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07.帐篷,烤羊和冰原狼

 

维斯特洛大陆难得的夏季持续了太久,久到人们几乎要忘记了冬季。

南方的城堡里,贵族们小口嘬饮着甜美的果酒,欣赏着裙摆轻扬的美人身姿,甚至在寒冷的北境,贵族们也有更多的娱乐方式,这其中最受欢迎的,是游猎。

冰原狼的旗帜在风中舞动,巨大的帐篷驻扎在狼之森的边缘空地,骑兵卫队在不远处巡视,有烧烤野味的香气从杂役帐篷里传来。

临冬城年轻的城主裹着金红的锻袍,懒洋洋地横卧在刚刚搭好的软床上,单手撑着脑袋抬抬眼皮。

卫队长罗迪掀开厚重的门帘迈步进来,低头行礼。

托尼摆了摆手,佩珀捧上一个锦墩,罗迪一屁股坐在托尼面前,皱着眉头看他。

“是你下的令?”

“我这几天下了很多命令,你是说午饭吃羊,还是说果酒太酸要加冰?”托尼咧嘴笑道。

罗迪不耐烦的打断:“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那些贼匪,你不杀他们?”

托尼垂下目光,敛了笑意,从一边的果盘里,挑拣了一颗葡萄丢进嘴里。

“不过是一群走狗而已,何必非要杀了这群糊涂蛋?”

罗迪低声道:“就算是一群乌合之众,他们参与绑架城主,这是重罪,难道还要放了他们?”

托尼眨眼:“谁说要放了他们的?”

罗迪梗直了脖子:“那你把他们从死牢里带出来,是要干什么?你,不会是……”亲卫队长紧张地吞咽,迟疑道:“你,不会是,想让他们做诱饵,捕猎野兽?”

托尼瞪大了眼睛,拍手道:“真是天才啊,我的好罗迪,你这个想法,连疯王都要自愧不如,你以为我是残暴的伊里斯吗?”

罗迪慌忙摆手:“天哪,您在胡说什么, 快别再提起那个名字。”

托尼不以为意地半撑起身体,拖过一个软垫塞到背后:“不过是个已死之人罢了,你和斯坦叔叔都太过谨慎。”

罗迪向帐篷外瞥了一眼,沉声道:”因为代价太过惨痛,我们不得不如此,而如今,您的身边也并不安全。”

托尼没有再分辨,手指轻轻拂过自己心口,那伤已经开始愈合,大约会留一下一道月牙形的伤痕吧。

“……那些愚蠢的贼匪们,对幕后之人一无所知,杀了他们罪尤不及,放了他们又难免不会重操旧业”托尼轻轻用手掌按压心口“这里再往前走,就是黑森林了,我也许久没去长城巡视,不如,就送他们一程吧。”

罗迪眨了眨眼睛,点头道:“也好,不过,他们会甘心做守夜人吗?”

托尼瞧他一眼:”这是我最后的仁慈了,如果他们一心求死,我也乐意成全。”

罗迪赞许地笑了下,又皱起眉头:“你的伤,还好吗?等一下领主和骑士们就要进行围猎了,你还是跟着我…...”

托尼收回抚按胸口的手:“不用,你猎你的去,我原来也不擅射猎,就懒在马上瞧瞧热闹。”

罗迪点头:“你自己要小心……”

托尼笑着轻轻踢了罗迪一下,坐起身来:“别担心了,我的勇士,我有战斗女神庇佑,何须担忧?”

罗迪歪头,无语地看着站在托尼身边的佩珀。

佩珀微笑,从袖子里翻出一只尖细的小匕首,唰唰几下,切好一盘薄厚均匀的苹果片。

托尼和罗迪齐齐鼓掌。

帐篷门口有人咳嗽了一声“大人,是汉默。”

托尼懒洋洋躺回去,罗迪坐在原位,佩珀收起利器,几步走至门口,掀开帘子。

汉默*葛雷乔伊躬身立在门口,行礼道:“父亲大人,我带骑卫队探路时发现了一点异状,伯爵大人说,请父亲大人您移步森林,一同定夺。”

托尼和罗迪对视了一眼,佩珀点头道:“请大人稍候,城主大人随后会去。”

汉默恭敬低头:“多谢女官大人,请替父亲大人准备厚厚的毛披风,虽是夏季,黑森林的深处还是阴寒无比。”

佩珀微笑回应:“大人如此细心周到,我会呈秉城主大人知晓您的一番苦心。”

汉默行礼起身,望了一眼红发的女官,只看到帘子落下前,那半张俏丽的面孔,他怔怔地站了片刻,才转身离开。

 

……

洛基吐出嘴里的干粮,哈哈大笑:“终于!我早吃腻这土块一样的饼子了!”

少年转头,朝身后的旅人招手“来呀,大胡子,我们进城!”

旅人抬头,赫伦堡巨大的轮廓在晴空里涂出一块狰狞的阴影。

“您之前说谈生意,就是跟赫伦堡的主人吗?”

“怎么?你认识老约翰吗?”洛基拍了拍身上的浮土,昂首眺望赫伦堡高高的塔楼。

“……老约翰?”旅人蓝色的眼睛有一丝迷惘,似乎在望着远方的某处。

“约翰*施密特,赫伦堡的主人。”洛基微笑的眼睛里有锐利的窥探。

旅人静静站在赫伦堡投下的巨型阴影里,像个幽灵一般无声无息。

洛基扯住他的袖子,笑道:“来吧,来吧,托你的福,这一路平安无事,让我请你吃顿酒肉热饭,权当为你饯行?”

旅人任他拉扯,叹息道:“但愿您能说话算话,路过滦河城时,您也是这么说……”

洛基一讪,推辞道:“那时我喝醉了,喝醉的话,如何算数?”

旅人被他拉着,牵着蹒跚的老马,朝城卫走去:“路过美人集时,您也如此说……”

洛基眨眨眼睛,继续随口推脱:“那时我美人在抱,心思恍惚,如何算数?”

旅人无奈地从腰带里摸出几枚铜币,递给城卫,二人顺利进入角门,旅人瞥了一眼头顶的城堡大门,厚重的墙壁用巨石也难以击穿,赫伦堡的威名果然非虚。

洛基脚步轻快,在空旷的广场穿梭。

旅人抬眼而望,偌大的广场,人影寥寥,巡逻卫兵重重的踏步声是广场唯一的声响,无论是路人还是商户,都沉默低语,不敢高声。

沉默带来的无形压力,却丝毫没有影响离家出走的小王子,洛基扬声高喊:“嘿,大胡子,快点,那家有好吃的烤羊!嗯~~你闻闻这香气~太棒了!”

生怕没人注意他似的,洛基扯下兜帽,露出清秀过了头的面孔,那双总闪着狡黠光芒的绿眼睛在晴空下越发明亮。

旅人叹气,哗众取宠的银舌头,一旦扎进人堆里,便是他要“做生意”的时候了。

他沉默地把自己的坐骑托付给路边驿馆的老汉,嘱咐他多多给料足足给水,再一转头,广场那一端的洛基已经大笑着收下几个客商的钱袋,拍着胸脯表示会提供给对方大陆第一的药材。

谁能想到,逃家的王子殿下,是维斯特洛大陆第一的大骗子呢?

旅人无奈摇头,肩膀却被撞了一下,他侧转头,一个衣着破烂的少年慌张地跑过他身边:”对不起老爷,对不起,迟到了我会吃板子的!”

那孩子有一头俏皮的卷发,棕褐色的发尾在空气里跳跃。

旅人望着孩子仓皇的背影一拐,消失在街角,突然想起远在北境的另一个少年,他在火光映照里苍白的面孔,棕褐色的长发之下,那双蜜糖色的大眼睛。

心口被重重一击,旅人暗自吃了一惊,抬手轻抚自己的心窝。

一个钱袋落在自己脚下,正是它撞击了自己的胸口。

旅人疑惑弯腰,捡起钱袋,抬头迟疑:“这不是…….我的钱袋吗?”

洛基抱着肩膀看着他,摇头道:“这位骑士大人,您可能剑术精湛,但是警惕性太低,被个小学徒从你身上摸走了钱袋,都没察觉,啧啧。”

旅人惊讶地瞪眼,低头看了看钱袋,又望了望那少年跑走的方向,再低头看看钱袋。

“不必客气,请我吃羊吧?”洛基潇洒一招手,抬腿进了路边的酒馆。

旅人收起钱袋,垂着头跟着少年,总觉得自己似乎又被算计了一回。

 

 

被香料重重包裹的羔羊从炭火上端来,正是皮脆肉香油汪汪的时候,洛基迫不及待地撕扯了一条肋排,嘶嘶呼呼地塞进嘴里,又嘟嘟哝哝地感慨着好吃,再用油腻腻的手指抓起粗制的锡杯,大灌一口麦酒,兴致勃勃地对着旅人比比划划,示意对方不要客气。

旅人哭笑不得地喝了一口牛奶,撕扯了一块面包塞进嘴里,然后安静而迅速地吃掉了一条羊腿。

洛基恍然想起对方的惊人食量,慌忙双手并用地撕扯起羊肉来。

赫伦堡卫队长官 布洛克*朗姆洛进门时,正看到大名鼎鼎的银舌头,正跟一个留胡子的大块头争抢一头可怜的羔羊。

“咳,大人,城主恭候大驾多时了,请您…..”

洛基嘴里嚼着一块肉筋,几乎被噎住,大胡子好心地递过来一杯奶。

嫌弃地拍开对方的手,洛基大大地灌了几口麦酒,把那块桀骜的羊肉冲下肚,抬手抹了下嘴巴,站起身优雅地笑,活像方才蹲在木凳上撕扯羊肉的是别人。

“哎呀哎哟,银舌头何德何能,竟劳动队长的大驾。”绿眸少年躬身行礼。

布洛克恭敬回礼,胸前的配饰发出“卡啦磕啦”的撞击声,那是由两串细碎的白色骨头穿成的交叉绶带,据说那些都是死在他大刀之下贼匪的碎骨。“交叉骨”的威名,让固若金汤的赫伦堡愈发的鬼魅,人们羡慕它的安宁,也畏惧它的威严。

洛基回头,旅人坐在远处看着他。

绿眸少年微微一笑:“那么,我们就在此分别吧,骑士先生?”

旅人一愣,这狡猾的骗子此次竟真的说话算话了吗?

少年轻笑一声,朝他摆摆手,跟在交叉骨身后迈出酒馆大门,竟然再没回头。

旅人深深呼吸,不知是该松一口气,还是该替他担忧。

酒馆老板搓着手讪笑挪过来,赔笑道:“这位大人,酒菜可还合您的意?”

旅人回神,点头:“很好吃,多少钱?”

酒馆老板满面堆欢,双手捧起:“承惠一百铜币。”

旅人点头,摸出钱袋一倒,碎石滚落一桌。

……

托尼裹着黑色的厚毛斗篷,蜷缩成球窝在马上,朝着汉默伸出手去。

那三十多岁的养子恭敬地抱住他十七岁的养父,稳稳地放在地上。

托尼的新靴子踩在黑森林的冻土上,发出闷闷的回音。

白色的热气在人们唇边凝聚又消散,茂密树林遮挡了太阳的光芒,阴郁和低温,让这森林里的动物都生的皮毛粗厚,动作敏捷。

斯坦伯爵缩了缩脖子,厌弃地看着土坡下面,抽出手帕掩住自己的鼻子,看了一眼走过来的托尼,微微弯了下腰。

“什么好玩的~叔叔?”托尼笑嘻嘻地拖长嗓音,撒娇一般凑到伯爵身边,伸手扯着伯爵的斗篷,探头朝下看,面色也是一变。

土坡之下,有两具尸体,一个是被啃咬得面目全非的男人,一个是一只体型硕大的狼。

两具尸体交缠在一处,一把匕首从狼头一侧插了进去,而狼巨大的嘴巴里,还咬着那人碎裂的后脑勺。

“唔~”托尼举起手里的斗篷,掩住口鼻,一股淡淡的香味从袖口传来。

贡献出袍角的伯爵大人无语地看着身边的城主,回头喝道:“汉默,这是什么玩意儿,也值得惊扰你的父亲大人?”

汉默单膝跪地:“启禀大人,这狼体型硕大,恐有异兆,所以…….”

托尼眉峰一动,丢开斯坦的斗篷,回头唤道:“贾维斯?”

学士大人从人群之后走来,恭敬行礼:“是,大人。”

“快来瞧瞧,这是什么?”托尼喜滋滋招手。

贾维斯上前一望,瞪大了眼睛,喃喃道:“这是……冰原狼?”

“什么?”斯坦也是一惊,托尼则扬起下巴,目光凝视坡下的巨大狼身。

汉默扬声道:“恭喜城主,冰原狼乃是史塔克家的族徽,许多年来几乎不曾在北境出现,此时被我们发现踪迹,定是吉兆啊!”

斯坦冷冷瞥了他一眼,沉默不语。

“吉兆吗?这冰原狼被人戳爆了头哎……”托尼轻声笑道。

汉默一惊,慌忙俯身跪地:“这,这……我,我不是这个意思,父亲大人……”

托尼摆手,突然伸手解开自己的斗篷,朝着坡底一跃而下。

贾维斯惊叫出声,回手一拉,却没抓住城主的袍角。

罗迪已经几步上前,跟着跳了下去。

斯坦纹丝未动,冷冷地朝下看去。

托尼滑到坡底,将斗篷随手搭在狼尸上,弯腰去翻看那狼口里的脑袋,衣衫破败的男人半张脸似被烧伤,剩下的半张脸也血肉模糊,大张的嘴里,一口黄牙醒目。

城主微微皱眉,回头看了一眼滑行到自己身边的罗迪,轻声道:“是黄大牙。”

罗迪眉心一皱,冷哼道“竟死在这里,便宜他了。”

托尼围着狼尸转了一圈,低头道:”他走这条路,也是别无选择,回不了临冬城,只能北去长城,只可惜,谁能想到会遇到天谴呢。”

“死在冰原狼口里,也算是应得。”罗迪狠狠道。

“只可惜了这匹好狼……”托尼伸手抚摸僵冷的狼尸,突然觉得脚底有什么一动。

他低头一看,狼尸灰白色的毛发之下,有一小撮白毛突然抖了一抖。

托尼皱眉,弯腰拽住那撮白毛,掌心竟然像是钻进来一条活泼的小鱼。

年轻的城主玩心大起,罗迪暗暗抽出佩剑,托尼已经双手用力,从狼尸底下的石缝里,拽出一条小小的白色幼狼来。

“唔?呜呜~~~”

这只小小的狼崽毛色雪白,被人抓着尾巴吊在半空瑟瑟发抖,对着入侵者龇牙一声,又呜呜哀哭起来,红色的眼睛惨兮兮地盯着托尼。

城主举着这只小狼,沉默了片刻,把它揽在怀里,又拿起自己的斗篷裹住他。

因为斗篷上沾染了母亲的气息,小狼哼唧几声,竟在这温暖里昏昏入睡。

“这蠢东西,竟不知道母亲已经死了?”托尼呢喃着,轻轻抚摸着怀里的小狼。

罗迪解下自己的斗篷裹住托尼,搀扶着他爬上土坡。

“白色的冰原狼,很是少见,不过……”贾维斯欲言又止,怜惜地看着沉睡的幼狼。

“是病崽,恐怕活不长。”斯坦接口道。

托尼点头,抱着幼崽浅浅一笑:“能养多久就是多久吧,它这么蠢,如果放着不管,恐怕今天就跟他母亲去了。”

罗迪回头道:“那这尸体……”

“烧了,把这些污秽都烧了。”托尼吩咐道,抱着狼崽翻身上马,微笑道:“回去吧,给我的小呆弄点肉吃。”

“小呆?”贾维斯眨眼。

“是啊,这呆头呆脑的小家伙,以后就叫小呆。”托尼喜爱地摸摸幼狼的额头,狼崽稀里糊涂地舔舔他的指头,逗得年轻的城主哈哈大笑。

“汉默。”城主回头道。

膝盖跪僵的汉默慌忙抬头:“是,父亲大人。”

“做的很好,起来吧!今晚来我的帐篷喝酒,佩珀烤了上好的羊肉呢!”托尼笑道。

……

黑森林深处,金发的大个子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掏出小刀利落地剖开一只肥硕的巨大野猪。

“弟弟,等着我,等我剥下这野兽的皮做成暖和的披肩,就去长城找你。”

滚烫的鲜血流过黑色的冻土,森林里时不时响起动物惊惧的惨叫声。

 

(下章待续)


PS:小呆=Dummy

评论 ( 3 )
热度 ( 54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