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RS

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81. 恶棍之王,靑手白旗和掌心裂痕

 

王座厅的大门被推开,海姆达尔踉跄着跑了进来,空荡荡的大厅里,大学士的急促喘息声清晰无比。

“呵,第一次见到您如此慌乱的模样呢,海姆达尔大人。”

高阶之上,铁王座的阴影里,传来阴冷低哑的声音,绿色的眼眸里满是戏谑和寒意。

大学士怔了一怔,略整理了下衣襟,迈开脚步,朝王座的高阶走近,沉重的大门在他身后合拢,发出一声低吼。

海姆达尔在台阶之下停住脚步,用白色的眸子仰望铁王座内的年轻君王。

“你是来质问我的,是吗?海姆达尔?”

“我只是想不通一位尊贵勤勉的君主为何突然罢黜自己,传位他人。”大学士将手掌掩在袖中。

“国王的命令,不能违抗,即使作为继任者的我也是一样。”洛基轻轻一笑,交叠一双长腿,将曾属于奥丁的权杖轻轻担在膝头。

“您对奥丁陛下做了什么?”海姆达尔的白眸波澜皆无,只有眉心一抹深痕昭示他隐忍的愤怒。

洛基的眼睛微微眯起,捏着权杖的手指收紧又松开,他轻轻抬起右手,金色的宝石在他掌心显现。

“我以为你会对我这副模样更加好奇些。”

海姆达尔抿唇无语,金色的光芒如月色一般拂过雄狮的族徽,奥丁的王旗依旧挂在王座冰冷高大的椅背。

“我曾在异邦读过这样一种禁术,很是困惑不解,也许殿下您能,替我答疑解惑?”大学士冷冷开口。

洛基轻轻一笑:“大人是来取笑我的吗?无所不知的海姆达尔尚且迷惑,我又如何能解?”

“亲族之血,魔力之源,空间之力,龙息之晶,什么样的魔鬼会用亲人的血去满足贪念,至少,巴德尔亲王生前不会相信,他疼爱的小侄子,会把他的命当做祭品。”

洛基的手指猛地握紧了王座尖锐的扶手,他站起了起来:“巴德尔叔叔并非我所杀!”

“在你拜访他之后,就被人戳穿了胸膛的亲王死不瞑目,您打算说这只是巧合吗,洛基殿下!?”大学士霜色的双鬓因为愤怒而颤抖。

“与自诩高尚的你们不同,尊贵的大人,惹人厌的洛基从不掩饰!”洛基一步迈下台阶,嘶声吼道,苍白的脸色越发衬得他眼角的红色无比刺眼。

海姆达尔站在远处,像是红堡的塔柱般笔直坚定。

“您能说,光明亲王之死与您毫无关系吗,殿下?”

洛基的眸子猛地一缩,他转开脸去,重新推回铁王座的暗影里。

“.…..我现在不能给你答案,海姆达尔,可我发誓,不会放过杀死巴德尔叔叔的混蛋,即使那是我自己。”

海姆达尔沉默点头,继而微微躬身:“奥丁陛下已经从密道离开王都,如密令所说,他已为了过去的罪孽选择了自我放逐。”

洛基撑住额头,手掌掩住了他的眉目,只有尖尖的下巴依旧苍白。

“再过不久,七国的领主们,便会收到新王登基的讯报,您打算什么时候接见您的属臣们?”海姆达尔平静问道。

年轻的王抬起眼睛,迟疑地收拢掌心的宝石,垂目掩去心中的茫然,低声笑道:“若不是对你太过了解,真要以为你也被我变成了傀儡人……海姆达尔,我能相信你的忠诚吗,即使坐在铁王座上的,是手染血污的我?”

海姆达尔躬身施礼,沉声道:“我发誓效忠铁王座上的君王,只要他公正严明,使七国安乐,余下的一切,皆非我所念。”

洛基扬起唇角:“你的正直令我肃然起敬,海姆达尔……别让我发现那里面有任何一点谎言,新王之怒也足以撼动巨石,而你也有我的许诺,我会不惜一切,赢回七国的平静。”

海姆达尔微微侧目,新王的绿眸并非望向台阶下的自己,而是朝向弗丽嘉夫人寝殿的方向。奥丁陛下似乎失了心魂,自我流放的命令一出,竟连夫人也丢下了,只身一人一马,飞奔而去。

“.……所幸这宫里还有您惦念的亲人。”大学士轻声低语。

洛基似乎没有听到,他只是低着头,一遍遍地阅读奥丁亲自书写的传位王诏,目光流连在那颜色艳丽的国王印章上。

黑夜终将过去,当太阳再次照耀这片大陆,他们即将迎来铁王座的新主人,洛基▪兰尼斯特。

 

 

……..

 

渡鸦带来的喜讯和噩耗震惊了七国,余音犹在的叛乱尚未彻底平息,不能被提及的反叛头目,那位狡诈残缺的小王子,竟然成了新的国王。

走私犯和恶棍的港湾灯火通明,笑声和叫喊声几乎撼动了姐妹屯的每一块砖石,恶棍里的恶鬼,骗子,小偷和背叛者,成了七国之王!

皮尔斯终于畅快一笑,仰望铺满整个墙壁的国土地图。

脚步声在楼下起伏远去,蛰伏的谷底之王,终将回到他的古堡。

滦河城流出的血迹还没被暴雨冲刷干净,海疆城的废墟仍在海风中呜呜而呼,莎伦▪徒利女爵派出的斥候被斩杀在返回的途中,屈膝之栈挤满了从河间地逃往北境的旅人和货商,没人回头遥望曾经辉煌的奔流城,徒利家似乎已经孤立无援了。

杀戮和抢夺,从河湾地的高庭开始,在咬人湾的尽头得到应和,河湾地腹背受敌,向各方派出的斥候都杳无音信。

城下的佣兵们,并不急于吞吃这顽固而愚忠的古老家族,只待高庭旧镇焚烧殆尽的喜讯一来,九头蛇的两个脑袋会一口一口把徒利家的每一寸领土都吞噬一空。

奔流城的子民们犹在恐慌,旧镇的居民们却已经疲于奔命,青鹅卵石铺就的道路上满是泥泞和血污,散落的财物无人捡拾,惊呼和惨叫在焚烧的城镇里回响,没来得及撤离的人们披着浸湿的斗篷掩住口鼻,在浓烟里朝码头逃去。

参天塔在浓烟和火光里静静伫立,悲悯地俯瞰着暴徒和受难者,无力拯救任何人。

总主教跪俯在繁星圣堂的神坛之前,默默祷告祈求七神的明示,门外的暴徒们笑闹着叩击紧闭的门板,大笑着要求主教将七圣油涂抹在自己额头,像是伊耿▪坦格利安曾经得到神权一般。

彩色的玻璃被击碎,惊慌的教徒跑来扯起主教的袍袖,愤怒的老人回头怒斥他为何不随其他人一起逃命,却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熟悉面孔。

“布鲁斯▪班纳!?”老主教的圆脸满是惊愕,他踉跄着随那黑发的年轻人起身,握住对方的手腕。

“感谢七神,你还活着,我的孩子…….”主教大人慈爱地抚摸班纳乱草一般的黑发,喜悦在他灰白的眸子里一闪而过:“你不该回来,听听外头,九头蛇比海塔尔更加残暴,贵族老爷们尚且会给你一个审判,而这些恶棍会敲烂每个人的脑壳,不论贫富。”

“残忍的公正,大人,我并非回来送死,而没有您的帮助,我将无法成功。”布鲁斯诚恳地握住主教颤抖的手,直直地看入对方的眼睛。

“你,你要做什么,我的孩子?”老主教颤声问道。

从布鲁斯做学徒开始,主教便留意这孩子,并非因为他与班纳的老师是至交好友,也因为这个年轻人惊人的天赋和至诚的心。

“旧镇的古籍,大人,老师生前的珍藏,我不能让它们被九头蛇毁掉。”布鲁斯双眸闪亮,诚恳说道:“还有圣堂供奉的古物,大人,难道您忍心见他们落入九头蛇的口中!”

老主教皱紧眉头,回头看看挤在门口的教徒们,那些面孔写满惊恐和信任,哪怕他们的主教会将他们引向死亡。

“死亡并不可怕,大人,可怕的是我们丢弃了抗争的勇气……”

总主教大人撑住布鲁斯的手臂,对教士们低吼:“路易带着教士们,用石头桌椅,任何能搬挪的东西堵住前门,让那些见鬼的混蛋们暂时进不来!动起来,快!”

脚步声和抽泣声同时响起,他们对七神的虔诚和对死亡的恐惧一样真实,老主教小心翼翼地将神坛上的圣物们一一整理,装好,悄悄分给七位大主教,转身握住布鲁斯的手低声说道:“带着圣物和教士们离开,他们会送你进入学城底下的密道,这座城镇比我的年纪还要大上许多,不是一群莽夫能够弄清的迷宫。而我,会与这圣堂一同迎接命运的审判,无论那是怎样的…….”

教士们纷纷低呼涌上前来,按住心口表示愿意陪同。

布鲁斯微笑点头,抬手敲晕了总主教大人,不待教士们回神,便一弯腰把老人家背在背上:“袭击总主教大人的罪孽是我一人的,现在,我们得赶紧离开这,所有人。”

“哦,你这疯子,班纳,凭你一个人能做什么?”七位大主教之一低声怒道。

好博士转了转脑袋,回头笑道:“谁说我是一个人?还有你们,旧镇的守护者们。”

教士们愣住,主教们挑眉,片刻之后,人们窸窸窣窣地跟在博士身后,伸出手轻轻托扶着总主教大人,七神在上,这位老人家可不算轻。

他们抬起侧门的青石板,钻过狭窄的窄楼梯,在吱呀作响的旧木筏上滑过运河的废弃河道,进入学城底下的隐匿石门,九头蛇的叫喊在头顶又像在耳边…….

总主教大人悠悠转醒时,看到惊喜又恐慌的一张张面孔,教士们挤在摇晃的小舟上,搂抱着装满圣物和古籍的木箱和竹筐,每个人都满脸泥污,下面隐藏着血痕和淤青,眼睛里却闪亮着勇气和斗志。

年迈的大人来不及追责是谁阻碍了他的殒身之义,便随着众人的目光回望,旧镇已在火焰中化为废墟,九头蛇的庞大船队正紧紧追在身后,低语湾的狭窄航道不足以让那些宽大的船一字展开,而挤在前头的的追击战船,正被绿色的巨大怪物敲成碎渣。

“七神在上,那是……”总主教大人惊愕地张了张嘴。

“那是布鲁斯!大人!”最年轻的主教回头答道,眼睛里是喜悦的闪光。

总主教大人颤抖了嘴唇,教士们小声地喊道:“加油,干掉他们,布鲁斯。”

“干掉他们,布鲁斯!”一声嘶哑的怒喝突然从狭窄的船尾传来,教士们惊愕回头,总主教大人挺直了背脊,举起颤抖的拳头,大吼着。

“总主,主教大人……”小声的惊叫瞬间被爆发的呼喊淹没。

“干掉他们!布鲁斯!”

“加油!布鲁斯!”

“上啊!布鲁斯!”

“七神与你同在,布鲁斯!”

“布鲁斯,布鲁斯,布鲁斯!”

从缓缓沉没的战船上高高跃起的绿色巨人,重重落在另一艘九头蛇战船上,用震天的咆哮回应了旧镇遗民的呼喊,他徒手撕扯着木板和船帆,踢开不怕死的雇佣兵们,将沉重的炮筒扯下来丢出去,砸穿另一艘战船的甲板。

装载旧镇遗民的船只在欢呼声里冲出码头,进入更宽阔的低语湾,有人惊愕地望着两岸突然出现的骑兵和隐藏在洞穴里的船只,黑冠城和三塔堡,是河湾地港口最后的防卫,将低语湾的航道夹在两岸之间。

眼尖的人发现伏兵当中竟然隐藏着多恩的狭长战船和深色皮肤的多恩勇士,所有人都在高喊:布鲁斯,布鲁斯,布鲁斯!

宽阔的航道让九头蛇的战船终于包围了上来,绿色的巨人满身血污,九头蛇的炮火和长枪让他伤痕累累,眼前阵阵模糊,那些卑劣的恶棍舍弃了三艘长船,用火油弹和铁叉击沉了它们,连同船板上咆哮的绿巨人一同带入海底,而这支邪恶的舰队也终于闯入伏兵的暗阵。

九头蛇的得意狂笑还没响彻整个航道,两岸突然出现的舰船和火炮就将他们炸得头晕脑胀,这支跋扈张扬的船队缺乏一个头脑灵活的将领,而多恩王子特查拉明显擅长各种战局,他在船头高举长矛,仿佛海洋亦是他驰骋的沙地,铺天盖地的燃烧箭飞向九头蛇的战船,这场伏击战的胜负毫无悬念。

一张巨大的渔网缓缓从两岸向中间收拢,绿色的巨人呛咳着被捞出海面,一条温暖的毛毯兜头落在他身上,那个巨大的身影颤抖了一下,缓缓缩小成虚弱苍白的黑发学士,他瑟缩着裹住自己,茫然地看着微笑的特查拉。

“你的计划很有效,学士大人。”多恩的王子如此说道。

布鲁斯满足而颓然地仰躺在摇晃的船舱里,默默感谢七神,疲惫地闭眼而睡,完全没注意到岸边的骑兵们高举着什么样的旗帜。

那是一面新的旗帜,纯白的旗帜上,绘着一只绿色的手掌。

 

…….

 

“我想象中的龙,应该有船一样大的翅膀,鹰一样尖锐的眼神和鲸鱼一样的宽嘴巴。”托尼嘟哝着捏起小龙的小翅膀,眯起眼睛让斯蒂夫用湿布擦干净他的脸。

斯蒂夫沉默着擦拭公爵的手和小臂,然后对着托尼的手臂发怔。

那些该死的黑纹还在,无限立方并没有送走托尼的诅咒。

骑士的眉心紧皱了起来,攥着托尼的手指不自觉地收紧,温暖的热意顺着两人交握的掌心传来,托尼朝着他歪斜过来,倚在斯蒂夫的肩膀。

“嘿,别这样,你儿子在看着你呢,它可是震慑整个世界的龙,即使幼小了些,也不该遭受冷遇。”托尼笑嘻嘻地举起四脚蛇一样的小龙,不知为何这暴戾的小家伙总爱对着斯蒂夫的脸吐出迷你火球。

“好吧,你们俩的父子关系也不怎么样。”托尼抚摸暴躁的小龙,那小东西瞬间温顺地缩在公爵的掌心。

“.…..你没什么想问的?”斯蒂夫轻轻抚摸托尼的发尾,小龙警惕地抬头。

“天呐,太多了,我的脑子现在转得像风车,可我的身体却酸得像被绿色的布鲁斯按摩了一次。”托尼懒洋洋地笑了一下,额头贴着斯蒂夫的锁骨。

骑士收紧了手臂,转头亲吻托尼汗涔涔的脑门,像是亲吻失而复得的珍宝。小龙的金眸竖起黑线,抬头对着斯蒂夫嘶嘶做吼,托尼闭着眼睛用手指头敲它的脑门。

二人一龙沉默地相拥片刻,月光轻轻地从洞口滑过。

“我很抱歉,斯蒂夫。”托尼突然开口。

斯蒂夫轻柔地按摩托尼淤青的手腕:“为了什么?”

“为了……不辞而别和,这个糟烂的状况。”

“嗯,第一个理由,好吧,我的确很生气,而最后那个,这个糟烂的状况,不算是你的错。”斯蒂夫轻声说道。

“他们都会活下来的,是吗?”托尼的声音微微发抖,窝在他手心里的小龙哼唧一声用额头顶他的指腹。

“如果那阵风真的是空间宝石的话,巴基和娜塔莎,以及孩子们,应该也被吹到某处了…..”斯蒂夫皱眉道。

“而那地方到底安不安全,宝石可说了不算。”托尼撑起身体,用下巴指了指洞里咆哮的地下火。

“这里离风暴地不远,如果能顺利弄到船,我们三天后就能回到风息堡,但首先,我们得给你找个药师。”斯蒂夫扶着托尼的手臂,低声说道。

托尼微微皱眉,瞥见斯蒂夫眉心的折痕,咽下拒绝的字眼儿,笑嘻嘻地摸向自己的脖子:“会顺利的,因为我们有最棒的斥候,贾维斯?”

他的手指摸了个空,托尼的眼睛猛然睁大了:“哦不,贾维斯,我把贾维斯丢在千岛屿了,先民之神在上,这简直,该死,我真是最蠢的蠢货!”

焦虑而愤怒的公爵几乎要尖叫了,吓得掌心的小龙嗖地一声钻到斯蒂夫的领口里,从衣服的破洞里朝外看。

斯蒂夫扶住公爵乱挥的手臂:“托尼!冷静下来,它在我这里。”

托尼发红的眼睛猛地盯住斯蒂夫,颤声道:“它,它在你那儿?”

金发骑士轻声一叹,微笑道:“是的,它在我这里,记得吗,你把钢环丢出去,唤醒了巴基,而我抓住了它,藏在我的口袋里。”

托尼的神情迅速放松下来,斯蒂夫从领口拎出小龙,放在肩头,从腰上的暗袋里摸出皮绳被烧焦了一截的瓦雷利亚钢环,小心翼翼放在托尼手里。

“给,它在这儿。”

托尼猛地收紧手指,急切唤道“贾维斯,嘿,醒醒贾维斯?”

一如既往的回应没有响起,钢环上一丝金光也无。

托尼和斯蒂夫都是一愣,小龙安静地用尾巴缠着斯蒂夫的脖子,试探性地咬了咬骑士的头发。

“嘿,别睡了,我的好学士,贾维,贾维斯?”托尼的手微微发抖,斯蒂夫的手指也不自觉地紧缩起来。

“不,不,不,不,贾维斯,别,别这样,别离开我,这一点也不好笑,埃德温▪贾维斯!!!”托尼紧紧握住钢环大声吼道。

一声清脆的声响从他掌心传来,斯蒂夫惊慌地托住了托尼的手心。

承载着召唤灵的钢环,断裂成三根半弧的残段。

 

(下章待续)



PS:呼,我来更新啦~

这一章看得起伏嘛?我写得也很起伏,他们终将面对自己,以及内心,那些怯懦,勇敢和依恋。

洛基的愿望,布鲁斯的勇敢,特查拉的忠义,斯蒂夫的犹豫,小龙的懵懂,以及托尼和贾维斯的裂痕。

举起小绿手,向鼓起勇气的班纳博士致敬,他足称得起是位英雄,哦还有浩克。

别急着哀悼,我的朋友们,末日还远未到来,而勇气和抗争将引领我们走向未知的终局。

你会跟我一起,是吗?^_^爱你们。

评论 ( 31 )
热度 ( 76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