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53.维尔城,九塔宫和夜翻窗

 

维尔城位于骨路的末尾,连接了风暴地和多恩的疆土,在这里,多恩王子将和他的新朋友们道别。

“您的慷慨馈赠,多恩人民感激不尽,大人。”特查拉将双拳交叠于心口。

“比起您帮我寻回的,那简直不值一提,殿下。”托尼依样回礼,然后对特查拉伸开手臂。

一贯严正的王子殿下露出一丝喜爱的笑容,展开手臂环抱笑嘻嘻的大眼睛。

“真的不考虑把瓦雷利亚钢的秘密教给我?”托尼踮起脚跟,在王子耳边轻轻笑语。

特查拉微笑着轻拍北境公爵的背脊:“正如你所说,我带给你的比那些更珍贵,传说中的骑士,胜过这世上所有的瓦雷利亚钢剑。”

托尼扬唇,从特查拉的怀里退出:“他胜过这世上的一切。”

特查拉一怔,继而大笑着,同样拥抱了站在托尼身后的斯蒂夫。

“我就送到这里了,朋友们,北境与多恩的情谊,在我父子心中永不遗忘。”王子朗声说道,背后的军旗在风里烈烈而呼。

特查拉的军队渐渐远去,托尼转身,斯蒂夫正在跟维尔城的掌权人布朗斯基*维尔爵士说着什么。

“贾维斯。”托尼低头,佯装整理袍袖,轻声唤道。

“是,大人。”那温柔的声音一如既往回应道。

托尼拢起兜帽,遮住多恩恼人的艳阳:“找到了吗?”

“.….的确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

托尼抬手揉了揉额头,对朝他走来的金发骑士露出完美的微笑。


……


九塔宫殿外的潘托斯海湾传来阵阵低啸,蛮族的战士们正围拢着一艘紫色的货船。

有传讯者请来了这片海滩的主人,那高大的男人顶着弯曲的长发,披着遮住全身的深棕色长袍。矮小老迈的老妇从二人抬的藤椅上挪了下来,这位先知跟在卡奥的身后,穿过自动分开的 人群。

靠近城堡的沙滩上,摊开着紫色的船只碎片,这可怜的货船应当是遇到了极其可怕的风暴,才会被拍散在远离故土的海滩。

“秘之城,布拉佛斯的船,才会用这样诡异的颜色,他们用海蜗牛提炼而成,昭示着海王之怒。”老迈的先知举起磕磕作响的木杖,用沙哑地声音阐述着。

被长发遮住眉眼的卡奥停住脚步,弯腰从脚边的沙石里,拾取了一支细长的尖刺。

这锋利而精巧的武器让他平静无波的神情里有了一丝探寻的意味,他轻轻转动指尖,让这美丽纤巧的锋刃旋转几圈。

他面涂油彩的护卫恭敬上前,附身询问是否可以搜缴船上散落的物件。

卡奥点了点头,捏着那根尖刺走到一旁的礁石上坐下。

围拢在船边的蛮族战士们欢呼一声,像是蝗虫扑田一般爬上破碎的残船,将被海水浸透的木箱逐个劈开。

欢呼声和金属碰撞的声音此起彼伏,先知被侍女搀扶着在卡奥对面坐下,喘了一会儿,叹息道:“我的陛下,北方的寒冬总有一天会降临到我们的草原,维斯特洛的小王子和满德林毫无信誉可言,只有多斯拉克才是我们安居的家园啊。”

披着厚厚斗篷的马王沉默无语。

年迈的先知慈爱地看着他,还要开口,却突然瞪圆了眼睛,盯着卡奥所在的礁石。

一个纤弱的黑影猛地从礁石下的阴影里窜起,寒光裹挟着风从半空劈向卡奥的后颈。

先知惊呼着伸出双手:“陛下!”

喊声未落,金属撞击石块的声音就盖过了她的声音,高大的马王轻轻一歪,就地一滚,躲开了刀锋。

那暗杀者的身手极快,一击不中,已经反手一劈,跟进了第二刺。

海水顺着细长的利刃甩出一道珠帘,卡奥伸出左手直直一接,利刃平平刺入他的掌心,发出令人惊讶的金属声响。

银色的金属在骄阳下闪光,这男人的左手竟然是由金属制成!?

刺杀者一愣,身形不自觉定在原地,被海水浸透的衣服仍汩汩滴水,湿漉漉的衣料紧紧缠绕,勾勒住美妙的曲线,浅红色的长发掩住她大半脸颊,却露出一双勾魂摄魄的明眸。

铂金卡奥常年漠然的神情有了一丝惊艳的波动,他紧紧握拳,用力一拉,想将那美丽的女杀手扯入怀中。

红发的女子一惊,松开武器,朝身后的礁石退逃,铂金卡奥反手抽出刚才拾取的尖刺,朝她的背影一掷。

那锋刃擦过她的纤腰,却没能阻碍这女子片刻,她在礁石上一踏,尽可能缩起四肢,朝浅海湾纵身一跃。

被呼喊声召唤回来的蛮族战士们朝那背影举起长矛,却被他们的卡奥怒吼一声阻止了。

水花四溅,那红发的女子像是游鱼一般在水中一潜,便游入广阔大海。

蛮族战士们怒吼着要追上去,长发的卡奥快步踩上礁石,捡起掉落的尖刺,尖头那端有浅浅血痕。

卡奥微微皱眉,眼珠转了转,转回头朝残骸方向看去,有一艘小小的船不知何时驶离了港口,朝维斯特洛的方向远去。

声东击西。

铂金卡奥轻轻弯了下唇角,突然低声地笑了起来。

从不曾见过君主笑容的战士们惊讶地面面相觑,先知颤颤挪到主人的身边,仰望道:“我的卡奥,尊贵的陛下,您是否受伤……”

铂金卡奥敛了笑意,缓缓收拢左拳,看着那剑痕一字一句道:“满德林,庭院,我要去,谈交易。”


……


边界的风吹过维尔城空旷的石廊,插在石壁缝隙的火把晃了晃一晃,无声而灭。

一道黑影沿着回廊的阴影而来,攀上一间居室的后窗,用一根扁扁的铜条插进木窗的缝隙,轻轻拨动内里的木栓。

机关松动,木窗缓缓开启,那黑影小心翼翼探头,还未看清屋内摆设,便被一只有力的手臂猛地向上一拽,生生被从窗口拖进屋里。

“哎哟!”黑袍人重重跌落在地上,刀尖就搭上颈侧。

“别,克林特,是我!”躺在地上的小贼连声喊起来,双手慌乱地扯住鹰眼的袍角。

神箭手挑眉,抬手拂去掩住那贼匪面目的黑兜帽。

昏暗的月光下,北境公爵一脸惊慌地笑。

“公爵大人!”鹰眼浮夸吃惊,收刃回鞘。

托尼翻了个白眼,翻身爬起,拍拍身上浮土“哦得了,你早知道我要来。”

鹰眼抿唇忍笑,正色道:“我哪里知道,只是半夜尿急起床,听到窗外有动静,大人深夜来访,又不走门,可是维尔城主有何不妥?”

托尼在桌边歪坐,将一条腿盘起垫在屁股底下,不耐烦地皱眉:“我来拿我的东西,别说你不知情,床头,枕头下面,我的龙蛋,给我。”

克林特瞪大眼睛,继而轻轻叹气,在托尼对面的椅子坐下,挺直背脊摇头道:“恐怕,我不能给您。”

“什么?”托尼惊讶地抬眼,皱起眉头:“我没心思跟你开玩笑,克林特。”

“我也没有玩笑,大人。”神箭手身形笔直,一脸正义。

托尼烦躁的起身,朝垂着厚厚帘幕的床边走去:“见鬼,克林特,我不想惊动斯蒂夫,你知道他的耳力有多惊人,今天我一定要拿走,你拦不住我的。”

克林特坐在原地不动,看着托尼的手朝床帏伸出:“我不阻拦你,但我对斯蒂夫大人发过誓,不会主动将龙蛋交还给你。”

托尼的手顿住,片刻,握成了拳。

“哦该死,你们都有什么毛病,那不过是一颗蛋,甚至,或许,就是一颗化石。你们竟然害怕一块石头?”托尼低声咆哮着,挥舞拳头。

克林特看着他:“我们怕的不是它,甚至不担心在这其中的龙,可如果您一直触碰它,会对您的身体有损害,作为侍卫,我们不能视而不见。”

托尼领口闻声亮起淡淡金光,似乎在表达赞同之意。

“哦闭嘴,贾维斯。”年轻的公爵不耐烦地拍了一下金属环,那光应声而灭。

心里的渴望化成一只手,不断撩拨着托尼,将他向那颗蛋靠近,一时一刻不能分开。

就好像,就好像那是他灵魂的一部分,托尼按住了心口。

克林特朝他伸出手:“大人,我会替你处理这颗龙蛋的,只要返回北境,我们就把它埋在你母亲的花园里,那里很安全,现在,请您去休息吧,斯蒂夫大人也会为您骄傲的。”

托尼看着他,缓缓松开手指,叹了口气,苦笑道:“不,克林特,你不明白,只有让龙蛋在我身边,才是对我好。”

说着,他反手扯开床帘,克林特啊地喊了一声,托尼也愣在那里。

金发骑士衣袍齐整地端坐在床上,双手揽着龙蛋,浅浅的红纹如水流一般在龙鳞之下不安涌动。

“这话是什么意思?”斯蒂夫抬眼,用那双湖蓝色的双眸望着托尼。

“贾维斯,为什么不告诉我斯蒂夫也在这里?”托尼梗着脖子眨眼。

颈间一片沉默。

“贾维斯!?”托尼微微提高了声音。

“我正在执行闭嘴的命令…..”召唤灵略觉委屈地说了一声。

“哦天哪,你们,你们是不是串通好了?今天我必须得拿走这个…..”托尼崩溃地甩了手里的帘子,伸手去抓那颗龙蛋。

斯蒂夫转动手腕,左手将龙蛋挪到背后,右手轻轻扶住扑过来的北境公爵。

“为什么龙蛋在你身边,会对你好?”斯蒂夫皱眉追问着。

托尼在那蓝色的眼眸里,瞧见面色惨白的自己,无奈地闭上眼睛。

不知放弃的斯蒂夫。

“……它能吸收一部分,只有把手放在龙蛋上,那些黑纹,才不会继续蔓延。”托尼听见自己的声音如此说。

 

(下章待续)


评论 ( 6 )
热度 ( 48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