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33.讯报,婴儿和观望

 

鹰眼勒住缰绳,唇角溢出白色的浅雾,他在马上躬身,向抱着一篮杂物的红发女官扬声喊道:”代理岛主大人呢?”

佩珀甩了甩汗湿的额发,朝地窖扬了扬下巴。

克林特瞪圆了圆圆的眼睛,翻身下马,接过女官手里的篮子,朝别院走去:“还在里头?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代理岛主,嗯?码头的船务和…….”

女官利落地用一条纱帕扎拢长发,翻开腰里的羊皮卷,边走边念:“今日进港商船16艘,货运离港22艘,货品细则,船主信息及人员名单在这里;前来拜见的领主使臣们不多,都以女爵抱恙的名头打发到驿馆了,他们送来的拜礼名单在这里,已经清点入库了,大人您要过目吗?”

克林特眨眨眼睛:“……那倒不必,嗯,这几天的讯报总是他亲自过目的吧?”

佩珀轻轻一笑,系好羊皮卷掖在腰侧,歪了歪头:“这个嘛……”

 

“呲啦!”一阵火花突然迸发,短发乱翘的公爵慌忙后退,从窜起的火舌下拯救了自己的眉毛。

“我钦佩您的勇气,大人,可是显然,您需要一点保护措施。”他胸前的瓦雷利亚钢环闪着淡淡金光。

“哦,我记得你说并不拥有情感,贾维斯,你从哪儿学会的钦佩?”托尼抬手扇一扇眼前的黑烟,咳嗽两声,抬手揉眼,把一张脸抹得有如花猫。

“与您相处的时间里,我对于人类的情绪了解也有了一点进展。”召唤灵谦恭地说道。

托尼展颜一笑,捞起一只小锤,趁火焰的热度未散,仔细敲打金属融汇处,将它塑成合适的形状。

“比如呢,你从这几天的讯报里读到了什么?”公爵随口道,直起背脊,退后了几步,歪着脑袋打量自己的作品。

“焦虑,欲念和仇恨,大人。”召唤灵淡然回答。

托尼垂下目光,沉默了片刻,把手里的锤子放在桌上“…..斯坦,终于还是集结了军队?”

“是的,大人,从讯报上看,那几乎是北境的所有兵力。”召唤灵陈述道。

年轻的公爵微微皱眉,摩挲着桌上的一片薄薄金属:“应和他的领主们有哪些?”

召唤灵在他胸前闪烁片刻:“卡霍城的卡史塔克家,最后壁炉城的安柏家,白港的曼德勒家,托伦方城的陶哈家,这几位领主都加入了斯坦的阵营。”

托尼捻起那片金属,在手掌间颠倒翻看:“所以,基本上,是所有的北境封臣们。”

“从讯报上看确实如此。”召唤灵答道。

年轻的公爵将那金属放在火上轻轻烘烤,直到两端微微卷起:“各家族派出的领军都不是实权人物,而是一支象征性的援助军,是吗?”

“您的推测没错,大人,而斯坦似乎对此并无意见。”贾维斯平静应道。

托尼用铁钳将金属片夹起,放入冰水中冷却,水汽嘶鸣着,蒸腾起一片雾色。

“代理国王之手这种尴尬的职位,他都乐意接受,是因为他急于摆脱窃位者的名声,他乐于展示军备上的才能,只是为了笼络王族,名正言顺地搜敛钱财,填充自己的实力,有朝一日,堂堂正正地登上铁王座……明明是贼,却在意名声。”年轻的公爵轻轻一笑,眸子里却平淡无波。

“他本该掩藏真正的实力,却不得不聚集军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兵力消耗在远离王都的土地上。”贾维斯附和道。

“焦虑。是的,贾维斯,你推测的没错,大概斯坦此时就是这种心情。”托尼拿起小锤,在金属片上凿出两个相隔一指节的圆洞。

“谷地公爵迟迟没有动作,他的军队只是固守着鹰巢城的坚固堡垒,等待援军的到来,而放任红骷髅的恶魔军团疯狂杀戮谷地封地的臣民。欲望,和仇恨,也许可以形容双方的态度?”

托尼眉头皱起:“这头残忍地狐狸,比疯狂的骷髅还要可恶,他急于削弱斯坦的实力,不惜牺牲自己的封臣。”

“赫伦堡被红骷髅占领,他自称是约翰*施密特本人,不过面目确是大不同 了。”

公爵灵巧的手在铁片 的两端钻出细细的小眼儿,把同样小巧的搭扣穿了过去。

“恶魔军团……希望我们勇敢的传奇队长,不要撞到那些诡异的先锋队,起码要等到斯坦的飞行兵和他们对战一次才好。”托尼嘟哝着。

“斯蒂夫大人智勇双全,我相信他会迂回前进的。”

托尼叹了口气,扯出一块软软的小羊皮,用软尺测量长度,标注记号“先民之神保佑,娜塔莎能牢牢抓住那个正直的老骑士。”

“42岁并不能算是人类的老,而且骑士大人的容貌体魄依旧保持在他25岁的巅峰状态……”

“别再说斯蒂夫了,好吗,老贾?”托尼皱眉打断了召唤灵的评论,抄起一把银剪刀。

贾维斯沉默了。

托尼叹口气,低声道:“抱歉,我,我只是想知道更多讯报上的消息……”

“讯报上没有提及更多,也许您对神盾的小鸟儿们说了什么有兴趣?”贾维斯提问道。

托尼沿着记号小心裁剪:”哦?说来听听。”

“北境的大军从白港和颈泽出发,水陆并行,领军的不是斯坦,而是他的亲信,学士泽莫和男爵安柏。”克林特端着装满食物的银盘,走下台阶。

托尼放下手里的工具和金属,朝炸面圈伸出手去。

鹰眼抬手一躲,嫌弃地捏住公爵的袖口:“哦拜托,洗洗你黑乎乎的爪子,我可不想跟你的好女官解释,为啥我给你送了一次饭,你就被毒死了。”

托尼耸肩,转身在铜盘里擦洗自己的手臂:“怎么,国王的黑手决定留在君临,等国王咽气好取而代之吗?”

抽取搭在架上的帕子擦擦手,托尼回头,克林特难得严肃地望着他,递上银盘。

托尼愣了一下,继而挑眉,抓起裹满糖霜的面圈,却没急急塞进嘴里。

“斯坦,要来了,是吗?”

克林特点头:“他,来寻找代替伊万*安柏的铁匠,而熊岛的铁人,盛名在外。”

托尼沉默了片刻,把面圈塞进嘴里。

克林特放下银盘,抱着肩膀站了一会儿,打量着桌上,地上零散摊开的金属片,机械轮轴和大块的兽皮,吸了吸鼻子。

“嗯,如果你,我是说,他只是带了一队亲兵,又不是要攻打熊岛,我是说,如果,你要是……嘿,你知道,我在西边的峭壁下有个秘密的巢穴,很乐意与你分享。”鹰眼飞快地说着,不知该如何表达他混乱的思绪。

“咖啡。”托尼打断了箭手的胡言乱语。

“什么?”鹰眼眨眨眼。

“给我搞点咖啡来,我需要一点能提神的东西,而那种叫咖啡的豆子,是最棒的。”托尼吞下嘴里的炸面圈,然后又抓起第二个。

……

洪歌城位于谷地西北,是皮尔斯公爵广阔封地里不起眼的一块儿,而它的领主,又抱着不可告人的目的,紧闭鹰巢城的大门固守不出,遥远封地的惨叫和哀嚎并不能传达到矗立在山巅的领主耳畔。

一小撮商队跌跌撞撞地跑出洪歌城,朝着鹰巢城的方向奔逃,追在他们身后的,是狂笑呼喊的贼匪,他们举着血红色骷髅旗,却是雇佣兵的装扮。

商队的领头在马上回头,抽出腰里的尖刀,对身边的同伴吼道:“跑!翻过山巅,就是艾林大人的堡垒,我们就安全了,快跑,不要恋战!”

“是,大人!”

他们俯低身躯,全力疾驰,不去看马蹄踏过的尸体里,是否有孤女或幼儿。

血混入泥土之中,将这条道路染成黑土。

追兵们大笑着搭起长弓,仿佛狩猎一般,朝着那些逃命的商人们乱箭齐发。

他们并不如何急着将他们一网打尽,只是玩闹一般射中几个掉队的,看他们绝望地落入血污里,再被追赶而来的贼匪们乱刀砍死。

商队头领调转马头,须发皆白的老人颤声喊道“不要回头!”

同伴的马在他身边飞驰而过,他抽出手里的刀,咬紧牙关迎向那群残暴的畜生。

“大人!”有人在他身后呼唤。

“为了贝尔摩家族的血脉!”那老汉高喝一声,马队果然再无回应,只余渐远的马蹄声。

贼匪们大笑着拉弓射箭,被老者挥刀格挡,雇佣兵的马队将他团团围住。

“来吧!懦夫!”老者举刀大吼。

雇佣兵们狞笑着朝他砍去。

 

 

一只圆盾从远处飞来,将一个恶贼从马上拍下,撞歪了他身后匪徒们的刀尖,划了一个完美的弧线,回到投掷者的手里。

马上的老汉愣住,慌忙回头,只见到一个黑色的影子,从身边高高跃起,落入东倒西歪的雇佣兵中间。

金属碰撞的声音,和肉体被击打的闷哼此起彼伏,仿佛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那群叫嚣着的凶徒们,就趴伏在金发骑士的脚下,哼也不哼一声。

“快去追赶您的商队吧,也许这些马,你们会用得着?”那骑士浅浅一笑,将雇佣兵们的马聚拢起来,将绳索递给老汉。

那老者全身一颤,慌忙就要下马,骑士伸手拦住了他,老汉的目光在他手腕处的绣纹匆匆一瞥。

那是一双精致的鹿角,许多年前,维斯特洛大陆最居荣耀的家族纹章。

“快去吧,这里并不安全。”那骑士轻声说道,把缰绳塞进老汉手里。

“我不知如何表达感激,大人,愿七神保佑您。”老汉回神,在马上恭敬行礼。

骑士不及回答,马蹄声就从商队逃离的方向传来。

“糟糕!”老汉惊叫一声,身边的骑士已经扯过一匹马,急急前行。

“塔莎!”他大声唤道。

“11人!”有个略显沙哑的女音回应道,老汉策马追在骑士身后,举目远望,才发现另一队雇佣兵团正追赶一个女子,朝他们过来了。

骑士伸手,摘下圆盾,甩脱马镫,高高站上马背。

黑袍女子俯低身躯,紧紧搂着怀里的包裹,老汉眯起眼睛,看清那包裹上的血迹,不由惨叫一声。

骑士的盾牌已经出手,女子的马与他擦身而过,将怀里的包裹塞到老汉怀中。

雇佣兵举起机械弓弩,骑士在马上屈身翻下,躲过弩箭,脚尖堪堪一踏染血的黑土,便如离弦之箭一般,窜入雇佣兵的马队。

老汉将那温暖的包裹搂紧,黑袍女子勒住缰绳,调转马头,返回战场。

圆盾重新回到骑士掌中,他顺势反手敲碎了匪首的肩骨。

惊马嘶鸣,尘土飞扬,黑袍女子从扣带里抽出细长银刺,夹在指尖,从马背滑下,藏身马腹,倒挂着掷出银针,根根刺入雇佣兵们的咽喉。

五人一针封喉,六人骨裂坠马。

骑士停住脚步,微微喘息着,从尸体上抽回圆盾,女子跳下马,一一抽回银刺。

山路上只剩下浅浅的呼吸声,和婴儿微弱的啼哭。

骑士惊讶地瞪圆了眼睛,老汉抱着那温暖的包裹滑下马背,跪倒在地。

“很抱歉,我只来得及救出这一个。”那女子轻声道。

老汉摇头,哽咽道:“不胜感激,您拯救了贝尔摩家族最后的遗孤,洪歌城不会忘记您的恩德。”

骑士与他美丽的同伴对视一眼,弯腰搀扶那老人,皱眉道:“通往鹰巢城的道路恐怕都被雇佣兵和贼匪们埋伏着,您又何苦执意前往?”

老汉含泪望着怀里的婴儿,叹息道:“可,皮尔斯公爵是我们的领主,如果不寻求他的庇佑,我们又该去何处呢?”

骑士微微皱眉,他身边的黑发女子开口道:“北境大军即将进入谷地,你不可北上,明月山脉之后就是红骷髅的赫伦堡,你也不能南下,如果你愿意避开官道……我们从海疆城来,那里虽然贫瘠些,目前还算安稳,你可暂避一时。”

老汉抱着婴儿恭敬行礼“感谢二位大人援手,贝尔摩家铭记风息堡的恩德。”

骑士一怔,他的同伴微笑着扶住老汉:“抚育幼主要紧,我们的行踪,您也不必记在心上。”

老汉会意,慌忙点头,正色道:“二位放心,我洪歌城绝不做背信弃义之人。”

骑士被老人怀里的女婴吸引,那双大大的黑瞳直直地望着他,一脸懵懂的幼儿吐出一个泡泡,对着英俊的骑士傻笑,藏在里侧的粉色小襁褓让她看上去可爱极了。

“她叫什么?”骑士大人微笑问道。

“啊,这,还没来得及取名字,夫人就……”老汉一阵哽咽,抹了把眼角,恭敬道:“请大人赐这孩子一个名字吧,定会给她带来好运。”

“我?”骑士愣住。

老汉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骑士望着可爱的婴孩,心中一软,轻声道:“安东尼娅,可以吗?”

黑袍女子望了他一眼,轻叹道:“是个好名字。”

老汉颤声道:“安东尼娅*贝尔摩,仅代表洪歌城向您致敬,大人,愿七神保佑您平安。”

斯蒂夫轻轻用食指抚了抚小女婴的额头,浅笑道:“再见,安东尼娅,愿七神保佑你平安长大。”

 

目送老汉拐向小路,骑士和女子转身上马。

“看来,皮尔斯是铁了心要放弃艾林谷的封臣们。”娜塔莎甩了甩头发。

斯蒂夫紧皱眉头:“他不该将子民们的生命,作为代价。”

“事到如今,你还是执意要去鹰巢城?”娜塔莎看了他一眼。

斯蒂夫点头:“我要去跟谷地公爵谈一谈,如非亲眼所见,我不能相信曾经爱民如子的那位公爵,竟然如此心狠?”

娜塔莎忧虑地看了他一眼,斯蒂夫紧紧攥住缰绳:“我知道时间会改变一个人,可我实在不忍心,看到更多无辜的人死去,谷地之王,本该保护庇佑他们,是什么,能让他舍弃曾经的理想?”

“……是对权力的欲念啊,大人。”女爵叹道。

 

……

红堡之内,君临第一学士伸开手臂,阻挡在雄狮一般的王子面前,面容平静。

“让开,海姆达尔,我被皮尔斯这个老贼欺骗了!”索尔咆哮道。

“他如何欺骗您?”大学士眨着那双白眸,仰头望着高大的摄政王。

“他诱使我下诏调动北境大军,等斯坦的军队驶出港口,才告诉我洛基在他的城堡里!他挟持了我的兄弟!”索尔怒道。

“而殿下您打算……?”大学士慢悠悠问道。

“当然是带领军队杀到鹰巢城,把洛基带回来!”索尔大喊。

海姆达尔皱眉:“殿下出发之前,请回答我的问题。”

“哦天哪,求你快说,我一刻也不能等待,万一那些恶魔军团真的如传闻一般凶残,洛基处境多么危险!”索尔紧握双拳,急急吼道。

“北境飞骑兵迎敌,与我王都,是好是坏?”海姆达尔问道。

“…..消耗斯坦的军备,让他不要膨胀壮大,是好事。”索尔闷声答道。

海姆达尔满意点头:“所以,殿下何不再等待些时日,待斯坦把红骷髅消灭了,我们再迎接二殿下回来。”

“可是……!”

“鹰巢城易守难攻,疯王伊里斯的龙都拿他没办法,维斯特洛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洛基王子此时的居所,您贸然前往,反而暴露了他的所在,岂不反而将他至于险地?”海姆达尔继续道。

索尔皱眉迟疑。海姆达尔叹息:“以洛基殿下的性子,如果您此时前去,足见您并不信任他自保的能力,将他如幼儿对待,您觉得,他是会喜极而泣呢,还是跳脚怒骂,再次离家呢?”

索尔长叹一声,海姆达尔恭敬捧上一摞羊皮卷:“殿下英明,今日的讯报请您过目。”

高大的王子随手扯过一卷,扫了一眼,挑眉嘟哝:“斯坦竟然舍得放权给手下人,自己跑去熊岛度假?”

海姆达尔眉心微蹙,沉默不语。

 

(下章待续)


PS:

还记得这个名字吗?

安东尼娅。

霍华德曾说,如果夫人生了女儿,便给女儿取名安东尼娅*史塔克。

这是不能再达成的愿望,而只剩下斯蒂夫还念念不忘。

战争的残酷,就是如此让人哀伤......

评论 ( 2 )
热度 ( 49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