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21.往事,秘宝和熊岛

 

“伊里斯*坦格利安,是个谦逊温和的人,一头浅金色的头发,淡紫的眸子,是一位高大且英俊的骑士,起码在我的记忆里,他并没有任何疯癫的行为,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一位开明的君王。”斯蒂夫单手撑着船沿,目光望着与他眸色相似的海面。

“在他还是王子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了,当时我们代表各自的家族,加入御林铁卫,作为效忠国王的证明。”

“怎么,不是人质吗?”托尼撇撇嘴。

斯蒂夫喜爱地看了少年一眼,微笑摇头道:“不,当时御林铁卫只招收最勇武的骑士,我们是靠实力赢得名额,顺便一提,你父亲当时坐在观礼台上,丝毫没有下场参赛的想法。”

托尼耸肩,状似无意地嘟哝:“哦,史塔克家并不在武力上争强。”

斯蒂夫眨眨眼,惊讶道:“嘿,霍华德就是这么说的。”

少年眼睛一亮,抿唇道:“后来呢,你是最强的吗?”

斯蒂夫歪了歪头,微笑道:“我,奥丁,巴恩斯,是那一年的三强,成为伊里斯的护卫,那场比武会,让我遇到了生命中最亲密的朋友,和爱人。”

托尼的目光也跟着柔和下来,他不自觉地挨着斯蒂夫的手臂,和他并肩站在一起,仿佛能看到那年夏天,阳光下的尘土,骏马上的骑士,遮阳棚下窃窃私语的贵族……以及,模糊的亲人们的面容。

“你是在那里遇到卡特姨母的?”

“是的。”斯蒂夫微微垂下目光,轻轻抚摸袖口的鹿角图案。

“她是那一年唯一的女骑士,策马疾行,回头三箭,连中靶心,你见过她射箭的样子,是吗?那真的很惊人。”

托尼转头望着他,说起逝去的爱人,斯蒂夫眉眼之间带着骄傲和自豪。

“我从没见过她射箭,不过她有一只小弩,随身带着,那是我小时候的玩具,我想她一定射得很准,不然不会把弩箭藏在袖子里的。”托尼附和道,抬手比划着那弓弩的长短。

“你的玩具?”斯蒂夫微微皱眉。

托尼眨眨眼,舔了下嘴唇:“哦,得了,你知道史塔克家最多的就是武器和零件,我能一边睡觉一边拼装弓弩,没什么稀奇的,从没伤到过自己……嘿,我们扯远了,说回伊里斯。”

斯蒂夫眨眨眼“当时的服役期只有三年,因为我们都是各家族的长子或者继承人,所以不可能终身在御林铁卫任职,大多数家族都是短期任职,让继承人们彼此熟悉,为将来的联盟做准备。可是拜拉席恩家有两位骑士加入铁卫,刚刚继位的伊里斯更属意我留下,继续担任御林铁卫和守备队的队长,巴恩斯……”

在念到这个名字时,斯蒂夫停顿了片刻,深深呼吸,继续道:“巴恩斯想代替我,因为他知道一旦留在御林铁卫,就意味着,不封地不娶妻不生子,而我若想娶徒利家的女儿,必须回去继承爵位,才能与她匹配。我知道巴恩斯的好意,可是我也不希望他为我牺牲,所以,我对国王坦诚,而伊里斯提出了放我们离开的条件。”

托尼挑眉。

斯蒂夫望着平静的海面,呼出一口白雾:“巡查维斯特洛的海岸防务,尤其是各群岛的军备情况。”

“我以为这是海务大臣的职责?”托尼疑惑道。

斯蒂夫苦笑:“伊里斯刚刚登位,铁群岛家为首的几位海上贵族,便蠢蠢欲动,打算趁国王根基未稳,伺机谋乱。”

托尼皱眉:“可我听说,你出行只带了几名侍从,傲风号也并非舰船,不过是一艘商用帆船。”

斯蒂夫蓝眸微转:“陛下希望我此行不事张扬,否则群岛领主们获悉之后,我便探查不到真实。可惜,我只勘察了西北两处岛屿,就……遇到了暴风雨。”

托尼怀疑地揉了揉鼻子:“伊里斯真是欲盖弥彰,从君临出发的船虽多,守备队长亲自出访的却是稀罕,更别提一堆人去为你送行了,简直是……”

少年公爵猛地睁大了眼睛,抓住斯蒂夫的袍角:“该不会……”

斯蒂夫被他吓了一跳,本能地伸手扶住他的背“什么?”

那双琥珀色的美丽眸子,此刻睁得更大了。

“斯蒂夫,你,你确定你的船是因为暴风雨沉没的吗?”

斯蒂夫愣住,继而苦笑道:“恐怕是的,托尼,如果有人做了手脚,我不可能有机会进入寒冰湾,要知道,从铁群岛到海龙角,是一段不短的距离。”

托尼皱眉,手还紧紧攥着斯蒂夫的袍子“可我总觉得……”

金发骑士握住那只冰冷的手,放在自己掌中捂着,柔声道:“是大自然跟我们开了一个玩笑,让我迷失在海中十年,不过,还好,我没有错过你,托尼。”

少年猛抬眼,大大的眸子里映着斯蒂夫温柔的笑容,觉得心里涨涨的酸涩和温暖。

“大人,来喝碗鱼汤暖暖身子吧!”克林特捧着大碗笑道,鲜美的香气在甲板上回荡。

斯蒂夫应了一声,拉着少年的手加入船工们。

捧着热乎乎的大碗,托尼犹自发怔,怀疑这种晕眩的感觉是又一次晕船的前兆。

那碗鲜美的鱼汤,他只喝了两口,因为英俊的骑士,突然伸手,轻轻扭转了他的肩膀,让他朝船头的方向看去。

一座铁青色的岛屿,在远处显出朦胧的影子,托尼怔怔地望着那里,不能言语。

“那就是熊岛,公爵大人,您出生的地方。”克林特说着,仰头喝干最后一口汤。

 

……

 

火舌舔舐着干柴,火星蹦碎在夜空。

人影被火光无限拉长,涂抹在墙壁和天棚,马王的宫殿被酒肉和喊叫声充斥,蛮族的娱乐似乎感染了七国的小王子。

他踢掉脚上的靴子,举着酒杯加入人群,跟热情的蛮族姑娘们跳舞,为健壮的蛮族勇士们喝彩,他对着夜色赞美马王雄伟的宫殿和强大的军队,发誓要让整个维斯特洛大陆都知晓铂金卡奥的威名。

事实证明,即使语言不通,洛基也能凭他的精湛的表演,赢得人心。

卡奥的巫师,那名缩在皮毛之中的老妪,冷眼瞧着那少年,伸出干枯的手抽走块牛骨啃咬。

似乎被异邦的烈酒熏晕了脑袋,洛基拍了拍同样醉醺醺的满德林,比比划划地说要去方便。

总督大人已经醉眼迷离,叽里咕噜地翻译了几句,就有姑娘娇笑着起身,拉住洛基的手臂,将他向楼下的暗处引去。

洛基拎着自己的靴子,左摇右晃地跟在姑娘身后,挽住那比自己的小腿还要粗壮的柔夷,轻声赞美道:“潘托斯的明珠,你的眼睛比今晚的星星还美,请原谅我的无礼,我想用一首诗来赞美你的美丽,可是我稚嫩的身躯不足以高攀姑娘的妙耳,美丽的小鹿,你可愿俯身,倾听我的情愫?”

那略懂通用语的女战士腼腆一笑,微微弯腰,轻轻抚摸少年清秀的面庞,闻到一阵芳香。

洛基闪身一推,将被迷香弄晕的粗壮女武士踢进路边的阴影里,眼底一派清明,左右看了看无人跟随,便匆匆蹬好软靴,顺着宫殿的土墙一路向上。

这些愚鲁的野蛮族类,不屑于将宝物深埋地下,而是喜欢高高捧起,供奉于天地。

殊不知如此,倒是容易招来盗贼。

流浪维斯特洛大陆十载,让洛基对于坑骗伎俩了若指掌,他轻巧地跃上墙头,低伏了身躯,让自己隐藏在火光找不到的地方,避开那些醉醺醺的守卫。

说真的,是谁给哨兵提供酒肉的?洛基扬唇而笑,当然是满德林的好侍从们。

洛基成功翻进高塔,小心翼翼地攀上螺旋状的阶梯,然后在最后一个转弯处,匆忙藏匿自己。

哦该死,竟然还有一名守卫,洛基躲藏在阴影里暗骂满德林那不靠谱的情报,咬牙思考如何突破这个壮硕的大汉。

一只铁臂从身后伸出,捂住了小王子的嘴。

锋利的匕首迅速滑入洛基的手心,然而那只手腕也被对方擒住,腕间一酸,匕首落地的声音在夜色里格外清晰。

那守卫举起长矛,对着塔下喝了一声。

洛基身后那人应道:“是我。”

仿佛铁器擦过砖墙的沙哑刺耳,铂金卡奥揽着“贵客”纤弱的肩膀从楼梯的转角走出。

冷汗顺着绿眸少年的背脊滑下,他完全不知这位马王是何时跟随在他身后的,这身披皮甲的壮汉竟然一点声息也无。

守卫收起长矛,恭敬行礼,马王对他嘟哝了几句什么,他便拖着长矛离开了,只留下洛基僵直地被卡奥环在臂间。

“你,违背,约定。”马王沙哑的声音如此说道。

洛基银眸转动,回头道:“那是因为您的诚意不足,我无法信任。”

铂金卡奥的眉目仍然隐没在凌乱的长发之中,他沉默地看着面前的纤弱王子。

“我许诺一位权贵之女做您的卡丽熙,而您许诺我潘托斯的秘宝,可是却不将秘宝真容明示与我,我怎知贵女嫁到,您馈赠的秘宝是真是假?”

马王的铁臂微微一收,洛基的肩头便撞上对方硬邦邦的胸膛,少年拼命忍住了痛呼,七神在上,银舌头其实很怕疼。

“我,从不,骗人,卡丽熙,你,我的……”铂金卡奥似乎不知道如何组织自己的语言,开始一点一点地蹦单字儿。

洛基无语地推了推马王的铁臂,皱眉道:“请您停止这种让人误会的句子,我不想回国之后,听到关于你我的绯色流言,要知道我那位父亲陛下已经很不待见我,而我鲁直的兄长,可能会以此为机发动不必要的征伐,那不是你我所乐见的,是吗?”

铂金卡奥冷哼:“马王,从不,畏战。”

洛基扶额,叹气道:“我从不怀疑卡奥您以及您族人的勇武,我真心称赞您的强大,我只是希望,能避免无谓的战争,毕竟我们将会联姻,不是吗?”

长发的卡奥沉默片刻,开口道:“你,要看,秘宝?”

洛基眼睛一亮,点头道:“我总得让我父兄,以及某位权贵领主知晓,维斯特洛的某位千金,换取了如何的宝物,这笔交易,才好谈拢啊?”

铂金卡奥无意指出洛基谎言的漏洞,他的通用语虽然匮乏,却也深知面前这位王子的品行,翻墙越户的殿下如果能突破最后一道防守,绝对会带着秘宝溜之大吉的。

涂满银色金属的铁臂一伸,钳住洛基的手腕,回手推开了塔楼顶端的厚重木门。

细细的木屑和尘土,从封闭许久的门轴飘落,洛基眯了眯眼睛,来不及抗议手腕的疼痛,便迫不及待地迈入门里。

空荡荡的窄小空间里,只有石壁和一张木桌,被绒毯覆盖的四房盒子静静放在桌上。

洛基愣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这间无窗的石屋里并没有烛火照明,可是他的视线却宛如在星空下般清晰。

马王轻轻拍了拍王子的肩膀,将他向前一推:“宝物。”

洛基顺着他的动作迈步,发现自己抬起的手竟然在微微发抖,他猛地扯下绒毯,那散发着淡淡光芒的长方形物体便露出真容。

弧形的把手散发着诱惑,微微的凉意顺着那冰蓝色的方形水晶向空气里扩散,繁复的花纹昭示着它上古神物的身份。

洛基的眼睛,被那美丽的寒冰之物吸引,他着迷地伸出手指,却在触碰到那寒意之前,被马王拦住。

“冻伤。”铂金卡奥说道。

洛基深深呼吸,按压自己的胸口,那颗心脏正在为这美丽的宝物而跳跃,他觉得眼眶湿热,仿佛久别重逢的亲人就在咫尺。

这种感觉无法描述,洛基疑惑地望着被绒毯重新覆盖的宝物,喃喃道:“这,就是它了吗?它是什么?”

铂金卡奥思考了片刻,回身推开木门,再次拉扯洛基的手腕,将他拉出窄小的石屋。

“他们,叫它,远古冬棺。”

 

……

 

寇森站在熊岛的码头,躬身一礼,轻声道:“关于二位的行踪和身份,我们会守口如瓶,大人尽可放心,我们还有货物需要运赴海龙角,就在此告别了。”

斯蒂夫和托尼拢好兜帽,恭敬回礼。

“谢谢您,寇森大人。您的善意,我们不会忘记。”斯蒂夫微笑道。

寇森一怔,这位大人突然羞赧了起来,抿唇片刻,低声道:“御林铁卫的斯蒂夫,曾经是七国所有少年的憧憬,大人,我,我能不能,斗胆……叫您一声,队长?”

斯蒂夫惊讶地睁大眼睛,继而温和地笑了:“当然,虽然那都是十几年前的旧号了。”

“……队长。”寇森小声道。

“是,寇森大人。”斯蒂夫应道。

寇森突然紧绷了肩膀,目光炯炯地看了一眼斯蒂夫,然后伸手拍了拍托尼的肩膀,脸色怪异地转身快步登上甲板。

托尼闭上张大的嘴巴,轻声道:“天哪,他是要哭了吗?哇喔,你对他做了什么,队长?”

金发骑士干咳了一声:“那么,我们也走吧,这里人太多了。”

托尼点头,瞧瞧抬眼,从兜帽里朝甲板上偷望一眼,正在干活的船工们,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在身侧摆动手掌,跟离去的公爵道别。

少年公爵点了点头,转身追上克林特。

“熊岛原本是个荒蛮的地方,多亏了史塔克公爵夫妇以及徒利女爵,这里才渐渐成为北境的第二大码头,不过比起北境第一海城白港,熊岛的铁艺和机械工艺又要高得多了,虽然都疯传最后壁炉城才是北境最好的铁匠,但是行家都知道那是屁话,你说是不是,大人?”

外号“鹰眼”的箭手喋喋不休道,引着二位贵客穿过熙熙攘攘的码头,朝更安静的山坡走去。

海风卷起他们的斗篷,托尼偷眼观瞧,面色疑惑。

那些挽起袖子的木匠和商贩们,竟然几乎都是女子,她们或纤细或粗壮的腰肢,在市集中穿梭,在山坡上往来,让这三位男子反倒成了异类。

克林特大方地与路过的姑娘们打招呼,然后解释道:“男人们都在船上,或者去别的岛屿换取货物和资金,女人们负责留守,建筑城防和贸易,如果我们的公爵大人能多关注一点出生地,就会在精美的羊皮奏报上看到这些内容。”

托尼皱了皱眉,沉默不语。

鹰眼耸耸肩,三人攀上山坡,抬头仰望熊岛女爵的宫殿,高墙之上,站立的熊在族徽旗帜上飘扬。

克林特在砖石地上跺跺脚,突然戏谑道:“以防您忘记了熊岛领主的名字,我乐意给一点提示。”

托尼皱眉抬眼,低声道:“哦该死,我知道我属臣的名字。”

鹰眼和斯蒂夫都转头看着他,一脸意外。

小史塔克公爵沉默了许久,久到守卫士兵都开始转头打量他们。

“那位,有名的黑寡妇……”托尼终于道“莫尔蒙家的娜塔莎。”

 

(下章待续)


PS:感冒了,日更恐怕要断,码一章算一章。

谢谢孩子们的喜欢,娜塔莎来了~熊岛的莫尔蒙家族

另,友情提示,本文是冰与火之歌 背景下的AU,可能人物性格和剧情与漫画原作以及电影有出入,请当做平行宇宙来看吧,谢谢大家的留言,每一个留言我都认真看过,特别开心~满满幸福~也提供了很多思路,让这个故事更丰满,请不要客气丢评论过来吧~!

以及,不,这篇绝不是冬霜,或者霜冬,哈哈~

评论 ( 2 )
热度 ( 45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