众,迷鸦疑案和叛离围捕


正午的阳光被浓雾遮掩,不甚热烈地照亮龙石岛的山峦,龙山吞吐着白色的蒸汽,像是伏地而卧的巨龙一般,瞪视着穿梭在他腹中的人们。

铁匠和侍从们低着头,将一箱箱的龙晶运出隧道,无人欣赏矿洞里那些美丽的闪烁,汗水一次次模糊了他们的眼睛,而傀儡骑兵的长鞭在每一个路口等候着,稍有怠慢和反抗,就是一顿毒打。

人,是这岛上最不值钱的玩意儿。

食物的香气从城堡的方向飘过来,所有人都下意识地转头望去,厨娘布莱克用勺子敲打木桶,亮开嗓子吼道;“开饭~~!”

傀儡骑兵们收起鞭子,默然注视着那些服劳役的人们丢下工具,挪动沉重的双腿,排成两列,朝厨娘的食桶和面包...

1 / 13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