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故事的我期待看故事的你,一起玩吧。

【盾铁】旁若无人-Stony

14.


“去死吧,钢铁侠!”叉骨从架子上一跃而下,嚷着反派的经典台词。

Tony的手脚还禁锢在寒气退去的僵麻里,竟然一时无法移动。

一只手,从斜侧里伸过来,在枪口亮起火光的前一瞬,揽住了Tony,将他扑倒在地。


突如其来的温暖怀抱,让Tony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这感觉太过熟悉,以至于像是另一个梦境。

对方抱着僵硬的钢铁侠原地打了个滚儿,随后朝着叉骨落地的方向丢出一颗小手雷。

爆炸声响起,Tony被人半拖半抱着,躲到了一个倒塌的铁架后面。

有血滴落在Tony的手背上,他才恍然抬起头来,看着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那身已经看不清Stark工业Logo的保镖制服。

“……你,你怎么会在这儿?你应该已经回到复仇者大厦了!”Tony惊讶开口。

保镖先生笑了,金色的短发被汗水打湿,子弹擦破的耳朵还在滴血。

“我不会丢下你的,Tony。”

钢铁侠放在保镖先生袖口的的手猛地收紧了,像是要把对方推开,又像是要把他拉进怀里。

可最终,他只是颤抖着嘴唇,咬牙切齿道“你不该来,Johnny。”

保镖先生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忧伤,而Tony没能看到,因为Bobby的尖叫声让他分神。

“那孩子快撑不住了!”Tony握住保镖先生的手,眼神飞快变幻着。

“跟我来,我需要你的能力,Johnny,只要你点起一把火,我的机甲就能解冻!”

他用力拉扯保镖先生的手臂,而对方一动不动。

Tony焦急回头”快点,Johnny,那孩子的能力强大,可是体力有限……”

保镖先生的表情,在半明半暗的铁架之后,阴晴不定。

“Tony……我,我很抱歉…….”

钢铁侠愣了一瞬,目光突然被他受伤的耳际吸引。


被子弹擦过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愈合。

那个瞬间,Tony什么都听不到,也感觉不到了。

机枪扫射声,九头蛇士兵的惨叫,Bobby的惊呼,叉骨的怒吼,以及,眼前这个人急促的呼吸声。

都听不到了。



-你好,我是Johnny Storm。

-我希望抛开超级英雄的立场,只是作为专业人员,提供专业服务,毕竟我领的是Stark先生的薪水。

-我带了一点热饮,要尝尝吗?

-我以为安保工作得对雇主寸步不离。

-……你不信任我。

-来Stark工业应聘,懂得不多怎么行?

-你值得更好的。”-

-你会联络复仇者们是吗?

-而就算美国队长在这里,也不会让你一个人涉险,你有一个团队,你应该……



回忆像海水一样将他的神志淹没,Tony闭上眼睛,假装他紧握的双手没有颤抖。

太过熟悉的怀抱,自然而然地接过他递过来的东西,一次次怀疑,一点点信任,不过是又一次的欺骗。

自作聪明,Tony Stark ,自作聪明。

你早该知道,你早该意识到,他的伪装简直烂透了,他紧皱的眉心,微笑的样子,手心的温度。

无一不是Steve Rogers,美国队长!



Tony睁开眼睛,吐出一声哽咽般的笑意,然后站起身来。

Steve伸出手,惊慌而绝望地望着他“Tony,别……”

他的手在触碰到对方之前,就被甩开。

Steve无法呼吸,这不是剖白的最佳的场合,他只能紧跟在目光决绝的Tony身后,一边回击九头蛇的攻击,一边试图用身体掩护没有战甲的钢铁侠。

“STARK!”被炸伤了一半身体的叉骨咆哮着,朝Tony丢出一颗手雷。

“Tony!”Steve被三个九头蛇死士纠缠,眼睁睁地看着那颗雷在半空划出一道抛物线。

而Tony,竟然一路小跑朝着那个方向迎了上去。

“NO!”Steve踢开两个九头蛇士兵,却来不及敲晕第三人的脑袋。

Tony朝着那颗手雷丢出两个金属喷瓶,上面的骷髅图案,让叉骨也慌忙后退。

“助燃气体!你这疯……”

爆炸和火焰,瞬间席卷了大半个实验室,原本狭窄的出口被轰塌了一半,顶棚露出一个巨大的洞,夜风瞬间呼啸而入。Bobby被从半空震飞,Steve松开揍晕的九头蛇士兵,下意识地伸手接住那孩子坠落的身体。

两个人滚到一边,Steve慌忙抬头。


大火之中,破冰而出的金红色的盔甲浴火重生。

它站在那里,遮挡着每一缕可能吞噬主人的火舌,Tony伸出手,机甲迅速分解开来,然后包裹住他的身体。

看着机甲胸口的反应堆亮起,Steve才发现自己的眼角酸涩无比。

钢铁侠一跃而起,开始绝地反击,Steve呼出一口浊气,转头看着身边愣怔的少年。

“Bobby?你还能走吗?”他朝少年伸出手。

那孩子愣怔地回握,然后喃喃自语“哦,哇喔,我是跟钢铁侠,跟复仇者并肩战斗了是吗?”

Steve露出一丝笑容,柔声道“是的,你做得很好,现在,我们最好先带你出去。”

Bobby乖乖地跟在Steve身后,恋恋不舍地回望着钢铁侠的战甲,直到Steve拍拍他的肩,才发现自己已然站在炸开的出口,只需一步,就能迈进自由的空气里。

“看见那颗星星了吗,朝着它走,你会看见一架昆式,好吧,就是一架飞机,在那里等着。我们很快回来,跟你汇合。”

Bobby点头,眼神不由自主地朝传来激战声的方向飘去“你们会安全回来的是吗?”

Steve安抚地拍拍那孩子的背“我们会把其他人也带回来。”

“其他人?”Bobby愣怔抬头。

“是的,其他被迫加入人类改造计划的……”Steve没说完这个句子,因为Bobby对着他摇头。

“没有其他人,没有活着的人了。”那孩子哽咽着,似乎突然意识到这个山洞里,曾经掩埋了怎样可怕的真实。

Steve伸手揽住那孩子,片刻, 又轻轻把他的身体转向洞外,沉声道“我需要你帮忙,Bobby,如果有其他复仇者赶来,能告诉他们,我们在这里吗?”

Bobby顿时擦干眼泪,认真点头,从山坡上滑下,朝着星星指引的方向跑去。

Steve深深呼吸了一口清凛的夜风,也回身返回洞内,却发现战斗已经差不多结束了。



失去秘密武器的九头蛇残党,和身披战甲的钢铁侠,完全是后者压倒性的碾压。

站在一片哀嚎打滚的伤员堆里,钢铁侠举着掌心炮,对准了地上不断咳血的叉骨。

“这次,是,真的要,要死了吧……”叉骨睁着一只没被血糊住的眼睛,咳出破碎的冷笑。

Steve走到Tony身后,叉骨瞥了他一眼,嗤笑道“你找到他了,是吗?冬兵?”

Steve眉心皱起,下意识地瞥了一眼Tony,钢铁侠纹丝未动。

“他很好,脱离了九头蛇,他会越来越好。”Steve沉声说道。

叉骨猛地咳嗽起来,让人担心他会被咳出来的血呛死。

“不,不会的,九头蛇的诅咒,咳咳,永远没有,解脱的一天,地下室,里的……咳咳,就是我们的,未来…….”

“其他的改造人?”Tony双掌对准了叉骨。

“不,别相信他Tony……”Steve伸出一只手。

机甲朝旁边挪了一步,避开了Steve的触碰“你的诚信度不比躺着的这块骨头高多少,我只相信自己的判断。”

Steve的目光顿时黯淡,叹息道“Tony……”

叉骨咳嗽着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是的,相信你自己,钢铁侠,而我只能对你说这么多,这是我最后,最后的礼物……”

那张狰狞的面孔笑着,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Friday确认了对方的生命体征已经消失,Tony收回了掌心炮,转身朝实验室的入口走去。

Steve慌忙跟上,拉住机甲的手臂“嘿,Tony,听我说, Bobby……”

Tony猛地甩开他的手,脚步越发快了。

“Bobby我一个人也能救他出来,不需要高尚的美国队长跑来收尾!”

Steve忽略心口的酸涩,再一次跟了上去“我,我很抱歉,Tony,我只是想不出别的方法…….”

“想不出别的方法监督我,是吗?”Tony一把扯开碍事的铁门,迈步走下通往地下的土质阶梯。

“什么?不,我没有监督你,我,我只是……”Steve跟在他身后追了下去。

“只是担心我会不会一时想不开,飞到瓦坎达去轰死你的老朋友!”Tony走到地下走廊的尽头,厚重的铁门边有老式的密码盒。

“破译密码,Friday!”钢铁侠吼道。

“别这样,Tony,我们还不知道这是不是又一个陷阱……”Steve也不由得提高了声音,试图让Tony冷静下来。

“哦?会是什么呢?会有什么,比记录我父母死状的影像更惊悚呢!!!?”Tony的语气从假装轻快直接过度到咆哮。

Steve被他的怒火呛得无法回应,只能不断呼吸,让自己的心脏恢复跳动。


“Friday, 破译密码!”Tony继续吼道,所有的血液都急速朝着大脑冲上去,他几乎听不到自己在说什么,只觉得一阵耳鸣。

“密码破译完毕,预警提示,先生,里面有…….”

“静音!”Tony已经完全被愤怒控制,而Steve的四倍听力,却抓住了Friday未传达完的危险信息。

Tony拉开了铁门,Steve抬起手腕 冲了过去。

在空气从门缝里漏进去的一瞬间,刺眼的火光膨胀开来,Tony条件反射地回身挡住Steve。

而Steve高高举起手臂,撑开了一面光盾。

两人被巨大的爆破力轰回地下通道的另一端,然后被坍塌的砂石掩埋。



“……ny, Tony!”

短暂的昏迷过后,Tony大口喘息着苏醒过来。

闭了下眼睛,又艰难睁开,全身都传来不同程度的刺痛。擦伤,又是该死的擦伤,Tony暗骂一声。

面甲似乎也受到损伤,屏幕亮了又暗,暗了又亮,索性被Tony不耐烦地弹开。

然后,他就看见了举着光盾,挡在他身体上方的Steve。

“嘿…..Tony。”

他如此呼唤道,映着微弱的光芒,那笑容有虚弱的苍白。

Tony怔住,有点分不清,这是不是,又一个虚幻的梦境,然后他慢慢睁大了眼睛。

仿造美国队长盾牌研发的虚拟光盾,不过是Tony失眠的夜里,一时兴起做出的试验品,防护力比起振金盾牌,差得不是一般远,当初像是玩具一样丢给了Steve。

当他们亲密无间的时候。

而Steve此时单手举着的,正是那个玩具一般的试验品,它散发着微弱的光,替二人遮住了倒塌下来的一整片岩石。

Tony惊惧地吐出一口急喘,撑在他耳边的,Steve的另一只手臂,正微微颤抖着,却顽固地不肯松懈。

穿着保镖制服的美国队长,正趴伏在钢铁机甲之上,用血肉之躯和一只光盾,替他遮挡着一场山崩。


(下章未知)


评论
热度(26)

© 苏某RS | Powered by LOFTER