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er,盾铁,Shinhwa,RDJ,讲故事的苏

【盾铁】旁若无人-Stony (全文完)

20.


Rene咬着牙问道“那晚,我明明刺了你一刀,为什么你没有死!?”

Tony苦笑道“你没有用全力,Rene,你不是谋杀者,那一刀只是划破我一点皮肉。”

Rene怔了怔,有一点释然又有一点惋惜。

“你是说我不够用力?你是在嘲笑我的软弱吗,Stark?”

“我是说,你太善良,不忍心伤害别人,Rene。”Tony叹息道。

原本愤怒的青年,像是被重拳击倒似的,背脊哆嗦了一下,手臂不受控制地颤抖。

“可是你,你杀了我姐姐……”

他努力忍着眼泪,可是失败了。


“你杀了她,大楼就那么倒塌了,而她就在那里,被你轰塌的大楼埋在底下。”

“我……我很抱歉,当时外星生物正在进攻,而我的疏忽,没有估算到,爆炸的力量,竟然连相连的建筑都一起……我很抱歉,Rene。”Tony朝他走近一步。

而Rene反而像是害怕一样,踉跄着后退,结果跌倒在地。

Tony伸手去搀扶他,却被他挥手打开“走开,你这虚伪的救世主!”

无奈地收回手,Tony轻叹一声“我没有那么狂傲,想充当救世主,我只是想做点改进,结果犯了错误,想尽力弥补。”


Rene抽泣着,抬眼看他,紧紧抓着自己的膝盖。

 “我写了很多信,给联盟,给警方,给我能想到的各种机构, ……得到的回复,全部都是敷衍,金钱和心理治疗,那些不是我需要的,我失去了唯一的亲人,陌生人的几小时谈心和一叠美金能做什么?能换回我姐姐吗?我恨你们,复仇者们,所以我也给你们写信……却只有你,回应了我。”

Rene抬眼望着面前的男人……英雄,刽子手,面容苍白,神色疲惫,右手的绷带有血迹渗出。

“……你失眠吗,Stark?”

“几乎每晚。”Tony回答道,在青年身边坐下。

Rene低下头“我也是,睡着了,就会梦见我姐姐Sim,她朝我伸出手的样子……有时候也会梦见你,你捂着伤口,倒在后巷的样子,我杀了你们……”

Tony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轻轻搭在对方肩上,像是一片羽毛落在上头。

“你没有,Rene。你姐姐的事,是我的失误,是意外,而我,很抱歉,还活着呢,可能这几年不会死。”

Rene没有挣扎,把脸埋在掌心,哽咽道“不,你不明白……”


Tony耐心地等待着Rene冷静下来。

这孩子寄来的电邮,在所有的投诉信里脱颖而出,因为强烈的自毁倾向,让Tony不得不推辞了酒会,独自前去皇后区的酒吧赴约。

因为失误让生命消逝这种事儿,不应该发生两次。


“…….当时我就在那里。”Rene颤声道“姐姐拉着我逃,在出口那里,我摔倒了,她回头拉我,大楼开始倒塌了,她把我推了出去,等我再回头的时候,姐姐就……如果不是我,不是因为我,她是能逃掉的,她会活着的!”

后悔化成了恨,无法原谅。无法原谅的是别人还是自己,青年已经分不清楚,他被悔恨折磨着,撕扯着,每日每夜。

Tony了解那感受,所以才无法躲闪,当那男孩泪流满面,抖着双手朝他举起刀的时候。

“我很抱歉,Mr. Stark,刺伤了你,我请求你对我提起控诉。”Rene抹了一把眼泪说道。

“恕难从命,我不记得有这回事了。”Tony耸肩,举起双手。

Rene站起身来,皱眉道“我不会因为这个就原谅你的,钢铁侠,我可能会继续恨你,有一天,当我手握权力,小心我的复仇。”

Tony仰头看他,微笑道“恨我的人很多,不差你一个。”

Rene冷笑一声,拍打身上的草屑,转身迈步。

“别原谅我,但是,请放过你自己,Rene。”Tony扬声喊道。

那人的脚步顿了顿,没有回头。





目送他离开基地,Tony向后躺倒在草坪上,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走,手心和后背都浸着冷汗。

有人踏过草地,向他走来,脚步声熟悉得让人心动。

Tony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直到那个温暖的身体,挨着他躺下,捏爆了飞到二人附近的窃听纽扣。

“Tony ?”

那个熟悉的声音,让愧疚和悲伤,潮水一般退去。

“别原谅我,但是,放过你自己。”Steve柔声说道。

Tony的眉心一动,叹息道”我不会原谅你……因为我甚至不算恨你。”

Steve一怔,转头看他。

“如果那天,Rene杀了我,他会愧疚自责一辈子,同样的,如果那天,我杀了你的朋友,我也不会安心。”

Steve的眼角发热,胸口满溢着的什么,让他想用力拥抱Tony,四倍意志力克制了他。

“……好吧,我还是恨你,因为你总是骗我,替我做决定,不对我说一句实话。”Tony皱眉,紧闭的眼睛睫毛颤抖。

Steve一惊,雀跃的心又落进深渊。


“你错过了我打给你的电话。”Tony突然道。

Steve张大了嘴巴“哦,所以你没有丢掉……哦天哪,你,你看见了是吗?”

“我看见了……很多。”Tony闭着眼睛,唇角有一丝微笑。

Steve捂住眼睛叹气“好吧,我承认这个计划有一点恶劣。”

“一点?”Tony皱眉。

“很恶劣。”Steve补充。

“恶劣的不止一点。”Tony闭着眼睛摇头。

“是的,我……”

“你一直有我大厦的的最高权限。”Tony打断了他。

“什么,哦…….是的。”Steve的脸越发红起来,不过绝不止是因为热烈的阳光。

“而Friday有大厦所有角落的监控视频。”Tony慢慢地提示道。

Steve的脸红得像是要燃烧起来了“哦,Tony, 我,那是……嗯,我…..”

“你的影音应答,似乎少录了点内容,Steve。”Tony躺在草地上,翘起一条腿,像个孩子一样,脚尖轻点,克制自己不去看Steve的脸,那大个子此时肯定害羞的像个切开的西瓜。

“你想念我,担心我,觉得我很重要?”

“……是,是的。”Steve点头道。

“为什么?”Tony问道。

“什么?”

“为什么想我,担心我,觉得生活里没有我难以忍受?”Tony停止了动作,轻声问道。


阳光落在草地,Steve恍惚地看着Tony颤动的睫毛,和微张的嘴唇,心里痒痒地只想亲吻他挺翘的鼻尖。


“因为我喜欢你。”

Steve脱口而出。


Tony全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了,Steve却笑了。

啊,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仿佛所有的困惑都被疏散,所有的阴霾都被吹翻,哈啊,苦闷的心情,异样的渴求,不过是因为心的指引。


“我爱你,Tony。”

就是这么回事儿。


Tony沉默了好久,Steve翻身望着他,眉目舒展,笑容暖暖。

“想你,担心你,无法忍受你不见我,不理我,不在我的生活里,是因为我爱上了你……你睡着了么,Tony?”

钢铁侠一动不动,僵在原地。

虽然来之前,心里已经知道他的心意,可是真的听到了他直白的表达,还是忍不住心动过速。


“嘿,Tony, 你该吃药了。”Steve玩笑道。

Tony闭目而笑,忍不住道“你是质疑我的精神状况吗,保镖先生?”

Steve抿唇而笑“你确定不起来自己吃?Max告诉我要随机应变,非常时期,非常手段。”

Tony依然不动,微笑道“你威胁我?怎么做?烧掉复仇者基地吗?”

Steve没有回答,耳边传来窸窣的动作声,然后Tony被阴影笼罩,他还没来得及睁眼,嘴唇便被一个柔软的东西覆盖。

惊慌里,Tony睁眼张口,一只手覆盖住他的眼睛。

那之后,是一个比阳光更热烈的吻。

而Tony放弃了思考,因为一切都太过美好。


趴在天台的三人组默然起身,排队返回基地,暗暗感谢Steve先一步捏爆了窃听装置,才避免了视听双闪杀。

……


Tony揉了揉眼睛,皱眉道“是我老花了吗, Pepper?”

CEO一边收拢签好字的文件,一边敷衍道“不,Tony,你还在发育期呢。”

Tony把手里的简历抖得哗哗响“那你告诉我,这个黑眼圈的浣熊是Steve Rogers?”

Pepper挑眉,照片栏里Bucky顶着黑眼圈,面无表情,目视前方。

“……也许Steve 染头发了?”

Tony一跃而起,怒吼道“我不需要安保主任!无论是真假火球小子,还是独臂浣熊,我都不需要!”

Pepper一脸淡定,抱着文件转身“好的,我会转告队长,你还是为了他欺骗你的事儿生气。”

Tony一口气噎在心口,哀叹道“……给浣熊一个远离我办公室的位置,别让他顶着两个黑眼圈在我眼前乱晃。”


......

“Stark和队长,最近是怎么了?”猎鹰捏着飞行装置的背带,挑眉问道。

“挺好的啊,我刚看到他们一起开车出去,有任务,大概?”蚁人摘掉头盔,揉了揉鼻尖。

“为什么突然关心他们两个? 你发现了什么不妥?”Natasha甩了甩漂亮的红头发,眯起眼睛。

猎鹰挠了挠后脑勺,嘟哝了一句“也没什么大事儿……只是,他们最近好像又亲密起来了?”

他身后的墙里突然飘出半个身子,幻视开口道“你是指手牵手,还是嘴对嘴儿?”

“哇啊!”猎鹰跳退三步,哀嚎道“拜托,老兄,走门,走门好吗?等一下,后一句,嘴什么?”

幻视眨眼,消失在墙壁里,会议室的门随即打开,幻视单手握住门把,优雅侧身,极绅士地将旺达让进房间。

少女的长发在肩头跳跃,目光和手指都牢牢粘着手机。

“是我想错了,还是他们真的在一起了?”蚁人抓了抓头发,把乱发抓得更乱。

众人沉默。

“所以你也看见了?”猎鹰对着蚁人说道。

“所以真不是幻觉?”蚁人诧异回应。

“他们俩搞在一起啦,上周三开始。”鹰眼从通风口一跃而下,没人知道他啥时候在那儿的。

“亲过,抱过,睡过了,字面意义上的。”旺达头也不抬地回应道。

幻视转头看了看美女特工。

Natasha笑容甜美,眼神冰冷“怎么有人想知道细节吗?”

众人齐齐摇头,匆忙移开目光。

Natasha轻轻转动美丽的指尖,眨眨眼睛。

从形同陌路,避而不见,到如胶似漆,相濡以沫,有时候,只差一杯草莓拿铁。


.......


Max对二位超级英雄眨眨眼睛,神秘一笑。

Steve端着两杯草莓拿铁转身,Tony递出一张黑卡“预付Stark工业一年甜品供应,没密码。”

“Hail Stony!” Max欢叫着,把黑卡塞进制服胸口。



“啊,我喜欢这姑娘。”Tony在Steve身边坐定,属于两个人的咖啡厅角落,安静又舒适。

“我以为你喜欢,我。”Steve笑着凑近,亲掉黏在小胡子上的粉色奶沫。

Tony愣了一下,左右瞥了一眼,低声笑道“如果不是你偷亲我太多次的话,也许我们现在还是,偶尔联系的同事?”

Steve的脸微微发红“哦嗯,那时候,那是因为你,你在生病。”

“偷亲。”Tony点头。

Steve抓了抓后脑勺,弄歪了棒球帽,Tony笑着伸手替他摆正“如果我没看到那段影像的话,你打算什么时候,对我坦白心声?”

“也许,晨练的时候……”Steve揉了揉鼻尖,嘟哝着。

“晨练,为什么你和Max一说这个词儿就傻笑?我该知道些什么?”Tony挑眉。

“也许明天早晨,我告诉你?可是今晚,我恐怕得留宿复仇者大厦。”Steve压低帽檐,凑过去从Tony唇边掠走一点呼吸。

“嗯……你知道你一直有大厦的最高权限。”Tony笑着亲回去。

“包括你的卧室?”Steve贴着他的唇角含糊问道。



坐在他们左前方的白发老人突然回头,低声叹道“唉哟,年轻人,开间房去……”

Steve和Tony愣怔地看着老人家戴好墨镜,起身离去。

“那是不是?”Steve眨眼。

“哦嗯,Stan Lee……好像是个漫画家还是什么的……”Tony靠着他男友的肩膀,思考道。

“也许很快就有美国队长和钢铁侠战后拥吻的漫画了…….”Steve挨着他男友的脑袋,推测道。

“……cool,我得买下这家漫画公司。”钢铁侠露出灿烂的微笑。

(全文完)


感谢你的一路相伴,我们下个故事见。


评论(21)
热度(61)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